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30420 (3)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廢死」的混蛋,真的關心死囚的心願嗎?

 

又要惡意的違反社會普遍公認的公理正義原則,漠視被害人的痛苦與權益,居然,更漠視「死刑定讞」者的心聲;

 

 

看看有多少死囚,其實與其這樣不知死活的長期(不是七、八天,是七、八年啊)的心理煎熬,早就一心只求速死,有些因為宗教因素,希望早死早超生,有些有些悔意願意一死以贖罪,這些「廢死」的混蛋,竟然自作主張的強迫這些不想活的死囚「非活不可」!

 

 

這些只憑自己個人嚴重偏執觀念;非要一意孤行的混蛋對整個社會的負面影響和破壞,根本比一些殺人犯、強暴犯更嚴重。

 

 

請好好看看新聞中,這些「死囚」一心求死的決心和行為,要讓那些奉公守法的監所管理人員花多大的心力才能處理?要擔多少心才能免得這些死囚這樣胡鬧?社會又要花多少成本才能供養這些死囚七、八年?

 

 

讓我們一起挺身而出,振臂高呼,呼籲所有有志一同的社會人士,一起嚴厲的譴責這些「廢死團體」的偏執混蛋,積極用任何方式抵制他們的任何行動!

 



曾吞筷尋短 張胞輝求死8年如願

 

 

殺了三人的張胞輝八年前就被判死刑定讞,但法務部長年未執行,他一心求死,先後吞筷子、乾電池都獲救,每天睡前得服藥,昨天終如他所願伏法。

 

張胞輝(四十一歲,台東人)在花蓮看守所羈押七年多,得知要執行死刑,情緒平靜,只在最後離開看守所時,向輔導老師握手告別,簡單說了一句「謝謝」。

他在大批警力戒護下,自行步上警備車被載到花蓮監獄,十五分鐘後,花蓮高分檢檢察官崔紀鎮進入監所,開庭核對身分;監所準備海帶、滷蛋、豆干,還倒了一杯高粱酒,他每道菜都吃,但都留一點,喝了半瓶酒後就走上刑場。

晚間六時四十七分,花蓮監獄傳出二聲槍響。監所人員表示,張胞輝臨刑相當沉靜,並無腿軟、發抖等現象。遺體送往花蓮殯儀館,家屬表示今天到花蓮處理。

張胞輝民國九十一年底吸食強力膠後,以鐵條擊殺陳姓女友頭部致死,埋屍公墓;隔年二月潛入鄰居榮民及其同居女友住處偷竊不成,持鐵棒菜刀殺害兩人、縱火焚屍;火災發生時,他還在現場偽稱目擊者接受記者訪問;事後盜領存款時被錄下影像。

 

九十四年張胞輝被判處死刑定讞,他在入獄第三天,將一雙筷子折成六截共十二段吞進肚子,幾個小時後因腹痛難忍求救,台東看守所人員發現,緊急送醫救回一命。

-

張胞輝後來被移到花蓮看守所,九十六年三月他邊喝水、邊吞乾電池,共吞了十三顆三號電池,其中一顆卡在胃內,另外十二顆在小腸、大腸間的黏膜處,緊急開刀救回一命。

長期在監所宣揚佛法的志工李志宏觀察張胞輝說,張的內心世界很沉默、難捉摸,也很少笑。

 

 

 

 

臨死不甘心 陳瑞欽遺體沒人認領

 

 
 
【聯合報╱地方中心記者/連線報導】
   
   
 
 

「殺人魔」陳瑞欽昨晚在台中監獄刑場槍決前,檢察官要他「放下一切,不要再有罣礙,勇於面對司法」,由法警注射兩劑麻藥才昏迷,朝他心臟開一槍伏法。

 

陳瑞欽(六十四歲)為詐領保險金,連續殺害兩任妻子、三名兒子;昨晚遺體無人出面認領,暫送台中市立殯儀館冰存。

 

