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釋迦牟尼之死談「殺生」與「果報」
 
 
張開基
» 2011年 2月 22日, 01:08


印度教、耆那教、佛教的教義都有關於「殺生」和「果報」的教條;

亞洲人因為受到這三大教的影響最深,所以,「殺生」與「果報」的觀念根深蒂固,加上直到現今,許多佛教僧尼仍然是「毀」人不倦的利用各種傳播媒體在宣揚這種觀念;

今晚在電視上看到幾位名嘴在談論這次台灣地區的「流感」話題,其中一位名嘴馬西屏先生過年前罹患了流感,病得非常嚴重,住院20天,醫生使用了各種抗生素,並且是高劑量的來醫治他,直到現在都還沒有完全回復健康;(目前已知有1800人左右是病況嚴重的,已經有84宗死亡病例)。

我們也來談談這個問題;釋迦牟尼當年就是因為化緣時,吃到不新鮮的豬肉,結果造成嚴重腹瀉不止,最後因為年老體衰,終究無法抵擋病魔的侵襲而因此過世圓寂;

豬肉不新鮮甚至腐臭,當然是細菌引起的,不論那是大腸桿菌、金黃葡萄球菌或者赤痢桿菌,在隨著食物進入我們身體之後,數量和我們人體的免疫系統是否強悍會形成不同的消長,如果病菌的數量少,年輕體壯的因為免疫力強,一些吞噬細胞,譬如白血球可以消滅這些惡意的入侵者,可能不會出現任何不適,也可能只是肚子痛,腹瀉,但是,很快就因為免疫系統消滅了病菌而自癒康復,也可能經過醫生治療投藥,治好了他;

但是,萬一病菌數量太高,免疫力又不佳,或者沒有得到應有的醫療,結果病菌大量繁殖,人體無法消滅這些入侵者,最後就有可能因為脫水或者其他合併症狀使人一命嗚呼。

那麼我們先撇開醫療手段來談:

細菌和病毒也是地球上的一種生物,它們也有生存的權利,也有求生和繁殖的欲求,這是所有生物共同的本能,那麼它們當然會拼命找尋適合生存和繁殖的場地,包括各種動物,也包括人體(順便想想人類歷史上的「殖民主義」,到今天也沒有完全絕跡,我們現在又開始在找尋適合人類居住的境外行星了,跟細菌病毒的生存本能有何不同?);

而站在人類的立場,我們也有求生和繁衍後代的基本欲求,而我們身體中的免疫系統正是為了保護我們避免被外來細菌、病毒入侵自然設定的一道防護罩;

那麼當細菌或病毒入侵人體時(幾乎是隨時隨地都在發生),在我們呼吸的每一口空氣中都有種類多不勝數的細菌和病毒存在,我們喝的水,吃的食物以及我們身體觸摸到的物件上,包括當下正在按壓的鍵盤上也是同樣情形,或者我們出入公共場所,包括門把、公共廁所、公用水龍頭、電梯按鈕、樓梯扶手等等,都有可能接觸到各種病菌、病毒---------

那麼我們的身體當然隨時隨地都是一個殺戮戰場,我們的吞噬細胞隨時隨地都要執干戈奮勇殺敵來保護我們不被入侵者所傷害和征服,而病菌和病毒為了自身族群的生存和繁殖同樣也是務必希望能先攻佔灘頭堡,然後消滅頑強的守軍,最後終能佔領成功,所以可以說雙方隨時隨地都是在進行著殊死戰的;而且一旦有明顯疾病的症狀出現時,那更是表示雙方已經廝殺得死傷累累,屍橫遍野了。

如果我們感到不敵之時,也許自己找藥吃或者去看醫生,尋求救兵來增援,目的則無不是希望能夠克敵制勝,擊退來犯的敵人,贏得勝利,並回復健康。

那麼這樣的互相殺戮有沒有對錯呢?細菌和病毒是為了求生和繁殖而戰,我們的吞噬細胞也是為了保護主體以及自身的生存而戰,互相殺戮,加上現代醫藥中發展出來的各種抗生素,也是為了殺死病菌病毒而產生。那麼有沒有對錯呢?

