冥河此岸的「面具村」

 

 

在「冥河」(中國人俗稱為「陰陽河」)的此岸,有一個範圍蠻大的區域,有許許多多的「靈民」,有老居民,有新居民,一樣有城市和鄉村,有住宅區、有公共廣場、有市集、市場、有攤販、有商店、餐廳等等,和人間現實世界幾乎沒什麼兩樣,但是,只是整體感覺比較老舊,同樣也會區分為「老城區」和「新城區」,只是中間界限不是那麼截然而已。

 

 

這裡也就是實際上應該被稱為「陰間」的地方,因為,這是不屬於「靈界空間」的,反而是屬於陽間的一部份,只是重疊而互相穿透,互相不能查覺,只有某些通靈人,或者極罕見的一般人在偶而睡夢中,悠悠忽忽的路過-----

 

 

這邊所有的居民,都是歷來因為種種原因,被自然阻擋,不能進入靈界,又不知道何去何從的亡魂,自然形成的一個特殊聚落,

 

 

其中會被自然阻擋,無法進入靈界的最大原因;就是「虛假」,因為「靈界」是古代偉大的先靈發現之後,經由歷代人們死後的先靈們共同心念努力構建的,其中第一要義就是「真心誠意」,沒有至誠的「真心」是無法凝聚任何念力聚合靈界精微物質的。

 

 

所以,生前內心虛假的人,死後的靈魂也是鬆鬆散散,非常粗糙的,碰上「靈界」的精微河流或牆面時,根本像粗礪的礫石要通過細網目的篩子一樣,絕無可能的。

 

 

而且,這些「亡魂」的結構鬆鬆散散,非常粗糙,本身能夠吸附的一些物質也就同樣「物以類聚」,一樣不可能很精緻,而且幾乎完全沒有「創造構建」的能力,所以,只能盡量撿拾人間一些被焚燒後的垃圾餘燼,以及人間一些燒給往生親朋好友的那些「紙紮陪葬品」所轉化的粗糙物件來使用;

 

 

這些「紙紮陪葬品」分為幾種狀態;

 

一種是陽間親友燒給往生的亡親故友的,但是他們不知道亡親故友已經順利進入靈界,根本不需要這些粗糙的「爛東西」,在「靈界」中層甚至高層,不但各種物件非常精緻,比人間的一般物質更美好,而且自身也有凝聚靈界精微物質來創造自己所需,高階的甚至心念所及,物件就即使成型出現,而且高層的靈民是非常樂於互相分享的,所以,怎麼會想要陽世親友燒化的那些「紙紮陪葬品」轉化的「爛東西」呢?

 

另外一種是在一些宗教儀式所燒化給所謂「好兄弟」的「紙紮陪葬品」,特別是紙錢,譬如人間中元普渡時燒化的那些供品,同樣也是一些「爛東西」。

 

還有第三種是往生親友生前為非作歹,死後已經墜入地獄受苦的,同樣是無法收到這些陽間親朋好友燒化的「紙紮陪葬品」和紙錢。

 

於是,這些「爛東西」就被滯留在此岸「陰間」的亡魂當成寶一樣的拼命撿拾回去使用。

 

還有就是在人間焚化爐燒掉的一小部份東西,和這邊可以相應的,也會轉化過來。

 

 

在「冥河」(「陰陽河」)的此岸,有渡船,還有一條「奈何橋」,現代化的部份不只是供「步行」通過,還有鐵道,有類似數十年前的那種「柴油火車」(不是燒煤的「蒸汽火車」),節數不固定,少則一節,多則六、七節,而且中間還有一個蠻大型的「轉運站」,要去不同類型不同層級的「靈民」要在這邊換車,有正式的站務人員,要更換車票,免得錯搭。(註:步行通過的橋面寬度只有半尺,就是大約15公分,只能容一隻腳的寬度,不能雙腳並立。也沒有任何欄杆扶手,上面沒有任何的鋼索,底下也沒有橋柱,是略呈拱形的橋身,但是弧度倒不大。)

 

 

但是,被生前虛假心性所自我滯留在「冥河」(「陰陽河」)此岸的那些亡魂,是不能搭船擺渡過河,也不能搭乘火車的,不是有任何靈界志工或鬼卒甚至陰兵陰將來強力攔阻,而是大家都知道,他們只要一踏上渡船,就會直接穿透船底,掉落到「冥河」之中,一踏上火車也一樣,而且只要一旦掉入「冥河」等於是被宣佈「鬼靈」的再次死刑,立即就會被強大的「冥河」所吞噬,被靈界亂流沖散,這個正是為什麼在西方希臘神話中提到「冥河」之中有許多載浮載沉的人頭的來由,希臘的古人真的看過「冥河」的狀態沒錯,確實是如此。當然,想要「步行」通過也一樣不可能的。

