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307 (25)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沒有一個國家應該讓一個母親變成彈道鑑識的專家,

也沒有一個國家應該讓一個人的舅舅,變成目睹整個解剖過程的旁觀者,

更沒有一個國家讓一個人的姐姐變成隻身對抗國防部的唯一代言人。

(朱學恆)

http://www.youtube.com/watch?feature=player_detailpage&v=7-3qrLcoZak&t=450

 

 

寶寶的第一個朋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洪仲丘事件的主要共犯之一,542旅副旅長何江忠,2011年在大東引當副指揮官時已惡名昭彰,小兵被逼到求助黃媽媽。

且聽軍中人權協會黃媽媽的處理過程,看看大東引指揮官莫又銘與司令部前政戰主任如何官官相衛。

http://youtu.be/qJ5z6UubZY4?t=7m5s

寶寶的第一個朋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張泰昌中尉憲兵官下部隊報到兩天,盡責巡視營區,看到排長劉畢強與士官廖海文,還有一些士官兵,一起喝酒打牌。

把所目睹的情形報告營長,營長卻在晚餐當著全營官兵說張泰昌看到你們喝酒打牌。

放假收假回到營隊2天,部隊宣稱張泰昌在靶場舉槍自殺,民間法醫楊日松勘驗後說:張泰昌死於他殺,非自殺。

 

第一段

http://youtu.be/TheAd3b5FRw?t=4m25s

 

第二段 

http://youtu.be/azRFXNedGoU?t=14s

 

 

寶寶的第一個朋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事發後,一、二十年以來,媽媽一直在山裡找尋兒子。

90歲的老父現在還在哭泣,

老父、老母與兩位妹妹,一直在夢中看見馮偉仁沒有頭,回不了家。


第一段
http://www.youtube.com/watch?v=o2Klw477GtA

第二段
http://www.youtube.com/watch?v=a_xTcGPtMbo

 

寶寶的第一個朋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遭菲律賓公務船射殺的洪石成大女兒洪慈綪今天到台中,為陸軍下士洪仲丘的姊姊洪慈庸加油打氣,2人並溫暖相擁。
┌──────────┐ღ┌─────────────────┐
> 讚一下 分享愛<=>洪慈庸 我們挺你!挺仲丘!<
└──────────┘ღ└─────────────────┘
陸軍下士洪仲丘枉死後,洪慈庸站在第一線為弟弟伸張正義、討公道,有條有理的發言,令人不禁聯想到在「廣大興28號」案身亡的漁民洪石成的長女洪慈綪,兩個洪家大姊的發言及表現都人刮目相看。

洪慈綪今天特別到洪仲丘家致哀,並給洪慈庸加油打氣。同是被害人家屬,洪慈綪表示,她心疼洪慈庸,一直想來卻又怕模糊焦點。

洪慈綪也覺得洪慈庸做得比自己好,因為自己家裡還有兄弟姐妹可以商量,但洪慈庸一個人既要照顧父母,又要幫弟弟找真相,實在很辛苦。


「要加油」、「這條路我們也走過」,洪慈綪說,一定要繼續堅持到底,雖然時間久了會有些負面消息出來,但家屬一定要堅持,因為「我們沒有做錯」,雖然真相不是1、2天可以得到,只要堅持就沒錯。

洪慈綪鼓勵洪慈庸,並稱讚「她真的很勇敢」,有全台灣的老百姓支持,被害人家屬的冤屈才能得到伸張,雖然過程中,「壓力很大」,但後半段才是重點。她在精神上全力支持洪仲丘家,講到激動處,洪慈綪也紅了眼眶。

對於洪慈綪的造訪及鼓勵,洪慈庸則一如往常的冷靜,直說謝謝。

 

 

寶寶的第一個朋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12年前,我的感受與看法就是這樣;12年後,部隊還是這樣。

現在沒有戰爭,但將官卻是踩著流屍成河的阿兵哥來爬上高位的!

 

 

劉烜揚:

我們這個連很特殊,我不覺得我在這個連當完兵之後,出來是個男人。

我覺得我們看盡更多長官整個軍中醜陋的地方,在這個連是可以看得很清楚。

今天又發生了這個事情,不是讓他們更黑嗎?

 

所以我整個當完兵的感覺就是,乾脆不要有國軍好了。

我們每年花那麼多錢在你們身上,你們卻只會搞出人命,搞的人命還是自己人的人命,不是敵人的人命,會讓人非常的感慨。

http://youtu.be/1WOZrQUNh7Q?t=25m35s

 

 

 

寶寶的第一個朋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見我思-好人變輸家

 



  • 2013-07-19 01:48

  • 中國時報

  • 【吳典蓉】


     也許,軍方應該看一看美國心理學家菲律普金巴多的名著《路西法效應》(The Lucifer Effect),這本書告訴我們,要把一個陽光的年輕人變成惡魔,只要六天就夠了;悲哀的是,釀成陸軍下士洪仲丘枉死悲劇的軍中惡習,當然比六天還要漫長得多。


 


     金巴多設計了一場非常逼真的「模擬監獄」(俗稱史丹佛監獄),受試者都是大學生,隨機被分派扮演「獄卒」、「犯人」兩個角色,扮演犯人的未必凶殘,扮演獄卒的也未必濫權,他們的角色是可以互換的;一言以蔽之,金巴多想要觀察的是,這些同質性很高的年輕人,是否只因扮演角色的不同,人格也跟著轉變。


 