請問如果殺生是錯的,那麼病菌病毒當然是錯的,我們的吞噬細胞也是錯的,人類發明的抗生素也是大錯特錯的,那麼如果「殺生」必然有「果報」的話,病菌病毒會有什麼果報呢?我們的吞噬細胞又會有什麼樣的果報呢?而發明抗生素及使用抗生素的人,其果報又有多大呢?

釋迦牟尼從得道說法開始,幾乎一生都是靠化緣乞食維生,相信以印度普遍炎熱的氣候,加上當時沒有很好的冷藏設備,他吃到不新鮮食物的機率一定很高,他因此肚子痛腹瀉的經驗也一定不少,他能活到八十歲才圓寂,那麼表示之前腹痛腹瀉之時,當然都是因為自身免疫力夠強,能夠有效消滅了病菌病毒,所以才能康復,那麼被他殺死的病菌病毒有多少呢?他身體中的吞噬細胞有沒有果報呢?他這個主體生命有沒有果報呢?還有最後終於使他致命的病菌又要擔負多大的果報呢?

佛經中說:出佛身血,殺僧尼的是要墜入無間地獄,永世不得超生的,更何況竟然膽敢殺佛致死,那還得了?

釋迦牟尼的時代,他當然沒有「細菌病毒致病,以及什麼免疫系統、吞噬細胞會殺死病菌病毒」的知識,所以他當然沒有提到這些問題,也不會講述這種殺戮的果報問題,不過,他既然已經證得「無上正等正覺」,又有佛眼可以遍觀三千大千世界,那麼他怎麼沒有看到自己身體隨時隨地都是在進行殺生的活動,竟然就是一個活生生的殺戮戰場呢?

答案很簡單,因為他根本看不到也不知道,他的自然知識還不如現在一個低年級的小學生,所以,他那套殺生果報的論調,在自己身上就完全失靈,又怎麼可能放諸四海皆準,適用於一切眾生呢?

殺生殺戮都是所有生物的必然和當然;也是最自然不過的事,會有什麼果報呢?2600年前的原始的思維和不符合自然律的錯誤認知,可以當成金科玉律的絕對真理嗎?

看到網路上很多受過高等教育的知識份子,仍然活在2600年前的愚昧無知之中,在那裡搖旗吶喊,助紂為虐,宣揚迷信,還以為自己是在行善,是在惜生,真的是為人類的基礎教育感到莫大的悲哀。

什麼是「樂觀的悲觀主義」,正是孔子說的:「知其不可為而為之」!他知道大同世界是無法在人間實現的,但是,他還是奮力的朝著那個目標和理想邁進;

我當然也有些悲觀,但是,相較之下,我只是在對現狀和時間太長久上的悲觀,然而,樂觀的是我知道人類有自省的能力,所以終究會有普遍醒覺的一天,只是那可能會在五百或者一千年之後吧?

(註:稱為病菌或病毒,是人類主觀的界定,我們想要消滅它們,是站在自我保護和求生本能的立場,也以此來界定什麼好菌壞菌,但是,從大自然的角度來看,那些都是自然界的一些微生物,根本沒有什麼好壞之分,它們跟我們人類一樣擁有生存的權利,所以為生存而戰並互相殺戮有什麼善惡之分,又有什麼果報不果報的呢?)


 
補充:佛教既然主張「眾生平等」,又說「殺生有惡報」,那麼佛教徒就不應該設立醫院,因為人和細菌或病毒同樣都是眾生之一,一個人和一隻細菌,一隻病毒都是平等的,都有相同的生存權利,怎麼能為了救人而殺害細菌和病毒呢?好好想想,一個醫生救治成功的病人多,還是殺死的細菌、病毒比較多?醫院豈不是細菌、病毒的血腥屠宰場?佛教設醫院豈不是天大的笑話?
 
 
天地自然人網站/ 張開基
 
創作者介紹

寶寶的第一個朋友

寶寶的第一個朋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