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亡、超度與東方最糟的一本經典---『西藏度亡經』
(此段轉載於張開基先生所著「自殺者在靈界1」一書)


-------我了解她說的,倒是突然想到:「那麼,有沒有可能碰上拒絕妳們引導的呢?」

羅蕾:「很少呢;因為自殺者都是出於自主意識;以各種主動的行為企求死亡,由於當事者在生前完全清楚自己的作為,所以比較少堅定拒絕的,只有少部份以自殺做為恐嚇手段,或者試圖以自殺來報復特定對象的,也只有在起始之初會暫時性的拒絕接受引導;

不過,你說的那種情形最常發生在意外死亡或者是被謀殺的狀態,因為意外死亡的亡魂,有大部分並不能當下知道自己已經死亡,或者即使知道自己的肉體已經死亡卻拒絕接受事實,這種亡魂最難處理;

此外就是被謀殺、誤殺、在爭執中,被對方一時氣憤殺死的,因為心有不甘,通常也會拒絕引導,這些亡魂也比較不容易處理;只有比我們更高一層的志工才有能力引導,我們只負責引導自殺者的亡魂。」

我:「哦!妳所謂的更高一層,是所謂的高靈導師嗎?」

羅蕾:「不是!高靈導師只是教導我們一些提昇靈性的課程,不實際從事亡魂的引導工作,比我們更高一層的志工是另一個志工群體,在靈性層級和能力上比我們更高一些的。」

我:「嗯-----如果完全不知道或者拒絕承認自己死亡的亡魂,那還真的很麻煩呢?如果這麼頑固的拒絕引導,豈不是要在人世間飄蕩羈留?」

羅蕾:「對的!通常會在死亡的地點一直徘徊,不知何去何從?一直到接受死亡的事實,接受引導才會前來靈界。」

我:「那超度難道也沒用嗎?」

羅蕾:「你這個問題很難具體回答,因為各種宗教或者不同民族都有所謂「招魂」或者「度亡」的儀式,在靈界沒有宗教的分別,我們不用管那些儀式,各群「靈界引導志工」的工作範圍只針對自身能力可以引導和需要引導的對象而已;

如果是例如意外死亡的,因為亡魂拒絕相信自己死亡的自主意識非常強,有些也許會迷迷糊糊的留在原地,有些也許會迷迷糊糊的回到自己最熟悉的地方,譬如家裡,但是,都極少當下能覺醒的,必須經過他自己不斷的發現自己和肉體生命存活時的各種現象和能力幾乎完全不同時,才會慢慢接受已經死亡的事實。」

我:「那超度--------」

羅蕾:「對於拒絕被引導的亡魂,我覺得那些儀式安慰生者的功能比較大!」

我:「哦!」想了想,我突然想到一件事:「有些流傳在人世間的經典,有專門針對如何超度亡魂、如何引導亡魂進入靈界甚至引導亡魂如何轉世的,妳可以告訴我真相嗎?」

羅蕾靜默了一下,我知道她在讀我的「舊檔」-----

羅蕾:「你是說那些你曾經讀過的書嗎?你不是早就知道答案了?」
我:「應該算知道吧!」

羅蕾:「你知道,我也知道;那些內容應該說至少和我知道的事實不同!」

我:「好吧!我就直接問吧;譬如『西藏度亡經』是非常肯定人死亡後在四十九天內一定會轉世,但是,我知道的並不是這樣,妳知道的呢?」

羅蕾沒有特別的表情,毫不在意的道:「當然不是這樣,直接轉世的根本不經過靈界。需要我們引導進入靈界及再次轉世的,如果是以人世間的時間來說;從幾年到幾十年的都有,如果是自殺而死的亡魂,從死亡到轉世還沒有四十九天這麼短的例子。我說過;靈界沒有宗教的差別,我們引導的亡魂也沒有宗教的差別,我們一樣引導過因為自殺死亡的神父、牧師、僧侶以及喇嘛,志工的工作範圍是以死亡性質的不同來區分,不是以亡魂生前的身份或者宗教來區分。」

我:「那引導的過程呢?」

羅蕾搖著頭:「我真的不懂那些書裡的內容寫的是什麼?也完全不管為什麼會那樣寫,我們只做實際的引導工作,不會去管人世間對我們的看法和如何描寫。靈界的事實就是事實,跟相信什麼或者不相信什麼沒有任何關係。靈界是自然存在的事實,人世間各民族不同的傳說和更晚期才形成的宗教,都有對死後世界不同的詮釋,不過不論對錯,絲毫不影響靈界的一切,也無法扭轉靈界的分毫。」她突然看著我笑著說:「就譬如你想寫的書,那是你的自由意識,我不能干涉,只是你的書如果隨便亂寫而造成負面的影響,你要自己去承擔因果。」

