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醫院? 殺人院? (5)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台灣醫療三大奇蹟;呼吸治療器使用率世界第一、洗腎率世界第一、葉克膜使用率世界第一。

醫生沒有給予正確的資訊,誤導家屬氣切插管,很常見。我台北短租房東的爸爸被三軍總醫院的主治醫師誤導,氣切幾天後,醫生才說沒救,因此沒有治療,醫生每次巡房都會跳過他們。害得房東與兄弟為醫療費背債,身心受盡折磨,痛苦啊!!

節目來賓,郭東修講得很對! 陳秀丹醫師講得很好,這集很值得看。

還有子女為了領老爸18%的月退俸,竟然讓老人家長期躺在床上插管等死的怪象。

台灣啊台灣,人民怎麼這麼不成熟與幼稚呢?!

貪婪、迷信的台灣,血液裡,深植被大國、強國殖民的次等公民DNA。也因此,永遠都落後德國等先進國家,低薪是肯定的,現在如此,未來亦將如此。大家不要怨嘆,這是很難很難扭轉的局面。

印度種姓制度,幾千年來深植民心,也因此,國力永遠注定落後先進國家。 再看看台灣,未來呢??


新聞挖挖哇:拔與不拔之間 20130111 

http://www.youtube.com/playlist?list=PLtsQBNZ_ZO-yJke730Tt2cPVXRivkOSCk

 

 

醫祭

(這是政大新聞系汪琪老師日前寫下的沉痛文章,希望給有高齡父母的朋友參考)




母親生前掙扎說出的最後一句話是「謝謝」。但是在她走後,這個「謝」字卻像是一塊不斷長大的石頭 ,重重的壓在心頭。
今天,也是她走後第四天,我決定坐下來寫這篇短文。因為唯有這麼做,我才能為父母親在臨終時所受的苦,找到一絲意義;也唯有這麼做,我才能面對母親臨終的那句「謝謝」。
我以這篇文章,祝禱所有我的親人、朋友、所有善良的人永遠不會經歷我、以及我父母所經歷的苦痛。

⋯⋯ *****************************

和大多數人相比較,母親的最後一程已經不算「辛苦」。她在三年多前中風之後一直臥床,但神智清楚。四月十七號似乎吃壞了,腸胃不適,開始嘔吐以致滴水不能進;第二天晚上出現休克現象,緊急送醫之後診斷「消化道出血」、「脫水」、「腎衰竭」,血壓脈搏微弱,醫院發出病危通知。經過搶救,情況居然轉好,原先的問題一一解決,但是肺部卻開始積痰、積水,並出現肺炎徵兆,最後母親在四月二十九日停止呼吸。
母親走後,她和我的煎熬都告一段落。這裡我必須要說的,是生、老、病、死原為人生所必經,但貴為「現代人」,醫療延續了生命、卻也拖延了死亡、繼之拖延了我們承受的痛苦。自從母親進了醫院,我就開始和醫藥科學、以及醫療與保險體制展開一段艱難的合作與對抗關係。完全沒有醫療訓練的我,必須在救治與保護母親之間拿捏分寸;不論因為我想減少她的痛苦而延誤了醫療、或我想要她康復卻使她受盡折磨而去,我都會墮入無法原諒自己的深淵。
而我是唯一被迫去拿捏這種「分寸」的病人家屬嗎?
寫這些想法的時候,我對大多數一線的醫療人員只有心存感謝與敬意;我最親近的朋友中,也有好幾位在醫界服務。對於一個受過五至七年嚴格專業訓練的醫護人員而言,家屬所提出的「反專業」要求,他們只能選擇堅持或妥協。而這兩者之間的消長,在父親過世與母親過世的十年當中,我觀察到明顯的消長;今天醫生也有他們的無奈。「我常覺得我在繞圈圈」。一位醫生說:「我告訴病人家屬不插鼻胃管,病人會營養不良、不插導尿管,會增加他們感染的機率,但是他們不聽,等出了問題又來問怎麼辦。」問題是,有多少病人有幸拔掉管子、又有多少是帶著滿身管子企盼人生的終點而不可得?