陳前後詐領保險金一千八百多萬元,一直逍遙法外。直到十年前,陳迷昏陳姓女保險業務員,性侵劫財後,再以石頭重擊死者後腦推入山崖。檢警循線查出陳瑞欽涉案,偵查中他自首殺害妻兒,從一審到更五審,先後七次判決死刑。

 

台中高分檢檢察官劉家芳昨天傍晚到台中監獄提人,陳神情淡定由法警押到刑場,但表示「我曾聲請再審皆被駁回,心有不甘」。劉家芳以佛法開導他,陳才放下心中怨恨,甘心伏法。

 

行刑前,法警為陳瑞欽準備豆干、雞腿、滷蛋、白飯,也準備高粱酒、香菸,但陳瑞欽未動筷,也未喝酒、抽菸,臨刑前未交代遺言。

 

以往死刑犯打一劑麻醉藥即昏迷,但陳瑞欽過了六、七分鐘神智依然清醒,在場人員認為他的身體強壯,又補打第二劑,陳才昏迷不醒,由法警朝著他的後背,對準心臟部位開一槍伏法。劉家芳為陳默念「往生咒」,要他好好走。

 

「報應太慢了!」陳瑞欽第三任前妻在嘉義市開服飾店,不願再提傷痛往事,她批政府執行槍決拖太久了,「遲來的正義不是正義」。

 

她說,兒子十年前遭前夫殺害,她好不容易走出傷痛,看著女兒結婚生子,她開服飾店又當阿嬤,「我不願再提傷痛往事,有客人上門跟我提這件事,我就請客人走」。

 

 

看到電視台記者拿攝影機,她激動揮手驅趕,拉下鐵門,不做生意。

 

-----------------------------------------------------

如果你願意為這個社會盡一點力,讓這個社會的公理正義不

再被這樣個人偏執狂所恣意踐踏,

請努力的轉貼出去,讓更多的人知道「死囚」的真正心聲,

知道這些「廢死」的混蛋是怎樣在一意孤行?

 

 

 

 

===================================================================================================

 

 

我的三弟、弟媳和醉嫂的二個舅舅都是終生從事「獄政」工作的人員;

他們都當過基層管理員、教誨師、戒護課長、教化課長!是一直長期與各種形形色色受刑人面對面直接接觸的第一線人員。

我經常會跟他們談論探討「監獄中的教化」功能到底有多大成效?

答案非常一致;真正能夠矯正偏差觀念,或者真正悔悟而洗心革面的,都是「過失犯」或者因為年輕氣盛一時衝動犯案的。

對於一些罪行重大的或者累犯,幾乎完全沒有任何效用,這些惡性重大的犯人或累犯,出獄後再犯的機率高到八、九成,而且,其中有些還是明明犯法卻僥倖沒有被查獲而已。

而「煙毒犯」出獄之後的再犯率更是接近百分之九十九。

再看看,花這麼多社會資源去養這些死刑定讞的囚犯,有些根本是一心求死卻因為我們台灣「人治勝於法治」,竟然可以一拖七、八年不執刑。

而這些自認「沒有明天」的死囚,內心的煎熬是多麼痛苦?

那些惡性重大的死囚又是怎樣在各地監所中當老大,作威作福,欺壓其他輕刑犯,甚至連監所管理員都敢欺侮;

為了避免這些死囚自殘自殺,監所都會派一個脾氣比較好,比較戇厚,表現較佳的輕刑犯與他們同住,結果,這輕刑犯就變成了被使喚甚至欺凌的對象。

法務部說,六名死囚中,有人早已受不了等候死刑煎熬,「一心求死」。其中紀俊毅自從一百年被判死刑定讞後,曾經卅五次請求法務部儘速執行死刑。

另死囚張胞輝自收押後,曾三度自殺未遂,九十二年二月他在羈押期間吞食塑膠筷,並以筷子戳頭企圖自殺,九十四年死刑定讞後,他於九十五、九十六年又兩度吞十餘顆電池自殺未遂,且他在監所有高達八次不服管教破壞秩序的紀錄。