     這個實驗背後有個頗為冷酷的動機,「若是將好人放進邪惡情境中,看看誰才是最後的贏家。」結果很快就浮現,這些臨時抽中籤的「假獄卒」,很快就變成穿制服的惡棍,樂於淩虐、羞辱「假犯人」,原定兩周的史丹福監獄實驗,不得不在六天內結束,因為「假犯人」已瀕臨崩潰邊緣。


 


     坦白說,我原來認為,史丹福監獄應該比真實的監獄更惡劣,畢竟,現實的監獄或禁閉室,即使嚴苛,仍有規範可循;相對的,金巴多的監獄雖然不允許體罰,但是他和假獄囚共謀,想要在假監獄中營造挫折感、甚至恐懼,在這樣晦暗不明的氣氛下,由善淪落為惡,確實只是一線之隔。


 


     我認為,金巴多教授之所以如此設計,在於他的反體制傾向,他壓根不信任任何監管體制,但對於我這樣不太反體制的人而言,只要有完整的制度設計,罪與罰仍是人類社會不得不接受的現實;但是,經過洪仲丘悲劇後,我不得不接受金巴多的結論,我們的軍隊可說是史丹佛實驗的完整版,要不是整個體系都出問題,毫無內控機制,陸軍怎可能任由一名上士上下其手,就讓原本不該受罰的洪仲丘走上死亡之路。


 


     一九七○年代的史丹福監獄,之所以在當代舉世聞名,就在於它預言了三十年後的美軍虐待囚犯事件,做為社會心理學家,金巴多傾向認定這是系統之惡,他認為上至美國總統、國防部長都該為虐囚案負責。雖然如此,金巴多仍然為人性的救贖保留一絲希望,他發現即使在橫逆的監獄實驗中,仍有極少數人保留了人格的完整,他稱之為平凡英雄。根據這些典範,金巴多建立了抗拒有害影響、成為平凡英雄的十個步驟,其中一項基本的原則特別值得我們反省,「不容許責任被轉嫁」,「當你今天在做一件不對的事情時,想像一下你未來站在法庭上受審的情景。」


 


     諷刺的是,洪仲丘所為是十項原則中最難的,「反對不公正的系統」,他正是金巴多心目中的平凡英雄,最後卻為了實踐英雄的原則喪命,我們的軍隊體制墮落至此,好人必然成為輸家。


 

 

 

寶寶的第一個朋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或許您可以認為菜鳥排長個人的抗壓性低,但部隊已經從根腐爛,絕對是不爭的事實!


=====================================================================


我在軍中被黑的日子:陳以人犯上 逼瘋少尉排長

2013年07月21日
蘋果日報


受害人:白排長(少尉)

軍種:陸軍六軍團542旅
現況:三總北投分院治療中



軍隊中士官的官威會比少尉排長大,這可不是玩笑話,這次洪仲丘出事的六軍團542旅士官長陳以人就是活例,我當兵時的一位少尉軍官排長,就被陳以人用三字經幹譙,後來排長調到別單位,業務壓力大又被營長飆罵,整個人上下交相煎就被逼瘋了,後來我們去專收治精神障礙的三總北投分院去看他,幾乎都認不出他來了。


常發酒瘋找人出氣

我是去年退伍的義務役,當兵時就在542旅,我們的排長姓白,是專業軍官班出來的,前年10月,他24歲時下部隊,在542旅戰3營擔任行政排少尉排長,剛下部隊是個菜鳥排長,不過對底下的兵很好,但當時還是上士的陳以人根本沒把他放在眼裡,時常以下犯上。




有晚聽到軍官寢室出現爭執聲,隱約聽到陳以人大聲嚷嚷,「去你媽的!現在什麼時間?還在做仰臥起坐!」後來才知排長利用就寢前鍛鍊體能,引起上舖同僚不悅,陳以人酒後得知,怒氣沖沖前去罵排長,並作勢打人,排長不斷道歉才平息風波。



陳以人仗勢部隊長官信任,在部隊裡很吃得開,長期在部隊與其他士官一同飲酒,加上酒品不好,發酒瘋後常到軍官寢室找新進軍官出氣,平均每兩天就喝一次酒,白排長雖然官階比較高,但卻因此一直被他欺負,大家都覺得很誇張。




去年2月白排長受不了,請調542旅戰3營戰車連,今年2月改調戰3營營部後勤官,孰料業務繁重壓力更大,不時遭營長陳詩龍冷嘲熱諷,「操你媽的!」常掛嘴邊,甚至以他姓氏取笑,「你是不是白癡?不要以為你姓白,就可以耍白爛、白目!」


住院治療模樣憔悴

後來白排長任戰3營營部兵工官,但是他的心理已出現問題了,他求助陳詩龍,卻被陳詩龍當場轟出辦公室,最後去三總北投分院就診,診斷出「嚴重型憂鬱症」傾向。
我們幾個同梯的退伍後,前幾天去看他,幾乎快認不出他來了,他原本大學電子工程系畢業有美好的前途,卻投身軍旅,好好的一個年輕人被軍隊搞瘋了。

 

 

寶寶的第一個朋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關於靈魂,這是一個純淨、中立的真實經驗。


蔡學良母親的現身說法:

在夢中,蔡學良帶蔡姐去遊玩 ;蔡學良向母親最後的道別
http://www.youtube.com/watch?v=TS88n3CdP6Q



做錯事情就要認錯,我可以原諒你們沒關係,我孩子死了我可以承受下來
http://www.youtube.com/watch?v=OM4s267m7QM

 

