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性醫療財團 免房屋稅

 

【經濟日報╱記者陳美珍/台北報導】         2013.04.08 02:45 am

 

房屋稅5月開徵,具宗教性質醫療財團法人免稅優惠將正式啟動,慈濟、恩主公等醫院受惠最大,估計年省房屋稅逾百萬元。

財政部強調,具宗教性質的醫療財團法人免徵房屋稅,並非無條件,除需符合財政部、衛生署與內政部共同發布「具宗教性質之醫療財團法人符合房屋稅條例第15條第1項第2款規定之私立慈善救濟事業認定基準」所訂三大要件,並通過中央衛生主管機關審查外,房屋稅徵免仍要由稅捐機關查明實際使用情形後辦理。

宗教性質的醫療財團法人免徵房屋稅,課徵期間為2012年7月1日至2013年6月30日。財政部強調,在此期間以前應核課未核課或未確定案件均不適用。官員表示,免稅不可以溯及既往,包括慈濟醫院仍在爭訟中約7,000萬元(2003年至2011年累積稅額)房屋稅,亦無法依據新規定免稅。

根據財政部規定,申請免徵房屋稅的宗教性質醫療財團法人,應具備條件包括:

一、宗教團體或具宗教性質的社會福利事業捐助成立,向中央衛生主管機關立案為醫療財團法人醫院。

二、捐助章程訂有基於宗教慈善救濟本質,從事醫療慈善救濟服務或相關事項。

三、持續提供醫療慈善救濟服務,並在年度經費決算書及執行業務報告書提報具體績效,經目的事業主管機關審查認可者。財政部強調,其中屬於醫療慈善救濟服務事業的支出,需符合認定基準規定,即年度醫療收支有結餘者,屬於醫療救濟部分,應達年度醫療收入結餘的10%以上。

由於這類醫療財團法人房屋稅的徵免,是以中央衛生主管機關審查認可的101年度(即2012101年1月1日至同年12月31日)經費決算書及執行業務報告書等為準,因本年期房屋稅5月1日即將開徵,財部亦已訂定權宜措施。



全文網址: 宗教性醫療財團 免房屋稅 | 稅務法務 | 財經產業 | 聯合新聞網 http://udn.com/NEWS/FINANCE/FIN10/7814896.shtml#ixzz2Pz10EMQ1
Power By udn.com

 

 

 

=========================================================================================

 

 

張開基 評;

 

印度,雅利安人入侵之後,為了愚民統制,所以狡滑的「婆羅門」僧侶編造了一個「原人說」的神話,制定了慘無人道的「種姓制度」;從此,「婆羅門僧侶」階級和「剎帝利」的國王、貴族、武士階級開始正式政教勾結,分贓權勢和財富;壓榨一般平民(吠舍);以及絕大多數原住民為主的奴隸階級(首陀羅),政教公開坐地分贓,甚至再捏造了一本「摩奴法典」,制定自肥條款,用法律來保障自己的權勢、財富和免責權。

宣稱世間一切財富都是上天賜予「婆羅門」僧侶階級專屬的,其他下三個階級之所以能擁有一些財富,全都是出於「婆羅門」的慷慨------

宗教,多少罪惡假汝之名行之?

梁武帝憑什麼能傾全國之力;大造佛寺,廣度僧尼,大印佛經,給予僧尼免稅權,還不時賜予良田金錢,讓那些禿驢們竟然變成全國最大的地主;最大的地下錢莊金主,還能蓄奴-----

孰令致之?

不就是那些禿驢個個都有一張騙死人不償命的臭嘴?一再灌梁武帝迷湯,讓他思想中毒,誤以為自己功德無量?可以成就菩薩果位?

結果,中國人這些山寨版禿驢「功德無量」的謊話,卻被真正來自印度原裝正港的「達摩祖師」一語戳破。

看看現在;這些台灣的山寨版的禿驢,不是又在故技重施了?

看看馬英九、蕭萬長、王金平、蔡英文、蘇貞昌之流的「剎帝利」階級,不是又在向「婆羅門」求取宗教加冕認證?增加選票?

不然為什麼一再的給予各種宗教特權?連內湖開發案,明明非法的,也公然的準備「明渡陳倉」讓它們就地合法?