如果有囚犯自殺,監所管理人員不但要遭到家屬及社會大眾指責,還會被上司記過處分。

張胞輝後來被移到花蓮看守所,九十六年三月他邊喝水、邊吞乾電池,共吞了十三顆三號電池,其中一顆卡在胃內,另外十二顆在小腸、大腸間的黏膜處,緊急開刀救回一命。

這時,我三弟正是花蓮看守所的「戒護課長」,被張胞輝他這事搞得焦頭爛額,好幾天沒闔眼,深怕他會掛掉,最後雖然犯人沒死,結果我這三弟一樣也因為「管理疏失」的理由而受到牽連被處分。

這就是「養虎貽患」,法務部的大老只擔心被頂頭上司責怪,怕國際特赦組織GY,怕「廢死團體」抗議,所以遲遲不敢簽署執刑令,卻從來不關切台灣各地辛勤為公的監所人員的處境和難處,出了事反正記過處分的都是底下這些基層的小咖,反正「刑不上大夫」,跟這些高高在上的大頭是沒有關係的。

而那些「廢死團體」的混蛋,只關心死刑犯的人權和待遇,有沒有一點關心被害人、家屬和基層監所人員的心聲?

真的是自以為慈悲,其實是喪盡天良,為虎作倀,助紂為虐,根本反社會的敗類!

 

 

天地自然人網站/ 張開基

http://www.cwnp.net/forum.php?mod=viewthread&tid=4462

 

 

寶寶的第一個朋友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如何鍛鍊和提昇「心智能力」試例篇

 

 

 

這個標題有點怪怪的吧?

 

 

 

 

 

因為我一直想要分享「如何鍛鍊和提昇心智能力」的有效方法;但是,很難,因為每個人都有不同的資質,不同的生理、心理狀態,不同的生活閱歷,不同的觀念-----

 

 

 

 

 

我想了很久很久,最近去「處理一件大事」,不得不離開電腦時,趁等待的空間,我想到一個或許可以做為諸位參考的事例:

 

 

 

 

 

想要鍛鍊和提昇「心智能力」;最初級的基本功,就是:「認真」和「專注」!

 

 

 

 

 

所以,我們就從這最粗淺的部份入門;

 

 

 

 

 

「認真」和「專注」是每個人一生一定會經驗過和做過的,通常都是針對自己有興趣的事務,或者情勢所迫,不得不爾的(譬如各種重要考試),甚至是不得不面對的緊張情勢時;

 

 

 

 

 

不過,這些通常都是短時間內的,相信這也是人人都能做到的,但是,即便不能面面俱到的,事事都有相同程度的「認真」和「專注」,然而很重要的是;越是擴張到越多的事務,越長的時間,越是極力的「認真」和「專注」,也就對鍛鍊和提昇「心智能力」越有幫助;

 

 

 

 

 

我昨天PO了好多自己個人早期的「珠寶設計作品」,包括設計圖和成品,其實正是要用來輔助解說如何能更極力的「認真」和「專注」,從而可以鍛鍊和提昇「心智能力」。

 

 

 

 

 

大約民國八十一、二年開始,偶然的需要和興趣,我去學習「珠寶蠟雕製作」,開始走進了珠寶設計的領域;因為我雖然不是科班美術系畢業的,也從來沒有跟老師好好學過畫畫,但是,從小以來的興趣和長久的自我摸索訓練,至少讓我對於各種媒材的繪畫,還是有相當自信和功力的,所以,「珠寶設計繪圖」方面,我就沒去學,一樣是自己摸索,而且我也在一些珠寶相關雜誌上,看過別人的「珠寶設計圖」,我覺得那種典型或科班的制式表現方法,不是我喜歡的,我比較喜歡更加「擬真」的,最好就像在畫實品照片一樣,因為珠寶設計圖的目的,不是自己畫來自娛的,肯定是商業用途的,不論是畫出來給自己的老闆或者客戶看,這是一種預視,總要讓對方滿意點頭認可,才能動手實作,因為珠寶終究是高價甚至天價物品,不能輕率從事,否則損失必定慘重。

 

 

 

 

 

