政府想搞人民,就算人民於法於理於情通通站得住腳,政府一樣還是能搞!

王家被強迫都更的漏洞疑點太多,我不會相信政府依法行政的鬼話!

只要有錢有權有勢,法律大門定為你開!

也參考看看,屏東長治鄉劉秋霖老農被政府壓迫的例子:

http://www.chinareviewnews.com/doc/1018/6/0/1/101860117.html?coluid=7&kindid=0&docid=101860117


-------------------------------------------------------------------------------

 

今天強拆王家? 聲援者痛批政府「強拆掩飾爭議」
2012/03/22


記者 鐘聖雄 / 台北報導
「強拆民宅送建商!」「強盜都更!」士林文林苑都更爭議越演越烈,台北市長郝龍彬3/20強調「一定會拆」王家,並說王家只是不同意的5%住戶,市府不能犧牲95%同意住戶的權利。對此,王家與近百名聲援者昨(3/22)上午到北市府前抗議,強調樂揚建設是「選擇性圈地」,才會製造出95%多數的假象,如果以整體街廓面積、戶數來算,不同意都更的人根本不是少數,希望政府不要再以假象的多數,踐踏居住正義。

王廣樹表示,王家自始自終都沒有簽署過都更同意書,他們只要家不要錢,卻不斷被抹黑成死要錢的釘子戶,讓他們全家每天都活在壓力與折磨中。他表示,如果樂揚建設願意將王家排除在都更範圍外,重新審議都更設計只要約半年時間,之後就能開工,屆時就可以讓他們宣稱「回不了家」的38戶住戶有新家可住,但建商卻不停登廣告抹黑他們,政府說法甚至也與建商如出一轍,現在打算找警察強拆王家,根本是強盜的行為。

「我們以王家列祖列宗的名義對天發誓,我們一開始就表明不參與都更,從來沒簽過同意書就是最好的證明!建商指控抹黑用的陳情書,請大家把全文(註:見文末附件一)看仔細,別讓建商斷章取義,我們從來都是拒絕都更!」王廣樹激憤表示。


強拆掩飾爭議? 文林苑消防爭議未解,預售屋早已賣光

都市更新受害者聯盟陳虹穎指出,文林苑案最大的爭議,除了建商涉嫌偽造文書、設計不符消防法規恐釀災難外,讓建商始終不願意把王家剔除在外的關鍵因素,就是文林苑預售屋早已銷售一空,而這也是都更法規的大漏洞,讓建商可以在與住戶完成溝通前,一領到建照就銷售預售屋,變相賣掉不同意戶的家,才讓現在的問題如此難解。她呼籲北市府儘速召集建商、專家學者、住戶坐下來討論是否還有變更設計的可能,不要用強拆掩蓋爭議。

受害者聯盟黃慧瑜表示,政府口口聲聲說要照顧多數同意戶權益,卻在爭議、疑點都釐清前,用強拆手段完成都更,讓建商與住戶共同承擔都更強盜惡名,不僅是陷他們於不義,讓民眾住進不符消防法規的新大樓,更是不仁。她強調,強拆絕非讓事情圓滿落幕的方式,既然王家都敢對天發誓從來不要錢,只想被排除都更,那麼市府的短期目標,應該是協助建商變更設計,之後再討論修法,才是治標又治本的方式。

「如果最後王家被拆了,那麼不止王家,同意戶、政府、未來的你我都會是輸家,贏的卻只有建商」,黃慧瑜說。

「今天政府可以拆王家,就代表他們明天也可以拆你我的家!」陳虹穎重申,王家並非都更強拆個案,因為目前光是台北市就有52個都更案很可能後續會以強拆落幕,政府只是從王家拆起,「殺雞儆猴」,更誇張的是毫無正當性與公共利益可言,她希望能有更多人一起站出來聲援王家,「因為我們事實上捍衛的不止是王家人的權利,也是我們免除自己免於活在恐懼中的權利」,她說。

在上午的抗議活動中,北市府最終由都更處總工程司張溫德出面接受陳情書,但他並沒有表示任何意見,在被媒體問及「為何不先解決所有爭議再都更」時,也僅是不發一語離開現場。

士林王家及進百名聲援者昨天上午到北市府前抗議,他們認為政府用強拆方式推動都更,不僅違憲也違反兩公約,全民都應為自己權益站出來,「公審」北市府。



誰來給王家一個「天外奇蹟」?