政教勾結,坐地分贓!

歷史證明;只要宗教有利這些奸佞之徒,「
政教勾結,坐地分贓!」的戲碼就會一再的重演。

馬英九、蕭萬長,王金平!

你們究竟信什麼教?

你們真的信教嗎?

還是有奶便是娘的信選票?不然為什麼什麼教;什麼廟;你們都會進去拜?


呂秀蓮竟然去拜中國江南最邪淫的「五通神」(基隆「天顯宮」的五顯大帝,那是五隻蛤蟆精啊,專門夜晚化身偉岸男子性侵美貌的良家婦女,在室處女的啊,而且還放讓人人子子孫孫都償還不了的「陰債」,後來被蘇州知府『湯斌』賭上自己性命和仕途,才放火把邪廟淫祠燒了;現在蛤蟆精又逃到台灣來作怪了)。


宗教治國?鬼神治國?還是禿驢們在幕後治國?


不問蒼生問鬼神,此之謂也!

 

 

 

 

梁朝君臣崇佛建寺,皇帝菩薩餓死台城

      蝗災之後,佛祖給大顛和尚托夢道:“韓愈實儒家之英、文人之雄,官吏之楷模,百姓之偶像。如若能夠為我佛門所用,定將使佛法弘揚于四海、深植于民心,還望法師努力,使其奉佛。”大顛深知韓愈秉性剛毅、學識澹遠,世間難有其匹;然佛祖開示,不能違背,於是大顛和尚硬著頭皮來到潮州刺史衙門。
      大顛見到韓愈後,直入主題:“使君可知南朝梁武帝其人?”
      韓愈道:“知之不多,請法師明示。”
      大顛道:“南朝梁普通八年三月八日,梁武帝蕭衍第一次前往同泰寺捨身出家,三日後返回,大赦天下,改年號大通;梁大通三年九月十五日,梁武帝蕭衍第二次至同泰寺舉行‘四部無遮大會’,脫下帝袍,換上僧衣,捨身出家,講解《涅盤經》。十日後群臣捐錢一億,向‘三寶’禱告,請求贖回‘皇帝菩薩’,蕭衍還俗;梁大同十二年四月十日,蕭衍第三次出家,群臣用兩億錢將其贖回;梁太清元年三月三日,蕭衍又第四次出家,在同泰寺住了三十七天,四月十日朝廷出資一億錢將梁武帝贖回。”
      韓愈道:“梁武帝可謂傾心崇佛者也!”
      大顛道:“然也,足見佛法感召力之宏大、影響力之無邊也!”
      韓愈道:“法師可知‘蕭寺’何謂?”
      大顛道:“梁武帝蕭衍篤信佛教,多造立寺院,而冠以己姓,稱為蕭寺。實為佛寺之美稱,佛門之佳語。詩家所謂‘南朝四百八十寺,多少樓臺煙雨中’,十之八九為梁武帝敕令建造也。”
      韓愈道:“足見梁武帝于佛教功德不淺也!”
      大顛道:“梁武帝作為皇帝菩薩,實我佛門榮耀之妙像、佛法廣大之徵召也!”
      韓愈道:“梁武帝於佛門有如此功德,其人是否堪受佛祖之保佑,其國是否堪當佛法之保佑,其子是否堪當菩薩之保佑?”
      大顛道:“那是自然!”
      韓愈道:“那為何梁武帝被侯景囚禁,餓死台城?其子昭明太子蕭統又為何而立之年卻命喪黃泉?其國為何不久即被陳朝取而代之?”
      大顛道:“皆因亂臣賊子擾亂社稷之故也!”
      韓愈道:“如此看來,佛祖無法保佑于佛門有功德者,佛法不能阻止犯上作亂者,佛門不能庇護賢德而聰慧如昭明太子者,佛教亦不能保障朝野上下、君臣一體均崇奉佛教之梁朝國祚也,本使所言是也不是?”
      大顛困窘,無言以對。
      韓愈道:“歷代帝王之中,傾心崇佛者無過於梁武帝蕭衍,然其人餓死台城、其太子英年早逝、其國祚不久被竄奪:如此說來,佛祖之靈、佛法之力、佛門之功,不足以澤及俗世;或者說佛教根本無法保佑俗世人等之富貴與平安、安康與壽命,本使所言,對也不對?”
      大顛困窘,無言以對。
      韓愈道:“蕭統崇佛古無倫,皇帝菩薩功德深。佛祖佛法俱無力,菩薩餓死國祚焚。”
      大顛困窘,無言以對。
      韓愈道:“昭明太子賢又聰,大雅扶輪士人傾。佛祖無處施佛法,忍看蕭統壽不終。”
      大顛困窘,無言以對。
      韓愈道:“侯景作亂擾民生,佛祖無力懲元兇。千萬浮圖雖已立,蕭梁造化終成空!”
      大顛困窘,無言以對。
      韓愈道:“佛教講求功德圓滿、因果報應,帝王中崇佛者,無過於梁武帝;功德圓滿者,無過於梁武帝;宏佛傳法、建寺化眾,無過於梁武帝。然佛教之佛祖、佛法、佛門卻眼睜睜地看著梁武帝其人、其子、其國之命運陷入如此悲慘之境地,法師還要說佛門無界、佛法無邊、佛力無窮,豈不謬哉?!”
      大顛困窘,無言以對。
      韓愈道:“蕭梁逝水已成空,蕭寺殘碑煙雨中;佛法無邊亦無力,佛祖無量亦無功!”
      大顛困窘,無言以對。