我沒有老闆,也沒有客戶,我只是喜歡「練功」,尤其是這種精密的工筆畫!所以,一開始的目的都是想要設計製作一些很別緻的珠寶飾品送給我最心愛的醉嫂配戴而已;沒有其他想法;

 

 

 

 

 

我也曾說過;我四年大學根本沒好好讀書,勉強混到一頂虛有其表的方帽子而已,但是,一共只猛K了一星期的制式參考書,竟然能以全班最高分考取「預官」,我就很確定自己是有著驚人的短期爆發力,只要我夠「認真」和「專注」,我就能做得到,但是,這樣還不夠,我希望能夠把這種「短期爆發力」盡力延長,這樣,日後我才能有更大的成就。

 

 

 

 

 

所以,服兵役時,在外島那樣真槍實彈,隨時提著腦袋行事的環境,我一樣「認真」和「專注」的勤練各種戰技,強迫自己磨練殺人放火的本事和冷血殘酷的心態,把體格鍛鍊成為相當的強健驃悍。

 

 

 

 

 

後來出國闖天下,訓練自己能夠當上大廚,燒得一手好菜,還能自己開店創業賺到一筆錢,在阿根廷僑界留下一段傳奇。

 

 

 

 

 

後來,在進入珠寶設計的領域時,有一整年的時間,我幾乎每天都在畫設計圖,不但要繪圖,還要挖空心思的構思創意,雖然我也曾經遇到「江郎才盡」的撞牆期的痛苦沮喪,不過,幸好,終究能夠突破,發現天地間處處都是創意的泉源,根本不愁沒有點子;

 

 

 

 

 

在國際珠寶創作界有個西班牙的著名設計師「卡拉耶.伊.卡拉耶」;他曾經慨歎地道:「我的生命不滿百年,但是,我腦中的創意,二百年也表達不完!」

 

 

 

 

 

對的!當我發覺天地間和生活周遭其實處處都是創意和靈感的泉源時,我也懂得他的真義,的確的;他說的「二百年」都還算保守了,事實上,靈感和創意根本是用不完的,而且隨時隨地都能俯拾即得-----

 

 

 

 

 

也因為這樣的「認真」和「專注」,那一年之中,我畫了接近或超過三百幅A4開數和B4開數大小的設計圖,然後,難免總會想要去和群雄「逐鹿中原」,試試自己的功力到底如何?

 

 

 

 

 

所以,我是以一個業餘興趣的設計者身份去參加國內外各種「珠寶設計比賽」,結果在大約兩年的時間裡,一共獲得42項大小獎項;

 

 

 

 

 

其中82年的「台灣區珠寶鐘錶設計比賽」中,總共有8個獎項,結果,我一個人就抱回5座獎座,只留了3座給其他參賽者分,頒獎典禮時,不但讓所有與會的人士嘖嘖稱奇,羨煞也恨煞那些得獎和沒得獎的職業級設計師;

 

 

 

 

 

因為沒有作品件數限制,所以,我一口氣從早就畫好的作品中挑了5張寄去參賽,結果全部得獎;

 

 

 

 

 

後來,遇到一個天然水晶的同行,他是台灣珠寶界的大老,聊起這件事,因為他曾經擔任過好幾屆的評審;他告訴我;他們是怎樣評審作品的過程;

 

 

 

 

 

他說:比賽交件截止之後,工作人員會把所有作品密封任何參賽者資料的部份,一一編號,然後評審日,大家到齊之後,協助的工作人員會一次在前面的大桌上上陳列出全部設計圖作品,評審每人手中會有二種圓形貼紙,大約一元硬幣大小,分紅綠二種,評審們認為自己覺得最好的就貼上紅色圓點,然後第一輪最後就先把紅色圓點貼紙數量較多的作品挑出來,如果總數超過給獎名額就計算點數,淘汰點數最少的,如果名額不足,第一輪挑剩的那些;就貼綠色圓點重新評選,最後也是第二輪計算點數決定得獎者來補足名額----

 

 

 

 

 

