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銷企劃或者是企業合夥人?



我這半生看過許許多多稀奇古怪的事,但是,我還真的沒見過這樣的組合型態;

看了網友『TCS』君的敘述(如下):

『-------本人沒去過....
不過還是轉貼一下別人經驗分享"第x類接觸網網友"俠x"經驗分享(摘錄一小段給大家參考)"...
"向先生對我說明 道:「在黄老師做法事處理費用較高,所以你不一要找黄老師處理,也可找其它的的老師。如果你要找我們處理,必須先經過你的主神同意才行。」
筆者點 頭道:「我知道了!請問如果要找黄老師處理,費用大概需要多少?」
向先生向我要了問事記錄,然後在上面所寫的各項問題旁,用鉛筆寫下所需費用。向 先生邊寫邊說道:「化解祖先雙姓1萬2、倒房1萬2、老陰跟隨1萬5、化解外陰2萬4、解冤親債主2萬4、清業障2萬4、認主報到1百元、解因果清算2萬 4、蓮花轉運2萬4,總共大概是…我算算…」(註:以上費用因個案而有所不同,但單位價大概都是1萬2起跳)
  向先生拿起計算機算了算,對我說 道:「全部是14萬7千1百元。」
筆者又問道:「我很好奇,爲何認主報到只要1百元?」向先生答:「認主報到講求心誠則靈,所以我們只收取象徵性 的費用。不過,要辦理認主報到,順利與主神連線,當事人的靈體必須乾淨,所以事先要將卡陰、業障等化解掉才行。」------』

真的非常古怪?

如果說向先生是一位作者,一位報導工作者,或者如他現今自許的「靈學專家」,那麼,一位作者不可能只寫一個特異人士就停止描述其他類似角色的寫作工作,一個報導工作者也不可能只專門報導單一對象而已,而一個「靈學專家」也不可能只針對單一位研究對象就能有周沿客觀的研究成果-------

最離奇的是;向先生竟然是坐鎮在書中主角的服務處,幫主角計價,收費,而且還能知道上門的客戶分門別類逐項收費的明細;也知道一共該付多少錢?

雖然有人已經繪聲繪影在流傳兩者之間的特殊「關係」;但是,那個屬於私德問題,無關公眾利益,我個人以及諸位網友,我認為我們不需要去談論這部份的八卦,因為那是很無聊的事。

我所說的「關係」指的是工作和事業,甚至更直接說就是「金錢」方面的問題;如果向先生竟然是這般的不避嫌,不畏瓜田李下,能夠大大方方的坐在書中主角服務處裡計價收錢,那麼,這個部份當然就是可以接受社會大眾公開檢視和評論的行為。

我自己曾經是社會記者,也是靈異現象的報導者;別人如何?我無意過問也不想追問;至少我有自己的自律準則;在將近二十多年的採訪生涯之中,除了文章刊登之後的稿費和單行本出版後,出版社支付的微薄版稅,我從來沒有向任何被報導者(任何一篇文章中的主角或者任何宮廟神壇)收取過任何一毛錢;不只是我壓根兒沒有這種念頭,所以從不曾明示暗示要求任何回報。甚至有通靈人和宮廟主動包過來的紅包,我也一律婉謝;

甚至還有想要更加出名的通靈人,託人來「游說」;希望我用最常用的那個筆名幫他寫一篇報導,大力推薦他;現金百萬立刻雙手奉上(20多年前,那是可以買半幢房子的鈔票),其他較小金額的也一樣陸陸續續發生過;也有人意圖阻止我繼續批判他的邪說劣行,同樣是希望能用錢收買我,一樣的,在我那時還在騎舊機車披星戴月為一家三餐謀,煮字療飢的時代,我也從來沒有動搖過。最深刻的記憶是在我跑採訪過程中,有一套舊雨衣從破爛的置物箱掉落半路,回頭找尋卻被人撿走了,那時買一套新的大約要250—300元,讓我懊惱良久,也因此淋過幾次雨----------

後來在自己經營雜誌社的慘淡歲月中,我仍然堅持硬碰硬的只靠賣雜誌所得的本身來維持,拒絕所有相關的宗教、命理廣告,少有的一點點廣告,反而都是我義務贊助刊登的。

那時的廿多年歲月中,我給自己一個原則:只要新報導的一個奇人異士或者一處宮廟神壇,刊登出來之後,至少有半年或更長的一段時間我不會再去串門子,也不會主動跟他們聯絡;因為正是在避嫌,免得瓜田李下讓對方以為我想索取任何回報,要什麼好處!

