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國以來文壇三大爛蛋:

這些都是滿腹經綸,文章蓋世的不世出的文壇才子;但是,人品之壞也是稀世罕見:

第一名:李叔同!(長亭外、古道邊 離別歌、遊子吟、憶兒時等膾炙人口的名歌都是他的作品),生平不再贅述。

第二名:徐志摩!勾引朋友「王賡」的老婆陸小曼(「王賡」是文武雙全,留德的軍事專家,也有兵權,要殺徐志摩易如反掌,但是,他很有風度的教訓徐一番之後放過了他們,徐的老師梁啟超為他們證婚時忍不住大罵他們是寡廉鮮恥的xxxx),然後兩人開始一起沈淪頹廢吸鴉片,徐並且拼命到處教課寫稿來賺錢供陸小曼揮霍,後來為了省錢搭廉價的郵政貨機,撞山而亡。(偶然、再別康橋都是他的著名作品)

第三名:胡蘭成!抗戰時期的著名漢奸,汪偽政府宣傳部副部長,也是汪的文膽。張愛玲的前夫,抗戰勝利後,為了逃躲避國民政府搜捕,躲藏在要好同學鄉下老家,勾引同學妹妹不成,竟然勾引同學的二娘而姘居,後來短暫來台,遭人檢舉,又偷偷潛逃去日本繼續舔他主子的痔瘡。

 

 

關於徐志摩這個爛蛋

徐志摩的文采是卓然成家的,但是,人品卻糟透了。然後,十年前被編成電視劇「人間四月天」(黃磊和伊能靜主演)之後,因為被編劇王蕙玲和導演丁亞民從頭到腳「重新整容」,竟然借屍還魂一樣的又吸引了許多「摩迷」,但是,事實上斯人斯事是根本不值得歌頌的;連續劇的副名是「徐志摩的戀情故事」,其實必也正名乎應該是「徐志摩的姦情故事」,因為他和陸小曼打得火熱時,男有妻女有夫,在當時社會是嚴重傷風敗俗的(在今天也未必能被接受),難怪他的老師梁啟超證婚時忍不住大罵他們是「寡廉鮮恥」,而且終其一生都很後悔去幫他們兩人證婚,覺得自己因此非常失格。

但是,到了王蕙玲和丁亞民筆下,他可不這麼認為;因為丁亞民曾經受教於「漢奸胡蘭成」,他們這批胡氏高足中有諸多當代文壇名家,好像都有共同的乃師之風;那就是「只要文章好,人品就絲毫不重要了」,「胡蘭成」當漢奸當得理直氣壯,誘拐未成年少女和好友的二娘也是毫無愧色;也所以,像徐志摩這種爛蛋能被「漢奸胡蘭成」的弟子塗上立可白,把一對姦夫淫婦的故事改編得蕩氣迴腸,可歌可泣,也就理所當然了。

看看當事人之一今天終於說出了真話:

--------------------------------------------------


「四月天」劇 梁思成遺孀林洙:糟透了


「做笨人,下笨工夫!」八十一歲的林洙在讀者書頁簽上這幾個字,一筆一劃緩慢而堅定,「這是梁思成一生堅持的做人道理。」林洙在卅三歲那年嫁給大他廿七歲的建築大師梁思成,陪他度過人生最後十一年。

華山文化創意園區昨起舉辦「梁思成保護人類文化遺產特展」,邀請梁思成遺孀林洙來台,與夏鑄九、李乾朗等學者對談中國古建築的研究與保護。

林洙一九四八年來到北京清華大學建築系工作。在該校任教的林徽因當時已抱病,仍熱心為林洙補習英文。林徽因過世後,林洙常為「師丈」梁思成整理資料。一九六二年,日久生情的兩人不畏世俗眼光結婚。

台灣人對梁思成的第一印象,多來自電視劇「人間四月天」中,他與妻子林徽因、才子徐志摩那段浪漫的三角戀情。「這部戲糟糕透了」,林洙說,「林徽因根本不是那種成天哭哭啼啼的人」,她從未看過林徽因落淚。

真正傳奇的愛情其實是另一段。梁思成為了古建築的調查研究經常不在家,寄住梁家後院的哲學家金岳霖因此和林徽因有了感情。坦率的林徽因告訴丈夫「我愛上別人了」。

林洙說,梁思成聽完「全身血液都凝固了」,卻仍堅信「愛就是讓她做任何想做的事」,告訴妻子「你是自由的」。沒想到,金岳霖知道後反而「讓愛」,告訴林「梁思成是真正愛你的」。直到林徽因一九五五年逝世,三人之間維持「超越愛情」的友誼。

梁思成晚年告訴林洙這段故事。「梁思成其實是遺憾的」,林洙說,他遺憾的不是「戴了綠帽子」,而是「世人用世俗眼光來看這段愛情」。

林徽因與梁思成是中國最早投入古建築研究的學者之一,林徽因更被視為中國第一位女建築師。林洙形容林徽因「才華洋溢」、梁思成則是「苦幹實幹」,「兩人相輔相成」。

梁思成過世後,林洙編輯出版「梁思成全集」等書。談到北京的的新風貌,她搖頭說,「一點中國建築文化都沒保存下來」。她認為「中國人不夠堅持」,鳥巢等方案提出時,一堆建築學者聯名上書反對,「但是江澤民一句話,他們就霹靂啪啦倒了。」

【2010/11/25 聯合報】
----------------------------------

寫本文的意旨是在說:人生在世,不論有沒有鬼神或來世,品德是你自己的事,不是為了求功德而行善,不是畏懼死後果報而不做惡事。我們既然是社會型生物族群之一,為了維護社會的和諧和共同利益,就必須遵守社會規範。

「爛蛋」都是自以為聰明過人的,用抄捷徑的方式來獲致非分之想之物之人,問題是,如果人人都自以為聰明過人,不願遵守社會基本規範,人類社會早就土崩瓦解了。



------------------------------------
維基百科中的相關資料:

編劇王蕙玲將林徽音詩作《我說你是人間的四月天》解作她描述徐志摩的詩作,但林徽音之子梁從誡卻說父親告訴他,這是他母親寫給孩子的詩。

2000年1月播出後引起極大迴響,公視的網站因留言人數過多而當機,報紙爭相報導「人間四月天熱」,中文系教授被迫接受採訪談徐志摩的愛情故事;《人間四月天》重新挑起了人們對於民國初年的文化想像,不但人人對劇中台詞「許我一個未來吧」琅琅上口、市面上立刻充斥著關於徐志摩、林徽音乃至民初文人愛情故事的書籍,連統一集團都順著民初熱強打綠奶茶飲料「飲冰室茶集」……
這股熱潮後來一直蔓延到中國大陸,甚至連林徽音與梁思成之子梁從誡都要站出來澄清:「我母親並沒有和徐志摩談戀愛!」。

 

以上來自天地自然人網站/ 張開基

 

創作者介紹

寶寶的第一個朋友

寶寶的第一個朋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