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212 (9)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靈魂學,讓人更了解人類生命的本質。

靈界,物以類聚、性以類聚,比人間更接近真實的世界。

境界到哪就到哪,假不得。 有做沒做,清清楚楚,不需人間殘缺不堪的特權律法來發落。

靈魂學,讓我看清人間的虛幻,也讓我理解當下的力量。 人間與靈界,亦真亦幻,我不屬於誰,我也不擁有誰,還有什麼好害怕的。

寶寶的第一個朋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她表示,就讀國小的外甥原是單親,喪母後更罹患創傷後壓力症候群,難以自理大小便,個性畏縮沒自信,「這孩子一生都毀了」她再怎麼努力,也難彌補孩子失去的母愛。

 

------------------------------------------------------------------------------------

 

 

孤兒泣問:凶手會不會判死刑?

 

中國時報【林偉信╱台北報導】

最高法院昨審理吳敏誠上訴案。黃女妹妹當庭泣訴指出,日前台南方小弟割喉命案,由於凶嫌宣稱殺一個人也不會判死刑,黃女就讀小學的兒子因此哭著問她,「那殺媽媽的壞人會不會也這樣?」她不知該如何回答,希望最高法院將吳判死定讞,還給家屬一個公道。

 生死攻防吳敏誠(左圖,本報資料照片)殺人案24日進行言詞辯論庭,最高院並請被害人家屬到庭陳述意見,全程開放法庭內的視訊連線轉播。(黃世麒攝)

 

最高法院採法律審,原則上不會就犯罪事實進行調查;但合議庭法官認為,判被告生或死,須尊重被害人家屬的意見,於是安排家屬蒞庭發表意見。

黃女妹妹昨陪著年邁的母親靜靜地坐在法庭內,聆聽檢辯雙方的法律攻防,當提到吳槍殺黃女的情節時,盡管事隔三年,黃母仍無法忘記傷痛,頻頻掉淚。

黃女妹妹在結辯時發言,她說吳敏誠前科累累,八十二年就曾殺死女友被判刑,出獄後,再次因姊姊要求分手,就持槍在幼稚園前當街殺人;犯案後雖自動投案,但卻辯稱沒有殺人意圖,飾詞狡辯、毫無悔意。

黃說,吳敏誠殺人手段凶殘,犯後不斷上訴就是想活命,「難道我姊不想活嗎?」姊姊連一句遺言都來不及交代,就含淚逝世,留下年僅九歲的幼子,吳的惡行造成家屬身心重大的傷害。

她表示,就讀國小的外甥原是單親,喪母後更罹患創傷後壓力症候群,難以自理大小便,個性畏縮沒自信,「這孩子一生都毀了」她再怎麼努力,也難彌補孩子失去的母愛。她說,二審判處吳死刑合情合理,假如最高法院改判無期徒刑,吳獲假釋後,她們一家人都會活在恐懼中,造成二度傷害。

死者家屬也表示,吳敏誠的姊姊事後為補償,寄來新台幣五十萬元支票,但她們拒收且不願和解,也不願意原諒吳,希望法官將他判死,為其惡行付出代價。

 

 

 

寶寶的第一個朋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截肢雙腿換學生的幸福!最美女老師-張麗莉

  • 【101個大陸人】救學生遭車輾 她沒一句後悔

  • yam蕃薯藤新聞/林奕瑄 整理報導-2012年12月17日 上午09:00

 

 

 

「用雙腿換四個家庭的幸福,我不後悔」她是中國最美女老師-張麗莉。有著一雙會說話的大眼睛,不到30歲的大好青春,卻在一場意外中選冒著犧牲性命,撲上前救了兩個學生,導致自己的雙腿高位截肢。「美麗的茉莉花」是張麗莉向新生介紹自己最常說的一句話,而她的偉大事蹟確實如其名般地像朵散發淡淡清香的茉莉花,溫暖世人。

 

2012年5月8日晚間,黑龍江佳木斯市第十九中學的學生放學,突如其然來了一輛客車失控衝撞前方另一輛客車,被追撞的客車猛力衝向正要過馬路的學生,然而就在這個危險的瞬間,本來可以躲開這場災難的女老師張麗莉,奮不顧身地選擇衝上前救學生,卻讓自己被捲入車輪底下,導致粉碎性骨折,雙腿截肢。

 

儘管面對失去雙腿的事實,張麗莉依舊保持樂觀開朗的態度(圖/翻攝自網路)

 

不到三十歲張麗莉,這場突如其來的噩耗導致自己失去雙腿,原本醫護人員擔心她知道必須截肢的事實會負荷不了,想不到張麗莉卻坦然地接受,並自始自終表示「不後悔」,甚至反過來安慰父親:「爸爸,我的選擇是對的,如果沒去救他們,我會一輩子不安的」,更說自己已經快30歲,和父母一起過了近30年的美好時光,但那些正值花樣年華的孩子,人生都要開始,所以「用我們一個家庭的不幸換四個家庭的幸福,爸爸,我不後悔。」

 

她目前最大的心願是能重新站回講台(圖/翻攝自網路)

 

這位被譽為全中國最美的女老師,捨己救人的情操讓人深感佩服,事件發生後立刻傳遍全中國與其他國家。其實張麗莉出生於教育世家,她從小就渴望當老師,在2007年從哈爾濱師範大學中文系畢業後,便被分配到佳木斯市第十九中學作為無編製的代課教師,充滿師愛的她認為「只有有愛心的教師,才能培養出有作為的學生」。

