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人」的生存遊戲與殺戮原則之我見



我們是「自然人」,從最遠古的「家族型態社會」,進入「氏族型態社會」,再進入「種族型態社會」,也幾乎同時進入「城邦型態社會」,最後形成了「聯邦型態社會」,也就是我們現在普遍狀態的「國家」或者「聯邦政府」,至少到目前為止,人類還沒有形成統一的「地球村」或「地球聯邦」。

在「家族社會」就會有口頭式的家規,「氏族社會」與「種族社會」有族規,「城邦型態社會」也恰好是有了文字時期,就有了一些文字的言行規範,在歷史上認可的最早成文的有形法律當然就是大家耳熟能詳的「漢摩拉比法典」;然後當「國家」或者「聯邦政府」一旦成立,第一件事就是制定法律,因為沒有比先制定「遊戲規則」更重要的事了,否則其全體成員的人民沒有可遵守的標準,統治者也沒有賞善罰惡的法源依據,固然在君權時代,可以「朕即天下,朕即王法」;一個君主甚至可以單憑自己個人喜惡任意賞賜或賜死討厭的人,不過,明文的法律仍然是一直存在,絕大多數時候也都適用所有國民的;

也因此,我們從這個歷史發展的軌跡,可以非常明確的看出人類這種群居的生物,自然形成社會,而社會化的每個進程中,都一定有著大同小異的「遊戲規則」,而且隨著社會越進展,人數越來越多,區域越來越廣,型態越來越多元,「遊戲規則」也就越來越精細,而且法律是必須時時增訂以符合社會進步需求的。譬如一個最明顯的實例;不過才30年前,那有什麼「電腦」或「網路」的法規?但是,今天如果沒有增訂相關的法規,怎樣防止電腦、網路犯罪?怎樣保護善良守法的電腦、網路使用者?

也因此,當我們既是「自然人」又是「社會人」雙重身份時,我們不只是順其自然,適度的改變自然,我們競爭,我們也殺戮,不但殺戮其他物種來取得生活資源,我們也殺戮同類來爭奪生存空間和生活資源,甚至在上古時代也會為了爭奪「交配權」或擄獲其他部落的人力資源供作奴役,同樣也會互相爭戰殺戮,但是,隨著社會的擴大,由部落變成城邦,再變成國家時,內部小規模的殺戮是被嚴厲禁止的,但是,當國與國敵對而發生戰爭時,大肆殺戮敵國軍民卻又是被積極鼓勵的。

遠的不說;只不過三十多年前,兩岸還處於嚴重敵對狀態,奮勇殺敵和殺身成仁的思想是在軍中一直被不停灌輸的,當軍官的也一再被要求必須時時灌輸士兵「仇匪恨匪」的意識觀念,目的當然是在一旦戰爭爆發時,殺戮對方時是毫不心慈手軟的,相信兩岸雙方的軍人心態都是一樣的,對岸甚至還時時炮擊金門,時時高唱要「血洗台灣」-----

都是中國人哩,甚至很多所謂的「外省人」還有親人在對岸哩,但是,一旦開戰,還會顧及這些嗎?

當然不會,為了爭取生存和勝利,雙方軍隊都絕對不會手軟的,就算像我一樣,跟當時所謂的「共匪」從來沒有任何深仇大恨,但是,身為此岸的軍人,我有保家衛國的職責,一旦開戰,我也一樣會殘忍殺戮,絕對不會手軟的。

但是,在我們自己真正處身的社會之中,就單指台灣好了;我們能夠這樣恣意殺戮嗎?與人發生爭執,或者為了謀奪他人的財富、職位甚至妻女,又或者本身是被害人,為求報復,可以再任意殺戮嗎?

當然不可以,因為這是嚴重違反法律這個「遊戲規則」的惡行,絕對會遭到法律嚴厲制裁的,但是,對於同一社會人類以外的其他物種的殺戮行為卻是被允許的,包括各種動物或植物,除了「保育類」的動物,我們所有日常食用的雞鴨魚肉,山珍海味樣樣都是靠捕獵殺戮而得,嚴格說;除了採食植物的果實或只採摘植物嫩芽以外,不論是葉菜類或根莖類植物,只要是有生命的,只要是整株拔下做為食物或藥材甚至建築的木材,這些基本上還是「殺戮」行為。

不過,在現代越來越都市化的生活型態中,人類遭到「猛獸」侵襲的機率接近於0,遭到毒蛇侵襲的機率也是少之又少,只有生活在曠野或接近叢林草原太近的鄉野地區才容易被毒蛇猛獸侵襲,也因此,現代的都市人對於毒蛇猛獸的殺戮就變得很無謂也沒有必要了,

