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006 (5)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特異功能」與「魔術」之間                         文 /張開基

很巧的,今天有一則和「魔術」有關的新聞;『----
媒體引述台灣魔術表演藝術協會理事長黃全毅的說法,表示劉謙所表演的各種魔術,「我們魔術協會的魔術師每個人也都會」。黃全毅還找來一個女魔術師,當場表 演預言魔術,徹底破了劉謙的局,媒體轉述黃全毅的說法,痛批「劉謙看扁台灣魔術師,根本就是踐踏台灣魔術師來成就他自己!大家還封他台灣之光?根本不 配!」

對於魔術表演藝術協會的「創舉」,為劉謙舉辦魔術秀的經紀公司負責人氣憤對媒體表示:「如果魔術是真的,那就不用表演,直接變鈔票就好了,這個理事長,腦 袋裡裝大便嗎?」』

這是一件非常無聊的行為,也是搬磚頭砸自己的腳的愚行;因為既然都是魔術師,就有各行的行規,所謂「戲法人人會變,巧妙各有不同」,自己努力研發新魔術來揚名立萬才是正途,拆穿別人的魔術技法是損人不利己的惡劣行為。

因為「魔術都是假的!」,這是一個普世皆準的觀念。

所以不用期望或者強辯的說那種魔術是真的,那個是沒有意義的,就算是「真的」什麼神通,只要表演者本身既然宣稱是「魔術」來表演,那就是假的;很多年前,大衛考伯非第一次來台灣表演時,有個通靈家庭搶著去和大衛合照,然後在媒體上宣稱「大衛」是通靈人,他飛越大峽谷的表演是真的,不是魔術-----真的是很扯又無知的行為。

相反的,一旦宣稱是「人體特異功能」,那就必須是真的,不可以做假,更不可以因為技法的巧妙,沒有被抓到破綻就把魔術或者江湖戲法拿來包裝成「人體特異功能」,這不只是不道德,而且也是蓄意欺騙,如果還接受科學研究,那根本是違法的事(因為徒然浪費大筆財力、人力,都是納稅人繳的錢)。

因為有人又提到了「孫儲琳」這個名字;搜尋了一下她的資料,在她的自述中提到說:「----其中不少項都是我看了別人的表演或錄像後,自己反復琢磨苦練後掌握的。如用手爆米花是看了日本摩力克的錄像後學會的,燒衣服和復原紙幣是從張寶勝那裏學來 的----」

關於「燒衣服」的戲法,在「大連的奇門八卦陣」一文,我已經寫過並揭開了這個化學魔術的真相,不用多談;其中她提到一個人名,那是非常值得一提的;這人就是『摩力克』!

『摩力克』曾是轟動全日本家喻戶曉的魔術師,當廿年前,在日本國內的名氣不輸給今天台灣的劉謙,在國際上的名聲,則比劉謙有過之而無不及,那時只要是日本的魔術節目,『摩力克』真的是當紅炸子雞,高超的魔術手法變幻莫測,令人目瞪口呆,風靡了無數的觀眾-----

也就是在「大連的奇門八卦陣」那時,我提到日本超能力少年「清田益彰」,就是在那次事後的討論會之中,季連元被大家質疑到無法招架之際,想到的脫身之計是轉移話題,拼命讚美「清田益彰」的超能力,本來已經夠肉麻了,突然他好死不死的冒出了一句:「我最崇拜的兩位日本名人就是『清田』先生和『摩力克』先生,我看過很多兩位的錄像帶,真的非常神奇,希望能和兩位多多交流學習----」

日本翻譯正在翻譯給「清田益彰」聽時,我就知道大事不妙了;果然,「清田益彰」聽完翻譯,不等季連元說完,刷的一聲站起來,鐵青著一張臉大聲嚷嚷起來,同樣透過翻譯,他的意思非常不爽直接反駁:「『摩力克』是變魔術的演員,跟我的超能力完全沒有關係,請不要把我們放在一起相提並論!」

那時的「清田益彰」在日本同樣也是紅透半邊天的所謂「超能力」少年,年輕氣盛又有許多人崇拜,難免有點趾高氣昂,他不只走路有風,進出任何場所都是昂首闊步大喇喇的,對任何人都不會點頭微笑打招呼的;真的是酷到不行,所以對於季連元這種名不見經傳的小咖當然是不假以顏色的。

這下季連元可真的是馬屁拍到馬腳上去不說,同時也等於露了自己的底;因為他竟然非常的少見多怪(那時中國大陸剛開放不久,與國際交流極少,而且以季連元的年紀閱歷和身份,他的見識真的非常淺薄,他應該只是一個懂一點點江湖戲法的氣功人士,硬是被包裝成「特異功能」奇人),所以連魔術和超能力都分不清楚!難怪才會把『摩力克』和「清田益彰」拿來相提並論。

同樣的;在這篇「孫儲琳」的自述中,又提到了日本知名的魔術師『摩力克』,又是異曲同工的,同樣也是漏了自己的底;偏偏要把自己和假的魔術相提並論,混為一談,也同樣是搬磚頭砸自己的腳;這真的是「不打自招」,她一樣變的是假魔術,差別是『摩力克』給自己的定位是「魔術師」,所以他沒有騙人,但是,「孫儲琳」卻宣稱自己擁有「人體特異功能」,那樣的作為和言行就是惡意的欺騙。

這就如同;假設一個珠寶店賣的若是「真鑽石」,就不會把「司華洛世奇」水晶搬出來相提並論或者拿來為自己背書,因為「司華洛世奇」水晶雖然也是非常璀璨奪目,但是那只是人工製造的水晶玻璃。沒有商家會拿真鑽石去和玻璃相提並論的,除非本身連鑽石也沒見過,也不會分別鑽石和玻璃的,才會混為一談。

把假的「魔術」拿來跟自己宣稱的「特異功能」相提並論,這不是自貶身價的問題,而是不小心漏了底,因為自身也是在變魔術玩假的唬人。

誰不好提,偏偏要提『摩力克』,結果兩個大陸特異功能人士季連元和孫儲琳竟然先後都是栽在這位日本魔術大師手裡!也是奇事!