 

(圖/翻攝自網路)

 

張麗莉說自己並不是特別未雨綢繆的人,雖然在得知必須截肢的殘酷事實後曾怕誤了丈夫李梓燁,因此提出分開的想法,但十分恩愛的兩人有著堅韌的愛情,丈夫也一路扶持她到現在,這朵經過一場暴風雨洗禮後的茉莉花,變得更加耀眼,儘管面對未來或許復健之路會非常辛苦,但從她的眼神中透露出無限的憧憬,希望能夠在裝上義肢後,能早日回到正常生活,重新站在講台上面對那群她最愛的學生。

 

 

 

 

寶寶的第一個朋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車式形意拳在練拳方面的若干禁忌,存在于車永宏及其歷代門人的武術活動中,是其練拳經驗的必要組成部分。這些禁忌涉及到許多重要的歷史和理論問題,需要寫出專門文章來論述。本文作為經驗之談,只在事實上作一些簡要介紹,以說明車式形意拳的特占。至於別人怎麼練、怎麼講、怎麼用,我們堅持“百花齊放”的方針,尊重人家的選擇;只說自己,不論他人。


車式形意拳的練拳禁忌包括八個方面:

1.不講束綁身手的五行拳相生相剋,內應五臟,外通五官。五行拳(劈、崩、鑽、炮、橫)相生相剋,內應五肘,外通五官,似乎已成為形意拳的“經典”之論。例如崩拳,別的拳種叫直拳、沖拳,是所有拳種中都有的招式,也是所有的人打架時最常用、得用、實用的招式。郭雲深的崩拳名震武林,是最有研究價值的。崩拳以外,沒聽說別的招式“打遍天下無對手”。先師們講崩拳的特點和優點是:簡易、直沖、占中、快速、連發、多變。然而在一些書上卻是這樣寫崩拳的:開頭一句“崩拳屬術”。由此引出“木生火克土,崩生炮克橫”;“金克木,劈克崩”;“內應肝,外通目”;“在體為筋,守竅於夾脊”;“方位為正東”;“八卦為震卦”;“是專門鍛煉肝臟的拳術”。其他劈、鑽、炮、橫拳也是依此路數演繹。車式形意拳是不講這些的。因為實踐證明這種說法不符合實際,沒有必然的聯繫,在練拳和技擊時會束綁人的智慧和身手。


2.不信沒有實例、難以檢驗的丹道之言。我1950年學拳,到80年代才知道形意界還有另一“經典”,叫“三種練法、“三步功夫”、“三層道理”、“三級呼吸”。什麼“明勁在手,易骨,練精化氣,口鼻呼吸”;“暗勁在肘,易筋,練氣化神,丹田呼吸”;“化勁在身,易髓,練神還虛,皮毛呼吸”。90年代又知還有最高境界:練虛合道,全知全能,幾千年中華武林到此境界的只有一人。太谷車式形意拳先師們不講這些,深州郭雲深門人(李振山——郭子坤——馮志坤、宋廣印、李士英——吳書茂、李彥利)也不講這些,耿繼善弟子趙振堯門人(北京楊紹虞 教授,武漢張惠安——喻崇林)也不講這些。這些說法源於道家修煉內丹之術,用來闡釋形意拳找汪以實例證明。別說必然聯繫的普遍現象,就是偶然的孤證也找不到一個活人實例。因為沒有哪一位真正練武的人,明勁與暗勁,化勁與打勁是分開的;沒有哪一位堅持科學練拳的人,不是身體內外同時起變化的;也沒有哪一位活著的人,“化氣”、“化神”、“還虛”、“合道”是能夠檢驗出來的;更沒有哪一位“大師”可以封住口鼻用丹田或皮毛呼吸的。所以先師們不講它,弟子們不信它。

3.不練脫離外形技擊使用的內功。形意界還流行一種說法,什麼形意拳是“內功拳”,主要是煉“內意”、“內神”、“內精”、“內氣”、“內丹”、“內勁”、“內功”的。“內功四經”(內功經、納卦經、神運經、地龍經)也成了“經典”。車式形意拳不講這些。先師們認為,形意拳是內外同練,內外兼修的。堅持科學練拳,人體內外的各個組成要素,所有器官及其系統都能得到鍛煉,功能都可得到增強,而這是統一實現於練拳過程中的,也是能夠檢驗出來的。例如,與人交手只幾個回合,十幾分鐘就出現心慌、氣喘、汗流、肌肉顫抖,說明體內的器官、系統與其功能存在問題。這是自己可以感覺出來,別人也可以看出來的,更是可以經儀器檢查用資料統計出來的。車式形意拳講的“內”,是與“外”高度統一的,是具體的。多少年來,“重內輕外”、“重意棄形”的各種說法聽到不少,人也見過不少。先師們告誡弟子,輕視外形,脫離外形去練看不見、摸不著的內功,技擊上出不來真正的高手,也不見得能夠健康長壽,還容易把人練得出家當僧道。這是有事實根據的。