 

 

 

蘇州「上方山」的五通神與借陰債


“五通神”,又稱“五郎神”,是横行鄉野、淫人妻女的妖鬼,因專事奸惡,又稱“五猖神”。來曆複雜,一說指唐時柳州之鬼;一說是朱元璋祭奠戰亡者,以五人爲一伍;一說爲元明時期騷擾江南、燒殺奸淫的倭寇。總之,五通神爲一群作惡的野鬼。人們祀之是爲免患得福,福來生財。遂當作財神祭之。五通神以偶像形式在江南廣受廟祀。路神内涵奇奧、源頭最古。

  
五通神的傳說

  五通神爲五個淫魔,據說在南方作祟,曾經有“北狐南五通”的說法,五通神經常到人家中找尋美貌女子。其實,五通神也被稱爲五顯神,是泰山之神的五個兒子。《聊齋志異》中有一些關於五通神的記述。

  宋代有五聖信仰,後來又有五顯、五通、五道、五盜、五子、五路等名目。至於他們的來曆有許多傳說,其中比較可信的一種是說五代時,有一夥強盜結義爲兄弟,靠搶劫發了財,後來良心發現,以未能盡孝道爲憾。於是找了一位貧困至極的老太太奉爲母親,事事甚孝,言必聽之。他們從此改惡從善,死後被人供奉香火,屢顯靈異。明代五通神祀中必有一老嫗,就是這五個強盜的神祠。所以盡管名目甚多,大概都是從這一信仰演變出來的。同時又由於這五位強盜十分富有,又有錢又能做一點善事,於是便被人們當作財神來供奉了。

  《聊齋》中關於五通的故事有兩篇,一篇題爲〈五通〉,一篇是〈五通〉的補篇,題名爲〈又〉。《聊齋》中的五通也是至淫之靈物,他們均以美男子的形象出現,專門淫人妻女,“民家有美婦,輒被淫占,父母兄弟皆莫敢喘息,危害猶烈。”後來被萬生所殺的“三通”乃一馬二豬,被萬生斷一足的“一通”則不知爲何物,蒲松齡在文末評曰:“五通青蛙,惑俗已久,遂至任其淫亂,無人敢私議一語,萬生真天下之快人也。”〈又〉篇寫金龍大王女兒的俾女閹割一通,並在篇末說:“此事……若在萬生用武之後,則吳下僅遺半通,宜其不足危害也。”