管子
一根根看似無害的軟管,有粗有細;每一種都有它的功能。由進食用的鼻胃管、排泄用的導尿管、到點滴、用藥、灌腸、抽痰、心導管與胃鏡檢查、人工呼吸,以至於種種監測人體狀況的裝置,無管不行。

對於一線的醫療人員來說,「管子作業」是基本訓練的一環;因此也是他們最普通的一項日常工作。如果血管太細無法接上點滴的管子就得多試插幾次;如果病人來擋、拔或掙扎就把手或身體固定、綁住;任務不能達成,是不能擔任醫護工作的。
除了醫療所必須,這些管子確實也帶來不少方便。有了點滴的管子,病人不需要承受打針的痛;有了鼻胃管,看護省去餵食的辛苦(事實上只要有鼻胃管,幾乎沒有看護會願意再嘗試餵食)。但是我們是否也可以由病人的角度來看這些管子呢?
我們不要忘記,所有的管子都有一定的路徑進入身體裡面。點滴的管子由針頭到血管,鼻胃管由鼻子進去食道、通到胃裡,導尿管由陰部到膀胱,抽痰的與人工呼吸的管子則由咽喉進到肺部。大部分的管子插進去之後都要拔出來,有時是為了要更換,也有的管子是在使用時就需要不斷的轉動、拔出再插入、拔出再插入…,例如抽痰。我母親在臨終前,醫生堅持一天必須抽四次痰,而有的病人有多到一小時抽一次的。
遺憾的是,我們的身體並不是設計來承受這些管子的。記得美國哥倫比亞新聞學院講座教授喻德基當年在籌辦台大新聞研究所的時候,曾經胃出血而入院,但是當他聽說醫生要為他作胃鏡檢查的時候,他立刻辦了出院手續逃跑了。現在健康檢查可以選擇無痛胃鏡,但是這個選項並不是沒有條件的,而這種條件往往只有健康的人才具備。如果相對健康的人都無法承受胃鏡檢查,一個臨終的病人又如何?

難的是,家屬病人無法面對「如果不作」的責任;有誰有勇氣承擔導致親愛的人死去的後果?這時候考驗家屬的是,究竟這些醫療措施究竟是否必須要。現在已經有許多人選擇放棄急救,但在看似無傷的第一根管子到急救之間,可能有一條漫長艱難的路程。在每一個轉折點上,「是否必須要」的問題都會浮現,而每一次浮現的時候,家屬都面臨承擔後果的責任。
真有必要嗎?
醫療措施是否必須要其實是一個純專業的議題,大部分的家屬在面對專業的時候,都會作最「合理」的選擇:由醫生決定。但實際上在「科學思維」與醫療保健系統的運作下,醫療決策並不是沒有盲點,在尊重家屬意見的美意下,這種決策現在也常常成為家屬所必須面對、負責的一環。
由於我和母親早已談過這些議題,所以我在母親第一天入院的時候就簽下放棄急救聲明;但是之後的幾次決定,就沒有辦法這麼明快。首先是胃鏡檢查的問題。醫生說,如果不作胃鏡,就無法確知消化道出血的地點與病灶、也無法對症下藥;出血可能是潰瘍、也可能是癌症。第一時間我的決定是配合醫生。但因為母親病危,所以這項檢查沒有立刻進行,在這期間我開始思考下一步的問題:對一名高齡的病人,即使是癌症,可以開刀嗎?可以化療嗎?如果不能,那又何必去確定它是否癌症呢?而當我通知醫生我改變主意的時候,醫生竟然告訴我作胃鏡是健保給付的要件;其實不作胃鏡也可以打止血針,只是我們得自費──總共約七百元。很幸運的,母親的出血在潰瘍藥和止血針的雙重效果下止住了:七百多元讓她逃過胃鏡的折磨。

在她大去的前三天我簽下放棄抽痰的聲明。當晚午夜醫生打電話來說,如果不繼續抽痰,可能轉成肺炎或呼吸衰竭,但他新採用的治療藥物可能是有效的;何況「抽痰之後病人會比較舒服」,我因此改變主意,母親繼續忍受一天四次抽痰的苦楚。兩天後,她的呼吸加劇到一分鐘四十次,每一口氣都是掙扎;同時她的肺部出現感染的跡象;這表示醫生的治療不但沒有發生效力,而且害怕發生的事情仍然發生了。當醫生來通知必須作進一步「處置」時,我第二次簽下放棄抽痰和急救的聲明。在我簽過聲明之後,當天半夜又有護士來抽了一次,看護未能阻止,第二天母親就走了。

讓我想到當年父親臨終的時候因為心臟衰竭所以不停的施打強心針,之後肺衰竭而插管;痛苦異常的插管之後一星期不到,他就因為腎衰竭辭世。最後的一段日子,他在加護病房,我們也很少機會陪伴。回過頭來看,如果不打強心針,父親會少存活一個星期、但可以省去後面的折磨;那「必須要」的醫療措施究竟要依什麼標準來判斷?