 

 

所以,現在這些此岸的亡魂學乖了,知道自己沒資格,沒那個能耐可以渡過冥河,所以都放棄嚐試,而且也會規勸一些新來的亡魂,不要冒冒失失的試圖渡河,否則「必死無疑」。鬼靈也會死亡的,這點也是很多人不知道的事。鬼靈要再死一次,那就真的萬劫不復,真的沒救也再也沒有存活在天地間的機會了。

 

 

此岸的陰間居民,他們住的房子,乘坐的交通工具,使用的桌椅和器皿,都是和我們看到的那些「紙紮陪葬品」一樣,都是假假的,關於這點,通靈作者「索非亞」沒有說錯,她夢中去的地方確實是這個「此岸陰間」沒錯;同時也說明了所謂的通靈人,是不能進入真正「靈界」的,她們的頻率只能局限在屬於「陽間」這個區塊,也包括「陽間」涵蓋的「此岸陰間」。

 

 

「索非亞」提到她坐那種機動三輪車像紙做的,那邊的桌椅也是紙做的,彷彿一坐下去就會垮扁下去,(註:其實不會的,因為「靈魂」非常非常輕),她說那邊的人穿的衣服也是硬幫幫紙做的,對的!很新的,還是假假的。說食物即使火鍋在冒熱氣滾燙的樣子,吃起來還是冷冷的,說包子扁扁塌塌的,這些描述都是正確的,因為虛假的心念,吸附和勉強製作出來,模擬生前人間的任何物品或食物當然都是假假的,而撿拾來的各種「紙紮陪葬品」當然也沒能力完全變成真實的模樣-----

 

 

最近大約二十多年以來,在這個「此岸陰間」邊陲靠近「冥河」一帶,出現了一個新的聚落,居民生前都是一個宗教團體的成員,衣服只有淺灰色和深藍色二種色系,有些是像厚紙板剪裁拼貼的,也有的根本就是像我們常見的塑膠垃圾袋,一樣是淺灰和深藍色系,雖然,有些也會塗上白邊或者紅邊,但是,材質很怪異,所以,連人(靈)看起來都顯得假假的-----

 

 

他們不太跟其他地區的居民來往,也不歡迎別處居民去他們聚落走動,只有必要時,會去市集的商店、攤販那邊買些日用品,市集裡的居民和商家不是很喜歡他們,卻也不是很厭惡,只是常常拿他們當笑柄;

 

 

這些聚落中的新居民有些「恐怖」又十分可笑;如果心裡沒有做好準備,很可能會被他們的舉止嚇得落荒而逃,但是,如果有膽量看下去,就會發現有很多足以讓人笑翻的現象;

 

 

他們不論做任何事都會「排隊」,動作整齊劃一,然後臉上隨時隨地都是保持完全不會改變分毫的笑容,乍看之下是一種很親切的那種大幅的微笑,但是最「恐怖」的是,他們統統只有這樣一個表情,而且只要進入這個聚落,所有居民都會對你行注目禮,不論正在做任何事的,統統會抬頭正面對著你「微笑」,然後不論你怎樣跟他們打招呼,他們不會回應什麼,就是這樣一直微笑的看著你----

 

 

真正會讓人渾身起雞皮疙瘩的是;他們有一種「特技」,包括那些正排隊前進的隊伍,不論是朝任何方向整齊劃一的前進時,但是,頭一定是正對著你,甚至整個頭部可以360度旋轉,身體向前行,頭可能是180度向後正面對著你一直這樣「微笑」,然後有些因為沒看路,所以會撞到樹幹,踩到路面凹洞到跌倒,不過,他們雖然一面在搓揉痛處,嘴巴在低聲咒罵或呼痛,但是,臉孔方向還是不變,微笑也絲毫不變的,一直保持原狀----(補充:是全部的人,包括排隊前進的人一起同時看著你「微笑」,那是很詭異甚至有些令人毛骨悚然的畫面呢!)