4.不追求特異功能。在江湖傳說和武俠小說中,有許多功法據說可以使人獲得刀槍不入、力舉千斤、飛簷走壁、穩如泰山甚至意念致動、長生不老等特異功能。對此,先師位總是一笑置之,不以為然。因為在歷史上李洛能離晉歸冀後,太谷武術界車永宏第一,李複禎第二,成為山西形意拳以至全省武林的中心。先師及後人會見過江湖各種人物,功夫雖然千奇百怪,但直到今天也沒見過一位有特異功能的人。車永宏及其門人沒有特異功能。所傳車師“美人掛畫”,是說他“打人如掘土”,可以把人發出去拋向半空;不是說他能“立地拔蔥”般貼在牆上。特異功能有沒有?即使有,也如一國一個皇帝。若人人去追求特異功能,就會與人人非當皇帝不可一樣,神經錯亂,天下大亂。還是練咱的車式形意拳吧。

5.不能練累。先師們主張,練拳不僅累了不練,而且不能練累。身體疲勞時不練,精神疲勞了(如在憂鬱、悲傷、憤怒、亢奮時)也不練。特別是練拳時不能練累。經常把人練得筋疲力盡,則提起練拳就會發愁、生厭。長期大運動量鍛煉,即使摸太極拳也會生出傷病來。學練車式形意拳是個“技術活兒”,不僅要長力氣,求熟練,更要找巧勁,得技藝。這就要求不僅要肢體運動,更要用大腦思考;不僅要練單招、套路,更要練散打。總之,從中體會、掌握、運用健身與技擊的規律是第一位的。

6.不練硬功。先師位禁止弟子練打沙袋、舉石鎖、撞樹木一類的硬功。因為它對健身有害,對技擊無用。(1)硬功可以增強擊打力和抗擊打力,但不能提高技藝。技擊是力與力的運用;要害是“咱能打上他,不能讓他打上咱”。所以力是必要的,但人的力是有一定限度的;而力的運用,即用力的技術、戰術、藝術是無止境的,是技擊取勝的關鍵。西班牙鬥牛,牛力大於人力,但人“以巧取勝”。凡是有實戰經歷的人都曉得,越是“打得利索,贏得漂亮,越是不用多大的力”。能夠把爹娘給的、飲食來的、練拳長的力集中用上就夠了。練硬功會顛倒勁力與技藝的關係,把人的注意力引向“以力取勝”之路,把用武之術的武術變成武力,把以巧取勝的技擊變成以力對抗的搏擊。(2)練硬功長力快,練一天長一寸。但人到中年就練不動硬功了,而只要停止練十天,所生之力就開始消失。習武打拳應該是一天得到的一輩子有用,養小更養老。而練硬功只是一時有用,這就浪費時間了。(3)俗話說“傻小子睡涼炕,全憑火力壯”。年輕人練硬功,身體還能受得了。但年齡不饒人,到老年病就出來了。武林有多少人功夫練成了身體卻練病了,甚至把命也練沒了。(4)練硬功,憑蠻力,與高手較技用不上,打不勝,因為人家是“以巧取勝”、“ 四兩克千斤”;而打一般人則容易造成傷殘,有損武德。這就是車式形意拳“禁硬功”的原因。

7.不長時間練靜功。靜功,指一種姿勢靜止不動,如樁功;也指停止思維或意守一處。樁功是需要站的。“練拳不站樁,一輩子瞎晃蕩”。尤其是三體式樁功,集中體現了形意拳主要的姿勢要求。“萬法不離三體式”,“三體式站好了,就成功一半了”。但是站樁的時間要短,次數可多。一次站三、五分鐘,最多十分鐘,一天可站兩、三次。如果一站就是一個時辰,不僅少了寶貴的練拳時間,還會使腿的神經末梢和毛細血管受損傷。許多人“功成了腿壞了”,長時間站樁是原因之一。至於停止思維或意守一處,也只是練健身氣功時意念運動過程中的一個點,只須幾秒、十幾秒即可。如果長時間那樣,對健康長壽沒有益處。

8.不走丟失形意傳統風格的演練長拳化、拳理神秘化之路。李洛能形意拳是以形與意合、簡樸實用、健身技擊、老少皆宜為特徵的。然而形意界存在兩種傾向:一種是演練長拳化。動作與名稱是形意的,但是練起來在姿勢、協調、勁力、節奏上則長拳化了,搞得“長拳不長拳形意不形意”。這種練法在擂臺散打表現為力量對抗型。一種是拳理神秘化。把道家、佛家、儒家、醫家的東西生搬硬套到形意拳中來,把形意拳搞成宗教,神秘化了。神秘化在鍛煉上表現為內功型。這兩種傾向早已有之,於今為烈。車永宏、李複禎、布學寬在世時,這兩種傾向在車師們人中根本吃不開,沒市場。1980年以來,形意界這兩種傾向氾濫。對此,老一輩師父們告誡弟子:一定要保持車式形意拳簡樸實用,以巧取勝的獨特風格。牢記我們傳統的或新創的招式套路,沒有高難花樣動作,男女老少都能做得來;我們的拳理,有實例、能操作、可檢驗,看得見,摸得著,不識字的人也聽得懂;我們的技擊,屬於實用技術,以巧取勝,上午學了下午就能用得上;我們歷代的代表人物,七、八十歲雄風猶在,與人交手仍能打贏。事實證明,車師們人中有誰丟失了這些本質特徵,走上演練長拳化、拳理神秘化之路,他身上的車式形意拳就消亡了。

以上所寫車式形意拳的練拳經驗,是我從先師們練拳、用拳、教拳、講拳的實踐中總結出來的,也是我幾十年學練車式形意拳的體會。中華武林形勢在變。到21世紀,重視傳統,重視民間,重視科學,重視實用,重視健身,重視技擊將成中外武術運動的主流。車式形意拳必將在中國和世界武林百花齊放、百家爭雄的實踐中得到進一步的檢驗與發展。

 

寶寶的第一個朋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抱歉 貼這張很殘酷 去年11月蘋果日報頭版的照片 .
祂被人渣虐死時才 2歲5個月 連''求救''這2個字都還不會寫.
這是孩子該承受的結果嗎 ?




http://www.facebook.com/photo.php?fbid=282942528488357&set=pb.100003178362872.-2207520000.1355018226&type=3&theater



附註:聽家屬說,還有更恐怖的照片。。。

一般人很難想像,殺人魔的喪心病狂。。。

寶寶的第一個朋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有都過兵的人應該都知道,軍中的犯罪都是整串的,要進入軍中的人請想清楚,簽了賣身契,如果運氣不好,就會很難受!