  (本文作者擁有著作權,非經同意請勿擅自轉載、轉貼、摘錄或任何形式之引用,改作)

 

 

 

寶寶的第一個朋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鬼學》出版了!靈魂學研究先驅張開基先生近日力作!

image20100625.jpg
image20100625.jpg (45.09 KiB) 被瀏覽 19 次




作者:張開基
出版社:宇河文化出版有限公司
出版日期:2010年06月28日
語言:繁體中文 ISBN:9789576597886
裝訂:軟皮精裝

叢書系列:靈異書籍評論(張開基)
規格:軟皮精裝 / 413頁 / 25k / 普級 / 單色印刷 / 初版
出版地:台灣


鬼學封面設計_A01.jpg
鬼學封面設計_A01.jpg (55.02 KiB) 被瀏覽 19 次






孔子說:「未知生,焉知死?」

引伸:「不知人,焉知鬼?」

我們都是「人」,而且都是「活人」,那麼有必要探討 「鬼神」嗎?

有必要!

因為現今的人類,絕大多數仍然活在「神權」、 「鬼權」的統治下,即使你本身沒有宗教信仰、不相信鬼神,但是,你生活的周遭大多數人可能仍是被鬼神的威權統治著,甚至你的家人中就有,所以,你很難真正逃開和神神鬼鬼的牽扯。

同時,要想真正擺脫鬼神的統治,就有必要非常正確的了解「鬼」與「神」,只有在了解之後才能知道如何擺脫,才能徹底推翻「神權」和「鬼權」的統治,真正回復「自由人」的生存權,真正成為與天地同在同存的「自然人」!

其實「鬼學」和「神學」都很重要,內容也很繁雜又龐大,我已經思索很久很久,一直無法冒然下筆,因為,總是有許許多多的事羈絆著我的思維或動作------

但是,總要有個開始的;

希望我自己和諸位,都能有一定的耐心還有最重要的就是一個開闊的心胸,先捐棄一切來自傳統知識或自命科學的成見,大家都能給自己多一點 點空間和時間,積沙成塔或許可以累積一些文字出來的。

這不是第一本「談鬼」的書,卻是第一本專門研究「鬼」的書,本書從最基本入門的認知開始,由淺入深逐步教導「思辨」能力,以「人」的觀點,以科學化的邏輯觀念來探討「鬼學」,而且因為正確的認知從而可以破除迷信,不容易被神棍騙得團團轉,同時更清楚的知道你捻香時拜的到底是什麼?

我不是通靈人,沒有陰陽眼,我不能隨時隨地的看見「鬼」,但是,大半生以來,我確實看過幾次「鬼」,包括偶然的「靈異接觸」,非我本意的見到過,還有就是因為採訪和探究需要,刻意去「看到」的,而且這些還都只是用「肉眼」看到的,至於幾十年來經由不同的特殊宗教儀式、或者比較特別的方式,非尋常狀態下「見過」的那就相當多了,這樣長期的接觸經驗或者說是一種訓練,後期即便在「肉眼」看不見的情況,如果一旦有接觸,還是可以感應得到;

其實這已經不稀奇,因為在我們一般人肉眼看不見的四周,幾乎隨時隨地都有「鬼靈」在出沒來去,習慣成自然,在我寫稿或者打電腦時,他們也會好奇的瞧瞧或一直看著,尤其是當我在寫靈學方面的內容時,他們總是想要搶先知道,還有不少是長期跟著我的,不用擔心這樣會不會「卡陰」,不會的!因為我自身已經調適很久了,我已經懂得如何對應和處理,就算是那種低階又冥頑不靈的,一樣能夠「妥善處理」。

我退休隱居十多年了,我最高興的一件事就是自己沒有成為通靈人,也沒有皈依任何宗教,雖然我對靈異、靈界、靈學或者「靈」一直是這麼樣的興味盎然,卻能堅持一貫的原則,當個凡夫俗子,不企求任何通靈異能,也不信仰皈依宗教,只用平常人一樣的「肉眼」去看,去觀察「靈異現象」,用平常心去思索,經過融會思辨,紀錄下個人的心得,並且用各種方式,譬如紙本圖書、網站、部落格等等來發表,與絕大多數和我同樣是肉眼凡胎的讀者一起分享最真實的體驗。

本書只寫到「中級鬼學」,如果假我以時日,經過更縝密的思辨,希望能有「高階鬼學」付梓出版。


-----------------------------------
---------------------------------------



內容簡介

因為現今的人類,絕大多數仍然活在「神權」、「鬼權」的統治下,即使你本身沒有宗教信仰、不相信鬼神,但是,你生活的周遭大多數人可能仍是被鬼神的威權統治著,甚至你的家人中就有,所以,你很難真正逃開和神神鬼鬼的牽扯。

同時,要想真正擺脫鬼神的統治,就有必要非常正確的了解「鬼」與「神」,只有在了解之後才能知道如何擺脫,才能徹底推翻「神權」和「鬼權」的統治,真正回復「自由人」的生存權,真正成為與天地同在同存 的「自然人」!