 

 

蔡學良媽媽現身說法;

蔡學良附身媽媽友人身上用筆寫出他不是自殺的,多次在媽媽的夢境主動化境被轟的景象。
http://www.youtube.com/watch?v=RlXularsTrU


影片時間點:07:00

 

寶寶的第一個朋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台灣國軍部隊的特色:

1. 志願役把義務役當作奴才在使喚、當做畜牲在虐待。

2. 整個體系,從上到下交相賊,做盡骯髒違法勾當。

3. 沒有真相,沒有正義,沒有希望,只有腐爛腥臭。

 

試問,為什麼要強迫不願當兵的人民到軍中替志願役做假帳盜公款,不眠不休像太監一樣服侍這些軍頭黃帝,如不他意,就要被這些王八蛋玩弄,被惡整凌虐致死,被虐待致殘疾半條命?


可惡的是,從以前到現在,浮上檯面上所有的冤案,完全沒有真相!


為什麼,法律要規定當兵是男人的義務? 


早日落實完全募兵制,讓不想當兵的人民有免於恐懼的自由,有權利可以拒絕參與不見天日,欺下瞞上,宛如黑道組織的死亡遊戲。

 

 

 

國軍有專門做假證據的情報人員
http://www.youtube.com/watch?v=RlXularsTrU

 

職業軍人要求義務役作假帳核銷不實,義務役不從被迫舉發的現身說法 (影片時間點04:50)
http://www.youtube.com/watch?v=0H6Y7_OE7YU

 

寶寶的第一個朋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高大成:軍方掩蓋如黑社會

 

許常德15日上午8時許氣憤地在臉書po文,「如果還要把惡整當做是磨練,難怪范佐憲能在這個時代扮成軍人保護台灣

要不是國防部已孬成黑社會,難怪這麼黑的共犯結構至今沒人說句公道話。」(引號內之標點符號為記者所補)

他們說得非常貼切!

以我的親身經歷,確實是如此!

 

在部隊,你要講良心,你要講真相,你要講實話,這是笑話,也是自尋死路!

 

或許你無法體會我的遭遇與感受,或許你無法認同我的結論。但我必須奉勸,如果您有子女志願當職業軍人,請您務必提醒他,這是一個封閉的環境,有很多不見光的骯髒事,極可能會碰到,或許可能不會碰到,但務必要有心理準備要如何面對這些人事物。

 

我12年以前待的部隊,軍紀一樣問題重重,與洪仲丘的單位不相上下。

當我退伍時,我就認定90%的職業軍人都是敗類,如今看來,我的看法是正確的!

想看看,洪仲丘事件牽扯兩個旅,跨旅跨地區被搞死,269旅與542旅,而且是從下到上,士官、士官長、連長、副連長、輔導長、旅長、副旅長、參謀主任、政戰主任、科長、新竹國軍醫院人等。

搞死洪仲丘,動員之龐大,令人不寒而慄!

 

部隊讓我感到可怕的就是,外表明明看起來都很正常的人,為什麼到了這個封閉環境,心理都會跟著扭曲?

中國的面相學,應用到部隊,會非常失準的!

 

以下寫的點滴只是我軍旅生活的千分之一,算是很粗糙的概述。

在衛武營新訓後,下部隊的第一個單位我被學長看中,準備接支援營的參四,新來的營長是個心理變態,每天只讓我們睡3~4小時,動不動就禁假。動不動就對任何部屬淒厲的叫囂謾罵,但看到旅長會裝得像狗一樣搖著尾巴。

營士官長一樣是個心理變態的馬屁精,每天對義務役阿兵哥歇斯底里地罵五字經,出口幾乎都是髒話,滿是人身污辱,本身就是一部髒話字典。


有一次營長要營士官長要我們這些剛來的義務役外出吃小吃與喝酒,我準備接參四的快退伍的學長也去。

印象中人員共七個,營長、營輔導長、營士官長、我、學長、財務士、駕駛。只有我一個不喝酒,我被逼喝,但我真的無法喝酒。

我發現結帳時,營士官長用眼神示意營財務士把費用解決,當時我就明白這絕對是用不明款項來供長官喝花酒。

只有我一個人沒有喝酒,所以就叫我開車,我有駕照,但不代表我會開車,只好硬著頭皮開,一直被罵被嫌。開回營區大門口正對旅部大樓時,我不小心用大燈閃燈,營士官長又在雞八,小心旅長發現。

從往後的相處模式,我發覺,這次外出喝酒是營長不爽我的原因,也對我有戒心。

 

之後得知營長對上拍馬屁,常常晚上與旅長等主官出去飲酒作樂,極盡阿諛奉承,為的是什麼?

 

後來,我透過關係向陸軍總部反應營上的長官每天只讓我睡3~4個小時,我無法勝任這個工作,結果我就被調離營部到保修連去了。

保修連,共有四個士官長,一個整天都不見人影,一個是魔鬼士官長,一個是爛人士官長,一個是非常愛兵的士官長。

保修連的連長與魔鬼士官長,是心理變態,動不動就禁假。整天動不動就全連集合,只要是連長隨便一講就是1個小時以上。

 

 

 

在這個連上作息非常緊湊,是完全沒有休息時間的,完全都沒有。連長講話時,立正站好的姿勢稍有不得連長的意,就罰下屬禁假。

保修連某些排的義務役每天都至少加班到晚上2點以後,才能回寢室睡覺,如果當天晚上又站哨,那天晚上就沒有時間睡覺了。


也有人常常睡到一半被叫起床,處理文書到天亮。 在我所屬的排,除了永遠都做不完的業務,有時比較空閒

,大家也會刻意等到凌晨兩點才回寢室睡覺。只怕連長會罵,營長會釘,怎麼這麼早睡!

