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殺者在靈界 2》雲深不知處-請米勒協助介紹一些靈界志工


本文作者:張開基

雲深不知處
請米勒協助介紹一些靈界志工


在這處垂直陡峭的岩壁半山腰,只容一個人平躺的小小平台上,我沒有刻意去意識自己已經坐了多久?風勢可不算小,吹的衣袂飄飄,凝神望著山腳下不很清晰的小小黑點,他也正極目仰望著我,就這樣保持靜止的對峙良久,我忍不住向他招手,示意他上來,黑影遲疑的望向峭壁和天空,終於像隻黑色的氣球一般緩緩的飄昇上來,比我希望的速度慢了許多,我知道他原本輕易就能做到的,甚至可以瞬間就蹦現在面前,可是為什麼他此刻竟然會這麼遲疑?

雖然將近九年多沒有再這樣面對面的見過他,但是,我卻一點也不想用「你好!」或者「嗨!好久不見!」來招呼他,因為他原本就一直在我身邊的。

待他掀開連帽的斗蓬,米勒的臉龐依然沒有改變,沒有一絲歲月的痕跡,他還是和九年多前一樣年輕、英俊、挺拔,短短的金髮依舊耀眼,湛藍的眼珠依舊像愛琴海一樣深邃,只是此刻的他,神情卻是無比的困惑???

風飄蕩著他的黑斗蓬,露出我曾經熟悉的聖潔白色內裡,就這樣滿臉困惑的飄浮在距我四、五公尺遠的空中,定定的瞅著我;一樣沒有任何招呼,我示意他靠近些或者願意也可以坐在我身邊------

意外的是他居然搖搖頭;無需開口就投出他第一記疑問球?

我明確的回覆他:「我想了很久,才決定這樣做的!」

米勒還是不解:「-------我陪你走過五光十色的都市大街、陪你走過燈紅酒綠的靡亂巷弄、陪你走過危險的火車鐵橋、陪你走過心曠神怡的鄉間小徑--------不管是歡樂的,悲傷的,是怡然的或者凶險的,我從來沒有遲疑,因為我也陪其他人這樣走過,可是為什麼此刻你的選擇完全出乎我的意料?」

聽起來好像吟遊詩人在唱詩哩,怪怪的?不過,知道他還沒問完,我也就不急著回答;----------------------------------

---------------------------------------------(中間刪除一大段過分敏感的內容)

我:「希望對你不會太困難。」

米勒:「不難才怪!」

我知道有些是還不能跟他談的:「-----------」

米勒:「哦!你從來沒有主動的找過我,這次好突然;應該有什麼大事吧?」

我當然不會忘了主題:「我想寫一本關於『自殺』方面的書,希望得到你的協助。」

米勒:「我以為你不會再寫作了?」

我:「原來沒有這麼強的意圖。」

米勒:「跟你消失的那段時間有關?」

我:「是的!」

米勒:「那和你自己一直都有的自殺意念呢?」

我:「也有關,兩者是密不可分的?」

米勒不是很能理解:「那要我怎麼幫你?」

我:「我想深入的去了解自殺者在死後的處境。」

米勒:「哇!那麼多,你怎麼可能一一看遍?」

我:「我只想了解一些比較典型的例子。」

米勒:「哦-------可是,那個是另外一個專門引導自殺者亡魂的志工團隊負責的呢,而且我要請示導師呢?」

我:「好啊!」

米勒只閉了一下眼睛,沒讓我等,然後幾乎立即回我:「導師同意了,那個團隊其中有一個小組的組長,答應只要你準備好了,任何時間都可以。」

我有點意外:「哦!」

米勒:「她早就知道你了。」

我:「因為我自己的自殺意圖?」

米勒:「對!你廿四歲那年,你第一次差點跳樓開始,她就常常跟我一起在等待你的抉擇。」

我:「那意思是我也讓她空等很多次了?」

米勒聳聳肩沒答腔,大概他也不知道該如何回我。

我:「那-------等我準備好了,我是不是可以請你安排跟她見面?」

米勒:「可以!隨時都可以,我是說你的『隨時』!」

我笑了起來:「我當然知道啦!」



(註:本篇文章原應編入「靈界的自殺亡魂」第一冊之中,在「沙發上的宇宙」與「星空平台」之間,以交待說明我與「靈界引導志工」羅蕾結識的經過,但因為篇幅限制,所以臨時抽換,移於本冊中刊載,特此說明。)


=====================================================================
(本文作者擁有著作權,非經同意請勿擅自轉載、轉貼、摘錄或任何形式之引用,改作)=====================================================================

 

 

 

 

 

創作者介紹

寶寶的第一個朋友

寶寶的第一個朋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