其實「鬼學」和「神學」都很重要,內容也很繁雜又龐大,我已經思索很久很久,一直無法冒然下筆,因為,總是有許許多多的事羈絆著我的思維或動作……

但是,總要有個開始的; 希望我自己和諸位,都能有一定的耐心還有最重要的就是一個開闊的心胸,先捐棄一切來自傳統知識或自命科學的成見,大家都能給自己多一點 點空間和時間,積沙成塔或許可以累積一些文字出來的。

這不是第一本「談鬼」的書,卻是第一本專門研究「鬼」的書,本書從最基本入門的認知開始,由淺入深逐步教導「思辨」能力,以「人」的觀點,以科學化的邏輯觀念來探討「鬼學」,而且因為正確的認知從而可以破除迷信,不容易被神棍騙得團團轉,同時更清楚的知道你捻香時拜的到底是什麼?……

 

 

寶寶的第一個朋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滿天神佛的奇門八卦陣     
---「大連人體科學研究所」的江湖把戲     文/張開基


(作者按:很久以前我就開始接觸所謂的「人體特異功能」,,那時甚至還沒有這個包裝得「很科學」的名詞。曾經花了許多時間和心力四處找尋這樣的高人,蹤跡遍及港台、大陸、東南亞和日本,時間上早過台大李嗣涔的研究團隊,就連在各大學相關社團擔任顧問,率領學生一同四處做田野調查的時間也比李先生的時間要早,那時還有各自不同的「同好小社團」,包括「超常現象研究小組」、「通靈人俱樂部」、「氣功修習會」等等,而且還身兼「飛碟學會副理事長」和「超心理學會監事長」的頭銜再加上自己創辦的「神祕雜誌」----我自己也購買和開發不少相關的訓練或鑑定器材,更親身去經歷各種稀奇古怪的實驗;不過遺憾的是成果實在不如預期,雖然有過不少「驚奇之旅」,其中有些迄今無解還是人生大謎,但是,卻有太多太多卻只是魔術、法術、戲法、甚至江湖騙術而已,往壞處想是令人氣餒和白花時間、心力和金錢的,但是,往好處想;不只是增加更多拆穿江湖騙術的本事,更能在日後自然累積整合出一套評鑑模式,尤其是在一些邏輯思辨上,更容易先行從邏輯理論上就看出真假和動機。以下這篇文章撰寫於1992年左右,是我專程前往中國大陸探索「人體特異功能」的其中一次過程和心得,可以提供有興趣了解的網友一點參考,畢竟都是實況親眼目擊的,並且都有錄影帶證據,經過反覆比對驗證後的結果,應該更容易了解事實真相,而不是道聽途說的八卦而已。)
------------------------------------

有許多次機會可以進入中國大陸,但不是因事忙就是臨時簽證出了問題而無法成行,因此早就該和大陸的特異功能界做更密切的接觸,卻一而再、再而三的錯過----
這回終於下定決心,搭上了飛機,取道香港,直飛位於東北的大連。

一份傳真的簡章,載明了這是一次「人體特異功能」的盛會,屆時不但人陸國寶級的奇人--張寶勝將蒞會表演,還有二十幾位「各擁神通」的奇人將輪番上陣,一顯身手;主辦單位是新近成立的「大連人體科學研究所」,而且根據事前的資料顯示:此一研究所的張所長本身就是位傳奇人物。他原是學西醫出身,卻在一次車禍意外中獲得了超能力,可以遙感診病和預知過去未來。而副所長季連元不但是「中國蓮元氣功」的創始人,更擁有不讓張寶勝專美於前的特異功能;

一九九二年六月廿九日中午,懷著興奮、好奇的心情在大連下了飛機,望著停機坪遠處一排裹著防水布的米格十五戰機,望著一如台灣鄉下老火車站的大連機場航站,感覺十分異樣。此次同行的還有同是「台灣超常現象研究會」的超感應奇人陳明璋先生。

「大連人體科學研究所」的工作人員打著紙牌在機場迎接,隨即有專車接送到一小時車程之遠的目的地。沿途景象灰不灰、黃不黃的,有些落後荒涼。由於一大連人研所一位在新闢的經濟特區,空曠與荒涼是必然的,實在看不出這就是中國的第二大港--大連?

遠遠的望見了一處朱瓦紅牆的中國宮殿武建築,分明是新蓋的,我心中十分納悶,大陸不是無神論嗎?怎麼會在經濟特區中蓋廟呢?

車停了,正在這「廟」門前,卻不見這個宮、那個觀的招牌,心想難道是要先帶領我們參觀這處廟宇?但不可置信的,門外一字排開的接待者卻熱情洋溢地道:「歡迎光臨人研所」

乖乖!原來這就是「大連人體科學研究所」,原以為會是-幢西式的現代化建築呢!竟然蓋得像寺廟道觀一般,雕樑書棟,龍柱拱門,實在很難和「人體科學」聯想列一塊兒;進了門,一眼瞧見了兩人多高的彩塑「哼哈二將」左右挺立,更是「廟」味十足。

接侍者是生在台灣、長在美國,現今「回歸祖國」服務的黃三先生,口才賣相都很不錯,但左一句「領導同志」,右一句「祖國人民」,實在令我們這些土生土長的「台胞」聽得有些刺耳而難以適應。

他首先為我們一行三十餘位「台胞」介紹了「大連人研所」的源起及建築理念。

「人研所」是根據張所長的冥想構思,以易經八卦為藍圖,四正位是四幢二層宮殿式建築的房舍,四偏位則分建了四座涼亭,正中央太極位則聳立了一座八角五層的寶塔,西南方位立了三支旗桿,代表了儒、釋、道三教。最奇特的是,除了建築,所中的花木及小徑全是按奇門遁甲嚴格規畫的。

納悶啊!據我所知,八卦、奇門遁甲在大陸一直是被列入迷信而務必要剷除的,而此刻卻竟然被運用在一處國營的單位之中,居然還是打著「科學招牌」的研究機構,真是不可思議!

