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類這個物種;既是自然人,也是社會人;我們是來自自然的「社會人」!

自然界有自然的規律,違反自然的物種,必然會在演化和天擇的長河中被自然所吞噬然後消失,一種是快速的被其他更強的物種在短時間中血腥的撲殺與滅絕,一種是在自然中,逐漸被環境所淘汰。自然界從來就是一個無情的殺戮戰場,在地球有限的「競技場」中,舞台一直是保留給勝利者的。天地不仁,以萬物為芻狗。沒有善惡,也沒有絲毫的悲憫。

如果單純是「自然人」,那麼人類應該單純以弱肉強食為最高的生存指導原則。

但是,人類是群體的社會型物種;尤其是在人類取得地球霸主地位迄今,優勢的地位使得人口暴增至幾乎佔領了全球;因此,過度緊密的生活型態,使得人與人之間的摩擦系數急劇增加,因此,各種「遊戲規則」也就隨之越來越繁複;法律和道德規範永遠都是以「補救」的腳步,遙遙的在人類行為後面苦苦追趕。

政治是一種騙術,甚至不是很高明的,所有政客其實都是服膺於「弱肉強食,勝者為王」的原始自然法則,他們只是在表面上假裝遵守人間「遊戲規則」的,思想中或者骨子裡是從來沒有打算遵守的,更甚至刻意去嫻熟各種法律或者社會道德規範,目的則是在漏洞中快意的遊走,並在暗中擷取囊奪自身的最大利益,掌握最大的權力(有些人甚至是明目張膽的在巧取豪奪)。

如果從「社會人」的角度來檢視這些政客;他們是人類族群中人格和德行最卑下的一群。

政客本來就是不可信任的,他們的言行是被包裝過的假象。

雖然明明如此,但是,所有人民還是被迫不得不接受這種「被包裝過的假象」,因為這樣至少自欺欺人的還是心裡會好過一點;政客是狂拔鵝毛的人,一般人民是可憐的鵝群,但是,不得不被拔身上的鵝毛時,也只能做最低限度的乞求:下手輕一點,技術好一點,不要弄得痛不可忍----------

因此,騙術還是必須高明一些,爭奪權力和任何利益時,至少吃相不要太讓人噁心;說謊的時候,至少包裝的光鮮亮麗一些,更不要公然的表現出「言而無信」;因為公然的「言而無信」非人也,是自行剝除了虛假的人皮面具,露出披毛帶角的真面目;

之前有謝長廷;公開宣稱選輸就從此退出政壇,結果呢?

現在有辜寬敏,站台助選時,公開宣誓力挺的候選人如果落選,他要剃度出家;結果呢!食言而公然失信於民,找一大堆藉口就是不肯剃度出家。

公然的「言而無信」,那當然就不會被相信;找這種人來擔任選舉總幹事,人民會相信嗎?找公然「言而無信」來站台,以後人民還能再次相信他的任何言論嗎?

人民也許未必完全理性的,但是,至少不會再輕信這種「言而無信」的人,因為沒有人會傻到被騙第二次;除非真是是那種沒有絲毫思考能力的天生笨蛋。


(天地自然人網站/  張開基)

http://www.cwnp.net/forum.php?mod=viewthread&tid=2091&extra=&page=4

 

寶寶的第一個朋友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