那是煉獄,是地獄,想清楚再進去!

 

-----------------------------------------------------------------------------------------------------------------

 綠豆冰倒女士官內衣、摸大腿…3軍官被控性騷

2012.11.24 05:47 am

陸軍某野戰砲兵群的女士官兵家屬昨天投訴表示,部隊軍紀蕩然,連長、營輔導長、營長都在性騷擾女性部屬,必須重懲,「否則誰敢再讓自家女兒去當兵?」軍方表示,三名被控的軍官均遭記過調職,一人已移送軍事檢察署偵辦。

參與調查人員指出,群部連一名連長被控將吃剩的綠豆冰倒進一名女士官內衣裡,一名女兵指控營輔導長以下體碰觸,另一名女士官指控營長摸大腿,日前召開兩性平權委員會議,已決議輔導長大過,連長、營長各記兩小過處分,三人調離原職並接受調查。

投訴官兵家屬說,最近常聽放假回家的孩子說,「又有哪個狗官在吃人家豆腐」,孩子在部隊不時有男軍官突然勾肩搭背,常被鹹豬手拍打屁股,為了家計,多半忍氣吞聲,但最近半年來越來越嚴重,家屬才忍無可忍向陸軍司令部舉發,並拜託民代協助追究。

軍方表示,經內部調查,連長、營長平日休閒時,習慣與部屬同僚嬉鬧,雖因未謹守兩性分寸而有過當言行,但並非刻意要性騷擾,三人也都否認有性騷擾的意圖,向司令部舉發的士官兵尚未提告。

但據了解,這名營輔導長另被控多次在凌晨打電話騷擾女士官兵,他雖否認,因通聯紀錄顯示他的電話確在凌晨撥打數十通給女士官、女兵,且家屬已透過民代協助提告,才遭移送軍事檢察署偵辦。

【2012/11/24 聯合報】@



全文網址: 綠豆冰倒女士官內衣、摸大腿…3軍官被控性騷 | 情慾犯罪 | 社會新聞 | 聯合新聞網 http://udn.com/NEWS/SOCIETY/SOC3/7520513.shtml#ixzz2EUby971Z
Power By udn.com 

 

http://udn.com/NEWS/SOCIETY/SOC3/7520513.shtml

 

 

寶寶的第一個朋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陳為廷說:有上百名的鎮暴警察拿著警棍、拿著警盾,帶著鋼盔,準備要來對付我們!

這點已經有警局的相關人員出來澄清,也有影片為證據,陳同學所說並非事實。

試問,學運領袖是不是也在說謊?

我的結論: 別亂挺! 小心政治黑手伸向你!


針對這個事件,轉貼幾則文章,非常有智慧的評論,供大家參考;



呂秋遠facebook的文章;

第一篇;

首先,立委並沒有讓學生質詢教育部長,因為這些大學生,只是備詢的身份,根據憲法、各委員會組織法的規定,立委本可以邀請社會人士上台備詢。所以,這些學生在備詢台上發言,在法律上毫無問題。

重點在於,語言是一種教養,行為是一種禮貌。如果一個社會沒有教養,沒有禮貌,我建議我們直接以武力推翻這個政府,由學生來治國,那也就可以了。我想說的是,現在的政府,是民選出來的總統所組織而來,並不是威權時代的非民選政府。如果學生認為,有機會上台,就要好好羞辱執政者,那麼泛藍當年用最不堪的語言侮辱陳前總統,那也是剛好而已。

況且,站在模糊焦點的立場上,這些學生難道不知道,當他們用語言暴力回應政府無知的暴力,無異是讓政府及媒體,有抹黑學生運動的機會,或者是,他們其實也不在乎,究竟是否會被抹黑?教育部犯下的錯誤,輕易的就被移轉焦點,蘋果被政商併購的問題,可能會被淡化,難道他們覺得這樣的戰術運用,高於整體的戰略決定嗎?

這是個民主的社會,但不是順我者昌,逆我者亡的社會,也不是一個用語言暴力,就可以否定他人意見的國家。併購蘋果,無論蔡先生多麼爛,政府多麼無知,除非你不想尊重別人的意見,認為大你幾歲的長者只因為他在執政,就可以完全否定他的人格與自尊,否則,請記得教養兩個字要怎麼寫。

或者說,教育部長確實偽善、確實滿口謊言、確實不知悔改,因為我國的教育制度,養成了這樣滿口污辱人的大學生。

對了,這位學生說,「我認為你是一個偽善的部長,我認為你是一個滿口謊言的部長,我認為你是一個不知悔改的部長。」,從修辭學的角度,我認為他很成功,運用了政客最喜歡用的疊句,我相信他確實有資格在立法院羞辱官員與自己。



第二篇;

毛主席說過,「革命不是請客吃飯,不是做文章,不是繪畫繡花,不能那樣雅緻,那樣從容不迫,文質彬彬,那樣溫良恭儉讓。革命是暴動,是一個階級推翻一個階級的暴烈的行動。」,所以如果要革命,我贊成學生的作法,不只要罵部長偽善,罵無恥更好,最好是把部長的頭上戴上牛鬼蛇神的帽子,推出去遊街。

只是,我們現在要革命嗎?請先問問自己,我們現在到底是在2012年的臺灣,還是1965年的中國?