吃過了遲來的「粗茶淡飯」,花了兩個多小時才安排好住處,和陳明璋兄隨同其他來自台灣及美國的「僑胞」住進了與「人研所」一箭之遙的「銀帆賓館」,設備馬馬虎虎還算過得去。

晚餐後,「人研所」安排了外氣發放的試驗,地點在五層寶塔中。
先說這座寶塔吧;最底層,聳立了兩人多高的四大天王像;第二層正中供奉了「地藏王菩薩」,四周牆上則浮雕彩塑著十殿閻王和地獄圖象。真是奇怪!奇怪!奇怪-----
第三層供的是孔子和儒門七十二賢。
第四層供的是道家的三清祖師。
第五層供的是釋迦佛祖等西方三聖。

接待者黃三,口中談的是「打坐練丹」、「參禪頓悟」,我們眼中看到的是滿天神佛,實在不知道和「人體科學研究」有什關係?搞了大半天,竟然連一部科學儀器或一份以科學方法研究的資料都不曾看見(註:事後數日,也沒看見)。竟然還是脫不開宗教、神道、民俗信仰的範疇。

緊接著,來自各地的華僑(以美國居多),而來自台灣的氣功人士;全是在報章雜誌上常有大幅廣告的知名之士,以及為求神功治病的各地人士,一共三、四十位,全被安排在三、四、五樓接受外氣發放的試驗。

主導者是張所長和黃三,以及另一位剛趕到的氣功大師許國強先生。據說這三人的氣功造詣都到了出神人化的地步,但首先還是由七、八位義務工作人員分別發放外氣。

在我們這一層,大家脫了鞋,踩在猩紅的地毯上,面對三清祖師,雙腳分開與肩同寬,閉目放鬆,由一位美國華僑王先生和一位鮑小姐來發放外氣。
據鮑小姐事前親口透露,她從未修習過一天半日的氣功,是在被大師們發放外氣「導氣」後,意外的就覺得體內有氣運轉,並且也能夠自在的發放外氣。
為了體驗一下大陸氣功的神奇,我心平氣和的閉目調息,但沒有讓氣運行,一方面不刻意抗拒,卻也不受自我暗示的搖動,只是單純的想煩略一下大陸氣功的功------

雖然眼睛閉著,而燈光又十分昏暗,但仍能憑聽覺察知全場的動態。十幾分鐘後,王先生和鮑小姐分別來列我剛前發放外氣;只是,感覺到氣是有的,但十分微弱,若有似無,根本談不上「氣功」兩字,筆者不才,也三天打漁、兩天曬網的練了一陣氣功,當然也能發放外氣,雖然白認只是米粒之珠上不了檯盤,絕不敢自稱有什麼功力,但鐵定要比眼前的王、鮑二位要強過一些,
黃三來了,一再叮囑大家務必放鬆,如果想「動」就動起來,不要害怕,千萬不要抗拒,鮑小姐努力了一陣,筆者是一動也不動的穩若磐石;接著黃三來到我面前,他的外氣顯然要強多了,但我實在感受不列洶湧澎湃、莫之能禦的氣勢,自然也無法出神入化的手舞足蹈起來,說真的,我是一直想嚐嚐被超校外氣引導的滋味,所以不可能刻意去抗拒什麼,不過卻仍然一動也不動。

最後發氣的人放棄了,我這「受氣」之人才得以鬆脫,足足站了三、四十分篩,連被蚊子咬了也不敢拍,實在很難受的。睜開眼退出一看,只見在場約十五、六人,手舞足蹈的約有五、六位,其中動得最厲害的竟然是一位台灣的氣功界人士洪先生(作者按:洪石和啦!)

據我所知,在雙方放鬆不抗拒的情形之下,氣強的人可以用外氣引導氣弱的人,使其隨之移動,但是,氣弱的人卻絕對無法引導氣強之人。然而此刻我看到的卻是這位號稱台灣氣功界的「高手」,被一位從未練過氣功的鮑小姐「耍」得前搖後擺、左晃右倒,實在難以置信。事後求教於這次腳踏板來其他氣功界的朋友,大家一樣是覺得不可思議之至!

不過,如果鮑小姐自稱未練過一天氣功的事屬實,我認為這實在是最危險不過的。想想,一個從未受過正統氣功訓練的人,連脈絡都不知道,自恃有外氣的感應,而隨意發放外氣去引導他人亂動亂舞,其後果會是什麼?真是「瞎子不怕槍」的危乎其危了。

其實不論氣功的派別如何之多,但都有其一定的嚴密修行過程,絕不是自行看書可以修成的,如果沒有正確的方法和明師隨時在一旁指點,閉門造中的修練,輕則練岔了氣而傷身,重則走火入魔而瘋癲,豈能不慎?