除了上午的陳情活動外,聲援士林王家的各界民眾,也在晚間前往郝龍彬官邸,要求住在王家附近的「郝」鄰居,可以許王家一個「天外奇蹟」,也就是他們可以被排除在文林苑都更範圍之外。然而,當20多位民眾抵達官邸時,現場早有大批警力戒備,民眾在試圖接近官邸時,還一度與警方發生推擠衝突。
陳情民眾最終都沒有見到郝龍彬,反倒是都發局副局長邊子樹出面接受陳情。邊子樹雖然強調,政府始終與人民站在一起,但他仍重申,王家只是少數人,政府應該要捍衛多數同意住戶的權益。
受害者聯盟透露,王家後方的鐵圍籬已在昨天被施工人員拆除,今(3/22)天警方很可能就會到場強拆王家,一整天都是危險期,他們希望能有更多人到場聲援王家,讓動畫《天外奇蹟》的劇情,也能真實在台灣上演。

http://pnn.pts.org.tw/main/?p=40069

 

 

 -----------------------------------------------------------------------------------------

 

住戶拒都更 又見樂揚強劃
2012年03月31日

樂揚建設「文林苑」都更案王家祖厝被強拆,讀者褚明男向《蘋果》投訴,指他在台北市的透天店面,遭遇如王家老宅一樣,被樂揚強勢整合都更,他多次表明不願參與,樂揚毫不理會。


店面消失難為生樂揚建設在八德路二段整合480坪土地,於2009年提出都更計劃,褚明男的店面被劃入都更範圍,他無奈地說:「我70幾歲了,店面租金是養老生活費,我從頭到尾表示不願參與,建商回應都相當敷衍。」


褚明男說,兩年多來他透過存證信函、口頭告知方式向樂揚表達強烈拒絕,並向營建署、北市都更處陳情,都更案卻持續進行,政府單位僅回應再和建商溝通。前年10月樂揚代替他執行「權利變換抽籤作業」,抽籤後他僅換回3戶樓上住家,1樓店面憑空消失。

對此,樂揚經理戴昇益表示,樂揚會持續溝通,不確定會否排除褚家。北市都更處主祕方定安表示,該案已進入公開展覽30天階段,最後進入小組會審查、更新審議會審議,屋主可在審議會審查時加入討論。

是否拆除看修法

內政部營建署副署長許文龍指,若褚先生是該都更案「最後1戶」,未來是否強制拆除,要看這次《都更條例》修法狀況。
律師蔡志揚認為褚先生也可依照《憲法》保障居住權的條文力爭,看是否能將店面排除在外。

http://www.appledaily.com.tw/appledaily/article/headline/20120331/34127509

 

寶寶的第一個朋友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1.已知有都更案進行協商還大興土木裝潢房子是何心態?
住家要合法裝潢不行嗎? 要經過非關係人的建商、鄰居,還是市長的同意嗎?
都更很偉大嗎?? 經過台北文林苑的建商圈地、政府配合強拆、小老百姓要絕對屈從的下場,今天我才了解到"都更"真的很大!


2.法律案件偵查進行中有無申請再議? 是不是錯過法律偵查的時間點? 全部證據有無提供給法官還是有所 保留?
法條比不過金條是台灣司法的普遍現象! 試問王家犯什麼法律??王家沒犯法要提出什麼證據?? 要錯過什麼偵查時間點??
反倒是建商自己弄巧成拙,提出的證據來自打嘴巴,建商可能涉及偽造文書,法官有甩嗎??


