幾乎全世界所有人類都是「社會人」;而人類的社會是地球所有「群聚社會型」物種中,最複雜最多元化的,然後又普遍施行「私有財產制」,不是共產制,因此,一個普世皆準的;加上一個因地制宜的「混合式遊戲規則」是確保社會安定,使所有社會成員得以安居樂業,正常發展進化的絕對必要準則。

凡是任何違反這個遊戲規則的成員,視情節輕重予以暫時隔離囚禁、矯正,甚至嚴重的,有再犯之虞的,應該予以永久與社會隔離,不論方式為何,這個不是報復或懲罰,而是保障其他絕大多數遵守遊戲規則者不受侵犯的一種手段而已⋯⋯;真正目的並非古代「以牙還牙,以眼還眼」的對等報復觀念。

因此對於違反社會正常遊戲規則,情節重大者,確實有必要使其「永久與社會隔離」,因此,一種是終生監禁,不得假釋,一種是執行死刑。

但是,「終生監禁,不得假釋」絕對不是好辦法,在觀念上也不正確,因為,除了對被害人的不能給予正義補償,反而還要浪費大量社會資源去供養、監視等等,而目的為何?不還是為了使其「永久與社會隔離」?

也因此,讓一個犯人被整個社會花費極高成本養在監獄中,其個人對社會既無貢獻,對其本身也無任何益處及希望,幾十年後自然老死和當下執行死刑,其意義並無二致。

所以,宏觀的來看人類社會在維護社會安定的作為方面,在維護並貫徹遊戲規則方面,就如同在足球場上;一旦犯規嚴重或次數過多,被判定紅牌時,就一定會被逐出比賽場外,不得繼續在場「遊戲參賽」;同樣的,在真實的社會中,死刑一旦定讞,同樣必須儘速執刑。

而且,人類社會,「死刑」是絕對不宜廢除的!

宣揚「廢死」是毫無社會價值觀,偏陝的濫慈悲心態作祟,同樣是一種嚴重的反社會人格使然!

關於「死刑」如果有冤獄誤判情形,那雖然未必絕對不可能,譬如「江國慶」案,但是,那只是極罕見的特例,以特例對抗通則,是根本因噎廢食,倒行逆施的謬論;

錯殺一個,固然不對,但是,為了避免錯殺一個,就投鼠忌器的放過一百個,一千個,那絕對是最大的邪說謬論;

為了這個社會絕大多數成員的自由安全能有遊戲規則保護;錯殺一個的悲劇,社會尚可忍痛承受,但是,因此放過一百個一千個,從而敗壞正當的遊戲規則,使得全體社會成員因此失去基本保障,必須惶惶不可終日的過日子,那絕對是整個人類社會所無法承擔的!

所以,所有法律中都必須保存「死刑」制度!

那些「廢死」團體和「國際特赦組織」可以瓦解撤銷,毫無存在意義!
 
 

 

 

 

創作者介紹

寶寶的第一個朋友

寶寶的第一個朋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