 

 

這也是他們不歡迎有不速之客造訪的原因,因為他們生前就是曾經受過這種軍事化訓練過,嚴格要求一切整齊劃一,連「微笑」時嘴巴咧開多大?嘴角上揚多少度,都是經過計算,抓到最好的狀態,然後統一要求的,因此,生前任何活動時,都一再被這樣要求,慢慢的就形成心理制約,然後就變成根深蒂固的反射動作,不論心裡是否真的開心,反正只要見到外人,就是本能的會這樣微笑,也所以,死後被物以類聚,同性相吸的來到「此岸陰間」邊陲地區,自然形成一個聚落之後,就無法逃脫這種生前強大的心裡制約,而「靈」本來就有著超越肉體某些特異的能耐,像頭部要像方向盤一樣,自行360度旋轉幾圈都可以;也所以,他們看到外人,就本能甚至無法控制的一定要正面凝視來人,用標準制式化的微笑樣貌相對,然後不能再移開視線,不管正在做什麼,或者不管自己在移動,或者來人在移動,他們就算180度轉頭,讓頭和身體完全呈相反的狀態,還是要注視著你,一直微笑,不會改變。

 

 

他們平時做任何事都是要整齊排隊,微笑前進的,最常做的事就是聽演講,他們之中有不少名嘴,不論是被稱為「師兄、師姊、師伯、師叔、師姑」---的,都會不時輪流去演講,雖然有些演講像是在重播錄影帶一成不變;一字不改的講了無數次,大家還是會統統乖乖的坐得十分挺直,用心聽講,不管聽過多少次,反正也沒意義又沒其他事可以做,所以每次都像第一次聽講一樣,當然也是從頭到尾保持那種劃一面具式的招牌微笑,真的是一絲一毫都不會改變。

 

 

還有就是他們也會製作「水晶雕像」,不過那邊的材料質地很粗糙糟糕,一些生前做環保資源回收的志工,會去撿拾收集無數的透明塑膠空瓶回來,然後加熱熔化之後,倒入模子之中,塑造出透明的炮彈型塑像,不過塑膠質地實在太糟糕,模子本身也很粗糙,所以製作出來的塑像,雖然也是號稱「水晶雕像」,但是,一看就知道是爛塑膠灌出來的,除了他們自己聚落中,隨處「供奉」著,也曾拿去市集販賣,不過其他聚落或市集的商家都沒有人喜歡,也沒有人買,只有他們哀求說要交換一些食物時,有些比較仁慈一點的商家勉強換了些食物給他們,不過那些塑像可也不是為了用來供奉膜拜,都是隨便亂扔,或者有的拿來放在地上當門擋,有的拿來當重石壓酸菜,有的拿來捍蔥油餅,有的甚至拿來捶肉片----

 

 

這個聚落男士的西裝比較多是深藍色厚紙板剪裁;再用漿糊拼貼的,因為硬幫幫的很筆挺,不過只能站立或小幅度走動,不能坐下來,否則就會崩裂開來,這時就又要重新黏貼,很麻煩的,可是團體規定很嚴,隨時隨地都要穿著這樣西裝畢挺,條紋領帶也要繫好,那是用比較薄的紙張,用彩色筆和尺畫好斜線,再用剪刀剪出來,手工摺好的,不過也是不能大力拉扯,會破會斷掉的。

 

 

女士穿著的那種深藍色垃圾袋縫製的旗袍,襟口的紅邊和扣子是用紅漆畫上去的,繪工拙劣的,真的是畫得歪七扭八,領口那邊的金色帆船,是用陽間燒的紙錢,上面那種假金箔,手工剪成帆船的外型,用漿糊像貼紙一樣貼上去的;

 

 

有些是穿著灰色的運動服或休閒服的,那個也是從人間焚燒後轉換過來的灰色垃圾袋縫製的,只要是用垃圾袋縫製的都會反光發亮,縐巴巴的,難看的要命,可是,他們都顯然覺得這樣穿著是很高尚,很體面,很有身份的象徵???

 

 

這些居民生前都是宣稱自己很慈悲,拼命在行善的,可是為什麼死後不能昇人天界享受,或者至少進入靈界比較高層的境域,反而會淪落在「此岸陰間」,生活狀況這麼不堪呢?