現代化之後科學與專業的地位崇高;在「救人」的大前提下,我們往往忘記所有依據科學所做的判斷都含有機率的成分。這就是說,醫生認為抽痰,病人不會感染或比較舒服,但這不表示病人「一定不會」感染和比較舒服。但是在專業的權威下,醫生與病人家屬在溝通的時候,所有的「機率」考量都被省略。再者,醫療與保險體制的特質,也令病人承受更多的折磨。母親在送進醫院急診時,就經歷了抽血等全套檢查。但是送進病房的時候,同樣的檢查又重複一次,詢問的結果,是「病房必須建立自己的檔案」。但是幾分鐘前所做的檢驗結果為什麼不能由急診轉到病房?在醫界服務過的朋友說,醫院不同的部份,必須做出自己的「業績」。同一家醫院之內可以發生這樣的事情;不同的醫院更是如此。當年父親在台大醫院等不到病房、必須轉到中興醫院。已經兩天兩夜沒有閤眼的父親,立即承受了所有同樣的檢驗;沒有人告訴我們離開台大的時候要申請病歷、何況台大的病歷另一家醫院是否接受也仍是問題。
其次,醫護人員的訓練讓他們深信醫療的正面效果,例如抽痰會讓病人比較舒服;而一根管子在喉嚨裡不斷的扭動、插入、拔出的滋味是什麼,他們無法關注、也無暇關注,否則他們會無法執行任務。但是健康的我們,能忍受一根管子在我們的喉管每一小時這樣的進進出出嗎?

結束

四月二十九號下午我趕到病房的時候,母親已經走了。前一天晚上我在病房外涕泗縱橫、掙扎著在醫生面前說出「我寧願她走」這句話的辛酸與苦楚,都已經是回憶的一部份。
此刻我最大的希望──相信這也會是我父母親的希望──是未來人們可以重新檢視「救人」的意義;也希望醫學家能夠更積極的思考如何發展更人道的醫療方式、而不再是堅持單一的「治療」思維,由延長病人的痛苦轉而幫助他們得到更平靜的結束。或許有一天,讓所有醫科學生體會插管感受的「醫療體驗營」,會是醫學訓練的第一步。

如果有這麼一天,我就可以更坦然面對母親最後的那聲「謝謝」。
   

 

寶寶的第一個朋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古人云:正氣存內,邪不可干。

正向思考、飲食均衡、正確運動、睡眠充足、盡量斷絕汙染源,免疫力強自然就不會生病!

如果自願要讓人為病毒進入人體來破壞免疫力,那就不能怪誰了。

曼戴爾松,你真的帥呆了!

---------------------------------------------------------------------


一個醫學叛逆者的自白(Confessions of a Medical Heretic),原文連結:

http://www.ecovillage510.org/tonys/coamh.html




西醫是一場百年的騙局‧曼戴爾松醫學博士《一個醫學叛逆者的自白》

美國佛羅里達州倪海廈中醫師/講


曼戴爾松醫學博士 Robert Mendelsohn MD,不僅是一位名醫,而且曾任美國知名大醫院的院長,著名研究所的研究員,醫學院的教授,伊利諾州醫師執照局的局長,還是美國醫學會(AMD——AMERICAMEDIC ALASSOCIATION一個具有超強政治力量的工會組織——美國醫師工會)的領袖。
1980 年他在美國 WARNERBOOKS 出版社出版了一部巨著,書名是《一個醫學叛逆者的自白 CONFESSION OF A MEDICAL HERETIC》。

這本書再版過無數次,擁有無數讀者。這些忠實的讀者們紛紛站出來,自發成立了一個組織,叫做「全國健康聯盟」,公推曼博士為會長,美國大城小鎮都有分會,定期舉行集會,並邀請名人演講,還有定期會刊。
這是西方有史以來首次對醫藥界的大革命。

曼戴爾松博士此書的副題是:如何捍衛自己的生命,不受醫生、化學藥物和醫院的坑害。
封面上列出六個重點:

(1)醫院的年度身體檢查是一個陷阱。
(2)醫院是患者的險地和死所。
(3)大多數外科手術給患者的傷害遠大於益處。
(4)所謂疾病化驗或檢驗,檢驗的體系和過程不合理,簡直是腐敗一團,即使是最好的科學儀器,也是錯誤百出,完全不可信任。
(5)絕大多數的化學藥物不但沒有治療的真實效果,反而是致病、添病的緣由。
(6)X 光的檢驗是診斷程序的重點和特色,「一張照片勝過千言萬語」,不但輻射線對人十分危險,而且檢驗結果錯誤頻出。因為解讀 X 光照片的是人,是人就會受偏見、情緒的影響而導致錯誤的判斷。即使是同一個專家,在十年後再次解讀同一張照片,就有 75% 的偏差(試驗證明)。

