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004 (4)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台灣神棍瘋神榜

http://tw.myblog.yahoo.com/w9999ater/



出家人現形記

http://tw.myblog.yahoo.com/g9999reen@kimo.com/

 

 

寶寶的第一個朋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砍女友39刀分屍 無期刑確定

 

 

【聯合報╱記者王文玲/台北報導】

2010.04.17 03:25 am

 

 

桃園縣44歲男子李凱裕,與大他8歲的同居女友沈雲瑩為房貸、車貸起爭執,先摔昏沈女,再持廚房菜刀砍殺39刀,於沈女瀕臨 休克死亡之際將她分屍;最高法院昨天駁回李的上訴,判決無期徒刑確定。

判決指出,李凱裕犯案手段凶殘,將沈女分屍為五塊後,又棄置荒郊野外,惡性十分重大;但因李坦承犯行,配合警方找到沈女屍體,使被害人得以入殮,又和被害 人家屬和解,未至完全泯滅人性的程度,沒有剝奪其生命的必要。

李凱裕與在黃昏市場打工的離婚婦人沈雲瑩談姊弟戀,並住進女方家,兩人常為金錢吵架。

前年7月3日 上午,李凱裕在家中喝酒,又與沈女爭吵拉扯,李猛擊對方後腦,再摔向電視櫃,沈女因而昏迷。

李隨即將沈女抱到廁所,拿廚房菜刀刺入沈女的頭、胸、背,並予分屍為5塊分裝2袋,放入沈女車子的後車廂,載到桃園龜山大坑村的橋下丟棄。

 

 

 

狠男分屍女友 判囚無期

2010年04月17日蘋果日報

  • 上一張
  • 1 / 2
  • 下一張

李凱裕(圖1)狠殺女友,還分屍5塊丟棄南崁溪中(圖2)。資料照片

 

 

【賴心瑩╱台北報導】桃園男子李凱裕前年7月間,酒後和大他8歲的女友沈雲瑩爭吵,竟持菜刀砍死沈女,並分屍5塊丟進南崁溪中,李雖辯稱有憂鬱、躁鬱症才失手殺人,但最高法院認定,李犯後仍知分屍、棄屍脫罪,顯未達心神喪失,昨維持二審判決,依殺人等罪判他無期徒刑定讞。合議庭認定李事後坦承犯行,並配合警方找回屍體,且與被害家屬和解,顯示尚未完全泯滅人性,才沒判他死刑。
嫌犯李凱裕(43歲)曾有多次毆打女友紀錄,2008年7月初,他酒後返家為貸款問題和沈女爭吵,隨手拿延長線插座砸她頭部,並抱起沈女往牆壁摔,導致沈女後腦撞到電視櫃桌腳昏迷。

 

大卸5塊扔溪

李凱裕隨後把沈女拖進廁所,持菜刀猛砍女友頭、胸、腹部共53刀,最後將屍體肢解成軀幹、手、腳共5大塊,裝進垃圾袋,載到桃園龜山鄉大坑村一號橋,丟進南崁溪中。
由於沈女妹妹聯絡不上沈女,會同警方到其住處查看,李原本否認犯案,直到警方逼問:「你真的愛女友嗎?你忍心讓她暴屍荒野嗎?」才被突破心防,悔稱多次回棄屍地點探查屍體流走沒。經檢警搜索,終於把散落溪面的斷肢、軀幹撿拾完整。
附近鄰居日前痛批:「為什麼不把他槍斃算了!」另有鄰居說,那層樓不時傳出女子哭泣聲,大家心裡毛毛的,都不敢住,也很少有人敢上那
層樓。

 

 

------------------------------------------------LINE---------------------------------------------

 

 

今天看到蘋果日報這則殺人分屍案的小角落新聞,我感到不可思議與憤怒!

從近幾年殺人犯的判決結果來看,我發現有個新現象:

判處死刑的必要條件之一既然是:『殺人犯對法官的態度』

 

就是說不論殺人手法如何狠毒,不論思慮如何奸詐狡猾的殺人犯,犯後只要在法官面前當個乖乖牌,裝可憐,吃素食,抄佛經,讓法官覺得他有悔改的意思,他就可以免除一死。如果他對法官辱罵,態度惡劣囂張,嗆聲法官,惹惱法官。就會被認為是不知悔改、無藥可救的傢伙,結果就是死刑判決。


簡單說,法官看殺人犯爽、看他順眼,他就免死;反之,法官看殺人罪犯不爽,不順眼,他就要死。

 

這表示法官的權利可以無限上綱卻沒有制衡的機制!

這絕對是司法的一大漏洞,同樣也沒有任何對策可以補救!

我不知道有沒有天理的存在但我非常確定台灣司法是『人治當道』。

 

這般兇殘無人性的殺人犯,出獄後,再次犯行的機率比一般人高,各位守法的老百姓自求多福吧。
(許多殺人犯都有傷害與殺人的前科)

 

看看那些謀害親母親子詐領保險金的殺人犯吧,殺人是他們的固定行為模式。

根據美國的統計,人類有4%的反社會人格,毫無人性。

 

 

寶寶的第一個朋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小林村會長:我們要家不是精舍 

更新日期:2010/04/11 03:29

中國時報【唐鎮宇/台北報導】

高雄大愛村的「慈濟意象」讓霧台鄉災民望之卻步,當初帶頭拒絕入住大愛村的小林村重建發展協會會長蔡松喻說,慈濟只是蓋他們心中的「精舍」,不是小林村心中的「家」。小林村居民將繼續爭取政府釋出月眉農場土地,讓小林村自己設計「家」的樣子。