然後這些人又會丟出不可能的任務,讓義務役忙到東方發白的。

 

在保修連這類技術專業性單位,官比兵多,大部分是士官職,志願役惡整義務役,義務役見死不救不打緊,有些義務役還會陷害義務役。

 

 

後來,聽說營長把一批軍品弄丟了,需要拿公款去補,導致全營的伙食吃得很爛,真的像乞丐一樣的伙食。

竟然沒有任何一位軍官敢站出來講話!

旅部也視若無睹!

 

支援營的其他連的連長(補勤連),其整兵的變態手法比保修連更恐怖,只要連長看你不順眼,就禁足。那個連的人,看起來都很可憐,雖然保修連也很可憐。光看到補勤連的連長,我的心底就會打冷顫。太陰冷了。

 


接下來的幾個月時間,我在支援營的保修連,所看過所經歷過的恐怖事件很多,不再贅述。

 

我真的撐不住了,透過關係申訴,國防部的公文有下來,某天晚間用餐過後,政戰主任的傳令兵來連上找我去辦公室,整個保修連驚天動地的對我歡呼,當時感覺我很威風,但心裡的恐懼是不斷加倍上升。到旅部後,發現旅長正坐在某公共辦公室看電視,我心想,應該不妙。

果真,政戰主任不在辦公室,只有傳令兵找我去問口供的,我一五一十的講。過程可以感到傳令兵的臉色不太友善。

我想這次應該完蛋了,如果我繼續待在這單位,應該會被整死,我當時的壓力已經到了當兵時期最大的臨界點。

 

隔天的旅級早餐(全旅士官兵一起用餐),政戰官找我出去,我當時跟他哭訴,接著我到台上會見正用餐的政戰主任,我告訴政戰主任一些事,政戰主任很生氣的用手指了指營長。 接著問我要不要到步兵營去? 我說好。當下的壓力瞬間釋放許多,應該還有生路吧?

 

好像是當天下午還是隔天下午,我就被調走了。有些連上的其他義務役弟兄跟我透露,也希望能到步兵營去操體能,不想在這裡受盡精神折磨,對我滿是羨慕。

當我被步兵營的人載上車,我內心是高興的,但我沒有表現出來。我深知,我只是從第十八層地獄,轉到第十層地獄,一樣都是地獄。

 

結果,如我所料,我調到全旅最操的營,最操的連,遇到最機車的志願役,遇到素質低的流氓兵。我的步兵營是全台灣下基地行軍成績第一名。

從這些職業軍人的眼神與口氣,我感覺的出來,連上的軍士官被更上級交代整我。我不怕操體能,這裡沒有熬夜到深夜3點,甚至天亮。

所以,我有充足的睡眠可以承受職業士官的心理虐待。

這裡的生活不是操練就是一直連集合場集合,做一些無謂的公差,聽老調常談加沒營養的訓話。任何的芝麻蒜皮小事,都要立正站好集合訓話;大一點的事,連長與輔導長至少靠北1小時以上。但總比之前在支援營保修連的2小時來得輕鬆。

 

下基地期間行軍走到沒水喝,每次都需要忍耐幾個小時,用意志力在撐的都快渴死了。等水來了後,喝到水的那一刻,覺得白開水怎麼這麼好喝!

 

下完基地後旋即移防到恆春操演三軍聯訓,在這裡開合跳曾跳過1000下。我還能承受,流氓兵會邊跳邊幹譙,也有人撐不住。

要退伍前的2個月,連上獨立移防駐守,有一次的莒光日,營輔導長來,我被叫起來講軍旅感言,我講下基地與三軍聯訓的經過,

連長把我視為黑名單,我不能講不該講的事,我不會拍馬屁,也不想拍馬屁,我只好發揮大學時代的簡報台風,只有簡單陳述正面的刻苦演習訓練心路歷程,只看連長聽得眼淚都快掉下來,但我知道那是鱷魚的眼淚。

 

總結我在這個旅待過不同單位,共同的經驗就是,這個旅是個地獄雖然曾經一度想自殺,但後來因為調單位,生性孬種,所以都忍耐下來,非常謹慎恐懼小心的過每一天,包括義務役都偷偷帶來的手機,我一直沒帶過手機到部隊,深怕因此觸犯軍法。雖然一直被惡整,但終究沒有成為國軍黑社會所狙殺的下一個犧牲品。 

 

生平最興奮的時刻,就是退伍當天,終於要脫離這度日如年的鬼地方的人間地獄!

真的好諷刺,這竟是生平最興奮的事!

我慶幸,我活著回家!

 

 

寶寶的第一個朋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9) 人氣()

 

 

 

蔡珮欣

 

影片中是我的親哥哥,


在五年前也在軍中枉死,

五年來我們不停地蒐集證據及開記者會

但每當新聞一出來就會被別的報導給壓下去....

希望大家能夠花五分鐘時間看影片再分享出去!

讓更多人知道軍中究竟是把人命當成玩具一樣在戲弄!

真的希望能讓我哥哥的新聞再次曝光..