訴訟過程中,樂揚建設為了證明自己沒有刻意忽略王家,在訴訟過程中提出了幾份證據;但這些證據不是住址有誤,就是有塗改痕跡,無法證明王家的確有收到通知信函。在樂揚建設所提出的證據中,最被質疑的是一份印有「大廈管理委員會戳章」的回執聯。王家人指出,這份回執聯不但住址錯誤,且自己分明是住在2棟透天厝中,哪來的大廈管理員委員會可以幫忙收信?(公視新聞議題中心)

3.陳情書內容為何寫下金額(剛好讓建商有把柄...)?是真的只想提高價錢讓建商打退堂鼓嗎?
參考一下王家人的回應:
更令王家人無法釋懷的是,北市府要求地主提出土地權利價值,王家打從心底就是拒絕都更,所以開出二億、五億的高價,目的就是要讓建商知難而退,沒想到提供市府的這些資料卻流到建商手中,成為建商抹黑王家的證據。(自由時報)


4.為何新聞記者問說:陳情書是王家寫的並上面有金額,王先生說不知道????(他的表情已看的出來有隱瞞,並岔開話題)
你察顏觀色功力好! 但這可以代表什麼? 他們面對的是有錢的建商與有權的政府,承受的壓力不是你能想像的。 或許,王先生記錯說錯也說不定? 但,這一切只是猜測。
一般人的經驗;有客戶要買東西,如果真的不想賣,肯定會報買不起或者無理的高價。
只要報了價,客戶買不起,交易失敗,事情落幕。這樣也不行嗎?
不然是要賤賣資產或者讓大家投票決定賣與不賣嗎?


5.另30幾位住戶為何不挺王家?反而讓建商有機會大作文章與王家對立?
我不知道與王家產權無關的30幾位住戶,為何不挺王家?
我不知道與台灣主權無關的13億中國人,為何不挺台灣獨立?

建商是有錢有勢的專家!王家人呢,不過是小老百姓而已?
在目前的貪官汙吏風氣下,建商要如何做文章,我想王家人很難招架吧?

6.郭元益大樓及某某宮廟(這個宮應該也給它拆下去啦)為何可以避開都更範圍?王家有去請益嗎?為何他們也不挺,為何王家不去串聯他們來抵抗???
這點很令人不解,為什麼郭元益大樓沒被拆?當初在規劃時,郭元益大樓明明有被劃進都更範圍!
我不知道為什麼郭元益可以逃過一劫?我不知道為什麼王家不去請益?我不知道為王家為什麼不去串聯他們來抵抗?


建商.....無奸不成商!,搞爛招他們最懂。
政府.....明知已違憲,還是將錯就錯拆了再說:心好痛。
認同! 我認為是有"君子愛財、取之有道"的商人,雖然我弟弟一直不信,他認為所有豪野人的財產,都一定有不義之財

寶寶的第一個朋友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多數決精神」與「發信主義」的法治基礎,勝訴。

財產權可以這樣搞嗎??


----------------------------------------------------


八月、都更、拆王家(上)

2011/07/01  
EDD_3117

記者 鐘聖雄 / 專題報導

近來有關「強制徵收」的討論、抗爭越來越多,不僅大埔、相思寮農民在日前再度前往營建署抗議,就連都市更新「受害者」們,也首度前往營建署拉布條抗議,希望政府能正視人民財產、住居權利。就都更議題來看,「八月、都更、拆王家」,在許多人眼中,是台北市長郝龍彬「責無旁貸」的都更指標作為;然而,在另一群人眼中,則是馬政府違憲、違反兩公約的犯罪行為。究竟,政府會不會動用都更條例第36條,強制驅離備受爭議的士林文林苑都更案不同意戶,王家10口又究竟會不會「被安心上路」,則是許多市民、專家學者的觀影重點。 

包括台北市議員洪健益、李彥秀等人,都曾在台北市議會質詢時,要求市政府儘速展現施政魄力,將早已在98年6月就被北市府核定通過,由樂揚建設擔任實施者的士林〈文林苑〉所遭遇的障礙都排除乾淨,好讓該案成為台北都更的實施指標。