行家讀後都會覺得:一點也不錯,他替我把心裏的話都說出來了;使外行人讀後如惡夢初醒,覺得他替我說明我生病時所受到的萬般委屈和無辜的災難。因此,曼博士的書一出來,就轟動全美國。

曼博士把「對抗療法醫學」ALLOPATHY MEDICINE(專以化學和器械檢驗、化學藥物治療、或外科手術治療為本的西醫學)一向自詡,一再強調是「科學的」,斥之為:「很不科學,不過是披著科學外衣的迷信」。整個對抗療法醫學的體系是一個充滿迷信的大邪教。

大製藥公司是他們的上帝,醫院或診所是他們的大小教堂,賺錢是他們的教義,醫生是穿著白色道袍的神輔教士,實際上是大藥廠的次級推銷員,患者是他們的致富或爬上高梯的試驗品和墊腳石。

大藥廠規定甚麼病開甚麼藥,醫學博士的醫生們如敢違背,立刻解職、處罰,永世不得翻身。比藥廠的直接推銷員還低一個等次。他們至高無上的法寶是化學藥物!

一個藥品的開發,必須從老鼠身上開始它的程序,一直到批准上市,要耗資百萬(其中賄賂當道的錢不算在內),費時十數年。

似乎顯示這個藥品是經過千錘百煉,對治療疾病必然是百發百中的,稱之為「科學的成品」。
可是新藥面世不到幾個月,就出現各式各樣的毛病,不但治不了病,它的副作用簡直駭人聽聞。
勉強撐不到幾年,這個千呼萬喚出來的「聖品」就被淘汰了。

在藥物不斷更迭「創新」中,讓人感到醫學「昌盛、先進」的假面貌,其實絕大多數的藥品都是帶著劇毒的廢物。整個「製藥」過程,是他們故意設計成「難上加難」、「非常科學」、「偉大發明」的假象,是在上演一齣科學魔術的鬧劇,以矇蔽人民群眾的耳目。

更可惡的是,大藥廠專門豢養了一批所謂的專家,專門替他們合成新的病毒或細菌,製造新的惡疾,配合著政治的需要,去要散佈的地方散佈,然後再向他們兜售疫苗、解藥。兩頭通吃,雙重牟利。

曼博士用許多篇幅詳述「疫苗」的反作用,鄭重警告世人:千萬不可迷信專家們在「傳教」時所說的疫苗的功效,因為疫苗裡早又埋伏下了另一種病毒或細菌,患者會自動感染、傳播,然後再買他們更多的藥品和疫苗。這都是「科學專家」們早已研製好的「圈套和配套」!

醫院成為合法的傷人或殺人的場所。和一般屠宰場不同的是:被傷害的人必須傾家蕩產,付出極其昂貴的價錢,去乞求被他們宰殺!但如果你是窮人,付不起醫藥費,即使磕破頭求他們,他們也不屑浪費寶貴時間來宰殺你,除非他們看中了你的臟器。

化學藥品是大藥廠背後的世界最大富豪們的搖錢樹(可與石油比富)。

整個醫療系統和政治、法律掛鉤,若有病患不願接受他們的「治療」,法院就立即介入,強制執行。
譬如化學藥品 RITALIN,說是可以幫助學童品行好、學習好。只要有關當局認定哪個學童要服此藥,學童必須服用,如不服用就不准上學。

如果家長出面交涉,家長就會被起訴、判刑、罰款和坐牢。60% 的美國學童都服用此藥。

更多內容請參照:
http://joseph.odesign.tw/2011/%e6%9b%bc%e6%88%b4%e7%88%be%e6%9d%be%e9%86%ab%e5%ad%b8%e5%8d%9a%e5%a3%ab-%e4%b8%80%e5%80%8b%e9%86%ab%e5%ad%b8%e5%8f%9b%e9%80%86%e8%80%85%e7%9a%84%e8%87%aa%e7%99%bd.html

 

 

 

寶寶的第一個朋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X光判讀、痰液檢查都不精準。

懷疑、疑似,就是無法確診。

什麼狀況都搞不清楚,反正就當白老鼠吃藥,然後再看看有什麼變化,再來確診。

啊不然先開個刀再說,反正鄉民啥都不懂、都不專業,醫生才是專家,誰知道誰幹得好事?

專家說的話要聽,門外漢知道嗎?  專家專門幹好事!