所以,廿多年之後的今天,或者是昨日,站在任何大廟小壇之前,站在天地之間,面對所有人、神、鬼;我都能坦蕩蕩大聲的說;我沒有拿過一分一毫非分之財,也所以,我從來是心安理得,高枕無憂,也所以除了一些難免無法通過各種考關;終於變質的對象,我也交到不少正派的好友,其實這也不難;日久見人心;將近三十多年來;批評我脾氣臭,批評我自以為是,批評我臭屁,批評我是邪知邪見等等的大有人在-----但是,沒有人批評過我的人品如何,尤其是針對錢財的操守上!

沒有什麼好懷疑的!因為我自己最清楚;我更清楚這世界上沒有任何人能指證我收取過任何相關人等一分一毫;

我只承認我唯一收過一筆錢,新台幣一萬元;是「天X堂」致贈的,因為對方都是通靈人,表明是濟公師父「指示」要贊助我的雜誌社的,其實我心裡雖然明白對方的意圖;但是,口頭上總是不能「拒絕」神明指示;真的是不得已才收下的;但是,當天就全數直接以匯票寄給花蓮「門諾醫院」當成捐款,而且捐款人的名義是寫明「天X堂」,然後又即時把匯票收據寄給「天X堂」,並且聲明如果因此有任何功德,全部迴向給該堂,因為錢是他們的,不是我捐的,我只是代勞而已;最後結果我還要貼上一筆匯費和兩筆郵資。

除此,我沒有再收下過任何人任何一分一毫。

我很自豪或者很驕傲嗎?

不!

我從來沒有這樣詳細的談起過,至少我覺得那只是我個人的基本準則而已,別人如何看待自己和如何看待我,那是別人的事;我面對的單純只是我自己。我覺得我這樣的自我要求至少讓我如今逐漸步向人生的冬季時,我可以過得自在,睡得香甜。這樣就是最好的狀態。

---------------------------------------
---------------------------------------
老實說;我真的無意去過問別人如何收費?因為,同樣是很無聊的事!

但是,當情況變得如此怪異而令人匪疑所思時,我就會好好想想了;

究竟什麼樣的想法?什麼樣的資格?什麼樣的與眾不同?可以讓人這麼不避嫌?可以這樣球員兼裁判;一面大力推薦一個通靈人,然後一面大喇喇的幫她計價收費?

這是一個作家嗎?這是一個單純的報導者嗎?或者是一位超級推銷員?一位事業合夥人?

因為真的沒看過這麼怪異的組合???就算真的是這樣一位超級推銷員或者一位事業合夥人的關係;也不必這麼直接的親上火線吧?服務費收到這麼高的價碼,不可能請不起專任的會計出納吧?計價收費的事何不假手助理來處理?

就好像辦紅白喜事一樣;斷然不可能有新郎新娘坐在喜宴大廳入口直接收取禮金的,也斷然不可能有披麻戴孝的孝男孝女坐在靈堂前面直接收取各方奠儀的。

這位向先生,果然是敢言人之所不敢言,為人之所不敢為,親自坐鎮幫書中主角收錢。也果然是今古奇觀外一章。

問題是球員兼裁判;就不單純是對價關係,而是一種合夥關係;至於雙方如何拆帳,那也不是我們應該關心的;

應該關心和了解的是;一個合夥人推銷另一個合夥人,這樣的推銷廣告文宣可信度究竟有多少?即時寫成書仍然是廣告文宣。

奇怪的是:那些急切想求教的民眾;如果報名掛號之後,照排定的時間前去求教,發現原作者竟然也在現場,一定十分驚喜吧?如果剛好帶著書;應該會央請作者簽名留念吧?但是發現到原作者竟然不是單純前來拜訪串門子或者作後續採訪研究,而是正忙著在計價收費,難道一點都不覺得奇怪嗎?

難道絲毫沒有懷疑和驚覺嗎?

匪疑所思?匪疑所思?真的匪疑所思?

兩位主角的言行令人匪疑所思?作者幫主角收錢更是令人匪疑所思?

而上門求助的民眾看到這麼匪疑所思的畫面不覺得驚奇,那更是令人匪疑所思到極點了!

 

天地自然人網站/ 張開基

http://www.cwnp.net/forum.php?mod=viewthread&tid=4404&extra=page%3D1

 

 

創作者介紹

寶寶的第一個朋友

寶寶的第一個朋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