他那次是主審,但是,他從來沒有見我參賽過,也從來就沒見過我的設計圖,但是,他是事後很久之後才提起道:你的參賽作品在第一輪就已經是紅點最多的,根本不用再經過第二輪評選;後來,8件得獎作品的參賽者個人資料揭曉時,所有評審都大吃一驚,因為從來沒有發生過這麼離譜的事,一個參賽者能同時獲得2個獎都已經極少發生,結果你一個人拿走5個獎,評審有點傻眼,不知道會不會引發什麼意想不到的不良反應,本來甚至有人建議是不是可以抽掉2張,重新再評,但是,姓名都公布了,再評一定難得公正,我們最後商議了很久,因為原本評審時,都是密封個人資料的,大家看的是作品,不是看是誰設計的,已經是非常公正公平和公開的,只能以成果論英雄,所以,真的是破天荒的在歷年以來所有比賽中,你是第一個一口氣獲得超過一半獎項的,我相信以後應該也不會再有這種事了。

 

 

 

 

 

看到這裡;你覺得驚訝,是可以想見的;但是,如果覺得我很幸運,可能就不是很正確了;

 

 

 

 

 

因為,這個成績絕對不是憑空得來的,又不是買樂透,全憑機運?

 

 

 

 

 

請先看看這個網址的第一張設計圖「很久很久以前」;

 

 

 

 

 

http://www.cwnp.net/forum.php?mod=viewthread&tid=4443&page=1#pid38060

 

 

 

這就是當年我5張獲獎設計圖其中的一件;

 

 

 

 

 

我在畫這張圖時,那時還在台北工作,和醉嫂的辦公桌是面對面的;我花了一晚加一早上從構思到草圖到正式繪畫在粉彩紙上,最後畫好了,我拿給醉嫂看看結果,她先點頭說:很好啊,創意和表現都好!

 

 

 

 

 

但是,她把畫紙拿遠一點瞇著眼睛又看了看,輕輕縐了一下眉頭道:就是和紙張的比例,感覺作品大了一點點,如果能縮小一點點應該會更逼真;不過應該沒差啦!

 

 

 

 

 

我拿回圖,也拿遠端詳一下,嗯,醉嫂說的很持平也很有道理!

 

 

 

 

 

我立刻抽出另一張同色空白的粉彩紙,又重新開始畫----

 

 

 

 

 

醉嫂詫異的問道:你幹嘛?

 

 

 

 

 

我:重畫啊!

 

 

 

 

 

醉嫂輕輕搖搖頭慨歎地道:你真的是無可救藥的完美主義,任何人只要有你一半的毅力,做任何事都容易成功的!

 

 

 

 

 

聽醉嫂這樣說;我很高興很受用嗎?

 

 

 

 

 

一點也不!因為這是我一向的做事態度,如果我能夠做到自己要求的一百分,就絕對不容許只做到九十九分就馬馬虎虎的說「可以了!」,所以經常把最後一根稻草壓在身上的一定是我自己!

 

 

 

 

 

既然,我決定要拿去參加比賽,我就會「認真」和「專注」的全力以赴,我絕對會完成出自己最滿意的成果時,我才會拿出去,因為我參加任何比賽都是「志在必得」,所以,如果連我自己都不滿意,我怎能期望評審會滿意呢?

 

 

 

 

 

但是,如果我自己盡了全力,還是不能獲得評審的青睞,因此敗北的話,雖然多少有點失望,但是,至少我可以坦然的告訴自己;我已經使出渾身解數,不能獲勝是技不如人,沒什麼好遺憾的!

 

 

 

 

 

也請看看同一個網址主題的第二張和最後一張,看看那些鑽石;很多設計師畫鑽石都只畫一個白點或者頂多線條表達,我絕對不允許自己這樣,我一定是畫出鑽石的光芒細節,一絲不苟,擬真呈現,即使是最小粒的鑽石也一樣,還有金屬反光表現也是盡量像照片一樣逼真。

 

 

 

 

 

後來第二年,至少有將近350天,我開始坐在「金工」專業工作桌前,正式實作珠寶成品,我要求自己這一年中要完成1000件作品,所以除了吃飯睡覺,和送蠟雕去灌注為各種金銀貴金屬,再取回來打磨、鑲嵌寶石,或者拿去電鍍等等工作,其他任何一丁點時間;都是埋頭在拿火槍燒焊,通常吃完飯後,筷子往桌上一擺,人已經坐回工作桌前,一直工作到眼睛快要睜不開時才會去睡覺────

 

 

 

 

 

曾經只是為了焊接一隻燕子的一隻腳爪,從早上9點一直焊到晚上10點,才終於焊接成功,左腳單單踩鼓風皮囊就不知道踩了幾萬下?