 

 

這種醫學很恐怖!!

 

誠心呼籲! 閒來沒事,人活得好好的,別亂逛醫院!



----------------------------------------------------------------


http://tw.nextmedia.com/applenews/article/art_id/1854177/IssueID/20050618

2005年 06月18日
【甯瑋瑜、吳佩芬、沈能元╱台北報導】結核病是國人法定傳染病頭號殺手,但疾病管制局顧問、國家衛生研究院臨床研究組主任蘇益仁昨發出警訊,指國內每年通報確認的一萬六千例肺結核個案中,有超過三千人後來被診斷出其實是肺癌,而其中一成以肺結核治療後,一年內死於肺癌。不過,也有醫師指出,肺癌患者也常合併有肺結核。

驚人數據

蘇益仁昨在「新興及再浮現性感染症研討會」上發表研究報告,研究針對二○○二年全年確定肺結核病例分析發現,二萬二千名通報個案中,確認為肺結核的有一萬六千名。


點下放大
僅作痰液檢驗不準

其中僅五成二 有做痰抹片陽性或病理培養等診斷,另四成八只有X光片判讀,「在這四成八病患中,一半最後被確認是肺癌,也就是有高達兩成四被誤診」。
林口長庚呼吸胸腔內科系主任郭漢彬表示,肺腺癌病人的X光片和肺結核病人相似,確實易誤診;不過約百分之一的肺癌病患會合併肺結核,有些肺癌可能本就有肺結核,也可能是因化療、免疫力下降才感染。他目前治療逾百名肺癌病人,就有四、五人有肺結核。
肺結核是高居國人死因第十二位,每年約有一千多人死亡,雖是常見的傳染病,但診斷卻十分棘手,
痰液和X光檢查都不夠精準。
北市立聯合醫院胸腔內科主任蘇維鈞說,
痰液篩檢敏感度只有五至六成,其餘還得靠X光片輔助判讀。


可取切片檢驗確定

郭漢彬說,若碰到X光片無法辨別是肺癌或肺結核時,會以高速的電腦斷層在二十秒內進行胸部的掃射、導引,或以支氣管鏡取出組織切片確定。若以抗生素治療一個月反應不佳,就要懷疑有肺癌的可能性。
疾管局結核病組長吳怡君說,凡痰抹片陽性、病理培養或抗結核藥治療後,X光片顯示改善,就會列為結核病確定病例。疾管局每年都舉辦研討會,加強醫院實驗室診斷與醫師X光判讀。



-----------------------------------------------------------------------------------------

http://tw.nextmedia.com/applenews/article/art_id/2582693/IssueID/20060504
2006年 05月04日


【高麗玲╱台北報導】肺癌與肺結核診斷易混淆,醫師若解釋不清楚,常易引起醫療糾紛。民眾潘先生向《蘋果》投訴,他只是得了肺結核,竟被台北國泰醫院誤判為肺癌末期,讓他差一點白挨一刀。台北國泰醫院則強調未誤診,只是多方檢驗,以釐清真正的病因,但未來會加強與病患的溝通。
五十六歲的潘先生指稱,因為走路會喘,今年三月九日到台北國泰醫院看病,「醫師在照了X光後跟我說,肺積水很嚴重,要馬上住院。」在經一連串的驗血、支氣管鏡、電腦斷層的檢查後,醫師懷疑他已是肺癌末期,要他開刀治療。


點下放大

醫:肺結核更要擔心

潘太太不滿地指出,一名醫師還跟她說,「要有心理準備」,先生在聽到自己可能是罹患肺癌時,差點服藥自殺。後來轉到和信醫院再檢查一次發現,潘先生只是罹患了非開放性肺結核、根本不是肺癌。潘太太說,她打電話回國泰問醫師時,醫師居然還說,「若是肺結核,才更要擔心!」
台北國泰醫院副院長黃政華解釋,肺結核和肺癌不易診斷,當時醫師無法確認潘先生是患何種疾病,才會進行檢查,該院並未向潘先生及其家屬說是肺癌末期,也沒要馬上開刀,可能是溝通不良才讓家屬誤會要開刀,該院會改善。
中華民國重症醫學會理事長、胸腔科醫師吳清平也說,肺結核症狀多樣化,臨床上確實有不少將肺結核診為肺癌的情形,不過,醫師仍應仔細評估,全方面綜合診斷。

 

 

寶寶的第一個朋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你確定你看的是醫生??