很多人說,媒體忒幫兇,把這麼小的一件事放大,把大學生衝撞體制的言語拿來作文章。我想說的是,放大,剛好而已,現在環境有多惡劣,學生自己不知道嗎?況且最好罵別人偽善、滿口謊言、不知悔改,就叫做衝撞體制。什麼叫做衝撞體制?鄭南榕先生才是真正的衝撞體制,他以自身的生命,讓臺灣的言論自由跨進一大步。如果學生以沒有教養的方式,辱罵別人,傷害別人,叫做衝撞體制,這體制也太好衝撞了。

躲在學生的身份下,用咄咄逼人的口吻罵人,不會是衝撞體制,如果要反體制,請回街頭,邀集上萬人一起來抗議,用公民不服從的方式,來增加自己的正當性。革命,沒有不付出代價的,罵人不算是代價,只是顯示自己沒自信沒教養而已。

要說自己衝撞體制,很了不起,沾沾自喜前,遠的請看蘇格拉底,近的請看鄭南榕,不要污辱了衝撞體制四個字,也不要埋沒了教養兩個字。



第三篇;


其實有許多人不認同我的看法,這樣挺好,因為民主社會需要多元的聲音。
這件事情,其實是很小的問題,不過就是:

「一個被壓抑、忽視的學生運動代表,對著執政者發出憤怒的呼聲,相對於執政者的無賴與無理,學生代表的無禮又算什麼?」
算什麼?

不好意思,其實很多人不關心媒體併購,這是民主政治的常態。民主政治就是一種平庸政治(不然怎麼會連續選出兩個怪總統?),大多數人關心的,其實是一種社會運作的態度。

其實,社會運動很了不起,因為需要付出很多的心力,但引不起主流媒體的關注。但社會運動也沒什麼了不起,因為大多數中產階級,關心的是眼前,而不是往後,而先知,是需要付出代價的。

⋯⋯ 說一個人:「偽善、滿口謊言、不知悔改」,算不算公然侮辱?或者說,是不是算得上辱罵?我覺得要看到底前後因果是什麼。我如果聽到一個人這樣罵我,我應該會很不爽,但是如果他說,「呂律師,我覺得您在某月某日的開庭,一邊安慰我,一邊向對造輸誠,我覺得您的態度似乎兩邊倒;您事後竟然還用不實的話術讓我以為一切都沒事,重點是,我跟您反應以後,你也沒反省。」,我聽起來可能比較爽一點,因為我覺得他有舉出事實,而我們在溝通。

這位學生可否用另一種說理的語言:「蔣部長,我認為您透過手下來進行所謂的『關心學生』,但實際上在蒐集學生名單,這樣的兩面手法,令我們學生覺得很虛偽;事後我們質疑您,您卻又一再的不願意面對現實,只是滿口推諉。即使我們指出您的錯誤,您仍然堅持不改,讓我們學生真是大開眼界。」

好,我知道我很囉嗦,可是我覺得這就是有禮貌跟沒禮貌的差別,也是刑法上毀謗與適當評論的差異。

我覺得這個學生,就是一副以上對下的倨傲態度,告訴另一個人(我不管他是部長還是誰,那不重要。),我覺得你錯了,用斷言的方式告訴對方,你偽善(哪裡偽善?)、滿口謊言(哪些是謊言?)、你不知悔改(要改什麼?)

請問各位,我們在意什麼?這個社會在意黎大胖子把媒體賣給中國代言人嗎?還是在意我的孩子看到新聞以後說,以後如果有人忽略我的訴求,我就應該嗆回去?

說真的,我看到這則新聞,並沒有想無限上綱,把這則新聞提升到什麼社會安定國家安全之類的屁話,因為不過就是個學生嗆部長,當部長,每天都被更不禮貌的立委嗆聲,其實沒道理說立委可以嗆,學生不能嗆。只是說,如果我們認為立委是錯的,不應該用罵人的方式質詢,我們怎麼可以認為這學生是對的?國家的主人可以罵僕人?哼,難怪很多台灣人很喜歡虐待外勞,因為這些人根本不認為外勞是人。蔣部長?誰叫他要幹部長,幹了部長以後,當然就不是人,只是馬英九的爪牙,只是政商惡勢力的代言人。這麼壓迫我們,不理會我們,罵他?拖出去槍斃也剛好而已啦。

孩子,對抗執政者,向來都不會是請客吃飯,是要付出代價的。當看到自己的訴求被忽略,政府公然說謊,請你用你的選票換掉他們,請你用你的影響力說理說服其他人跟你一起對政府施壓。不然就是揭竿起義,到井崗山打游擊,到延安鬧革命。

說自己很有正當性,因此可以用斷言指責別人,要求別人對你的言語要容忍;被對手媒體抓到把柄,大肆放大,就說媒體不公平。孩子,你還嫩得很,這世界,這現實的世界,本來就不公平,你要讓它照你的意思,變得你認為的公平,那請說服別人,或是,用武力壓倒別人。如果是後者,歡迎對抗政府,它是最壓迫人民的國家機器。