 

 

 

最後,我做到了,一年之中,我孜孜不倦,廢寢忘食的真的製作了1000件珠寶成品!

 

 

 

 

 

那兩年內,我前後一共獲得國內外42個大小獎項;其中很多都是大獎,以前沒有人在這麼短時間內能得到這麼多獎過,以後嘛,我想應該也沒有了!

 

 

 

 

 

如果是獲得國際賽的獎項是很棒的,如果在國外頒獎,主辦單位不但會負擔機票、食宿,還會發一筆「零用錢」,趁機玩玩。

 

 

 

 

 

我也喜歡獲得「世界黃金協會」的獎牌,因為上面有一大塊標誌是「純金」的,我家裡已經有十幾塊了,實際數量忘了,因為我從來不在牆上掛任何一種獎牌獎狀的,沒什麼好現的啊?我又不是愛現才參加比賽的啊,何況42個獎,統統掛起來,這個家還像話嗎?

 

 

 

 

 

我還得過一個「評審團超級至尊獎」,就是冠軍中的冠軍,是所有評審全數通過當年最好的作品,一樣是上面有「純金標誌」的。

 

 

 

 

 

以上,我只是要告訴大家;我個人怎樣鍛鍊「認真」和「專注」的,但是,我不是要大家去學做珠寶設計!我是想告訴大家;真正的想鍛鍊提昇「心智能力」,做任何事都要全力以赴的「認真」和「專注」;不論別人認為你有幾分都沒關係,你一定要要求自己做到自己認為的一百分!

 

 

 

 

 

如果只做到99或98分,那就不能說自己盡力了,不能說自己已經做到「認真」和「專注」了;

 

 

 

 

 

當你能訓練自己有這種基本功,你才能有資格和能力進一步訓練「集中意志力」和「操控「意志力」,再進步到「集束意念」和「有效的操控意念」,最後才能操控「心智能力」。

 

 

 

 

 

本網站有不少網友是習武的高手或氣功高手,我相信應該會同意我的見解的;因為「認真」和「專注」絕對是必要的,而且不論在做任何事,練習任何項目時;「認真」和「專注」都是必要的基本功,而結果都是殊途同歸的。

 

 

 

 

 

先寫到這裡,有想到其他再補充!

 

 

 

天地自然人網站/ 張開基

http://www.cwnp.net/forum.php?mod=viewthread&tid=4455&extra=&page=1

 

 

 

 

=======================================================================

 

 

其實,不是我很愛現,或者我刻意的想要創造個人的人生紀錄;

我一生經歷了很多奇奇怪怪的事,但是,有些都不是我刻意想要有什麼目的;

譬如我大學雖然讀的是中文系,但是,我是古典文學組,日後的工作應該是述而不作,專門從事中國文學的學術研究而已,我從小到大,從來沒有立志或者想要當作家,尤其是職業作家,結果被生活所逼,不知不覺就走上這條路,而且一走三十多年,竟然莫名其妙的就寫了一百多本書。

我大學四年,也不是為了能夠變成小說人物才去談戀愛,一樣是情勢所逼,結果整整四年大學沒有好好讀書,倒是經歷了一個轟轟烈烈,可歌可泣的戀愛故事,竟然會變成名家筆下膾炙人口的小說,拍成賣座的電影,由當紅的男女明星主演。

