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沒有想過「少年PI」的老爸一開始怎樣用一隻活羊來教導他的?

最後漂流到安全的海灘,老虎為什麼沒有依照「觀眾」最感性的心理要求回頭看PI最後一眼?

 

 

 

 

正因為「它」是畜生,依照生物本能過活,所以一看到叢林,就見獵心喜的知道自己回到自己的王國了,可以回復叢林之王的身份,不用再乞憐於人類了,牠這時只想到食物,不是「和老朋友」深情款款的含淚告別,更不會互相擁抱互道珍重-------------牠的思想中完全沒有這種機制(註:貓狗是人類天長地久訓練出那種感情機制,甚至還不算真正感情層面,只是單純動作習性)。

但是,我們是人類,總是想要把畜生或野獸「類人化」,譬如訓練動物學人走路和模仿動作,老實說,我非常厭惡這種表演,有夠無聊兼白癡。

狗會用兩腳走路,啊,怎樣呢?

鸚鵡會拉小車又怎樣呢?

訓練者很白癡,愛看這麼表演的更白癡,動物自有它們的天性,幹嘛非要強迫它們模仿人類呢?


如果猩猩強迫人類在樹林間吊來吊去,然後只是讓所有猩猩拍手叫好,這樣有人肯幹嗎?

------------------------------------------------


這個問題,也正是為什麼我會把「慈濟高層」的名嘴榮董「周  元」定位為「人皮畜生」的真正原因;-
-
這絕對不是單純在謾罵洩憤,而是從「它」的所作所為來界定「它」思維模式和層次,「它」只是一隻哺乳類掠食動物的層級,在「它」的主要思維模式中,只有「性」和「食物」。


所以當「它」看到一個中意的異性時,「它」想到的只是怎樣可以跟她交配,還能從她身上獲得最多的「食物」,所以,「它」就是拼命想上她,然後從她身上壓榨出最多的金錢而已。

「它」並不會想到這個異性是什麼身份?沒有想過什麼她是「好友的未婚妻」之類的人文層面的意涵,在「它」眼中,「小 如」只是一隻可口又多金的肥羊,「它」是迫不及待的渴望擇肥而噬。其他的,那根本不屬於「它」會思考的問題。

所以,「甜言蜜語,口若懸河」的過人口才,只是「它」用來掠食的工具,「它」並不需要真正了解「它」說的語言真正的含義,就如同「它」再三說「女人九孔多流不淨」,可是「它」並不知道那是在叫人遠離女色和性慾的誘惑,「它」反而是變本加厲的再三去沾染挖掘那些體液,甚至染指性侵無辜的女性,而且樂此不疲,完全沒有任何人類社會「道德」的考量?道德?什麼是道德?好友?什麼是好友?

所以,「周  元」,不論「它」的口才再好,「它」終究還是一隻掠食類的「畜生」而已!-
-
現在應該知道為什麼「慈濟人」這麼喜歡聽「周  元」演講了吧?因為「它」是「畜生」之中學人類說話學得最像,最好,甚至比人類自己還要好的一隻啊!

 

 

 

========================================================

 

 

 

 看看稍早的電視訪問紀錄,那位被謀害的老先生慈祥善良又有愛心?

那個涉嫌謀財害命的店長多麼可愛,笑容多麼燦爛還有酒窩?說話多麼溫柔又有禮?

從外表看,那一個竟然會是包藏禍心的?而且犯案後兩天,出遊時的照片,一樣是若無其事,笑容可掬的?接受兩大名捕「訊問」,冷靜鎮定,竟然能夠逃過這麼老經驗,明察秋毫的法眼。

厚--------------現在山寨版的複製人竟然已經越來越進化,越來越擬真,讓人真假難分了?

太可怕了吧?

老實說;如果不是現在已經知道差不多答案了,如果是完全不知情的狀況下,把早先那段同時訪問兇嫌和被害人的談話影片放給我看,告訴我日後會發生命案,其中那一個比較有可能是兇手?

我真的不知道?就算把範圍縮小到二選一,我也難以確定???

真的!

何況是「慈濟」的榮董,資深委員「周  元」,一再被「證嚴」誇讚的名嘴,一年要被派出去各地接二百多場「心靈」、「大愛」、「仁義道德」、「慈悲喜捨」----等等專題演講的名嘴!


誰會相信「它」竟然其實是騙財騙色的「神棍」;滿嘴鬼話的宣稱自己其實不是人;而是天上「麒麟化身」,要用童子元精來度化美女,不但要睡她,還要榨乾她每個月的高收入,沒現金就逼迫她去典當金飾。先玩弄妹妹感情和身體再誘拐姊姊,一個好友的未婚妻;不但破壞家庭,還長期鳩佔雀巢,住在好友原來的家裡,睡在好友睡過的同一張床上,夜夜在那張床上搞好友的未婚妻;前後長達二年,然後還敢惡狠狠地向被騙受害的好友嗆聲:「你們是要文的來?還是武的來?」

 



這種山寨版的複製人皮也越來越精緻,經過特效處理過的表情效果比「少年PI」中那隻數位化的老虎還要更栩栩如生,纖毫畢露,包裹在「周  元」這種原本面目猙獰,長相醜陋,內心邪惡的畜生身上,究竟怎樣才能夠分辨真假,找出破綻呢?



又何況「它」現在在任何公開場合演講,一定會像錄影重播一樣,一再演出對「年少無知」時代忤逆生父,誘拐好友未婚妻這種過失,痛哭流涕的懺悔不已,再三自責,用心捶心肝說自己十分該死-------

哇!太了不起了!浪子回頭金不換,只要懺悔任何時候都不嫌晚的,普天下沒有不能原諒的人啊!

啊不然還要人家怎麼樣嘛?

嗯!不怎麼樣?不是十分該死啦!是早就該死了,只是運氣好,那個倒霉的好友年輕時比較孬種,沒有衝進廚房拿菜刀宰了「它」這頭畜生,沒有找朋友幫忙剁斷「它」的二條蹄筋,也沒膽打爆「它」的獐頭,更沒有幫「它」去勢,所以,「它」現在喉節還在,鬍子依舊,嗓子也沒有變尖,所以還能四處滿口仁義道德,儘管還是一樣一肚子男盜女娼。

所以還能天天四處去唱歌仔戲,騙大家說「它」是「新好男人」了?

好奇的是;38年前,如果好友狠一點,幫「它」去勢留命的話?啊現在是「新好什麼人」?

「新好陰陽人」?不對!

「新好無卵頭家」?

不知道哩?蠻難想像的說?這麼好的人怎麼會是像水蛭一樣;靠吸女人的血維生的哩?



而且牙齒也不好,大半生以來都只能吃軟飯,靠好友以前那個未婚妻賣藝賺錢養活「它」哩?

 

天地自然人網站/ 張開基

創作者介紹

寶寶的第一個朋友

寶寶的第一個朋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