------------------------------------------------------

署立醫院採購弊案 檢調查79據點


【大紀元2011年03月25日訊】(大紀元記者徐乃義台灣桃園報導)

衛生署基隆、桃園和署立台北醫院,25日遭到檢察官同步搜索,三家署立醫院都因為勞務採購或醫療器材採購上有圖利特定廠商之嫌,檢方大動作兵分79路,動員320名調查員,展開大規模的醫院弊案調查行動。
桃園地檢署25日上午開始,動員20名檢察官和20名檢察事務官,指揮全台320名調查員,兵分79路在北中南各地展開同步搜索,主要被調查的醫院包括署立基隆醫院、署立桃園醫院,和署立台北醫院三家,另外新北市、台中和高雄等地也都有相關人員和據點被清查。 桃園地檢署表示,一年前就展開相關案件的偵查,經過釐清後,初步掌握到的訊息是,署立基隆和桃園醫院健檢中心的勞務採購案,以及署立台北醫院的醫療檢查器材的採購案,都涉及圖利特定廠商。
三家醫院近年來的相關採購案,每一件都有三家投標廠商,為了逐一釐清,才會展開全台同步搜索,目前清查層級最高的是前署立台北醫院的院長,也就是現任衛生署醫管會執行長黃焜璋,以及署立基隆醫院院長李源芳和署立台北醫院副院長王炯琅,另外還有三家醫院的採購人員和業者,也都已經約談到案,涉案金額初步估計超過七億元,至於涉案情節如何,還有待檢察官逐一釐清。




 

7億採購弊案!官商勾結 檢搜署立醫院

聯合署立醫院爆發採購弊案,檢調查出疑似有官員收賄、廠商圍標情事,不法金額高達7億,桃園地檢署發動320名檢調人員,同步搜索三家署立醫院,以及廠商住所等79個地方,並將署立基隆醫院院長、署北醫院副院長以及衛生署官員等,總計33人帶回約談,經過漏夜偵訊,在凌晨3點左右,陸續將署立基隆醫院院長李源芳、衛生署醫院管理委員會執行長黃焜璋,轉往桃園地檢署,繼續偵辦。

凌晨3點,穿著灰色西裝的署立基隆醫院院長李源芳,緩緩步出台北縣調站,走在前方的律師還試圖拿圍巾阻擋媒體拍攝,坐上車後,還是繼續不斷用手遮掩。  

緊接著4點左右,擔任衛生署醫院管理委員會執行長的黃焜璋,也走出縣調站,同樣低頭不發一語,兩人在經過檢調漏夜偵訊後,在凌晨陸續被送往桃園地檢署,繼續接受偵辦。

 

另外還有包括署立台北醫院副院長王炯琅在內的33名衛生署官員,通通都是涉嫌收受賄賂,替廠商不法取得標案,遭到約談,層級直達院長級。  

桃園地檢署發言人廖江憲:「總計搜索的廠商跟醫院,有79個處所,同時傳訊的廠商,跟部分官員,總共有33人。」

檢調初步查出,他們涉及三大弊案,包括98年的署立桃園醫院約4億的採購弊案,99年的全自動生化檢驗器約700萬的採購案,還有署立基隆醫院心血管檢驗器材,約2.3億的採購案,總計不法金額高達7億。

檢調蒐證兩年,發現有30多家廠商,疑似行賄給衛生署官員、醫院高層,用圍標方式,不法取得標案,由於行賄都用現金付款,企圖掩人耳目,但還依舊逃不過檢調追查,一舉收網,將涉案人通通帶回。

修改:2011/3/26 08:29

http://www.tvbs.com.tw/news/news_list.asp?no=arieslu20110326003802

 

 

 

 


署醫弊案第3波起訴 新北聯醫院長沈希哲在列

〔記者周敏鴻、何玉華/綜合報導〕桃檢偵辦署醫弊案,昨天第三波起訴新北市立聯合醫院院長沈希哲、內科主任陳識中等人。檢方指出,醫院四起採購案涉弊,總標案金額九千二百五十八萬元,沈收賄九十八萬九千元、陳收賄一千一百一十二萬餘元。

宜德醫材負責人兄弟也被訴

桃檢昨除依貪污治罪條例起訴沈希哲、陳識中外,還起訴了業者宜德醫材股份有限公司負責人林洽權、他的胞弟林弘銘。

檢方調查,陳識中到職後,就跟沈希哲達成共識,只要他負責的標案,就會收取五%的回扣給沈。為此陳開口向林洽權等人要求,每個標案付十三%到十六%不等的回扣,扣掉五%,其餘都進了陳的口袋。
林洽權等人得標後,把回扣現金帶到陳識中常去的雪茄館交給他。檢方說,「三重院區心血管照護中心醫療器材與設備租賃」八千八百八十萬元,回扣金就達一千一百五十五萬餘元,要給沈的有四百四十萬元,沈因大筆現金不好處理,每月由陳分期交付廿萬元。沈希哲收了四個月,因檢調著手查署醫弊案,陳識中才停止交錢給他。