我也笑了起來:「那當然!」

羅蕾:「你不是常常將生死形容為像花開花落一樣的自然。」

我:「是的!」

羅蕾:「生死原本就是這樣,尤其是肉體的死亡,就如同從外面回到溫暖的家裡,脫掉一件外套一樣的自然,也非常的簡單。活著需要用心學習,死亡卻根本不需要學習。」

我:「我曾寫過一些和死亡相關的書,都只是從死來反證生的可貴,並且從死亡的教訓來學習生活和生命的意義,對於那些有關喪禮、祭典、繁複的儀軌法事甚至什麼臨終備要和中陰度亡之類的說法和書籍,我也曾花了不少時間仔細研讀,只不過,對我而言最大的收獲就是知道那些對我完全沒有用。我也認為死亡比活著更自然,如果能學習讓活著和死亡一樣自然時,就能了悟生命真正的意義,至於死亡,就如同風過花落而已,何須學習?又何須讀一堆厚厚的書來學習如何死亡?」

羅蕾會心的笑著:「用一整本書來教人家怎麼脫外套,我不認為有那個必要。」

我:「哦!那是因為民族性和宗教形成的特殊觀念,他們甚至願意放棄人世間的一切;不惜用一生來學習如何脫外套呢,恐怕妳更難接受吧?」

羅蕾:「你是指輕今生求來世?」

我:「是的!我指的就是那個!」

羅蕾正色地說:「我倒是可以告訴你;很多因為細故輕率自殺者,都會轉世到那種環境,而且要經過非常多次相同的轉世,才能覺悟肉體生命的重要,等他們真正學會當凡人,不再把肉體生命當賭注;孤注一擲的去博取來世時,才能轉生更好的環境,重新學習。」

我:「哦!對於那些凡是『輕今生求來世』或者『做功德求福報』的,我通常的態度是『無言』。」我又想到類似的比方:「我認為人世間肉體生命的歷程是無數大大小小的考試,既然轉世人間、生而為人,最重要的是好好的去學習如何通過這一關關的考試,等考完所有的考試,不論成績好壞,只要肯定自己已經盡力而為了,就可以放心的回家休息了,我們只需要學習如何通過考試,而不是站在考場外面看別人考試,然後用一生的時間努力學習怎麼回家。」

羅蕾:「如果一直逃避考試,反而唸經膜拜,祈神求佛奢望保送,那麼就算回家脫了外套,馬上又要被迫換上另一件外套出門,回到考場,再接受完全相同的考試。如果把畢生的精神努力都花在如何脫掉外套上,那又何必轉世為人?」

我:「我也一直有相同的見解;既然轉世為人,投射在肉體的生命中,就必然有其用意,怎樣活著做人才是最重要的。每個人都有著相同或者不同的考試,順應自然的方式過活,解決生活上的大小問題,在生活中成為強者,才有能力去探索宇宙的真理和生命的真義,也只有在自然的生活方式中才能經歷完全的考試,也許在我這大半生所面對的考試中,有許多成績不理想,甚至有可能不及格,不過,我是絕不會逃避任何考試的。」

羅蕾點點頭,但沒表示任何意見,我知道她是尊重我的自主意識。
不過,此刻,我真的並不在意那個話題,倒是比較關心「亡魂不相信自己死亡」的這問題:「對了!像空難或者像911恐怖攻擊中,為數眾多的意外死亡者,如果這麼多亡魂都不知道或者拒絕相信自己死亡,那引導的工作豈不是非常艱鉅?」

羅蕾:「那是當然的啊!」

我:「如果要等候這一大群亡魂慢慢意識到自己確實死亡之後才能一一引導他們進入靈界,那負責引導的志工群忙的過來嗎?對人世間會不會造成什麼樣的影響呢?」

羅蕾:「嗯--------這個問題已超出我專業的範圍了,我很難說明,如果你想深入探究,大概只有請教高靈導師!」

我:「哦--------」我想了想:「暫時不用了,不然只怕又要節外生枝,離開目前我想探索的主題了,我想還是專注在『自殺』這個問題上吧!」--------
-----------------



(本文作者擁有著作權,非經同意請勿擅自轉載、轉貼、摘錄或任何形式之引用,改作)

 

 

 

 

寶寶的第一個朋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