所以,說了這麼多,其實我只是要一份人與人的尊重而已,任何社會運動,如果只看見自己,沒看見別人,那麼只是一種專斷,我不要這樣的社會運動。

 

第四篇;
三篇短文以後,我給個自己的總結好了。這篇是寫給反對觀點的人看的。

大部分支持學生的論點是,他們有道理,官員很傲慢。我同意,臺灣的媒體環境已經很惡劣,蔡先生可能會成為第二個梅鐸,或是明日帝國裡那位掌控媒體的資本家。臺灣的官員,有部分停留在威權時代心態,有部分是馬先生的爪牙,資本家的前驅。

但是,用類似立委的方式,對另一個人咄咄逼人,向來就不會是中庸的臺灣社會欣賞的方式,也不會是所謂「有禮貌」的方式,這樣只會減損社會運動的能量。臺灣是個渴望穩定的中產階級社會,也有虎視眈眈的所謂「統派媒體」在渲染,要當學生代表,就要有自覺,一言一行都會牽引民眾觀感。你要感動的人,不是早就支持你的人,而是那些無感的中產階級。

學生當然可以自嗨,說自己的行為是對抗統治階級的高貴行為,都這節骨眼了,政府對媒體集中化如此無能,官員竟然公開說謊,我們還要溫良恭儉讓嗎?

不好意思,你的行為給了其他攻擊你的人絕佳的藉⋯⋯口,你可以說理,但是你用斷言;你可以用人民的低姿態換取廣大中產階級的同情,但是你用臺灣社會所反感的立委質詢態度;你可以學著曲線救國,但是你選擇了直線碰撞。在這個立法院叢林,小白兔不適合進來的地方,你選擇了當一頭驢子,還假裝自己是獅子,所以被狐狸吞掉了。然後,你怪狐狸太狡猾,森林裡的動物不瞭解你的苦心,你是正義的,就像是大衛對抗葛利亞一樣的悲壯。

你還年輕?給你機會?這運動被模糊焦點了,你又可以給這個運動什麼機會?馬政府的施政,許多都有問題,但是新聞媒體的操作就是這樣,他們會用新事件掩蓋舊事件,移轉模糊焦點,為什麼今天已經有立委給你撐腰了,你還是不能好好利用這個平台,不卑不亢的把事情處理好?身為學運領袖,是這樣在作事情的嗎?

很多人說,官員太傲慢,所以他講這樣剛好而已。我說,所以我們不需要立委,我們只要學生進來立法院以備詢的身份來質詢,國家就會進步、官員就會覺悟,講那些話,除了給中產階級感覺學生很傲慢,跟立委一樣壞,到底達成了什麼效果?對著別人講斷言,本來就是沒禮貌,沒禮貌也無所謂,問題是,這樣的沒禮貌,到底達成了什麼效果?

最後,我要說的是,罵別人,不是高貴的行為;犧牲自己,才是勇敢的舉動。如果學生真認為自己的動機高尚,請不要以罵別人作為自己很勇敢的表徵,有很多前輩可以給你看,為了這個理念,敢不敢去坐牢?敢不敢去赴死?如果答案不確定,那麼我覺得你不是為了理念,你是為了自己的政治前途而已。

難怪蔡衍明跟王效蘭在偷笑,有這樣的敵人,還需要同志嗎?


------------------------------------------------------------------------------------------------



張大春facebook的文章;

我把一日以來在此間的討論整理了一下,發在這裡算是這個階段的了結。(最後是我跟「草民錄」及其友朋說的幾句話,一併附錄)

台灣又出現學生運動了!無論較諸四十年前的保釣、二十年前的野百合,這一次反(旺中)媒體壟斷的運動都顯得更加心浮氣躁、荒腔走板。幾名學生受反對黨籍立法委員之邀,進入國會殿堂,以「備詢」(因其抗爭活動而接受立委諮詢)的名,行「質詢」之實,不斷地拿那些從長年選戰與政黨惡鬥中所學來的語言,指控教育部長撒謊、失格,要求道歉以及辭職。

學生之所以會這樣憤怒,自有其背景。就在學生走上街頭之後,教育部居然藉詞關心學生健康問題,發函要求37所大學參與反媒體壟斷運動的學生名冊,這項極為敏感且愚蠢的措置給了學生以充分的理由發動更激烈的行動,暴露並譴責執政的國民黨仍然是個在行政上失能、藉由高壓恐怖統治維持全控政權的獨裁者。坦白說:失能以下這些指控可能都「反應過度」了,因為國民黨早就失去了剛性政黨⋯⋯、以黨領政的能力。自台灣今日的民主現況觀之,真要有人想搞個任何顏色的恐怖,恐怕都是向壁虛構而已。

然而對於恐怖統治的想像和誇張卻是反政府運動中不可或缺的觸媒。學生們有史以來第一次「被教育部關切其身體健康」這件事卻幾乎模糊了抗爭原先的焦點──反旺中媒體壟斷──在許多網民的討論中人們不難發現:學生們寧可將運動的論述仍舊導向許多陳年老套;比方說,某學生團體就還會寄這種老掉牙的文宣給我:「學校是所謂的意識型態國家機器,我們的學生不受這種機器宰制是國家之福。但對黨派利益大於國家利益的人而言,這種學生不容許存在。」