拜託大家了!

https://www.facebook.com/photo.php?v=475572969199507

 

 

 

 

尤瑞敏

 

這是我兒子死亡時醫院拍的X光片,經過專業人事所拍後,之相片這根本就不是T65

步槍口含槍擊發子彈呈現之狀態,法醫師既然都認為是T65步槍口含擊發子彈所造成

之狀態,請各位人心之熱心人士幫我主持公道! 評評理! 更請求專業人士出面幫幫

我提供專業知識判斷為兒之死而申冤,幫幫我這位無奈母親的忙!!!

 

 

 

 

 

 

蔡學良是受45手槍遠距離殺死的。

 

 

 

 

 

給馬總統公開信1


2012年3月4日 10:58

 

馬總統:

您說人民的小事是您的大事。那人民的大事是您的什麼事?您又說不會再讓江國慶的事件再發生,但在臺灣社會中暗藏了多少人民的血淚和無奈的悲痛;失去親人的思念和痛苦,您能了解嗎?最近三個月內國軍接二連三發生所謂的自殺命案,為什麼都是以自殺結案?使亡者含冤污名,家屬蒙羞。軍事檢察官濫用職權草菅人命,不查明真相卻輕率武斷,枉顧人權,法理難容。

軍檢憲調以自殺為題,製作不實筆錄,對號入座強化劇情。導演自殺論述的污名指控;憲兵調查官明知人命關天,卻怠於職務未盡保全現場職責,又任人任意破壞現場證據甚至竟用他人提供照片呈供軍檢並製作不實筆錄證據,移花接木,涉嫌偽造文書,企圖偽造自殺情境。

東防部司令明知人已當場死亡,卻無視軍醫官和憲警消人員的存在,假借人道主義命令將死者送醫,刻意消滅證據,並協助企圖虛構自殺導向,人已當場死亡為何不保留現場,等家屬到來?

法醫將不實事証記載於診斷書,越廚代刨踰越職權,將未經鑑識的事証,輕率武斷的登載在診斷書,企圖引導自殺假象。

軍檢明知法醫驗屍,僅就何種凶器所傷及致命處做出說明,竟蓄意令法醫在診斷書上做出不實記載導演死者自殺論述,惟家屬質疑死因時,卻推卸是法醫的判斷,一個死者的清白,不經過調查就用判斷來判定指他是自殺,這樣合理、公平,公道嗎?

國防部猶如現代東廠再現,我要揭發國防部官官相護、大事化無、枉顧人命惡質的真面目,為吾兒及已被犧牲污名的英雄討回公道。

盼役男報效國家卻落得被污名之事,從此杜絕,同時遏止軍營命案動轧以自殺推斷歪風,導正軍中法律人權受到保障,以正視聽。

我手中掌握有軍檢玩法犯法證據,軍醫及法醫唱和導演之事証,我將公諸於媒體,讓輿論來公評,我們受難家屬不再默默承受,即將走上街頭要公道。

 

 

傷痛的母親 尤瑞敏筆

 

中華民國100年12月23日寄

 

寶寶的第一個朋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放眼望去,比比皆是,爛人搞死優秀的人。

台灣這個社會已經變成爛人天堂的社會了!

新聞報導內容僅是真相的極少部分,軍中虐待義務役的手法手段,極盡惡劣與變態。

職業軍人有90%都是敗類!台灣部隊是一個把正常人改造成不正常的地方,處處都是變態!

 

 

 

案例一:成大準碩士洪仲丘退伍前三天,被惡整違法關禁閉致死。

 

六十三歲的洪父表示,五月底才自水利署退休,本想繼續工作到兒子研究所畢業,但兒子卻表示「不想讓父親那麼辛苦,研究所學費要靠自己當家教賺取」,因此,他才會在退伍前攜帶手機入營,想趁空閒時找家教工作,兒子的一片孝心,最後卻變成他枉死的原因。

 

 

 

查洪仲丘死因 家屬同意解剖

中國時報         /綜合報導 2013年07月13日 05:40

 

「誤帶一支手機,代價卻是一條人命」台中市長胡志強昨早來到后里洪家,探望猝死役男洪仲丘的家屬,他要求國防部應查明真相,給洪家人及社會大眾一個交代,也表示將代表洪家向國防部討回公道,並請法制局給予法律服務,包含國賠事宜。

為查明洪仲丘死因,家屬已同意解剖遺體,並擇定十五日進行解剖,家屬數度與法醫高大成連繫,邀他加入解剖相驗,高大成表示已允諾,只要檢方同意,會加入解剖相驗。

胡:一支手機賠一命 國家不幸

「我的孩子沒有了!」洪母一見胡志強,情緒立即崩潰,淚水決堤地哭癱在市長懷中。胡志強表示,事發第二天,他就發文國防部要求查明真相,並沉痛指出「一支手機的代價就是一條人命,這是國家的不幸,該負責的人都該好好檢討,事發的原因和結果不成比例,誰能賠償洪家人的損失?」

洪父指出,軍法中明文規定,兒子身為下士,即使犯錯也僅能以「悔過」方式處置,最多是禁足、禁假,但何以最後卻將他「硬塞入」禁閉室關禁閉。胡表示,軍中合理管教可以,但虐待是不好的。

將代替洪家 向國防部討公道

六十三歲的洪父表示,五月底才自水利署退休,本想繼續工作到兒子研究所畢業,但兒子卻表示「不想讓父親那麼辛苦,研究所學費要靠自己當家教賺取」,因此,他才會在退伍前攜帶手機入營,想趁空閒時找家教工作,兒子的一片孝心,最後卻變成他枉死的原因。