只是,從頭到尾都不同意該建案的士林王家,在以「行政程序充滿瑕疵」為由,向行政法院提起撤銷訴訟,最終被台北高等行政法院駁回後,近日又頻頻向媒體控訴,文林苑根本不符消防法規規範,如落成恐釀安全疑慮,再度為這樁都更案掀起另一番波折。

有關「行政程序瑕疵」部分,由於士林王家已被台北高等行政法院判決敗訴,所以本文不應也不能多所評論。然而,多數讀者對於該案訴訟並不熟悉,所以本文在此將概略描述訴訟重點,以利讀者掌握全案來龍去脈。至於王家所言消防疑慮部分,則留待下文處理。

都更 X 發信主義 X 多數決

首先說明為何王家不願意都更。王家自清代就居住在台北士林區一帶,因為希望能將祖傳土地留給後代子孫,所以不同意都更。目前士林王家產權由5兄弟持有,5兄弟之一的王廣樹認為,王家住所、土地並非位居基地中心,也就是說,沒有王家,該建案也可繼續進行,所以不願參與都更。

「如果是公共建設,那我們沒話講,政府要徵收我們也沒話講,但這完全是私人利益,所以我們不願意。」王廣樹強調,王家目前2棟建物,一棟才在幾年前完成翻修,另一棟也完工不到20年,並非老舊窳陋建築,如果這樣都得被更新,那他還真不懂所謂「公益性」的標準究竟在哪裡。好,王廣樹的說法,畢竟不是訴訟重點,所以先在此打住。

樂揚建設負責人段幼龍,曾在95年6月,都更案還沒開始實施前,親自拜訪王家洽詢參與都更意願,當時,王家直接表明沒有參加意願。在那之後,王家一直以為自己與都更案已無瓜葛,卻在96年2月9日時,接獲「都市更新權利變換公聽會」通知書,要求他們出席公聽會,對權利變換結果表示意見。換言之,士林文林苑都更案在王家沒有同意,更沒有參與的情況下,已走過2次公聽會階段,之後才通知王家,對權利變換結果表示意見。

訴訟起因在於,王家認為樂揚建設在「都市更新事業概要」、「都市更新計畫」2階段公聽會時,刻意忽略通知王家,一直到最後的權利變換階段才通知王家,疑似違反程序,因而向北市府都更處提起訴願,但遭駁回,最後該都更案也被北市符合可通過,因此王家才會轉向行政法院控告受理、通過本案的北市府違法。

自稱過去對電腦設備、文書簡報一竅不通的王廣樹,為了向外界解釋自己家為何反對都更,「被迫」學習使用電腦製作簡報,並利用本來打算用來唱卡拉OK的影音投影設備,向外界說明狀況。就這樣,王家擠滿了神桌、簡報資料、茶水零食的小客廳,成了他們的簡報會議室。

 

 

訴訟過程中,樂揚建設為了證明自己沒有刻意忽略王家,在訴訟過程中提出了幾份證據;但這些證據不是住址有誤,就是有塗改痕跡,無法證明王家的確有收到通知信函。在樂揚建設所提出的證據中,最被質疑的是一份印有「大廈管理委員會戳章」的回執聯。王家人指出,這份回執聯不但住址錯誤,且自己分明是住在2棟透天厝中,哪來的大廈管理員委員會可以幫忙收信?

