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張開基為什麼一直不停的在批判「周 元」?



我知道很多人一定對我最近一直不停在批判「周 元」的這些作為非常不以為然?尤其是「慈濟人」!

難道一個人年輕時荒唐的過失,終生不能改過嗎?

為什麼我一直因為未婚妻被「周  元」拐跑,就終生追殺不停,絲毫不肯饒恕,也同時可以釋放自己啊?

第一,事過境遷將近四十年,我從來沒有展開任何報復行動;依照台灣民間習俗,四十年來「它」的兩條腳筋一直讓「它」安然使用著,沒有絲毫損傷,我甚至沒有賞過「它」幾拳或幾巴掌!

第二,將近二十多年前,我給過「它」兩封信,已經答應原諒「它」和「小 如」,但是,但書條件是天涯海角任憑「它」去做任何發展,從政從商都可以,我絕對不會阻撓;甚至對以前那些醜聞的事,可以隻字不提,我會帶進棺材去。不過,「它」唯一不可以做的就是滿口仁義道德,妄圖當人間導師,尤其不要在我面前高唱仁義道德,因為「它」不配!

我相信這樣的要求不算過分吧?

然而,「它」悍然拒絕,不但繼續四處高唱「仁義道德」,更甚至把自己漂白成了「新好男人」!

這點,我也還是可以不跟「它」計較!

但是,為什麼要把當年這種醜聞公布在媒體上(「慈濟道侶」),非要把我供出來,而且是大喇喇,毫不和羞恥;白紙黑字的公開宣稱:
「22歲那年他拐走了好友的未婚妻」,「它」自己不要臉,我還要臉啊?「它」絲毫不覺得這是非常丟人現眼,極端羞辱的事,我身為直接受害者;雖然不是社會名流,文壇巨擘,但是,至少在台灣以至大華人世界的文壇,尤其是宗教界、靈魂學研究這塊領域中也略有文名;

雖然,我從來不曾公開承認我就是瓊瑤小說「彩霞滿天」中的男主角「喬書培」,但是,因為「瓊瑤女士」已經在幾本著作中公開了我的真實身份,因此,在文壇上知道「喬書培」就是「醉公子」,而「醉公子」就是我「張開基」的可不在少數,而「它」一定也用小說中「關若飛」那個謙謙君子的形象往自己臉上貼金過,那不就是當眾公開的再羞辱我一次?

為什麼?就為了要讓所有「慈濟人」相信「它」是已經痛改前非的「新好男人」,所以可以再犧牲、傷害、羞辱我
「張開基」一次?是在得意的宣揚「它」年輕時就有本事拐走我的未婚妻,「它」送了我這個略有文名的作家「張開基」一頂綠帽子嗎?

然後,「它」公開坦承自己年輕時的醜陋惡行時,是真心懺悔,全部吐實了嗎?

「它」有沒有交代自己是住在好友家中,公然誘拐好友未婚妻上床,甚至就在好友的家裡偷情做愛,事後竟然留下五、六團衛生紙的穢物,完全不清理的隨意扔在地板上,向我示威?

「它」有沒有交代自己是一個月之內先玩弄妹妹的感情和身體,再誘拐姊姊的?

「它」有沒有交代自己是為了覬覦好友的美色以及驚人的高收入,在好友和「小  如」還是未婚夫妻關係時,就已經拼命詐取她的大量金錢,像吸血水蛭一樣,不知饜足的拼命榨乾她的所有收入?

「它」有沒有交代自己在醜陋惡行被好友知道之後,竟然不知羞愧,還敢耍流氓的惡人先嗆聲向好友恐嚇:「你們是要文的來?還是武的來?」

「它」有沒有交代自己其實其貌不揚,琴藝普通,在台中整整一年沒有工作,都是靠「小 如」賺錢在養「它」,「它」跟「小如」從偷情到後來分手整整三年其實都是在吃軟飯?

「它」有沒有交代自己後來竟然公然「鳩佔雀巢」,和好友未婚妻,不明不白的在同一間房子,同一張好友組裝睡過的床上姘居了二年?