但,也幾乎在同時,又聽聞了一個教人大失所望的消息:張寶勝不能來參加了;
我急得四處打探,而據所裡的上作人員透露,張寶勝「突然」發病,肝腎不適,不能發功,所以無法來大連「共襄盛舉」,此時,台灣來的朋友正如當頭被潑了一盆冰水,真是失望之至,但工作人員顯然眼尖的看出了這點,立即安慰大家道:「其實張寶勝只不過是名氣大而已,我們這次請來的人鐵定比他更有看頭,單單季連元季大師要表演的就比他更精彩,保證讓你們不虛此行。」

這番話雖然讓我心裡稍稍好過-些,但失望卻沒有被沖淡,因為對張寶勝這位大陸國寶級的特異功能奇人實在是慕名已久,雖然也曾有其他管道可以親眼目睹,但心想總不如大陸官方舉辦的發表會更具有公信力。

回賓館前,黃三帶來了一個令人興奮的消息:明天一大早,有位老太大要表演召聚空中五彩祥雲和海市蜃樓的特異功能,地點在渤海灣海濱, 一夜期待,六月卅日清晨早早起來,吃過早餐後一直等侯到九點多,黃三突然又宣布因為「某種原因」,這位老太太不能來了,但保證在住後幾天一定設法安排表演。期待落空之後,整個上午的時問成了人人失望的真空狀態,所方只好臨時安排介紹所有與會人員和各國代表,讓所有與會人員交流活動。

這又一次讓我見識到大陸辦事的草率與毫無計劃,連這樣一個號稱為國際性的「特異功能發表交流大會」都可以一改再改,其至連流程表、節日表都付之闕如。何時有何事,全憑工作人員一張嘴來決定,實在也是世界奇觀。(更需要補充說明的一點是,在我和陳明璋兄七月三日離開大連後,有些仍留在「人研所」待了半個月,最後於七月十三日離開的台灣朋友告如:這位被吹噓說能召請五彩祥雲、變化海市蜃樓的老太太一直沒有出現,所方後來連提也不提了,讓不少與會人土懷疑這位老太太根本就是子虛烏有,只是所方畫下的一塊大餅而已)。

包括奇人季連元在內,簡章上的二十餘位(據鮑小姐事前向台灣某著名大八開雜誌--X華報導主編宣稱的是一百零八位)大陸特異功能人士始終沒有露面,而所方的態度也諱之莫深,令人猜不透這些想像中三頭六臂的奇人異士,究竟什麼時候才會現身?簡章上載明的是六月三十日為「特異功能正式發表會」呀?

一上午,所有人全三五成的擠在小小的餐廳中「交流」,(筆者和陳明璋兄以「台灣超常現象研究會」研究員的身分,與美國代表團的三位能以精神力靈療的女士做了深入的交流。)

下午,又留下了一個空檔,再交流打屁就不像話了,所方只好安排大家去大連市區和海濱風景區遊覽。先到了景觀平平卻十分髒亂的大連海濱公園,參觀了「工人渡假村」,竟然在此見識到了無門的公廁:-臭氣薰天,蚊蠅飛舞,別說蹲了,連站也站不住啊!

晚上八點正,在銀帆賓館的中餐廳裡安排了一場「特異功能發表會」,表演者是「人研所」的副所長季連元先生。
除了台灣、美國、日本的代表團,日本方面還有東京電視台屬下一家製作公司的採訪小組。意外的是中視「大陸尋奇」節也來到現場採訪,主持人凌晨小姐立即受到各方的矚目;由於筆者和凌晨小姐是舊識,在此地見面雙方都很意外。

季先生露面之後,竟比想像中要年輕,才廿七歲,皮膚紅潤細膩,中氣十足,令人直覺的想到他的功力應該不凡:而留了一臉的美髯更襯托出他的仙風道骨。
他一上場就四處徵求由觀眾自行準備的道具,一時間,男女老幼紛紛上台,為了客觀及求真,特將物品及上台者身分分列如下:

2支不銹鋼中型西餐匙:人研所工作人員施小姐
1枚新台幣的十硬幣:人研所工作人員施小姐
1罐百片裝的白色藥片:美國代表團某女士
1罐面霜:美國代表團某女士
2支鐵釘、2顆鐵球 :大陸某賓館一位老先生
1大盒十瓶藥丸:大陸某小朋友
2塊紅磚:大會準備,經日本代表團團長粗略檢查
1件混紡質料的舊T恤:一位美籍人士
(註:這些人士及送上去的物件事後可以證明都是被安排好的自己人和做過手腳的魔術道具)

以上這些臨時徵求的道具物品,全都堆放在台上右側靠近翼幕附近的一個講台上。

首先季先生拿起2支不鏽鋼西餐匙,宣布將以念力彎曲這2把湯匙,並解釋是以意念加溫的方法使湯匙軟化,他先後請來了美國代表團的某女士和一位大陸的小朋友上台,季先生將湯匙置於左手,匙面朝上,匙頭朝前,使出極人的力氣之後,宣稱湯匙已被加溫軟化,請美國女士伸出右手食指向下壓按湯匙的頸部,結果,湯匙在季先生逐漸彎起的手掌中很快彎成了70度,第2支是在小朋友的輕壓下同樣彎成了70度左右,每一次的時間只花-、二十秒鐘‧然後季先生自己把一支已彎曲的湯匙來回扳彎了幾次之後,表示要讓匙枘和匙頭分別向不同方向轉彎,然後再以意念使其斷成二段。

只見他以拇指、食指和中指緊捏這支湯匙的頸部,先讓匙柄右轉,再讓匙頭左轉,最後讓匙柄向下彎成九十度,說是向全場來賓鞠躬,最傳終於斷裂,前後大約只花了一分多鐘。

(特別要說明的是,當時在現場目擊的筆者曾以V8拍下全程記錄,返台後拷成大帶以慢動作反覆觀看,發覺第二階段季先生表示要讓已彎曲的湯匙頭和柄分別朝不同方向旋轉時,匙頸部份極可能事先已經斷裂,因為從電視特寫畫面可看出匙柄和匙頭搖晃的幅度不一致(不同步),那麼,要讓匙柄匙頭先後朝不同方向旋轉鐵定要比同時朝相同方向旋轉較容易,而最後彎成九十度再斷裂,更是想當然的容易事)。

