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談「史者無私論」

 

 

這一年多以來,除了撰寫和出版了「釋迦牟尼的惑世任務」與「廣義靈魂學」二書,我也在批判很多台灣的宗教亂象,也一再的批判「慈濟」的「證嚴老尼」;

 

 

我知道有許多網友或者過客,比對我對「周 元」這隻畜生的極力抨擊,難免甚至肯定是會認為我在「公報私仇」,因為我和「它」有宿仇,所以連帶「遷怒」於「慈濟」和「證嚴老尼」-----

 

 

原本,我一向是我行我素,我只問我自己是否「無愧」,我從來不在意任何人的議論或者質疑的眼光,我也無需向任何人報備,看任何人的臉色;

 

 

但是,如果是本網站資深的網友也有這種「疑心」的話;那麼,我就一次把事情交代清楚,避免胡亂揣測。

 

 

在台灣,批判各種江湖神棍和宗教騙局,我大概是文章篇數最多,撰寫出版批判專書最多的,試問;我跟這些被批判者有私人恩怨嗎?我是意圖勒索金錢未遂,所以挾怨報復嗎?

 

 

事實會說話,這個不用我自己多說!

 

 

我批判任何人或團體,從來只問是非對錯,正邪曲直,只看對社會正知正見,善良風俗危害的程度大小,從來不管親疏等差,而且,我也強調過:很多被我批判的對象,我並不認識其本人,甚至從來沒見過,因為我有時批判的只是他的著作,只要是邪說謬論甚至已經是妖言惑眾的,我一定全力蒐證,找出其中的謬誤直接批判,從不手軟留情。

 

 

同時,對於批判的對象或者著作,我也從來是「內批不避親,外批不避仇」,向來不偏袒也不忌諱。

 

 

所以,究竟是跟我曾經有過相當交情的,或者是我的仇家,那不是我會過問在意的,而是其言行是否達到值得批判?批判之後是否能讓社會大眾看見事實真相,因此注意謹慎,以免受騙或受到謬論的傷害?只要答案是肯定的,那就是我批判的對象,也所以,經常有網友甚至過客會認為我天性好鬥,所以,也會「推薦」甚至指名某某人,希望我大力批判,問題是,我有自己的評定標準,不是其他任何人可以左右或煽動的,也所以,我經常會開玩笑的道:就算排隊也還輪不到這號人物呢!

 

 

所以,我既不問親疏等差,也不避親不避仇,我會刻意選擇性的規避;非常矯情的避開任何明明值得也必須被批判的對象嗎?

 

 

實事求是而論;「周 元」這畜生跟我有著長久的宿仇,這絕對是事實沒錯,那麼,現在的重點是;先不論「它」跟我之間的私人恩怨究竟多大多深,而是「它」的言行作為是否應該被批判,「它」的詐騙伎倆該不該被揭發拆穿?

 

 

答案是肯定的!「它」22歲的年紀就懂得使用「職業級神棍」的伎倆騙財騙色,然後現在又混跡在「慈濟」高層,繼續口蜜腹劍的行騙,甚至公然白紙黑字的謊稱自己「十八、九歲就在夜總會工作,日進斗金,還開控股公司----」云云。所以,恰好我是「它」的受害者之一,又知道「它」幾十年來的種種劣跡和裝好人詐騙的手法如何,所以,於公於私,「它」絕對都是應該被批判和拆穿的。

 

 

那麼,是不是因為這樣,所以,我遷怒於「慈濟」集團?或者不問青紅皂白,就一桿子打翻一船人,以致殃及池魚,傷及無辜?

 

 

我可以說的斬釘截鐵:「絕對不是!」

 

 

因為批判「證嚴老尼」,絕對不是最近這一兩年間的事,也不是因為我開始批判拆穿「周元」的真面目而引發的;

 

 

最早,讓我不能忍受的是「證嚴老尼」的信口開河;至少在十來年之前;她在媒體上宣稱:「這幾年花蓮都沒有颱風,是因為有慈濟在積極行善的關係!」

 

 

哇咧!這是什麼鬼話?根本是妖言惑眾了!

 

 

而且我這才發現原來「證嚴老尼」竟然愚昧無知到這種地步,竟然連小學生的基本自然常識都沒有,而且出了名之後,居然先學會的就是「胡說八道,信口開河」!

 

接著是她竟然在佛教界都算非常僭越前輩高僧(包括法顯、玄奘、甚至虛雲、等等),膽大妄為的受一干狗腿馬尾精封為「上人」而欣然接受並且因此躊躇滿志,顧盼自得。

 

 

所以,對於「證嚴老尼」,我大約十年前就已經開始對其愚言開始批判;

 

 

在「99網站」時代,我寫了一篇「碧麗斯吹垮了義和團」的文章,「碧麗斯」颱風是發生在2006年,而更早的一些文章曾經批判的都是略微提到,所以姑且不提,就單以這篇專文來看,那也已經是七年前的事了;那時我何嘗提到「周元」這個名字過?