樂揚建設委任律師則指出,舉凡法律上各種「集會」或「開會」之通知,如股東會、董事會等,實務上都是採取「發信主義」,都更條例也沒有強制規定,權益相關人一定得收到信不可,所以程序上並無瑕疵。

此外,樂揚建設亦在抗告理由第四點中強調,都更案依都更條例第22條規定,採「多數決」精神,且文林苑計畫案同意比例已符規定,就算王家不同意,對於計畫案也不會有影響,有無出席公聽會自然也不應是重點,所以向法官訴請駁回告訴。

最後,法官裁決,如果公聽會通知書採到達主義的話,「則公聽會之舉辦將曠費時日,而陷整個都市更新程序延宕至不能進行之窘境,顯失立法之原意,故關於公聽會期日及地點之通知,應採發信主義…至於應受通知者實際有無收受該通知在所不問」。(判決書P.13)

就這樣,王家到底有沒有收到相關程序通知,對法官來說都不重要,也無法被視為程序瑕疵。王家,敗訴了;一場他們自始至終都不同意,只在最後階段才接獲通知的都更案,仰賴「多數決精神」與「發信主義」的法治基礎,勝訴。

99年5月26日,王家敗訴判決確定。100年5月,郝龍彬對媒體表示,北市府執行公權力「責無旁貸」,將編制警力執行都更條例第36條,於8月拆除王家。

至於那些錯誤、有塗改痕跡的發信地址,以及不曉得究竟從何而來的「大廈管理委員會」,就連在判決書中,都沒有再被樂揚與法官提及…

「如果8月真的被拆,你們有什麼打算?」爛透了的問題,我問。

「…反過來換成我採訪你,你要怎麼辦?」王廣樹反問………

由樂揚建設所提出,曾試圖通知王家參與公聽會的證據。在這份掛號信收執聯中,王廣樹的名字正確無誤,地址卻天差地遠,就連收件戳記也是不曉得從何而來的「大廈管理委員會」。

 

上圖左方白色與右方雙層建築,為王家所有。這樣的地方,像是會有大廈管理委員會的地方嗎?

 

王廣樹拿著樂揚建設在報紙所刊登的都更建案廣告,該廣告以「只有家 永遠拆不掉」為題,讓王家人覺得,廣告與自己的處境相較下,非常諷刺;提起樂揚建設,王廣樹語氣中滿是無奈。王家近來頻頻在媒體上批評樂揚建設,對此,記者曾試圖聯絡樂揚建設,希望他們有所回應,但樂揚代表僅低調表示,不想對該案再有回應。

 

資料來源:http://pnn.pts.org.tw/main/?p=28993

寶寶的第一個朋友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請刀下留人留房,放士林王家一馬!》

徐世榮/政治大學地政學系教授、台灣農村陣線聯盟、OURs理事
2012/3/26

⋯⋯
台灣都市更新制度本就遭致許多批評,不為各方信賴,經由士林文林 苑個案更是凸顯其不合理之處。本人謹提供底下觀點供社會各界參考 :

一、這是由建商發動的「強迫合建事業」
台灣的都市更新與國外的都市更新幾乎是完全不同,我國的制度設計是把它交由建商(實施者)來操作,如關鍵的「更新單元」之劃定(第十條、第十一條)、「都市更新計畫」之擬定、(第十九條)、「權利變換計畫」之擬定(第二十九條)等,皆是由建商完全的掌握,其中雖有相關公開展覽及公聽會舉辦的程序設計,但是建商是權力的擁有者,一般老百姓鮮可以與之相抗衡,士林文林苑王家及是一個最佳的例子。

二、這是由建商發動的「土地徵收事業」
都市更新條例的條文中,幾乎看不到土地徵收的文字,但是其本質卻是嚴厲剝奪私人財產權的土地徵收,尤其可畏懼的是,都市都市更新的土地徵收事業是不用具備土地徵收所需的嚴謹要件,本人以為這應是本案的關鍵核心。根據我國法律,土地徵收只有政府才能發動,一般民間是不被允許的。但是政府卻是在都市更新條例開了一扇門,只要在更新單元內,同意更新的私有土地及私有合法建築物所有權人超過一定之比例(第二十二條),即可強迫不同意者加入更新,由此剝奪人民在憲法上保障之權利(第十五條、第二十三條)。