緊接著,季先生表示要表演一招,以意念將硬幣在手中氣化後隔空傳輸到密封的面霜瓶中去。
他取過了那枚做了紅色記號的新台幣十元硬幣,而把一罐面霜交給一位小朋友站在台上高舉著。

首先他運了一會兒「氣」,然後以右手食指及中指挾起了那枚硬幣,有些賣弄的(非一般人的尋常動作)交到了左手,然後為了取信觀眾,打開左手把硬幣倒在桌面上讓大家看,緊接著又用右手食指及中指夾起硬幣,先握成拳頭,高高舉起,迅速拍向左手,這是一個非常啟人疑竇的動作。(事後,根據筆者及不少有興趣的同好一起觀賞V8錄影帶,以慢動作分格放映吋,發現他將硬幣從「夾」變成了握拳,再展開拍向左手掌,而左手掌迅速握起的剎那間,左手掌中根本空無一物,反覆以慢動作觀看了數十遍後,可以肯定硬幣並未被交到左手,而右手拍掌的姿勢極不自然,大拇指和食指根部緊夾,極可能硬幣在握入拳頭時,已被夾在大拇指和食指的根部。因此這一過程只是一個假動作,硬幣根本未從右手交至左手‧其實這樣的動作不但啟人疑實,而在手法上也不夠乾淨俐落,在傳統的江湖戲法上,這手法有個名目,叫做「八仙過海 」。)

接著使出混身的力氣,在他對準左手拳頭吹了一口氣之後,硬幣「果然」不翼而飛,而黃三「果然」也在原本由小朋友高高舉起的面霜瓶中找到了那枚硬幣,一時喝采聲四起,顯然是人人讚賞。(重點是那個面霜罐事前沒有經過任何人打開檢查,事先作弊放一枚硬幣進去,兩者都沒有作記號怎樣證明這是原先消失的那枚硬幣呢?其實,這根本是非常低級的魔術)


隨即他表示要表演「藥丸穿瓶」,還是先前那位小朋友取過了一瓶百片裝的藥瓶,藥片足白色粉壓錠(如台灣的普拿疼或低單位的阿斯匹靈藥片,不是膠囊或者糖衣錠,他以左手高高的接過來,一面解說,一面以右手去握住(這個動作很快,現場不容易看出破綻,但事後在錄影帶上以正常速度及慢速分格播放反覆觀看時,發現他的右手早已握成拳,內中是否藏有相同的零星藥片不得而知,但以右手去握藥瓶的動作很不自然,好像握了某種東西再去握蘗瓶,很是彆扭。)

他喚了六位觀眾,四男一女外帶一位小朋友前去近距離觀看,只見他用力甩動藥瓶,就陸續從握住藥瓶的左手中掉出了九片藥片。請台上觀單打開藥瓶一數,內中剩了九十一粒,台下立即報以熱烈掌聲。緊接著他要其中五位觀眾分別嚥下一粒藥片(好像是健胃開脾,有益無害的藥),然後季先生要那位女士坐下,以手握住其他幾顆藥片,再要吞了藥片的男士一一咳嗽,最後叫女士打開手掌一數,被各人吞下肚子的藥片又「神奇」的全數出現在她手中。

過了一會兒,他表示要表演手掌生煙冒火,以及燃燒衣物的絕技,並請了一位台灣氣功界的人士及台灣名主持人凌晨小姐上台去檢查他的雙手,並以冷開水洗手,表示手中事先沒有塗上任何藥物,接著一運氣,右手的指掌就冒出少量的白煙,然後他強調為了讓大家能更清楚的看到火光,所以公須關燈。

一聲令下,全場立即漆黑一片,但台上卻出現了一塊淺藍帶綠的光點,有如鬼火。
然後又一聲令下,燈火通明,但只見他快步走向講台後方,對那件T恤一揮一抓,T恤立即冒出白色微黃的濃煙-從開燈到衣物冒出煙,前後只有四秒鐘(從錄影帶計時顯示中得知)

雖然一時鼓掌聲四起,但事後眾人研討,這是當晚最大的敗筆,因為連一個普通的魔術師也會小心這種「瓜田李下」之事,豈能中途熄燈達半分鐘之久?試想,如果真要動手腳更換任何道具,在這半分鐘的黑暗中,什麼東西換不掉?何況放置道具的講台又緊靠著舞台左側的翼幕?

但據筆者往昔曾針對指掌冒煙及紙符自燃的江湖戲法所做的實驗,只要把化學元素中的「黃磷」加工成液體狀(像沙拉油一樣),使用時倒幾滴在手中,輕輕一搓,或煽動幾下,就可冒出白煙,在黑暗中也一定會看到淺藍帶些綠色的磷光。如果把此種液體倒在符紙或衣物上,一會兒就可冒煙燃燒,因為黃磷的燃點極低,在空氣中即可自燃,而在手掌中冒煙也不會灼傷皮膚,感覺上只是微溫而已。

因此之故,由於當晚的表演中,煙和火光的顏色都很像黃磷的現象,所以讓我非常懷疑?而事後為了求證,並徵得當事人同意,從那位美籍年輕人的T恤上剪了一片有灼痕的布片回來,回台灣之後立即送往正式之檢驗機構化驗。
接著,季先生表演了兩支鐵釘分別刺人左右鼻孔,並將兩鐵珠吞入腹中再吐出的節目,這是一種外家功夫,可以勤練而致之,不是戲法也不是特異功能,所以不予詳述。

最後的壓軸好戲是表演以意念氣功斷磚。
他先運氣,用右手食指、中指在堅硬的紅磚上挖出了兩道長十公分、寬約一指、深約半公分的溝痕,又在上方以食指指尖挖了一個圓洞,並請了一位台灣氣功界的朋友上台,經他「灌輸真氣」,借這位朋友的食指,竟然挖穿了磚塊。