學生們總是強調:如果國民黨想要透過旺中來清算學生,它會失算。但是學生們也正期待著國民黨展開這樣的清算,那樣的話,他們的反旺中行動就可能上綱上線,貼近了對當局者的革命。可是學生們沒有好好把握這一次在國會議事堂裡的「備詢」,最根本也是最嚴重的失誤在於學生咬住教育部長蔣偉寧企圖以官僚混事的嘴臉,掩飾其「發函各校、要求掌握抗爭名單」所蘊含的恐怖意義。蔣偉寧的愚蠢還不只此,當學生們有樣學樣、操弄起熟極而流的政客語言,指控他撒謊而要求他道歉、下台之際,他非但絲毫沒有質疑學生這樣幹正是度越其身份,而進行「實質的質詢」,蔣甚至還雙掌合什、連聲道歉,完全失去了一個部會首長的身份和尊嚴。

教育部假「關切學生健康」名義所施一切手段都只是愚蠢,只是想藉機表示它還有介入學生運動的空間,而非真的遂行恐怖監管──這根本是個假議題;而學生不是不知道:現在一般的文官系統(如教育部)哪裡有可能製造甚麼寒蟬效應?哪裡有可能動搖老百姓的身家安全?誠若如此,台灣人以後也別再說甚麼台灣可貴的民主經驗了,也別再對大陸的集權統治指點江山了。

近年來台灣的民粹熱潮以及國會(甚至各級議會)之失能敗德為社會和下一代帶來的惡果與苦果已經完全現形,人們甚至已經高舉起無限度直接民主的大纛。乃至於有「中華民國的國會議事規則有禁止人民質詢官員嗎?」的糊塗話!這正是惡質的共業,應該不只是一場與大財團壟斷媒體的抗爭失陷,也可能是另一次原本有機會帶給全社會感動的學生集結失了焦,更可能的悲哀後果是全民的法政智商嚴重倒退到前現代時期──當公民只相信無線上綱的直接民主之際,民主所欲建立、所賴以維持的程序正義已經死了,民主的認知、教養和精神也已經死了。

逞一時之快,究竟是年輕人搞抗爭運動的本錢,還是負債?我看每一代人都算不過來。

──────────────────

草民錄:我昨天加你為朋友不是讓你隨意來貼文的。我那兒的規矩是,只有我自己能貼文。朋友有文章要我轉,我看看文章可以轉,就會幫忙轉。擅自來貼文,就會刪掉。各人家裡自有規矩,希望彼此尊重。

你若執意要貼,請轉給我,我一般也不會挑選只跟自己意見一致的文字張貼。如果這一點信不過,也就不必跟我稱為臉友了。

意見相左甚至相罵,我也歡迎,不過我提醒你們注意一點:不是只有在表面上呵護支持讚賞你們的「大人」才算進步份子,你們在這樣青春的年紀最好不要養成黨同伐異的壞習慣。我諄諄之言,聽否但憑緣法。

最後,請仔細思索一件事:把我打成「擁馬名嘴」(按:這一段『草民錄』後來作了修改),這要不就表示你(以及也這樣想的其他人)很瞎,要不就表示你(以及也這樣想的其他人)居心壞───的確就是跟著那些不長進的政客學糊了腦袋!

寶寶的第一個朋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年代新聞追追追 (兩人權公約的真相)


以下論述引用自朱學恆的facebook;


每天都說謊,不累嗎?廢死聯盟可惡的地方就是在於都用謊言欺騙大眾。

廢死聯盟又在騙,把受刑人在監獄作醬油豆乾就說台灣人沒有花錢養這些人了:

http://www.taedp.org.tw/story/2401

⋯⋯ 「或許你會進一步的說,為什麼我們要花錢養這些壞人?但是事實卻是,在監獄中的受刑人,他們必須勞動以負擔膳食費用,他們勞動所得的二分之一會進入犯罪被害者保護基金中,他們是可以有所貢獻的。」

真相是什麼?

真像是聯合報2012年11月26號的報導:

http://udn.com/NEWS/NATIONAL/NAT5/7524298.shtml

「【記者洪哲政/台北報導】
法務部矯正署上午在立法院司法法制委員會報告,民國102年度監所產品的營運計畫目標,要創造8億1614萬餘元產額,需要受刑人或收容人生產多少產品來累積?法務部提出數據表示,這需要以數億計的各項產品累計,醬油要生產出77萬4766公斤。但看似高額的收入,扣除成本與受刑人飲食補助與沐浴衛生的燃料費,業務總收支相抵,今年度基金還虧了1億餘元。」

林欣怡騙你說什麼,在監獄做豆乾醬油也對社會有貢獻,不用人民納稅養他們,但實際上光監所作業基金就虧了一億多。(還不包含監所人事、硬體成本)

你說大家是不是納稅養這些人?而且她更不敢提的是死刑犯根本不參與監獄作業!所以他們根本毫無任何產出!


------------------------------------------------------------------------





針對廢死聯盟執行長 林欣怡 "弱勢為難弱勢" 一文的回應,以下論述引用自朱學恆的facebook;



廢死聯盟到底要不要臉啊?

http://www.taedp.org.tw/story/2400

林欣怡,你有像是方小弟弟的爸爸一樣打零工身上只剩兩百塊辦喪事都沒有錢嗎?

⋯⋯ 是你們這些人吃飽喝足,自命清高、遊說司法、影響官員、挾洋自重、欺騙國人,導致一個人渣殺了一個弱勢家庭的小孩,還好意思說弱勢為難弱勢?

