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數決精神」與「發信主義」的法治基礎,勝訴。

財產權可以這樣搞嗎??


----------------------------------------------------


八月、都更、拆王家(上)

2011/07/01  
EDD_3117

記者 鐘聖雄 / 專題報導

近來有關「強制徵收」的討論、抗爭越來越多,不僅大埔、相思寮農民在日前再度前往營建署抗議,就連都市更新「受害者」們,也首度前往營建署拉布條抗議,希望政府能正視人民財產、住居權利。就都更議題來看,「八月、都更、拆王家」,在許多人眼中,是台北市長郝龍彬「責無旁貸」的都更指標作為;然而,在另一群人眼中,則是馬政府違憲、違反兩公約的犯罪行為。究竟,政府會不會動用都更條例第36條,強制驅離備受爭議的士林文林苑都更案不同意戶,王家10口又究竟會不會「被安心上路」,則是許多市民、專家學者的觀影重點。 

包括台北市議員洪健益、李彥秀等人,都曾在台北市議會質詢時,要求市政府儘速展現施政魄力,將早已在98年6月就被北市府核定通過,由樂揚建設擔任實施者的士林〈文林苑〉所遭遇的障礙都排除乾淨,好讓該案成為台北都更的實施指標。

只是,從頭到尾都不同意該建案的士林王家,在以「行政程序充滿瑕疵」為由,向行政法院提起撤銷訴訟,最終被台北高等行政法院駁回後,近日又頻頻向媒體控訴,文林苑根本不符消防法規規範,如落成恐釀安全疑慮,再度為這樁都更案掀起另一番波折。

有關「行政程序瑕疵」部分,由於士林王家已被台北高等行政法院判決敗訴,所以本文不應也不能多所評論。然而,多數讀者對於該案訴訟並不熟悉,所以本文在此將概略描述訴訟重點,以利讀者掌握全案來龍去脈。至於王家所言消防疑慮部分,則留待下文處理。

都更 X 發信主義 X 多數決

首先說明為何王家不願意都更。王家自清代就居住在台北士林區一帶,因為希望能將祖傳土地留給後代子孫,所以不同意都更。目前士林王家產權由5兄弟持有,5兄弟之一的王廣樹認為,王家住所、土地並非位居基地中心,也就是說,沒有王家,該建案也可繼續進行,所以不願參與都更。

「如果是公共建設,那我們沒話講,政府要徵收我們也沒話講,但這完全是私人利益,所以我們不願意。」王廣樹強調,王家目前2棟建物,一棟才在幾年前完成翻修,另一棟也完工不到20年,並非老舊窳陋建築,如果這樣都得被更新,那他還真不懂所謂「公益性」的標準究竟在哪裡。好,王廣樹的說法,畢竟不是訴訟重點,所以先在此打住。

樂揚建設負責人段幼龍,曾在95年6月,都更案還沒開始實施前,親自拜訪王家洽詢參與都更意願,當時,王家直接表明沒有參加意願。在那之後,王家一直以為自己與都更案已無瓜葛,卻在96年2月9日時,接獲「都市更新權利變換公聽會」通知書,要求他們出席公聽會,對權利變換結果表示意見。換言之,士林文林苑都更案在王家沒有同意,更沒有參與的情況下,已走過2次公聽會階段,之後才通知王家,對權利變換結果表示意見。

訴訟起因在於,王家認為樂揚建設在「都市更新事業概要」、「都市更新計畫」2階段公聽會時,刻意忽略通知王家,一直到最後的權利變換階段才通知王家,疑似違反程序,因而向北市府都更處提起訴願,但遭駁回,最後該都更案也被北市符合可通過,因此王家才會轉向行政法院控告受理、通過本案的北市府違法。

自稱過去對電腦設備、文書簡報一竅不通的王廣樹,為了向外界解釋自己家為何反對都更,「被迫」學習使用電腦製作簡報,並利用本來打算用來唱卡拉OK的影音投影設備,向外界說明狀況。就這樣,王家擠滿了神桌、簡報資料、茶水零食的小客廳,成了他們的簡報會議室。

 

 

訴訟過程中,樂揚建設為了證明自己沒有刻意忽略王家,在訴訟過程中提出了幾份證據;但這些證據不是住址有誤,就是有塗改痕跡,無法證明王家的確有收到通知信函。在樂揚建設所提出的證據中,最被質疑的是一份印有「大廈管理委員會戳章」的回執聯。王家人指出,這份回執聯不但住址錯誤,且自己分明是住在2棟透天厝中,哪來的大廈管理員委員會可以幫忙收信?

樂揚建設委任律師則指出,舉凡法律上各種「集會」或「開會」之通知,如股東會、董事會等,實務上都是採取「發信主義」,都更條例也沒有強制規定,權益相關人一定得收到信不可,所以程序上並無瑕疵。

此外,樂揚建設亦在抗告理由第四點中強調,都更案依都更條例第22條規定,採「多數決」精神,且文林苑計畫案同意比例已符規定,就算王家不同意,對於計畫案也不會有影響,有無出席公聽會自然也不應是重點,所以向法官訴請駁回告訴。

最後,法官裁決,如果公聽會通知書採到達主義的話,「則公聽會之舉辦將曠費時日,而陷整個都市更新程序延宕至不能進行之窘境,顯失立法之原意,故關於公聽會期日及地點之通知,應採發信主義…至於應受通知者實際有無收受該通知在所不問」。(判決書P.13)

就這樣,王家到底有沒有收到相關程序通知,對法官來說都不重要,也無法被視為程序瑕疵。王家,敗訴了;一場他們自始至終都不同意,只在最後階段才接獲通知的都更案,仰賴「多數決精神」與「發信主義」的法治基礎,勝訴。

99年5月26日,王家敗訴判決確定。100年5月,郝龍彬對媒體表示,北市府執行公權力「責無旁貸」,將編制警力執行都更條例第36條,於8月拆除王家。

至於那些錯誤、有塗改痕跡的發信地址,以及不曉得究竟從何而來的「大廈管理委員會」,就連在判決書中,都沒有再被樂揚與法官提及…

「如果8月真的被拆,你們有什麼打算?」爛透了的問題,我問。

「…反過來換成我採訪你,你要怎麼辦?」王廣樹反問………

由樂揚建設所提出,曾試圖通知王家參與公聽會的證據。在這份掛號信收執聯中,王廣樹的名字正確無誤,地址卻天差地遠,就連收件戳記也是不曉得從何而來的「大廈管理委員會」。

 

上圖左方白色與右方雙層建築,為王家所有。這樣的地方,像是會有大廈管理委員會的地方嗎?

 

王廣樹拿著樂揚建設在報紙所刊登的都更建案廣告,該廣告以「只有家 永遠拆不掉」為題,讓王家人覺得,廣告與自己的處境相較下,非常諷刺;提起樂揚建設,王廣樹語氣中滿是無奈。王家近來頻頻在媒體上批評樂揚建設,對此,記者曾試圖聯絡樂揚建設,希望他們有所回應,但樂揚代表僅低調表示,不想對該案再有回應。

 

資料來源:http://pnn.pts.org.tw/main/?p=28993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寶寶的第一個朋友 的頭像
寶寶的第一個朋友

寶寶的第一個朋友

寶寶的第一個朋友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