「它」有沒有交代自己根本不是什麼黑道大哥,只是根本不入流的「俗仔」小混混而已?












如果一個人宣稱自己已經真心懺悔,後功可以補贖前過嗎?

可以!絕對可以!這點我完全同意!


但是,唯一條件就是必須真心誠意的懺悔認錯,而且對於自己往昔的過錯一定必須坦然面對,不可以有絲毫隱瞞,更不可以有任何捏造,篡改的行為,否則那就不是真心懺悔。

「周 元」真的完全坦然的面對自己過去品德上重大的瑕疵,全部吐實了嗎?

沒有!

非但沒有!反而捏造了一大堆黑色負面的豐功偉業,來反襯「它」現在改過後的好;逢人就是九十度大鞠躬,臉上堆滿天堂般的笑容;更甚至宣稱自己十八、九歲就在夜總會中彈琴,日進斗金----

這些全部都是不實的謊言,「它」如果是真心懺悔,為什麼還要隱瞞一些往昔的過錯,還要編造一大堆根本虛假不實的謊言欺騙善良的「慈濟人」,甚至欺騙「證嚴」呢?

----------------------------
真實是「正1」,虛假是「負1」;

說過的任何話,乘以「正1」,結果一定是「正數」,說過的任何話乘以「負1」,結果一定是「負數」。

像「它」四處演講,滿口「仁義道德、慈悲喜捨」,如果不是出於真心,甚至連公開向大眾痛哭流涕的懺悔都是虛假的樣板表演時,那麼不論這廿多年來,「它」講了多少場演講,公開哭過多少次,雙手合掌了多少次,九十度大鞠躬了多少次,臉上堆過多少次天堂般的笑容,跪拜過「證嚴」多少次----這些統統只要乘以「負1」,那個就是最後的結果;只有更多更多的「負數」!

同時!也要請任何相信「周 元」已經是真心懺悔,是真正「新好男人」的「慈濟人」出來告訴我;

「它」當年對我和對「小 雨」妹妹的嚴重傷害,只要向「證嚴」懺悔,只要向所有「慈濟人」表示悔過就可以了,不用跟我和「小 雨妹妹」公開正式的道歉謝罪嗎?

「它」做過嗎?

從來沒有!38個年頭過去了,我從來沒有聽到「它」對我說過一句「對不起!」

從來沒有!


既然「它」是公開的四處痛哭流涕的在向眾多的「慈濟人」悔過,卻偏偏不來到我這真正受害者面前懺悔謝罪呢?這不是很奇怪的心態和行為嗎?「它」為什麼會這樣做呢?

試問:所有「慈濟人」或者「證嚴」是當年的受害者嗎?當然不是!那麼「它」為什麼要一再的去跟毫無任何瓜葛的人悔過呢?卻反而不是跟我來悔過呢?


這樣會是所謂真心懺悔嗎?你能相信嗎?你毫無懷疑「怎麼會這樣呢?」

是不是有人會認為「它」根本不用跟我道歉謝罪?

認為「是」的人,歡迎在本網站或者任何公開的網站或者「慈濟」的任何媒體上,直接表達,但是,麻煩請詳述你的理由,讓我知道為什麼「它」可以不用跟我正式道歉?

或者你認為目前就是我在報復「它」嗎!錯了!

這不是報復!我只是無法容忍「它」輕描淡寫就想一筆帶過,甚至不惜編造一大堆謊話來描述「慈濟人」不可能知道的當年事實,包括「它」日進斗金的大笑話!而我現在做的只是單純在還原事實真相而已。

報復!還沒開始呢!

-----------------------------------------------------------------
敬請諸位,能夠把這篇文章儘量張貼出去,讓所有「慈濟人」以及社會大眾,更深入的了解「周 元」這隻口蜜腹劍,狼子野心的畜生;「它」的真面目和狡詐的吹捧伎倆。

創作者介紹

寶寶的第一個朋友

寶寶的第一個朋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