沈希哲七月被收押時即被免職,新北市衛生局指出,沈希哲具公務人員身分,依公務人員保障法在羈押結束三個月內可以申請復職,醫師陳識中因為是外聘醫師,收押時則已經召開考績會解職。
衛生局表示,當事人提出復職申請時,醫院考績會會就起訴書內容審議是否有違法、廢弛職務或其他失職行為,若有,則移送懲戒;若無,則同意其提出復職申請,許可與否則交由主管機關決定。

起訴的相關公務員共有29人

署立醫院弊案,前後已起訴三波,公務員共有廿九人,包括衛生署醫事管理委員會執行長黃焜璋,還有院長級署基李源芳、署竹陳文鍾、署中邵國寧、樂生李乃樞、署嘉黃龍德、署澎李明杰、署立胸腔病院院長鐘威昇、前陽明大學附設醫院院長唐高駿、新北市聯合醫院院長沈希哲。

 

寶寶的第一個朋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恐龍法官,恐龍醫生

你確定你看的是醫生??


----------------------------------------------

未罹癌卻切乳房 中山附醫外科停健保3月

2012年02月27日15:56蘋果即時

 

《聯合晚報》報導,中央健保局最近公告違規醫事機構名單,其中,中山醫學大學附設醫院因2年前1名陳姓外科醫師,涉及替未患乳癌的婦女切除乳房,並將檢體掉包,向保險公司詐領理賠,另向健保局虛報費用約8萬元,因此,健保局以「虛報醫療費用」查處該院,將於4月1日起,將該院外科的門診、住院的健保業務停止3個月。

依中山附醫就醫人數推估,若被停約3個月,影響患者達上萬人。該院日前已提出申覆。

健保局表示,詐騙集團勾結7名醫師詐保,引起各界震驚,陳姓醫師去年底已被起訴,中山附醫負有管理責任,因此健保局予以開罰;其他涉案醫師分別任職於高雄醫學大學附設醫院、署立基隆醫院、雲林若瑟醫院等,健保局也已開罰,包括高醫大附醫婦產科被停約1年半,為免影響病患就醫,後來改扣抵1年門住診費用,罰款1.5億元。




涉詐欺 中山附醫健保遭停

2012年 02月28日

【邱俊吉、蔡智銘╱連線報導】三年前爆發的「假罹癌、真開刀」詐欺案,涉案陳姓醫師四年前任職中山醫學大學附設醫院,曾向中央健保局詐領八萬元,陳已遭起訴,健保局認定院方有連帶責任,日前公告處分該院外科四月起暫停健保特約三個月,患者就醫將須自費,院方恐因此損失近五千萬元,已提出申覆,盼減輕罰則。

「假罹癌真開刀」

傅建森集團二○○八年起勾結多名醫師,切除假患者卵巢、乳房等部分器官,再掉包為癌症檢體,藉此向保險公司與健保局詐領費用。事發後衛生署、健保局陸續開罰涉案醫師與醫院,中山附醫為最新遭處分院所。
健保局稽核室主任吳文偉昨說,牽涉此案的較大院所有高雄醫學大學附設醫院、署立基隆醫院、雲林若瑟醫院與中山附醫,健保局據各地檢方辦案進度,陸續決定處分。
吳文偉說,陳姓醫師二○○八年任職中山附醫外科,曾詐領健保費八萬元,醫師行為不能與醫院管理完全切割,決定處分該院外科四月一日起,停止健保特約三個月,院方可申覆採「停約抵扣」方式,以繳罰款換取免遭停約。
高醫附醫已繳約一億五千元罰款,醫界估計若中山附醫比照辦理,恐繳罰金近五千萬元。

醫院喊冤也受害

中山附醫副院長曾志仁回應,陳姓醫師四、五年內在多家醫院用同樣手法犯案,在該院個案僅一件,但他院都獲行政裁罰減免,院方一定會申覆。
曾志仁也強調,院方也是受害者,因相信醫師而申報健保費,將深入檢討、並加強管理健保申報的流程。





醫師偽造病歷 女假癱瘓詐保510萬

2012年02月22日14:05蘋果即時

 