胡志強指出,「他身為台中市的大家長,同樣也是洪仲丘的家長之一,將代替洪家向國防部討回公道,務必讓真相水落石出。」

高大成說,站在專業立場,他認為,軍方是疏失、還是故意致死?再次相驗有助於釐清除過度操練外,洪男是否生前受到不當「外力」凌虐,尤其他送醫到院經急救仍呈深度昏迷,軍方也應釐清到底是死後才送醫?還是休克送醫仍不治。

監委專案調查 擬彈劾失職者

陸軍下士洪仲丘因違規攜帶照相手機,遭送禁閉室操練而魂斷軍中。監察院昨召開人權委員會時,監委大呼不可思議,決議由監委趙昌平、程仁宏等五人組專案小組通盤調查軍中人權、不當管教等問題;另監委李復甸等人則針對洪仲丘遭虐死一案自動調查,不排除彈劾相關失職人員。

儘管國防部重懲陸軍司令在內的廿七名軍士官,但成大校園內的怒火仍未熄滅,「一人一信給馬英九總統」討公道行動仍持續進行中。成大也期盼國防部能檢討軍隊管理,避免類似的事件再度發生。

成大主任祕書陳進成昨天指出,校方希望國防部檢討未來軍隊的運作模式及管理,避免洪仲丘死亡事件再度發生。

 

 

 

 

案例二:台大碩士洪文璞被集體惡整,輕生跳樓自殺

洪男從台大物理所畢業,在學期間熱心公益,並創設免費網路教學網站。但下部隊2個月後,就因長官多次公然羞辱,惡意扣假且不當操練,使他不堪身心壓力自盡,在當時引發軍隊霸凌與管教的爭議,洪男在部隊內受到的殘酷管教說法甚囂塵上。當時惡整洪男的郝姓上士副排長,依「借勢凌虐部屬罪」判一年徒刑,其餘幹部均被處罰。

 

 

特戰較操!台大碩士當兵自盡 軍方免付百萬國賠

 2013年1月11日 10:21
 
 


原文網址:  特戰較操!台大碩士當兵自盡 軍方免付百萬國賠 | 頭條新聞 | NOWnews 今日新聞網 http://www.nownews.com/2013/01/11/11490-2891768.htm#ixzz2Z2rHVejY

 

 

碩士兵遭虐自殺陸軍判賠197

 

 

【聯合報記者呂開瑞、程嘉文/連線報導】

2012.01.19 02:03 am

 

台大碩士洪文璞三年前入伍當二等兵,被長官嫌太胖、體力差,遭惡整、猛操、凌虐和辱罵,他壓力太大跳樓自殺,家屬請求國賠。桃園地院認定軍方不當管教是洪自殺的「間接原因」,判陸軍司令部賠家屬一百九十七萬元。

刑事部分,多次惡整洪文璞的上士班長郝錚,被依「藉勢凌虐軍人罪」判一年徒刑確定,廿多名軍中幹部被記大過和申誡。陸軍司令部獲悉判決後表示,尊重法院判決,將在收到判決書後考慮是否上訴。

桃園地院調查,洪文璞是有愛心的青年,是台大名噪一時的「台大Fun Learn教學團隊」發起人之一,錄製物理、數學、自然專輯放在網路平台,幫助偏遠、弱勢孩子免費上網學習。

2008年七月九日洪文璞入伍當二兵,因拒簽「放棄軍訓學分可折抵役期」切結書,被罰伏地挺身,從此常被長官刻意刁難,且因體格過胖,被幹部猛操,包括連續二天凌晨站衛兵、隔天下午再派衛哨,操到他精神不濟,在辦公室地板上累癱睡著,被班長踢醒怒罵「怎麼這麼沒用」。

他移防到台中谷關營區特訓時,班長以戰備訓練名義,命令他背負近十三公斤裝備,在營區中山室及寢室來回奔跑至少四、五次,洪文璞被操到滿臉通紅跌坐地上,差點昏倒,被送往醫務室,訓練才停止。

自殺前一天,洪文璞又被各級長官反覆命令基本訓練十二次,包括行進間原地踏步、立定、稍息立正、各種轉向等動作,洪被操到六度哭泣,向幹部表示身體不適,但沒人理,照操不誤,因壓力過大,隔天在營區跳樓身亡。洪的父母認為兒子被操死,請求國家賠償六百餘萬元。

法院審理時,多名阿兵哥作證「洪文璞被惡整、猛操」,法官確認軍方幹部訓練已達「殘酷虐待」程度,認定軍方應負擔百分之卅責任,判決國賠一百九十七萬元。

寶寶的第一個朋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沈邑穎醫師 針灸古法派周左宇老師臨床思路探討

引用:http://www.uncma.com.tw/~htcma/2b/voice/list.html


99.05.23 沈邑穎醫師 針灸古法派周左宇老師臨床思路探討(1-1)
http://www.facebook.com/groups/886tcm.share/204249086376688/

99.05.23 沈邑穎醫師 針灸古法派周左宇老師臨床思路探討(1-2)
http://www.facebook.com/groups/886tcm.share/204250083043255/

99.06.13 沈邑穎醫師 針灸古法派周左宇老師臨床思路探討(2-1)
http://www.facebook.com/groups/886tcm.share/204251859709744/