(筆者註:表演全部結束後,為了查驗這塊磚是否事先做了手腳,一位持懷疑態度的台灣氣功界知名人士一個箭步跑上前去搶這塊磚,但先前上台去捐獻硬幣及湯匙的「人研所」工作人員施小姐手腳更快,拾起磚塊使勁把這塊磚敲碎了,動作之快、動機之奇,真令人大感懷疑,雖道想淹滅什麼?幸好另一位台灣去的朋友手更快,搶了半塊上有兩道凹痕的磚塊回來,七、八位持高度懷疑的朋友在賓館咖啡廳仔細檢驗了一下,發現最可疑的是,這兩道凹痕的邊緣竟是直角痕跡而非圓弧形。試想,人的指頭是圓的,指甲也是弧形的,怎麼可能在紅磚上挖出直角溝痕來呢?假設不是紅磚而是一塊軟質的肥皂或奶油塊,用手指去挖,也不可能出現直角狀態呀!顯然事先已經在這些紅磚上動了手腳,而且做的又不夠「漂亮」,而那位施小姐當然知道內情,才會迫不及待的要「毀屍滅跡」)。

緊接著,季先生又請了三位觀眾上台,以蹲姿握住磚頭,高舉過頭,他分別以掌風及吹氣的方式,在兩公尺外左右的距離隔空打斷了磚頭,最後並請了一位觀眾上台,由他「灌輸真氣」給這觀眾,請這觀眾吹氣,竟然也「吹」斷了磚頭。

令人費解的是,如果姑且相信季先生有這分能耐,但一個未練過功的普通觀眾是絕不會有的,就算一支點燃的蠟燭,一般人在兩公尺外左右的距離想吹滅都不可能,何況吹斷磚頭?就算真的在「灌輸真氣」後立即擁有了神功,但準頭呢?萬一吹不準,豈不是傷及持磚的二人?搞不好吹偏了,沒吹斷磚頭,反而吹斷了人頭,豈不當場鬧出人命?

所謂「戲法人人會變,各有巧妙不同」,像美國的大衛‧考伯菲,竟能把自由女神像變不見,又能穿越長城,如果不說穿了是魔術,而自稱是「特異功能」,豈不更是神通廣大?

第二天下午,所方在餐廳舉行了一個討論會,季先生也出席了,而日本代表團突然來了位怪人,正是在日本大名鼎鼎的超能力少年--清田益章先生。由於我以前曾報導過,一眼就認出了他的身分。

他率先發難,認為超能力或「特異功能」不是用來表演取悅觀眾的,並表示了極度的不滿和懷疑。接著來賓紛紛發問,一時氣氛十分尷尬,季先生幾乎招架不住,而黃三立時起來打圓場,先對清田益章的功力誇讚了一番,並轉移目標的請清田先生表演,卻被清田益章拒絕了。

最後,筆者義正辭嚴的發表了一點感想,同時也結了這場不愉快的討論會,謹將重點簡述如下:
「我非常贊同日本代表團清田益章先生的觀點:特異功能不是用來表演取悅觀眾的,而是人體科學研究上-個嚴肅的課題,任何特異功能都必須經過科學化、系統化的縝密鑑定才能肯定或否定。也許是兩岸對此一事件認知上的差異,我們所認為的特異功能是人體科學研究的一部分,是必須經過反覆試驗的,而不只是一場表演而已,同時為了求真及客觀,我個人認為若要避免「瓜田李下」啟人疑竇,應該盡量避免使用任何與魔術或戲法類似的方式,意即只要用魔術或戲法也能表演出相同效果的項目,就該避開或以另一種方式來展現,否則實在很難讓人信服……。」

說完,獲得在場如雷的掌聲,特別是日本代表團方面,在即席翻譯知曉內容後更是大鼓其掌,結束後並紛紛過來握手表示同感。
事後,「人研所」人人見我皺眉,所長「滿面笑容」的握住我的手道:「你的言論很尖銳!」
七月二日上午,有台灣氣功界的帶功報告,及來自台灣福隆靈鷺山的作持心道法師演搆。接著,原本不打算表演的清田益章,突然表示要表演以念力彎曲湯匙。

此次前來的各國人士大約可分三類,一是如日本代表團及筆者等的研究採訪;二是台灣氣功界人士,為了交流及在台灣成立「人體科學研究分會」;三是重病在身的人,為了求神功治病而來。

但以筆者的立場觀之,「大連人體科學研究所」真正的目的,應是以治病收費為主,根據事後向「晚歸」的台灣朋友求證,鮑小姐號稱一百零八位特異功能人士,或台灣某報招攬廣告上刊登的包括張寶勝、嚴新等二十餘位特異功能人士,更或者那位據說能「召五彩祥雲、召海市蜃樓」的老太太全未出現,這個大餅書得實在太大了。

而且後來重點確實也擺在治病及賣藥上。於是有人說:「真冤枉!花了好幾萬的旅費,千里迢迢到大陸看了一場台灣夜市的膏藥秀!」
如果讓我說,還是值得的,至少了解了大陸某些「特異功能」玩的究竟是什麼把戲了!問題是他們忘了:台灣人不是外國人,同是血脈相連的同胞,許多江湖戲法也是同出一脈的,台胞從小看多了,見怪不怪的。