 

 

原因其實很簡單;

 

 

想想那些因為生前行善而能昇入天界或者進入高層靈界的,其實都是一生真誠的待人處世,熱心公益,而且為善不欲人知的,有一種是事業有成,生活富裕的,為了真正回饋社會,所以保留自己的基本生活所需和事業方面的必須資金,其他餘下的大量財富,都是真心的用來辦理慈善事業,從事慈善活動,或者獎勵教育、體育、文藝或者科學研究,而且任何善舉都是默默進行,捐款都是用無名氏的,他們之所以能昇人天界,不是捐了多少錢,而是因為他們是完全真心誠意的,是真正出於愛心和同理心,以及憐憫心,所謂「精誠所至,金石為開」,這樣的心念所凝聚出來的「心智能量」才能夠是無比強大又精純的,才會和天界或高層靈界的善境相應,互相吸引,所以才能理所當然的進入;

 

 

而有些善心人士,可能並不富有,但是愛心也不後人,有些是一生樂於助人,不求回報,或者見義勇為,拯溺救難,譬如一些義消,一聽到那邊有火災,二話不說,半夜跳下床,穿上防火服裝,拿著救火工具就往火災現場衝,滅火救人可以奮不顧身,或者是一些救難隊員,上山下海去拯救遇難的人員,也或者只是一個尋常的家庭老媽媽,在鄰里間熱心幫助鄰里,調解各種家庭糾紛,開導頑劣的少年,幫忙照顧一些父母因為外出討生活,無間照管的嬰幼兒----這些都是出於真心誠意,完全不求任何回報,也根本不是為了出名或者因此獲利,真正是認為自己「為所當為」而去做的,也真正是為善不欲人知的,這種真誠的愛心和對人間同類的慈悲心,才能在往生後自然昇入天界或高層靈界的善境,只有這種人才能合乎這種善境的環境空間,這種善境中的「靈民」都是真誠相待的,完全沒有絲毫虛假的心念,互相的意念是完全透明的,也根本容不得分毫虛假,凡是虛情假意,只會做表面工夫的人,在這種境域中立即會原形畢露,自身也待不下去的。

 

 

可以好好想想,如果深夜來到一個髒亂不堪的舊式菜市場,原本若是沒開燈,烏漆嘛黑一片,這時,如果你把電燈的總開關突然打開,四下大放光明的瞬間,會看到什麼景象?

 

 

一定會看到一大堆蟑螂、老鼠,甚至野貓紛紛四處亂竄,各自找黑暗的角落縫隙藏身,對不對?

 

 

這就是問題關鍵了啊?像蟑螂、老鼠本來就習慣藏身角落、縫隙之中的暗處,也喜歡在黑暗之中偷偷摸摸的活動,怎能要求或強行要它們在光明潔淨的環境中生活呢?

 

 

同樣的,一個生前就喜歡做假,假冒偽善,只喜歡做表面工夫,並沒有任何真心誠意的人,不論他生前裝模作樣的做了多少「善事」,死後能不能跟那些真誠的,表裡如一的真正好人生活在同一個境域之中呢?

 

 

譬如一個外表貌美如花,婀娜多姿的美女,其實內在是裝了水袋義乳,硬擠出事業線,用束腰硬把肥肚腩縮細,甚至裝了義臀讓屁股突出,臉上是很厚的脂粉把縐紋掩遮起來,眼睛是用膠帶貼出的雙眼皮,用眼線和假睫毛錯覺化的增大了眼睛----那麼在燈光昏暗的夜店活動,或許不容易被識破,甚至有如天仙美女下凡,但是,如果是在燈光明亮的女子三溫暖中,她敢不敢卸下所有假裝備,以真實面目示人?如果四周全是貨真價實的真正美女,她會不會因此自慚形穢?所以,偽善的人怎麼能和一大群真心誠意行善的人待在一起呢?

 

 

那麼,「行善」為什麼需要特別去強調呢?為什麼需要有什麼特別的名位才要去行善呢?為什麼行善非要唯恐天下不知呢?

 

 

花一大筆錢去買一個「榮譽董事」,花錢去買一枚金帆船的別針,花錢去穿一襲特定顏色特定款式的服裝,花錢去參加一個號稱「行善」的特定團體-----

 

 

為了什麼呢?

 

 

如果真的有心行善,默默去做就好了,甚至在心裡面壓根兒就不以為這叫做「行善」或者「做善事」,只是真心誠意的出於自己內在的直覺念頭,認為這是「為所當為」的事,當然,根本也不會去想到要「做功德求福報」,甚至根本沒有想過這樣可以獲得什麼回報,做完馬上離開,連「謝謝」都不用聽到。

 

 

為什麼「行善」會需要敲鑼打鼓,大肆宣揚呢?需要這樣給自己做廣告,深怕別人不知道你做了善事?深怕別人不知道你是「好人」嗎?

