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廢死」的混蛋,真的關心死囚的心願嗎?

 

又要惡意的違反社會普遍公認的公理正義原則,漠視被害人的痛苦與權益,居然,更漠視「死刑定讞」者的心聲;

 

 

看看有多少死囚,其實與其這樣不知死活的長期(不是七、八天,是七、八年啊)的心理煎熬,早就一心只求速死,有些因為宗教因素,希望早死早超生,有些有些悔意願意一死以贖罪,這些「廢死」的混蛋,竟然自作主張的強迫這些不想活的死囚「非活不可」!

 

 

這些只憑自己個人嚴重偏執觀念;非要一意孤行的混蛋對整個社會的負面影響和破壞,根本比一些殺人犯、強暴犯更嚴重。

 

 

請好好看看新聞中,這些「死囚」一心求死的決心和行為,要讓那些奉公守法的監所管理人員花多大的心力才能處理?要擔多少心才能免得這些死囚這樣胡鬧?社會又要花多少成本才能供養這些死囚七、八年?

 

 

讓我們一起挺身而出,振臂高呼,呼籲所有有志一同的社會人士,一起嚴厲的譴責這些「廢死團體」的偏執混蛋,積極用任何方式抵制他們的任何行動!

 



曾吞筷尋短 張胞輝求死8年如願

 

 

殺了三人的張胞輝八年前就被判死刑定讞,但法務部長年未執行,他一心求死,先後吞筷子、乾電池都獲救,每天睡前得服藥,昨天終如他所願伏法。

 

張胞輝(四十一歲,台東人)在花蓮看守所羈押七年多,得知要執行死刑,情緒平靜,只在最後離開看守所時,向輔導老師握手告別,簡單說了一句「謝謝」。

他在大批警力戒護下,自行步上警備車被載到花蓮監獄,十五分鐘後,花蓮高分檢檢察官崔紀鎮進入監所,開庭核對身分;監所準備海帶、滷蛋、豆干,還倒了一杯高粱酒,他每道菜都吃,但都留一點,喝了半瓶酒後就走上刑場。

晚間六時四十七分,花蓮監獄傳出二聲槍響。監所人員表示,張胞輝臨刑相當沉靜,並無腿軟、發抖等現象。遺體送往花蓮殯儀館,家屬表示今天到花蓮處理。

張胞輝民國九十一年底吸食強力膠後,以鐵條擊殺陳姓女友頭部致死,埋屍公墓;隔年二月潛入鄰居榮民及其同居女友住處偷竊不成,持鐵棒菜刀殺害兩人、縱火焚屍;火災發生時,他還在現場偽稱目擊者接受記者訪問;事後盜領存款時被錄下影像。

 

九十四年張胞輝被判處死刑定讞,他在入獄第三天,將一雙筷子折成六截共十二段吞進肚子,幾個小時後因腹痛難忍求救,台東看守所人員發現,緊急送醫救回一命。

-

張胞輝後來被移到花蓮看守所,九十六年三月他邊喝水、邊吞乾電池,共吞了十三顆三號電池,其中一顆卡在胃內,另外十二顆在小腸、大腸間的黏膜處,緊急開刀救回一命。

長期在監所宣揚佛法的志工李志宏觀察張胞輝說,張的內心世界很沉默、難捉摸,也很少笑。

 

 

 

 

臨死不甘心 陳瑞欽遺體沒人認領

 

 
 
【聯合報╱地方中心記者/連線報導】
   
   
 
 

「殺人魔」陳瑞欽昨晚在台中監獄刑場槍決前,檢察官要他「放下一切,不要再有罣礙,勇於面對司法」,由法警注射兩劑麻藥才昏迷,朝他心臟開一槍伏法。

 

陳瑞欽(六十四歲)為詐領保險金,連續殺害兩任妻子、三名兒子;昨晚遺體無人出面認領,暫送台中市立殯儀館冰存。

 

陳前後詐領保險金一千八百多萬元,一直逍遙法外。直到十年前,陳迷昏陳姓女保險業務員,性侵劫財後,再以石頭重擊死者後腦推入山崖。檢警循線查出陳瑞欽涉案,偵查中他自首殺害妻兒,從一審到更五審,先後七次判決死刑。

 

台中高分檢檢察官劉家芳昨天傍晚到台中監獄提人,陳神情淡定由法警押到刑場,但表示「我曾聲請再審皆被駁回,心有不甘」。劉家芳以佛法開導他,陳才放下心中怨恨,甘心伏法。

 

行刑前,法警為陳瑞欽準備豆干、雞腿、滷蛋、白飯,也準備高粱酒、香菸,但陳瑞欽未動筷,也未喝酒、抽菸,臨刑前未交代遺言。

 