台中市林森醫院1名施姓骨科醫師(47歲),涉嫌勾結1名羅姓女子(29歲),於2009年10月25日在台中市山西路二段,安排潘姓男子(35歲)開車從後方撞擊羅女騎乘的機車,再由施嫌開立不實診斷證明書及病歷,偽裝成下半身癱瘓,向3家保險公司詐領保險金,得手510萬元。警方今將3人依法送辦。

警方表示,羅女事前向3家保險公司,投保總金額1437萬元的終身壽險附加平安傷害意外險,及第三人責任險與強制汽車責任險,其中1家保險公司察覺有異,去年5月向刑事局報案,但羅女已出境加入詐欺集團,後來在泰國被警方逮捕,送回桃園女子監獄服刑。警方借提羅女並拘提施嫌與潘嫌,依詐欺與偽造文書等罪嫌,將3人移送偵辦。

施姓醫師被送辦。林志青攝


 

 

署立病院傳弊 醫師涉詐保3千萬
 

造假住院 縱結核患者四散病菌

2011年 08月27日

【辛啟松、李恩慈╱台南報導】位於台南市的衛生署胸腔病院內科主任吳盈勳,疑因貪圖禮品和績效獎勵,涉嫌勾結護理師幫22名病患、假病患製作假住院病歷,5年來幫病患詐領3千多萬元保險理賠金,另浮報健保費。吳盈勳昨到案否認犯行,但因護理師坦承不實登載,檢方將他依偽造文書、詐欺等罪嫌向法院聲請羈押。

台南地檢署襄閱主任檢察官林志峯說,檢方清查22份病歷,發現家住雲林縣口湖鄉的涂姓、蔡姓男子感染「多重抗藥性結核病」,不但未住院治療,反而在外頭「趴趴走」散布病菌,蔡迄今行蹤成謎。
對結核病患在外「趴趴走」,南市衛生局主祕林碧芬說,已調病歷並緊急通報病患居住轄區衛生所追查。

怕感染視訊偵訊

衛生署疾病管制局副局長施文儀則表示,已知胸腔病院確有開放性肺結核病患在院外遊蕩及離院外出,正追查病人。
保險犯罪防制中心向南檢檢舉指,經核對保險公司住院理賠金名單,發現署立胸腔病院內科主任吳盈勳(51歲)治療41名患者,多來自雲林口湖同一社區,其中22人染肺結核,曾在胸腔病院住院1周以上,5年來共向保險公司申請住院理賠金3千多萬元,疑有詐領情事。
檢察官江孟芝前天搜索胸腔病院,查扣41份病歷、檢體與住院紀錄,傳喚8名護理人員及1名保全。護理師坦承病患未待在隔離病房,且配合病患未記載或不實記載醫療紀錄,主治醫師吳盈勳也知情;護理師訊後飭回。
前天檢方會同疾管局人員到雲林拘提病患涂男(55歲),將他送高雄民生醫院強制隔離治療,為避免感染,檢方以視訊偵訊,涂男坦承是吳盈勳的病人,常致贈洋酒及高級海鮮,只要介紹親友從雲林到台南看診,吳都會安排住院。

 

混合製作假檢體

檢方查出全案有病患檢體掉包弊情,有人把未染病者痰檢體跟有病菌痰檢體混合。吳昨到案坦承接受餽贈,否認偽造病歷助詐領保金。署立胸腔病院祕書曾文義說,吳服務20年,「可能某些程序疏忽造成誤解。」

報你知 多重抗藥性結核病

衛生署胸腔病院祕書曾文義說,所謂「多重抗藥性結核病」,是患者同時對兩種治療肺結核的藥物「伊娜」(Isoniazid)和「立復黴素」(Rifampicin)產生抗藥性,間接導致治癒時間跟難度較高者。
「多重抗藥性結核病」的傳染途徑與傳染力都和一般結核病相同,是飛沫傳染,患者經由咳嗽、打噴嚏、說話、唱歌或大笑時產生飛沫排出結核菌。
「多重抗藥性結核病」病患會出現咳嗽、咳痰等症狀,有時會有午後發燒、食欲不振、體重減輕、疲倦、夜間盜汗、氣喘,嚴重者還會咳血。

吳盈勳小檔案

年齡:51歲
月薪:至少30萬元
家庭:已婚,育有2子
學歷:中國醫藥大學中醫系畢業
現職:衛生署胸腔病院一般內科主任
經歷:台南慢性病防治院主治醫師、成大醫院胸腔內科研究員
專長:胸腔內科、一般內科、氣喘、肺結核等肺病
資料來源:衛生署胸腔病院







 

 

 

寶寶的第一個朋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