「一杯甘蔗汁」的傳奇,那更絕對不是我想要的,我自己是當事人,不會感動的,身在其中的當下,只是感到非常的落魄、卑微和羞辱而已。

去阿根廷闖天下,也留下了一個「小張」或「醉臥阿根廷」的創業傳奇。

做珠寶設計,也是創下一些紀錄----

研究靈魂學,是為了探究「人類生命的真義」!然後,終於完成「廣義靈魂學」。

這些這些「紀錄」都不是刻意先有動機才去做的,而是,凡事我都是「認真專注」和「全力以赴」;

所以,戀愛,我全心全意的去愛,毫無保留的付出,不求任何回報。

背書考試,盡量背到一字不差。

做珠寶設計、做UFO研究、恐龍研究、靈魂學研究----甚至在家裡做家常菜給家人吃;或者現在每天超過10小時在這個網站上,發文或回覆網友提問,我統統「認真專注」,全力以赴的。

其實為了避免大家擔心,我沒透露;為了
治療頭痛宿疾,我這幾天才剛剛做完「腦部手術」回來,頭上還有幾個洞貼著紗布,又迫不及待的回到網站來。

所以,我也不敢有外遇,因為連醉嫂都知道我的個性;如果我一旦有「外遇」,肯定也是非常「認真專注」的,那麻煩就大了!

 

 

寶寶的第一個朋友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幾乎全世界所有人類都是「社會人」;而人類的社會是地球所有「群聚社會型」物種中,最複雜最多元化的,然後又普遍施行「私有財產制」,不是共產制,因此,一個普世皆準的;加上一個因地制宜的「混合式遊戲規則」是確保社會安定,使所有社會成員得以安居樂業,正常發展進化的絕對必要準則。

凡是任何違反這個遊戲規則的成員,視情節輕重予以暫時隔離囚禁、矯正,甚至嚴重的,有再犯之虞的,應該予以永久與社會隔離,不論方式為何,這個不是報復或懲罰,而是保障其他絕大多數遵守遊戲規則者不受侵犯的一種手段而已⋯⋯;真正目的並非古代「以牙還牙,以眼還眼」的對等報復觀念。

因此對於違反社會正常遊戲規則,情節重大者,確實有必要使其「永久與社會隔離」,因此,一種是終生監禁,不得假釋,一種是執行死刑。

但是,「終生監禁,不得假釋」絕對不是好辦法,在觀念上也不正確,因為,除了對被害人的不能給予正義補償,反而還要浪費大量社會資源去供養、監視等等,而目的為何?不還是為了使其「永久與社會隔離」?

也因此,讓一個犯人被整個社會花費極高成本養在監獄中,其個人對社會既無貢獻,對其本身也無任何益處及希望,幾十年後自然老死和當下執行死刑,其意義並無二致。

所以,宏觀的來看人類社會在維護社會安定的作為方面,在維護並貫徹遊戲規則方面,就如同在足球場上;一旦犯規嚴重或次數過多,被判定紅牌時,就一定會被逐出比賽場外,不得繼續在場「遊戲參賽」;同樣的,在真實的社會中,死刑一旦定讞,同樣必須儘速執刑。

而且,人類社會,「死刑」是絕對不宜廢除的!

宣揚「廢死」是毫無社會價值觀,偏陝的濫慈悲心態作祟,同樣是一種嚴重的反社會人格使然!

關於「死刑」如果有冤獄誤判情形,那雖然未必絕對不可能,譬如「江國慶」案,但是,那只是極罕見的特例,以特例對抗通則,是根本因噎廢食,倒行逆施的謬論;

錯殺一個,固然不對,但是,為了避免錯殺一個,就投鼠忌器的放過一百個,一千個,那絕對是最大的邪說謬論;

為了這個社會絕大多數成員的自由安全能有遊戲規則保護;錯殺一個的悲劇,社會尚可忍痛承受,但是,因此放過一百個一千個,從而敗壞正當的遊戲規則,使得全體社會成員因此失去基本保障,必須惶惶不可終日的過日子,那絕對是整個人類社會所無法承擔的!

所以,所有法律中都必須保存「死刑」制度!

那些「廢死」團體和「國際特赦組織」可以瓦解撤銷,毫無存在意義!
 
 

 

 

 

寶寶的第一個朋友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