 

 

當然,因為,我是在把「廣義靈魂學」腹稿打好,不經意釋放了「潘朵拉」的記憶魔盒,那些非常不堪的往事竟然一一鉅細靡遺的浮現眼前,激動之餘才開始批判拆穿「周元」這隻人皮畜生的真面目的,也就當然會去網路搜尋與「它」相關的一些資訊;也就當然連帶的會發現「慈濟」和「證嚴老尼」的種種愚言惡行-----

 

 

同樣又是一個重點來了:「慈濟」和「證嚴老尼」的種種愚言惡行,值不值得和該不該被批判?

 

 

這麼嚴重影響到整個社會公理正義價值的大事,包括她公然剽竊古今名人佳言金句,據為己有,宣稱是自己「靜思所得」,欺世盜名的惡行,該不該被揭發?

 

把「佛祖釋迦牟尼」造像偷天換日弄得很像自己,妄想當「宇宙大覺者」,又掩掩遮遮的宣稱是「佛陀灑淨」,其實司馬昭之心,路人皆知,她是自比為佛陀轉世,她就是當今人間的佛陀!這種傲慢自大到接近瘋狂的心態和作為,該不該被批判和揭露?

 

甚至連因為台灣經濟蕭條,政府好不容易才擠出來的一點錢,發放給全國民眾的「消費券」那一百八十億,也意圖染指,竟然掩飾不住貪婪的垂涎,公然埋怨政府不准「消費募」用為捐贈,還說如果拿這180億去國外救災多好?竟然先不顧台灣同胞的死活,不管很多貧困家庭因為這筆少少的消費券因此可以勉強飽餐幾天----這種令人髮指唾棄的惡念惡行,該不該被嚴厲抨擊?

 

 

如果答案是肯定的!

 

 

那,我做的就是對的!

 

 

是不是因為「周 元」跟我有宿仇的關係就根本不是問題癥結所在。

 

 

如果「慈濟」和「證嚴老尼」沒有這些種種愚言惡行,我可能是因為「周元」跟我有宿仇的關係而捏造罪證,羅織罪名去惡意污蔑「周 元」或者「慈濟」和「證嚴老尼」嗎?

 

 

這不只是要負法律刑責,也是非常不道德的。

 

 

我會這麼白目無知,我會這麼非理性嗎?

 

 

好好想想吧!

 

 

只問是非對錯,不問親疏等差,「內批不避親,外批不避仇」!

 

 

這才是真正的重點和真相!

 

「史者無私論」,此之謂也!

 

 

 

天地自然人網站/ 張開基

http://www.cwnp.net/forum.php?mod=viewthread&tid=4493

 

 

 

=========================================================================================

 

我未必完全認同「李敖先生」的所有言論;但是,他說過的一句話,我倒是非常讚賞:

他說:
「罵別人混蛋,人人都會,但是,我李敖要罵一個人混蛋,我不只是會罵而已,我還能提出具體證據證明這個人就是混蛋!」


對的!

要批判別人,誰都會!

但是,真正的批判豈是這麼簡單的?

如果,我批判釋迦牟尼;只是會說:「釋迦牟尼是錯的!」這樣一句話而已,那麼我又何能、何須寫一整本書來批判?而且其中有一大堆圖片和文字的歷史鐵證,很多實體證據是我親自從印度取回的,包括田野訪問調查表。

如果,我要批判李嗣涔,我只會說:「李嗣涔的實驗是不夠嚴謹的!」,那麼我又何能、何須寫一整本書來批判?逐一指出他那些實驗是不夠嚴謹,實驗結果是根本不能成立的?我又何由能寫出S先生的「超能力」是騙術?何由證明T小姐所謂的外星師父根本是徹頭徹尾的鬼話?何由確定所謂「諸神的網站」根本不存在?

想要鸚鵡學舌,東施效顰的學別人批判;我不就是一個最好的典範在讓你效法學習著嗎?

要批判,就學著點,學我一樣拿出具體的實證,逐一提出肯定的反駁,沒有模稜兩可,沒有指桑罵槐,沒有含沙射影,沒有預留任何下台階,直接了當的提出證據,註明出處,甚至劍及履及的到歷史事件發生的現場實地蒐證,作田野調查,找出直接的證據,然後有力的批判。

還有最重要的是;批判是要負責任的,對自己也對社會大眾負責任,所以,必須用真名,因為這甚至可能牽涉到法律責任,蓄意捏造,惡意污蔑是會吃官司的!

如果既沒有具體證據,又不帶種,不敢出示真名,只敢躲在暱稱後面放屁叫囂,那是既無知又無膽;不折不扣的「俗啦」而已!

最可悲的是這一大群人,認定釋迦牟尼就是人類有史以來最終極的真理,是至高無上,不得質疑的;從來不曾想過;其實他一直只是一個自我宣稱「得道成佛」,自以為通透宇宙全部真理的印度老叫化頭子而已;連蚊子是卵生都不知道,竟然認為太陽和月亮上有帝王和宮殿,認為海水很鹹是因為大魚不斷撒尿的關係------

教「不淨觀」害死60個比丘,自己國家亡國滅種,宣稱是前世因果,毫無悲痛之情,宣稱殺婆羅門和不信佛教者比殺一隻螻蟻的罪業還要輕。

這種認知不能批判嗎?不該批判嗎?

 

 

 

天地自然人網站/ 張開基

http://www.cwnp.net/forum.php?mod=viewthread&tid=4493

 

 

創作者介紹

寶寶的第一個朋友

寶寶的第一個朋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