99.06.13 沈邑穎醫師 針灸古法派周左宇老師臨床思路探討(2-2)
http://www.facebook.com/groups/886tcm.share/204252359709694/

 

寶寶的第一個朋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再探針灸大成

http://tung.tsu.edu.tw/acupuncture/main.html

 

寶寶的第一個朋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對於洪仲丘被虐死事件
我為何如此激動
是因為洪母的表現
她一直是很願意給這些虐死她兒子的這些年輕人機會
可惜這些人的懦弱和無恥已不配這些原諒
接二連三被爆料的新聞
連國防部給洪母的錄影帶都有部分消失
這些都是讓大家越來越憤怒

洪母看了影帶十六小時後的心情
令人擔憂
怎麼消化
怎麼不自責
她展現了最大的慈悲來面對這些惡人
但這些自以為可以保護國家的大男人
卻用更大的息事寧人及被揭發才進一步的懲處來回敬
這事不徹底撤查
這國防部若還要球員兼裁判的辦案
小心
這稻草會壓到政府身上
不再只是於國防部延燒

因為這是一個母親的痛
這會是所有母親的怒吼
以後誰敢把孩子交給國軍

我當兵的時候
我的臨床就是成大的學生
他因不適應軍中生活
常常誤事而被關緊閉
沒想到關回來就精神崩潰了
因為他在禁閉室天天被雞姦
禁閉是不是單人房的更可怕

國防部若還要息事寧人來解決此事
馬總統
就要換你來面對了
這難道沒比別人說你無能更需要出來說明嗎

 


以上引述自許常德的facebook

寶寶的第一個朋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弄死一個優秀人才,國軍只想掩蓋事發真相,積極為自己脫罪。

死者父母在極具悲痛之下,還能如此理性,怎不令人感到敬佩!

 

 

 

=======================================================================

 

洪父:禁閉室有存在必要

2013-07-13 10:39:38
閻光濤/整理

 國防部宣布關閉全國十八處禁閉室,陸軍下士洪仲丘的父親洪吉端表示,禁閉室仍有存在必要,軍方要檢討的是禁閉室使用機制。 

 聯合報13日新聞報導,洪吉端說,如果要關閉禁閉室,就要有配套措施,不然犯錯的士兵哪有改正機會?「每個人都會犯錯,犯了錯就是要接受懲罰。」國軍處罰犯錯士兵的機制仍應存在,但絕對不能有不人道對待,要尊重人權,不要再有下一個受害者。

 他說,兒子進禁閉室前夕,太太一再要求兒子忍耐、接受處罰。他們教育子女勇敢承擔,犯了錯就要認錯、接受處罰,這樣的理念不會改變;但孩子卻沒有受到人道對待,令他們自責、心碎。

 洪父說,軍方全面檢討禁閉室使用問題,給予肯定,「願意痛改前非,這樣很好。」但不應該稱此為「洪仲丘條款」。 
【中央網路報】

 

寶寶的第一個朋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待過298摩步旅,我本身遇到與看到的軍中黑幕,簡直罄竹難書!
 
所以,當我退伍的那一天,我興奮得要命,我終於脫離地獄了!
 
 

物證與人證,再再證明,洪仲丘是被職業軍人集體虐待惡整致死!

節目有兩個小時,影片分段:
 
《新台灣加油》2013.07.12

http://www.youtube.com/watch?v=RtdVxyEsVLE

 

http://www.youtube.com/watch?v=fUbPexgwXs8

 

http://www.youtube.com/watch?v=39owniwo0LY

 

 

 

 

很多人就是這樣死得不明不白的,只是沒有機緣讓真相曝光而已,洪仲丘只是冰山一角,

整兵何需禁閉室,在連上一樣可以把兵整到生不如死!

 

sansong0721 - 第12回:禁閉室的戒護歲月(3) - 人生百態上篇

http://sansong0721.pixnet.net/blog/post/12164921

 

 

 

 

陸軍六軍團542旅旅部連下士洪仲丘,6月28日被送到269旅禁閉室悔過一周!

6月28日咱們士官長在

http://disp.cc/b/337-66Ah

 

 

 

 

有熱心的人幫我們製作了一個網站目的是蒐集還沒被爆出來的內幕和提供家屬或爆料者一點協助!這件事一定要集合所有人民的力量才有可能水落石出拜託了,網址如下http://militarysucks.wix.com/theuglytruth

 

寶寶的第一個朋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台妹癡戀洋男命喪中山大學 友人慟:早勸她別ㄈㄈ尺..

2013年07月12日 17:40

 

 

▲加拿大籍男子艾德華涉嫌毆打多名台灣女友被警方逮捕,他在警局態度十分囂張,不斷用英文挑釁警方,拍照時還擺出「啾咪」的姿勢,讓員警氣得牙癢癢。(圖/資料照片)

社會中心/高雄報導

「任何正常的人,都不會喜歡上他...」加拿大淫豬艾德華脅迫擔任教職的女友不得分手,還要做他的性奴,10日因他案被警方逮捕,終於讓其惡行曝光!一名自稱「張小姐」的女士來函爆料,「是他!就是他害死了我最好的朋友!」告訴了我們一段令人哀傷的故事,「我早勸她不要看到外國人就頭昏...不聽,結果連命都丟了。