  與作爲人鬼的五顯不同,五通是妖鬼,五通之"五"非確指,言其多也,然一鬼亦可名之五通。據筆者看到的材料,五通可能是多種動植物精怪的泛稱,他們或顯鼠、豬、猴、蛇等形,或幻化爲人形淫亂女子,既可即時禍福於人,亦能預測吉凶,集散錢財,宋代民間出於各種原因祀五通之風極盛,幾乎村村有之,其名稱有木下三郎、木客、獨腳五通、蕭家木下三神等,其實則一。尤其值得注意的是,許多人祭祀五通都是爲了穫取錢財,從這個角度來說,宋代,特别是南宋的五通與財的關係比五顯要密切得多。據《龍城錄》所載,五通也始於唐代,由於上述特點,五通在士人中名聲不如五顯,印象中除了李覯曾撰文表彰它之外,其他記載都是帶有批評甚或指責的意味的。這也難怪,在士人看來,祀神蔔夢,預測仕途自屬正道,至於祈求分外之財,當然與義利兩分的觀念相違背,客觀地說,正兒八經的士人也不需要去求神賜財,自然可以冠冕堂皇地指責普通百姓、商人信奉五通的做法了。 
借陰債


五聖廟
  借陰債則是蘇州的陋俗。

  上方山上有座五顯靈顺廟。相傳八月十七日是五顯神生日。每到這天前後,就有不少人從各地趕來借陰債,據說隻要從五顯老爺那兒借到陰債,就可望財運亨通,家道興旺。 五顯靈顺廟内供奉五顯爲顯聰、顯明、顯正、顯直、顯德,合稱爲“五顯”,又叫“五聖”、“五通神”、“五路神”、“五路財神”。傳說朱元璋做了皇帝後,一天突然夢見陣亡將士渾身血蹟地來乞求撫恤,朱醒後,動了惻隱之心,批准五個亡靈爲一伍,封爲“五通神”,命家家祭祀,並在上方山上建立寺院。

  蘇州人將“五顯”附會成“五通神”,而又將“五通神”等同於財神,於是有了借陰債的習俗。借陰債的儀式是:黄昏時,一名巫婆焚香叩神畢,由兩名巫婆挾持,疾馳下山,名叫“跑馬”。至山下點燃燈燭處,她呵欠一伸,眼皮一翻,故作顛厥,五通老爺上身了。於是撒潑謾罵,吞吃燃熾的蠟燭,顯示神威,以廣爲招徠。廟上借債人次第供奉香燭“錢糧”、“元寶”,或供品,上殿頂禮膜拜默禱,師娘(女巫男覡的統稱)在旁裝神弄鬼,開條件,要求接受,然後借戶取下供桌上的四隻紙制小元寶,帶回家中放在家堂内,隔幾天看,若不走樣,則已蒙借得;若發現元寶已經癟掉,說明沒有借到。或者采用求籤法,求得上、中簽者,表示已借到;得下簽者,則借而未得。 借了陰債之後,每月初一、月半都要在家燒香化紙,每年八月十七日還必須到上方山去燒香解錢糧,以此還本付息。倘本人死了,子孫還須繼續“清償”,所以蘇州人有句俗話“上方山的陰債還不清”。

  自宋代以來,五通神淫邪神格屢受士人批評,卻因其神力能使人致富,信奉者眾,難以禁斷。直到清代,在中央大力推行禮制改革及禁異端思想的影響下,地方官禁毁淫祀的行動都較前代澈底,尤以湯斌(1627-1687)禁毁蘇州上方山五通祠一例,最能展現國家權力介入地方社會的面向。

  江南地域社會信奉五通神已久,積習成俗,迷信靈力,以蘇州上方山五通祠香火最盛,信徒眾多,亦不乏士大夫者流。湯斌對五通神的信仰不以爲然,甚至斥爲邪鬼,視爲敗壞社會風俗的罪魁禍首。在地方士紳的支持下,湯斌親率部將至上方山,毁去五通神神像,整頓地方祠廟,另塑關聖帝君像,鎮攝人心,防止五通再起、死灰複燃。並藉由康熙皇帝的諭旨,使禁淫祀令持續推行,更推廣到直隸及各省,「海内五通廟悉行毁」,很大程度抑制了江南五通神信仰。

湯斌禁毁禁五通寺

  到了康熙朝,民間借結神聚幫,蘇州巡撫湯斌上山拆了五通神廟。百姓怕神靈發怒,聚集阻止,湯大人很是勇敢,把那鐵鏈一頭栓在自己頸中,另一頭套到木偶頭上,硬是把這邪神拉出廟宇,一腳踹進了太湖。