土地徵收係國家因公共建設之需要,對人民受憲法保障之財產權,經由法定程序予以剝奪之謂(司法院釋字第四二五號)。然而,土地徵收所影響者,非僅是被徵收土地權利人之財產權,往往亦及於其生存權及工作權。人民之財產權、生存權及工作權既為憲法保障之基本人權,則國家因公用或因其他公益目的之必要,雖得依法徵收人民之財產(司法院釋字第五一六號、第六五二號解釋),但仍應符合憲法第二十三條規定之意旨。再者,土地徵收之立法,乃至法之運用或解釋,均應在著眼增進公共利益之徵收目的之外,亦有必要同時顧及保障人民財產權、生存權及工作權之內涵,意即應考量公益與私益之衡平,使能與憲法規定意旨相符(司法院釋字第四0九號)。立基於此,土地徵收的要件大抵包含了:公共利益、必要性、比例性、最後手段及完全補償等五大項,這五項皆需吻合,而且是缺一不可。但是,我國的都市更新卻是用「同意比率」來取代這五項必須的嚴謹要件,並錯誤的已民主多數決來予以論述(如本案),本人以為這恐已涉及了違憲層次,因為士林王家在憲法上所保障的基本人權已遭受嚴重侵害。

三、這是由政府縱容的「政商合謀事業」

我國都市更新條例世新自由主義思維底下之產物,制度設計上,一方面是放手由私部門來操作,另一方面卻是不惜祭出公權力來為其撐腰。如「直轄市、縣(市)主管機關有代為拆除或遷移之義務」(第三十六條),政府實質上已成為實施者的幫凶。讓人頗為憂慮的,我國政府的角色已有很大的轉變,倘以眾多土地徵收案件及本案觀之,政府已經不再是為全民來謀求福祉,它反而成為有權有勢者用來剝削社會弱勢者的工具。

四、結論:土地是我們安身立命的家
土地的意涵是相當豐富及多元的,例如,它可以是經濟生產要素,用來作為提供工業興辦人的設廠用地,進而促進國家的經濟成長;它也可以是獲利的重要資產,透過不動產或是房地產的商品買賣,為個人或團體賺取超額的利潤;另一方面,它也可以被視為環境生態的永續資源,是我們生存不可或缺的重要元素;另外,更重要的是,土地是我們主觀認同的空間,它是我們的家,是我們心靈連結及依靠的處所,它除了是非賣品外,更是我們的根。

真正實施民主憲政的國家,不會輕率的實施土地徵收、或以土地徵收為本質的都市更新,這是因為彼等將土地徵收視為是人權保障的議題,必須要嚴謹對待。一七八九年法國大革命,提出了重要的《人權和公民宣言》,特別指出「財產是神聖不可侵犯的權利」,這成為當時最重要的主張之一,並為後來民主立憲國家所使用。我國憲法第二章「人民之義務權利」即受其影響,有類似規定。

財產權為什麼這麼重要?除了金錢衡量部分之外,它更是與生存權與人格權緊密連結,無法分割。也就是說,個人的生存及人格是與其財產的擁有與自由支配使用,有著絕對的關係,因此,對於財產權的侵害,也就涉及了對於生存權與人格權的剝奪。我國大法官相關解釋文就不斷強調這個理念,例如釋字第四00號與釋字第五九六號。土地徵收的補償多寡、或是都市更新權利變換後分回多少比例雖然重要,但,是否符合人權保障才更是關鍵!因此,盼望政府及建商能夠懸崖勒馬,為士林王家保留一條生路!更多

"戴立忍facebook"發布

 

 

 

寶寶的第一個朋友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文山政大鷹捷詠春紀事

http://blog.xuite.net/empty.stone/blog/48485149

 

加法或減法 Returning to the Original Spirit of Wing Chun

http://tw.myblog.yahoo.com/jw!CrA05_yTHBZzSsp.uP1VohKaQwYSp3uh1h8qsmw2/article?mid=774&page=1#923

 

木人樁

http://vingtsun.pixnet.net/blog

 

A7V7

http://a7v7.pixnet.net/blog/post/26690288

寶寶的第一個朋友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好喜歡這嬰兒

 

寶寶的第一個朋友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