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逸宗 問:

 

張老師:

若自已本身知道自已有遺傳性的疾病,又或者是本身是肉體殘缺,這種情況做所謂的生命傳承,是否是一種勉強?

那是否可以選擇智慧上的分享做為替代方案?

 

 

 

張開基 答:

 

是的!

但是,那是人類才擁有的能耐,不是嗎?

其他物種能夠預先篩選嗎?

不能嘛,對不對?

所以,為了族群整體的未來,每個個體都有傳宗接代,傳遞基因,壯大族群的天賦職責,

在自然界,這些劣質品,會被最先消滅;

以「賽倫蓋堤」火山口封閉式大草原生態環境而言;這是一個物競天擇的生死競技場;

掠食性動物以草食性動物為食物,例如;我們可以看到一些瞪羚群,隨時隨地都有幾隻會突然高高的蹦跳幾下?

那不是好玩,一方面是在向雌性顯示自己的體力,以獲取雌性的青睞,而擁有第一交配權,另一方面是在向四周長草叢中的各種虎視眈眈的掠食動物「示威」;意思是:你大哥就「眼睛放亮一點,不要把我當成你的午餐目標,還是省點寶貴力氣找別的比較弱的吧!」

事實上,掠食性動物的生存是比草食性動物艱辛多倍的,草食性動物只要跟著整群同伴們慢慢吞吞的低頭就有大餐吃,掠食性動物卻是要拼命追逐半天才勉強能混頓粗飽,所以,牠們一定會選擇最容易得手的目標,一方面節省寶貴體力,一方面避免過度激烈追逐會受傷,即使是最強大的
掠食性動物,萬一受傷,那就必死無疑。

所以,草食性動物最先被吃掉的一定是瘦弱、老邁、幼小或先天殘障的;先天殘障或病弱的,既然會先被吃掉,間接的,其實也是自然在藉由掠食性動物的爪牙幫那些草食性動物篩選不良基因,而要在這種慘烈的生死競爭中勝出並存活下來,掠食性動物同樣也是在幫自己篩選掉不良基因,瘦弱殘障的是註定失敗,甚至本身也會被當成食物的------

好了,那麼自然界這種拼命在篩選基因的「目的」又何在?

當然不是有老天爺或上帝在玩遊戲或作有目的的品種改良;而是自然形成一種「進化」,

好!那麼又是要「進化」往何種方向或目標?

答案就是「人類」---最終極「食物鍊最高層」的寶座。

「人類」是無數個偶然才獲致今天的地位,然後,當下還有何種物種敢來問鼎挑戰?

沒有!所以,地球所有的空間和有限物資的支配權都是「人類」在霸佔。

但是,其他物種還是不停在進化啊,還是拼命在覬覦這個終極寶座啊?

那仍然是自然,自然的運作是永不止息的,生存的競爭是在地球上永不停歇的-----

那麼「人類」好不容易擁有這個地位,我們是要自動放棄,或者繼續奮進衛冕這個寶座?

當然是繼續衛冕,

所以,人類怎麼可以因為小小的宗教因素,拒絕傳宗接代,拒絕基因傳遞的重責大任呢?

從自然宏觀的立場來看;宗教斷慾的主張根本是倒行逆施的愚行。(只是草原上一堆沒有任何生物問津的枯骨而已,連蛆都沒興趣)

從自然競爭的立場來看;自然界在物競天擇的殺戮戰場上,是沒有慈悲和同情這種觀念和行為,也從來沒有出現任何事實的。

但是,「人類」的人文發展上卻出現了許許多多違逆自然的文化、行為。

濟弱扶傾,在自然界是不允許的,但是,在人類社會中,卻是一種高尚的美德,因為,如果是為了人類整體社會的和諧進步,那麼這是「對」的,但是,不能過頭。一旦過了頭就會拖垮一個國家的經濟和破壞原本最基本的價值觀。

站在「社會人」的立場,我是有著還算柔軟的心腸(否則,我就不會一直的打抱不平,揭發騙局了),但是,站在「自然人」的立場時(特別是在作這方面的研究和深入思辨時),我對於單一個人的不幸、殘弱、愚癡、死亡等等,是異常冷血無情的。我無法形容我自己的標準界限,但是,我一直在摸索和調和,盡量達到「中庸」的地步,其實我也不確定我已經達成多少?我一直還在努力實踐之中。

 

 

天地自然人網站

http://www.cwnp.net/forum.php?mod=viewthread&tid=4356&extra=&page=3

 

創作者介紹

寶寶的第一個朋友

寶寶的第一個朋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