你們廢死聯盟那個不是大律師,那個不是衣食無虞,隨時辦公室要搬家就可以搬家,要出版就可以拿國外贊助,上次不還有一個塑化劑小開是你們成員嗎?

就是你們這些每個人都是社會強勢的團體到處搗亂、四處放火,導致台灣殺一兩個人都不會被判死刑,判了死刑也不會執行,現在方小弟弟的爸爸被奪去愛兒,你們這些吃飽喝足的既得利益者就出來對這些受害者說教佔便宜了!

用強勢欺凌弱勢,壓迫政府不依法行政,台灣現在的狀況不就是你們這些人造成的嗎?

你發的這篇文在洋洋灑灑的一千零一十四字中,提到那位無辜受害男童的字數僅有兩句共三十八字:「發生了台南男童割喉案......而受害的小弟弟從媒體的報導看來,也是屬於社會弱勢的一方。」

廢死聯盟這篇文章提及真正受害者的部分僅佔3.7%,其餘都是在替預謀殺害兒童的人渣和廢死聯盟自己辯護,你還好意思說什麼弱勢為難弱勢?

是你們為難一個被預謀殺害的兒童和一位痛失愛子沒錢辦喪事的爸爸啊!

可不可恥啊你們!


------------------------------------------------------------------



馬的! 廢死聯盟的推諉卸責、滿口謊言,讓我想到媒體上那些 "代抽塔羅牌" 占卜算命的棍子!
掌握國家資源的盡是些自私冷血、滿口謊言的王八蛋們,社會不亂才怪。

以下論述引用自朱學恆的facebook;

http://www.appledaily.com.tw/appledaily/article/headline/20121203/34681508/

「不過,廢死聯盟成員、輔仁大學法律系教授吳志光說,曾文欽有反社會人格,加上有家庭離異、工作、教育等問題,種種因素都是長期造成,絕非曾男上網查詢後認為殺一、兩人不會判死刑,就因此殺人那麼簡單。吳強調,廢除死刑是種價值取捨,對於兇殘的被告,可採教育矯正、終身監禁、不得假釋等,來取代死刑。 」

不然加上一條給他在監獄打電動打到⋯⋯死讓他出其不意好不好啊?

廢死聯盟最可惡的就是每次都用騙的!

當事人說他上網查了資料然後去殺人:廢死聯盟可以代替他說不是這樣。

現行台灣法律明明沒有終身監禁不得假釋,廢死聯盟還是可以騙你說用這個可以取代死刑。

當事人說如果關不夠久出來還會殺人:廢死聯盟會說可以用教育矯正,但他不會告訴你有多少殺人犯出獄再犯。

最後還是老招說社會都要負責任,媽的那些家庭離異、長期失業、中途輟學卻還是好好做人的社會成員怎麼不見你鼓勵支持?老是支持吃人肉、殺小孩的這些人渣?

寶寶的第一個朋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慈濟」年盈餘一億三千萬還嫌少,要求要達成盈餘三億的目標,這叫做「慈善救濟事業」嗎 ?

這根本就是營利事業,而且是暴利事業。

作公益?

每年收了多少捐款?花費其中多少在作公益?

一個「靜思堂」花掉多少錢? 上面金屬的飛天浮雕花掉了多少錢?那個叫做「公益」嗎?

(張開基)


-------------------------------------------------------

 

地方:不合理 醫院:免稅盈餘做公益

中央研擬宗教醫院免房屋稅政策,新北市稅捐處長黃育民表示,房屋稅是地方稅,中央未告知地方,就突然擴大免徵對象,「很奇怪」。花蓮縣政府也表示不合理。

慈濟新店分院、恩主公兩家醫院,每年合計繳納約兩千五百萬元房屋稅給新北市,多年來都為房屋稅問題與市府爭訟,要求比照天主教、基督教醫院免房屋稅。慈濟台北分院自二○○七年至今,房屋稅爭議約一億三千萬元;恩主公自二○○三年起,約三千萬元。

黃育民說,目前各宗教醫院都是健保醫院,收費未較低廉,中央應一律課徵房屋稅;若醫院從事慈善救濟事業,再由政府補貼。

佛教慈濟醫院台北分院院長趙有誠說,慈濟醫院全台六家分院,編列不少社福經費投入地方公益活動,占醫院盈餘比率比許多公立醫院還高;中央願意齊一標準,讓所有宗教醫院均免繳房屋稅是件好事,可解決爭議,也讓醫院能有更多經費投入地方社福公益。

三峽恩主公醫院總務課長陳盈達表示,如能省下房屋稅,可將更多盈餘用在興辦附設醫院,或到偏遠山區義診。

花蓮縣政府地方稅務局局長林全祿說,慈濟成立醫院,已享有很多中央政府給予的優惠和照顧,如今又要減免地方縣市政府可以收繳的房屋稅,非常不合理,「也絕對不可以溯及既往」。

林全祿表示,慈濟醫院在花蓮每年繳給縣府七、八百萬元,慈濟醫院當年依法申請成立,就該依法繳稅,才能符合公平正義,繳稅也才是回饋地方的責任和態度。

慈濟基金會發言人何日生說,有統一標準是很好的事,既然有醫院享受免稅,慈濟醫院就應該要名列其中,很高興行政機關能夠理解。

【2012/11/30 聯合報

寶寶的第一個朋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