八八風災至今,小林村有五戶住進高雄大愛村,其他居民在大愛村旁自行蓋組合屋。蔡松喻說,當初小林村是整個村都被滅了,居民想要蓋回自己的家,但慈濟完全照他們的方式蓋。永久屋一落成,居民一看就覺得像精舍、像軍營,不是小林村居民記憶中的「家」。

蔡松喻認為,慈濟是運用社會大眾的捐款為災民蓋永久屋,應該是由政府出地、居民參與設計,再由慈濟興建,但現在園區內不但從入口處就有大大的慈濟意象,甚至還在園區內石頭刻上「我願將我一半的財產捐給大愛台」。

蔡松喻表示,慈濟蓋了他們心目中「慈祥的大愛村」,災民反而成了點綴品,每次有觀光客來就要原住民唱歌、跳舞,永久屋的設計、規劃都沒有讓居民參與。「就像有人要幫你介紹女朋友,但第一次見面就告訴你:要換西裝要準備結婚了」。
 

雖然永久屋中棉被、碗筷、家具甚至液晶電視樣樣齊全,小林村災民仍覺得,住在能「自由自在生活」的組合屋還比較快樂。蔡松喻說,小林村居民有三分之一回到五里埔,有三分之二仍住在山下,希望繼續爭取政府釋出月眉農場的土地,讓村民自己決定「家」的樣子。

 

-------------------------------LINE-----------------------------

 

 

無能的政府既然把災後重建工作交給民間宗教團體,那政府的功能是什麼?? 

宗教團體強加自己的喜好意志在別人(小林村民)身上,這跟專制有什麼不一樣??

無能政府與愚昧偏執的宗教團體,浪費社會資源,也造成民眾身心的痛苦。

 

慈濟大學規定學生與老師都要穿制服上學。

大學教育的核心目標就是培養學生獨立思考的能力,基本精神就是自由。

大學的基本精神都不曉得,還創立大學,你說好笑不好笑。

 

 

 

寶寶的第一個朋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廢死刑不該是暗巷作業 

非凡新聞周刊 │ 2010-04-11 朱學恆

 

 

 

 

年三月二十七日晚上,凱達格蘭大道尚有一場傾聽受害者家屬聲音的活動。這活動籌備只花了十天,宣傳只花了六天,所有的宣傳都是靠facebookPlurk來串聯和通知。

當天晚上現場到了二千到三千人左右,而他們大部分都是這一輩子從來沒有參加過社會運動,甚至是不被准許參加社會運動的高中生和大學生。但這些人為什麼要來?

幾天後我接受了一名外國記者的訪問,他很好奇為什麼台灣的廢除死刑運動會造成這麼大的社會反彈。我直接告訴他我的觀察,「這一切都跟台灣的廢死聯盟作法有關。」


凝聚共識你我都有責任
在這世界上,我相信任何事情都有兩種作法,一種是正確的作法,但它比較艱難。一種是簡單的作法,它又快又方便,但卻繞過了許多該走的路、及該打下的根基,一旦出了問題,就會土崩瓦解。

在我們的靜坐活動的當天早上,有另外一場廢死團體所主持的目前台灣廢死方式適法性問題研討會。靜宜大學的法律系副教授黃瑞明去參加了這場會議,他在媒體投書中寫道:立場也是贊成廢除的主持人顧立雄律師在開場致詞時說,「死刑存廢的爭議居然會鬧得如此激烈,這是我在幾星期前根本就無法想像的事。」

廢除死刑議題是一個非常嚴肅、非常需要溝通、教育、討論的議題。必須要凝聚國人共識,讓整個國家和社會一起往某個方向邁進,絕對不是件簡單的事情。廢除死刑的德、法兩國,是同時推進受害者及家屬保護照顧制度,以及廢除死刑的政策及辯論之下,也花了半世紀的時間才成功完成廢除死刑。而台灣的狀況卻並非如此。

但是,台灣的廢死聯盟在過去二十年間,對犯罪受害人及家屬的貢獻與輔導微乎其微,我訪問過的每一名受害者家屬,沒有一個人接受過廢死聯盟的幫助。他們的全副心力全部僅擺在讓死刑犯不被處死這件事情上,為了這件事情,收費驚人的律師免費幫殺人犯辯護,為了這件事情,陸正的爸爸陸晉德被陣仗驚人的律師團當庭叫囂,「終有一天你要受到上帝的審判!」

 

 

維護罪犯如同二度傷害
為了這件事情,鍾德樹縱火案的受害者黃秋閔家人在部落格上發表的文章中寫道,「『為什麼是我們家的案子?為什麼要挑選在北高二市選舉敏感時刻前後翻弄此議題?是否因為在台家屬僅餘殘年二老與一雙遺孤,讓該單位認為渠等無法對抗龐大精英律師團?』令人感覺民間司改會與廢死聯盟有落阱下石、再度殘害被害人家屬心靈;此舉與鍾某手刃被害人有何區別乎?」


錯用方法廢死聯盟該罵
廢死聯盟網頁上誇耀自己成就的「蹣跚步履的五年,堅定未來的十年」全文長達三千四百九十六字,談到受害者的文字有多少?僅占全文的六.三%,堂堂的二百二十二字!而且還根本沒有一個解決方案!

在照顧加害者的人權的同時,這些人權團體何時盡過責任去照顧受害者家庭?或去在社會上避免可以觸犯死刑的罪刑發生?

社會大眾不是白癡或是笨蛋,他們當然看得出來這些人權團體有沒有照顧受害者家庭?有沒有替他們著想?有沒有替他們作法律顧問?

所以我們站出來的原因很簡單,我們要告訴那些選擇了簡單的方法,在幕後運作、不將議題公共化、透過國外團體施壓、透過各種法律伎倆來想要輕鬆廢除死刑的團體和個人們,你們錯了! (非凡新聞周刊208)

 

 

 

寶寶的第一個朋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