 

 

如果你真的是「好人」,需要在自己臉上刺青刻上「好人」兩個大字嗎?難道說不刻就會變成壞人嗎?

 

 

如果要花大錢去買一個「榮董」,花大錢去買一個帆船別針,花大錢去穿一件制服-----你絕對不是真心在行善,妳一定是有特殊目的的。至少的是想以此傲人,向別人炫耀自己是高人一等的,是被「認證過」的好人!

 

 

我就認識一個作珠寶生意的;曾經偶而有過生意往來,我跟他買過一些中等價位的寶石;他給我的名片上,頭銜的第一行就是「------榮譽董事」,但是,後來業界的朋友提醒我;最好不要跟他有生意往來,因為他會將低價劣質寶石當高價品推銷給同行,B貨當A貨賣給外行,「榮董」只是用來為自己背書,讓別人誤信他是殷實的商人罷了。

 

 

是的!確實如此!

 

 

「行善」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也無關日後在靈界的層級,做好事行善單純只是人間的事務,只是為了調和人間的社會關係而已,沒有什麼「功德」,更不要有「求福報」的念頭。

 

 

如果一定要花大錢去買名位,買一個特殊標誌,買一個穿著某種制服的資格,你這樣唯恐天下不知道你在行善的行為和念頭,那樣絕對不是出於真心的。

 

 

如果你相信這樣可以「做功德有福報」,應該也是對的!

 

 

因為至少不是做壞事,所以當然不會因為這個行為而下地獄,但是,可以得到的最大的福報也就是不用「下地獄」,但是,絕對不可能因此昇入天界或高層靈界,最大的福報就是在「此岸的陰間」繼續生活,而且是像你在陽世時這樣被強力制約的,帶著永遠的微笑面具虛假的生活下去-----

 

 

至於,把那種名位或者制服當成一種背書保證,其實是為了用來護航自己的黑心生意,或者用來試圖抵消作惡多端,欺世盜名的「因果業報」,我保證你會得不償失,罪加一等的。

 

 

行善不是單純用付錢的啊!

 

 

你有一袋燒餅,看到路邊遊民饑餓難當,你小心翼翼的捏了一粒芝麻給他,這叫做行善嗎?同樣的,你可能有幾億或幾十億身價,捐一百萬買個榮董,就以為自己是在行善,就是好人了,跟捏一粒芝麻給饑民又有什麼不同?

 

「捐款」不一定是「行善」,也不一定就不是「行善」,端看你的發心是如何?

 

看到大陸「汶川大地震」和「日本311宮城大海嘯」那些受苦的災民苦狀,純粹出於不忍人的惻隱之心,為了能盡一點綿薄之力,大家集腋成裘的去實際幫助他們,因此量力而為的去積極捐款,不論捐助多少,這是真心「行善」。

 

如果捐款給宗教團體,不論名義是什麼,不論這個宗教團體把錢拿去做什麼,這個跟你無關,但是,如果你是為了「作功德,企求得到福報」,這個是有著對價關係的交易行為,你的發心不是真正為了行善,所以,既沒有「功德」,也不可能有什麼「福報」,既然不是出自於「真心誠意」,那麼對日後在靈界的處境也沒有助益;

 

如果是為了買一個名位,一個標誌,一個穿某種制服的資格,並且因此得意洋洋以此驕人,那就真的是欺世盜名,偽善而已。死後只能滯留在此岸。

 

註:1.真正「彼岸花」沒有大紅色的,只有粉彩系的粉黃、粉紫、粉紅、粉藍,甚至粉綠和白色的,「大紅色」的只生長在「此岸」。

 

2.「面具村」的食物很特別;素食者吃麵條,是環保回收,碎紙機切出來的A4長度,上面還有文字的紙麵條,看起來完整,但筷子挾起來爛糊糊的;非素食者吃餛飩,像白開水煮衛生紙,一團一團的,一樣是爛糊糊的;二種食物的共同處是完全沒有味道和口感。

 

請參看「揭開『功德』的真相」一文,互相參照比對。

 

※小啟:本文為維護社會正確觀念,駁斥宗教的迷信和邪說所撰寫,因此同意開放自由轉貼轉載和引用,但是,如果欲用於出版需經作者同意,同時,任何引用,不得任意增刪內容更改主旨。

 

天地自然人網站/ 張開基
http://www.cwnp.net/forum.php?mod=viewthread&tid=4258

 

創作者介紹

寶寶的第一個朋友

寶寶的第一個朋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