以往死刑犯打一劑麻醉藥即昏迷,但陳瑞欽過了六、七分鐘神智依然清醒,在場人員認為他的身體強壯,又補打第二劑,陳才昏迷不醒,由法警朝著他的後背,對準心臟部位開一槍伏法。劉家芳為陳默念「往生咒」,要他好好走。

 

「報應太慢了!」陳瑞欽第三任前妻在嘉義市開服飾店,不願再提傷痛往事,她批政府執行槍決拖太久了,「遲來的正義不是正義」。

 

她說,兒子十年前遭前夫殺害,她好不容易走出傷痛,看著女兒結婚生子,她開服飾店又當阿嬤,「我不願再提傷痛往事,有客人上門跟我提這件事,我就請客人走」。

 

 

看到電視台記者拿攝影機,她激動揮手驅趕,拉下鐵門,不做生意。

 

-----------------------------------------------------

如果你願意為這個社會盡一點力,讓這個社會的公理正義不

再被這樣個人偏執狂所恣意踐踏,

請努力的轉貼出去,讓更多的人知道「死囚」的真正心聲,

知道這些「廢死」的混蛋是怎樣在一意孤行?

 

 

 

 

===================================================================================================

 

 

我的三弟、弟媳和醉嫂的二個舅舅都是終生從事「獄政」工作的人員;

他們都當過基層管理員、教誨師、戒護課長、教化課長!是一直長期與各種形形色色受刑人面對面直接接觸的第一線人員。

我經常會跟他們談論探討「監獄中的教化」功能到底有多大成效?

答案非常一致;真正能夠矯正偏差觀念,或者真正悔悟而洗心革面的,都是「過失犯」或者因為年輕氣盛一時衝動犯案的。

對於一些罪行重大的或者累犯,幾乎完全沒有任何效用,這些惡性重大的犯人或累犯,出獄後再犯的機率高到八、九成,而且,其中有些還是明明犯法卻僥倖沒有被查獲而已。

而「煙毒犯」出獄之後的再犯率更是接近百分之九十九。

再看看,花這麼多社會資源去養這些死刑定讞的囚犯,有些根本是一心求死卻因為我們台灣「人治勝於法治」,竟然可以一拖七、八年不執刑。

而這些自認「沒有明天」的死囚,內心的煎熬是多麼痛苦?

那些惡性重大的死囚又是怎樣在各地監所中當老大,作威作福,欺壓其他輕刑犯,甚至連監所管理員都敢欺侮;

為了避免這些死囚自殘自殺,監所都會派一個脾氣比較好,比較戇厚,表現較佳的輕刑犯與他們同住,結果,這輕刑犯就變成了被使喚甚至欺凌的對象。

法務部說,六名死囚中,有人早已受不了等候死刑煎熬,「一心求死」。其中紀俊毅自從一百年被判死刑定讞後,曾經卅五次請求法務部儘速執行死刑。

另死囚張胞輝自收押後,曾三度自殺未遂,九十二年二月他在羈押期間吞食塑膠筷,並以筷子戳頭企圖自殺,九十四年死刑定讞後,他於九十五、九十六年又兩度吞十餘顆電池自殺未遂,且他在監所有高達八次不服管教破壞秩序的紀錄。


如果有囚犯自殺,監所管理人員不但要遭到家屬及社會大眾指責,還會被上司記過處分。

張胞輝後來被移到花蓮看守所,九十六年三月他邊喝水、邊吞乾電池,共吞了十三顆三號電池,其中一顆卡在胃內,另外十二顆在小腸、大腸間的黏膜處,緊急開刀救回一命。

這時,我三弟正是花蓮看守所的「戒護課長」,被張胞輝他這事搞得焦頭爛額,好幾天沒闔眼,深怕他會掛掉,最後雖然犯人沒死,結果我這三弟一樣也因為「管理疏失」的理由而受到牽連被處分。

這就是「養虎貽患」,法務部的大老只擔心被頂頭上司責怪,怕國際特赦組織GY,怕「廢死團體」抗議,所以遲遲不敢簽署執刑令,卻從來不關切台灣各地辛勤為公的監所人員的處境和難處,出了事反正記過處分的都是底下這些基層的小咖,反正「刑不上大夫」,跟這些高高在上的大頭是沒有關係的。

而那些「廢死團體」的混蛋,只關心死刑犯的人權和待遇,有沒有一點關心被害人、家屬和基層監所人員的心聲?

真的是自以為慈悲,其實是喪盡天良,為虎作倀,助紂為虐,根本反社會的敗類!

 

 

天地自然人網站/ 張開基

http://www.cwnp.net/forum.php?mod=viewthread&tid=4462

 

 

創作者介紹

寶寶的第一個朋友

寶寶的第一個朋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