註1.筆者自大連「特異功能發表會」現場取回的衣物焚燬殘片,之後經此間正式的化驗機構精密分析後,發現除衣物原有纖維之成分外,並含有高濃度的低燃點易燃劑,而且是磷及其他複合性多種元素的人工製品,所以也證明了這只是一場化學魔術而已,與「特異功能」一點關係也沒有。此外,在其他同行的台灣朋友互相交換的拷貝錄影帶上,因為拍攝角度不同,再次反覆觀看手掌冒火的戲法時,發現季先生表演前的用冷開水洗手的動作其實只是一個障眼法,讓大家鬆懈戒心,其實那個含有磷的化學原料是塗抹在裝開水的玻璃杯底,他洗完手要放回杯子前,用力的摳了杯底幾下----

註2.後來筆者又在中國大陸及香港見過幾次知名的大陸特異功能人士,一樣是江湖戲法加上化學魔術而已,連最出名的張寶勝,我有拿到朋友拍攝的錄影帶拷貝本,結果發現他的手法也是如出一轍,從此讓我對於大陸特異功能「敬鬼神而遠之」,因為失望透頂,甚至,我自己發展出了一套「檢驗法」,我敢說中國大陸那些所謂的「特異功能」前十種方式,在我的「檢驗條件」下保證統統會原形畢露或者不能過關。這點容有機會再談。

  (本文作者擁有著作權,非經同意請勿擅自轉載、轉貼、摘錄或任何形式之引用,改作)

 

 

 

寶寶的第一個朋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所回答的︰人為何要活著?


醉公子靈學區/文



多年來,我不斷想知道一個內心渴望知道的答案︰“人為何要活著?”對于這個答案,我曾參考過許多宗教、哲學、科學的說法。宗教上或許會說,人活著是修行、上帝的安排。哲學上認為,人活著就是要尋找自己的終極關懷,並且實踐之。科學則認為,生物的出現,不過是一連串的物理化學變化所致,隨著時間的演進,漸漸形成如今復雜又多樣的生物圈。

人類具有無窮的好奇心跟探知欲,因此自古就有許多人跟筆者一樣,喜歡不斷的追問生命存在的原因跟理由。

綜觀這些年來我自己在各方說法的研究心得認為,人為何活著,這是主觀的問題,不會有四海之內皆通的“標準答案”。我們可以說,每個人的人生都是不一樣的,所處的時代、所擁有的先天條件、遇到的人.....等等,全天下都找不到兩個一模一樣的人生。換言之,每個人的人生,就好比一個數學應用題,其題目不同,所做出的答案也會隨之不同。因此“人為何活著”這不是字面上可以爭論的問題,只有每個人自己才能給予屬于自己的標準答案,別人給的答案,永遠都是屬于別人的心得,未必適用自己,即使適用某些人,也未必適用所有人。

當我們自己尋得自己人生的“為什麼”時,並且追求實踐且心滿意足時,我們可以說,這個答案就是屬于他的人生解答。世人總以為,人生一定要如何......如何.....的,或把自己的答案當作真理,要求別人效法之,因此目空一切、自以為是。仔細想想,你我認為的“好”就一定好嗎?我們認為骯髒的下水溝,對蟑螂老鼠而言是天堂。我們認為貴重的鑽石,原始人看到會認為還不如一餐食物來的珍貴。

其實,人生那有什麼為什麼跟偉大的理由呢?一切答案跟原因,還不是我們自己想出來的?或許生命的真相就是“什麼原因都沒有”,不過是“答案自己給、答案在心中”罷了。中國古代有句諺語︰“大智若愚”。正是說明真正的智慧是單純跟自然樸實;人生的智慧,並非在長篇大論的思想辯論或經典上,而是在生命過程中,以及我們的內心里。別被茫茫的書海知識中,迷思了我們自己。否則“多知”照樣可能“無知”,因為你知道的永遠都是別人的答案,而不是自己滿意的答案。自己都活的不知何為智慧、何屬真樂,知道一切又有何用?

 

 

 

寶寶的第一個朋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罵生「遲到大王」 師拘役40天
2010年06月11日蘋果日報



【路暢平、劉榮輝╱連線報導】南投市鳳鳴國中老師張永福,在操場當著全校學生面,透過麥克風訓誡一名常遲到的學生說:「你是遲到大王,可列入金氏世界紀錄。」希望學生不要再遲到,未料遭學生家長提告,南投地院簡易法庭昨依公然侮辱罪判張老師拘役四十天,可易科罰金四萬元。


恐引發寒蟬效應

張永福(四十二歲)昨透過學校教導主任說:「對判決很無奈!但尊重司法,等接到判決書再決定是否上訴。」南投縣教師協會理事長王汝杰說:「聽到此判決很震撼,恐引發寒蟬效應,讓老師不敢管學生,實非孩子之福。」
此案發生於去年三月間,鳳鳴國中三年級蕭姓學生因一個月內遲到九天,當時兼任訓導組長的張老師當著全校學生的面訓誡蕭生說:「你是遲到大王,可列入金氏世界紀錄。」蕭生覺得心理受傷,回家告訴在台南高分檢當書記官的父親,蕭父認為張老師公然侮辱他孩子,因而提告。蕭生已在去年六月畢業。
蕭父昨對判決也表示遺憾,他說:「老師應規過於私室,揚善於公堂。」南投地院法官陳鈴香表示,說學生遲到已達世界紀錄,是貶低他人的輕蔑言語,會造成孩子精神與心理難堪,不是規勸學生的作法;又因雙方未和解,因而判刑。


-------------------------------------分隔線------------------------------------

我認為訓導組長是陳述事實,並沒有貶低學生的意思。
列為金氏世界紀錄也是一種誇大的說法,並沒有貶低學生的意思。

公開批評學生也是一種教育方式,老師可以拿捏運用得宜,並非完全不能公開批評學生。

法官的判決不合理,建議訓導組長可以上訴,說明自己的真正用意。

 

 

寶寶的第一個朋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