《ETtoday新聞雲》10日晚間率先報導「加拿大淫豬禁錮女老師一年 私拍性愛片嗆『台妹真賤』」,披露加籍男子艾德華(Edward)欺凌我台妹惡劣行徑,隔天一早,承辦的高雄民權派出所即接到多名女子來電,原來她們都曾和艾德華交往或發生性關係,擔心自己也成了性愛光碟主角,趕緊打電話來關心。

2012年5月26日,中山大學海洋學院曾發生一起女子墜海身亡意外,目擊者指證,現場有一名身份不明的外籍男子,疑似是死者的男友,人到醫院後即消失無蹤,丟下命危的女友不管。法醫解剖屍體,發現死者肝臟破裂,是生前落水,家屬雖懷疑寶貝女兒死因不單純,但沒人知道「外籍男」是誰,遂成了一起無頭公案。(圖左/西子灣/記者張萱攝)

那個落跑男,就是艾德華!」張小姐憤慨地說,「我永遠不會忘記他的樣子!」原來,在一年多前,張小姐和時年25歲的友人「悅怡」(化名)南下遊玩時,認識了當地一名美籍民宿老闆,悅怡對他一見鍾情,但「女有意,郎無情」,反倒是民宿老闆的好友艾德華瘋狂追求悅怡,2人沒多久就在一起。

張小姐說,其實旁人都看得出來,艾德華不是什麼好東西,撇開外表、身材、衛生習慣、經濟狀況不說,艾德華個性火爆,動不動就在外與人打架,個性也很惡劣,「他連做資源回收的阿公、阿嬤也要欺負,根本是心理變態。

但不知好友是怎麼了,簡直像著魔似的,一心一意地愛著艾德華,就算他天天對她動手動腳、在外面拈花惹草也沒關係,張小姐勸過悅怡好幾次,她就是不聽,後來有一陣子張小姐聯絡不上悅怡,只好跑到艾德華常出沒的夜店外堵人。

「喔,她死了。」死了?悅怡死了?張小姐聽到這個消息簡直不敢相信,最令她心寒的是艾德華的反應,「在他眼裡,好像是死了一隻貓、一條狗一樣...」艾德華才剛講完,就繼續對其他女人調情,後來張小姐從民宿老闆那聽說,悅怡死後3天,艾德華就交了新女友,「好像她從不存在似的...。」

這一年來,張小姐一想到這件事,心中就充滿悔恨,「我常常夢到,悅怡落水後拼命求救,但她最心愛的男人卻站在岸上露出冷冰冰的表情,手上拿著啤酒看她慢慢沉下去...」為了這件事,民宿老闆也和艾德華鬧翻,奇怪的是,艾德華在當地早是惡名昭彰的人物,仍有許多年輕、美麗的台灣女孩,前仆後繼地要和他交往

張小姐說,她並不是歧視異國戀情,只是希望姐妹們在選擇對象前能多用點腦,不要被膚色沖昏頭,滿腦子幻想跟外國人在一起有多浪漫、多了不起,悅怡的故事,就是血淋淋的教訓,「我想找時間去看看她,告訴她,這個可惡的男人,已經被抓到了。」

新聞小詞典「ㄈㄈ尺」跨文化戀愛(Cross  Culture Romance)英文縮寫「CCR」的變型,用來形容一些較盲目、未經思考的跨文化戀愛。

警方表示,艾德華被捕後得意洋洋,嘲笑台灣女孩「很笨、很好騙,騙財騙色都超簡單。」(圖/翻攝壹電視新聞畫面)



原文網址: 台妹癡戀洋男命喪中山大學 友人慟:早勸她別ㄈㄈ尺.. | ETtoday社會新聞 | ETtoday 新聞雲 http://www.ettoday.net/news/20130712/240228.htm#ixzz2Ypn5NRye
Follow us: @ETtodaynet on Twitter | ETtoday on Facebook

 

 

 

 

 

寶寶的第一個朋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以我當兵的經驗,我在298摩步旅,90%的志願役都是敗類!

職業軍人,心理變態的居多。

 

=========================================================================

 

禁閉室如煉獄「我弟沒被當人看」

2013年07月12日

血淚控訴


「我覺得弟弟沒有被當人看!」「禁閉室根本是人間煉獄!」洪仲丘家人前天到陸軍二六九旅禁閉室看監視畫面,直到昨清晨五時才回到台中。
洪仲丘的姊姊洪慈庸說,仲丘和室友被關在長、寬各一百六十公分的小房間,身高一七八公分的他只能曲身睡在地板;白天在烈日下操體能,還不能喝水,「他向管理人員報告不舒服,臉部猙獰的表情、呼吸不過來,我永遠忘不了!」


 

擠兩人無法翻身

洪慈庸說,前天共調閱六月二十八日、七月一日、三日在禁閉室被操的監視畫面,發現這三天上、下午,仲丘各做約一小時體能訓練,包括伏地挺身、仰臥起坐、交互蹲跳、開合跳,其中七月三日下午,仲丘已不支趴地,一名管理士仍命令「繼續做!」他只能硬撐。
監視畫面沒聲音,軍事檢察官前天除了觀看監視畫面,並詢問洪仲丘的室友。洪慈庸說,從監視畫面發現許多疑點,有向檢察官反映,但她不願透露內容。
一名曾在二六九旅被關過禁閉的阿兵哥爆料說,禁閉室狹窄、不通風,「躺下來身體無法伸直,如果睡兩個人,連翻身都不行。」悶熱加上汗疹,晚上根本癢到睡不著,「禁閉室不是人待的。」
記者林海全、王華

 

 

寶寶的第一個朋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