  湯斌,字孔伯,河南睢州人。顺治、康熙年間名臣。當年江蘇山東一帶到處都是五通神廟,已有數百年歷史。所謂五通神就是五個民間的神,各種女巫廟祝借助這神廟大肆擾民,人民不甚其苦。
康熙年間湯文正公(湯斌)任颺州道,下令火燒境内所有五通神祠。這里香火最旺,一萬多香客跪在廟外廟里護着,懇求留下這座廟。湯文正就在這廟院當眾摺香砸鑪,要立碑永禁五通淫祠。對眾人說,如果十八疋健騾拖不倒中間的神像,他就收回成命。結果真的套了騾子,偏就是拖不倒中間‘大通’神。湯文正公就在這株柏樹下祈告上天,說允許淫神蠱惑百姓,是上蒼不明;今邪神植立不倒,是湯某人非正人:非此即彼!今願與邪神同歸於盡,爲上天祛邪框正,爲後來者鑒!他老人家祈告罷,起身提刀大喊:‘我先砍大通神,再砍自己!’話沒說完,原本紋絲不動的神像俯身僕地就倒了下來——碗口粗的定身柱兒是鐵的,齊齊斷了,和刀劈了似的齊整!五通神就此絕矣!從此民間不敢祀五通神,故改其名爲路頭而祀之。


  山上的廟沒了,還債的陰影卻留下了,上方山成爲吳地的不祥所在,沒有必要城里人是不會踏上一步的,游曆太湖還是要去洞庭的東山西山兩島。例外的隻有一天,每歲的八月十八,來石湖邊的行春橋看串月奇觀,或者還有未還的陰債。  


湯斌有三湯之稱

湯斌曾擔任嶺北道,赴任時,僱一頭騾子載衣被出潼關。後來稱病解任,衣物一點也沒增加。湯斌後來擔任江蘇巡撫,每天只吃蔬菜。湯斌一天查閱帳簿,發現某天買了隻雞,驚愕問道:「誰買的雞?」僕人磕頭說:「公子。」湯斌大怒,召兒子來,罰他長跪庭下,斥責說:「你以為江蘇雞像河南雞一樣便宜啊!你想吃雞,就回老家去,沒有不嚼菜根而能自立的讀書人!」

某天,湯斌過生日,縉紳知道湯斌不收禮,就製作屏風寫上祝壽詞送給湯斌。湯斌不收,縉紳說:「上面文章是汪琬的手筆。」湯斌叫人把文章抄下來,把屏風還給縉紳。

湯斌卸任江蘇巡撫時,行李只有幾個舊箱子,與來時一樣多,只有二十一史是從江蘇買的。湯斌指著二十一史對送行人說:「江蘇書便宜,所以我買了,但是頗累馬力。」湯斌夫人乘轎子出門時,轎子裡掉出敗絮,見者為之落淚。湯斌到北京後,更加清貧,在小巷子裡租房子住,僅有一件羊皮襖禦寒。冬天湯斌入朝,衛士不論認識不認識他,都注目說:「穿這件羊皮襖的,就是湯尚書了。」

江蘇人對於湯斌有「三湯」之稱,「三湯」就是:豆腐湯、黃連湯、人參湯。豆腐湯清,黃連湯苦,人參湯雖然又清又苦,卻大補百姓元氣。

湯斌逝世於北京。同僚去弔唁他,看見湯斌遺體臥在床板上,上面穿著破藍絲襖,下面穿著褐色布褲,檢視湯斌遺產,竹箱中有俸銀八兩。徐尚書贈銀子二十兩,湯斌才得以出殯。

------------------------------------------------------------

「湯斌」大人,才真的值得我們「天地自然人」真誠跪拜效法的先賢義士!

讀聖賢書,所為何事?而今而後,庶幾無愧!

是氣所磅磚,凜烈萬古存;

當其貫日月,生死安足論?

------------------------------------------------------------

 

古道照顏色,典型在夙昔

馬英九、蕭萬長、王金平、呂秀蓮!

你們對不起這些真正愛民如子,剷除邪廟淫祠;為民除害的先賢義士啊!

 

 

 

創作者介紹

寶寶的第一個朋友

寶寶的第一個朋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