不過,除了前篇談到人類時時都要和一些細菌、病毒作戰,而隨時隨地在殺戮之外,我們仍然還是會針對一些小動物進行殺戮,最常見的就是蚊子、蒼蠅、蟑螂、老鼠。

因為蚊子、蒼蠅、蟑螂、老鼠也有需要依賴人類而生存,所以經常會和我們共處在一個空間之中,

那麼,原本這類的殺戮是不可避免又理所當然的,但是,卻因為一些宗教的觀念,使得「殺生有業報」的觀念讓人莫衷一是;譬如佛教和耆那教是堅決反對殺生的,也因此讓在這種宗教文化流傳地區的人們,真的很難理解和決定「打死一隻蚊子」和「踩死一隻蟑螂」,到底算不算會有業報的殺生重罪,也是我經常會被問起的問題;

最近在電視上看見在抨擊「放生」作功德的事,「昭慧」法師說:如果家中有蒼蠅蚊子時,不要打,把窗戶打開,把它們趕出去,也是一種放生云云。

我絕對不同意這種說法,譬如生活在鄉間的環境,蚊子和蒼蠅大軍一旦侵入室內,那是絕對驅趕不盡的,打開窗戶只會飛進更多。

我個人對於這類討厭的生物,有我自己的殺戮原則,提供大家做為參考;

第一,「殺生」本來就無罪,尤其是在自己和家人受到侵害時,特別是以上家中常見的小生物又往往會傳染病源;

第二,沒有絕對標準,只視實際情形而定;

我把居家的環境分成室內和室外,對於環境,盡量保持清潔,避免蚊蠅、蟑螂、老鼠的滋生躲藏,但是,對於偶而侵襲到室內,對於我和家人會形成侵害和騷擾和危害的生物,絕對是「殺無赦」的,譬如蚊子,以前都是用手「拍死」,現在用電蛟拍,有時也短時間用電蚊香驅趕,蒼蠅,用橡皮筋射殺,小時候練就很準確的命中率,只要有蒼蠅闖入,只要它停在某處,通常一條橡皮筋就解決了;如果是蟑螂,當然是用拖鞋,如果是老鼠,用捕鼠籠或者BB彈的瓦斯槍。




回到花蓮以後,因為比較有時間整理居家環境,又是自己透天厝,窗戶都有紗窗,所以,蚊子一個月會發現一、二十隻,蒼蠅一年見不到5、6隻,蟑螂大約也是一、二十隻,老鼠還從來沒有見過,倒是有時會發現一、兩隻小蜈蚣,蛇也沒見過;不過,只要是入侵我家室內的,一定是「殺無赦」。

但是,在室外,它們跟我都有相同的生存權利,我就不會去殺戮,不是害怕殺生果報,我才不害怕那些,我只是尊重任何生命的生存權利,尤其是在野外,那個本來就是它們生存的空間,譬如就算看見毒蛇,我也不會主動去殺戮,何況我也沒碰到過要主動攻擊我的毒蛇,我都任由它們去,除非附近有其他人時;我只會善意的提醒他們:「有蛇出沒,小心!」而已!

以前住在在台北時,是密集住宅的大樓,總是有老鼠,也經常會侵入我們家,

老鼠真的很討厭又狡猾,會偷吃食物,咬壞物件,最扯的是;那時工作忙,沒時間準備早餐,都是前一晚買好一些麵包,準備第二天當早餐,放在桌上是絕對不行的,一定會被老鼠先飽餐;

為了讓兒子早晨起床就有早點吃,麵包是最省事的,但是,為了怕被老鼠啃噬,我把塑膠袋繫在電冰箱的把手上,心想;老鼠總不會「壁虎遊牆功」,總不可能爬上冰箱光滑的表面吧?

那知道,兒子結果還是餓肚子上學,因為那一袋麵包還是被老鼠先啃食過了,我十分詫異,究竟這些老鼠有什麼通天本事,竟然能夠爬上冰箱的?

後來,我才發現老鼠真的是既聰明又狡猾,它們不是由下往上爬,而是從其他櫥櫃爬上去,跳到冰箱上方,然後由麵包袋正上方往下來個「高空彈跳」,落在麵包袋上,就緊緊抱住,然後咬破塑膠袋,開始大吃,還有樣學樣,呼朋引伴一起享用。

後來,我想到克服之道,用一條不很粗卻夠力的透明釣魚線,在兩個櫃子間拉緊,把裝麵包的塑膠袋綁在釣魚線中間,這樣,我就不信老鼠能夠走細的「鋼絲」表演特技?

果然,從此,老鼠就只能聞香而來,望麵包垂涎興歎了。

不過,因為,那時我在開雜誌社,東西很多,堆得滿山滿谷,給了老鼠很好的藏身空間,有時會看到老鼠大膽出沒,有時也會有死老鼠發出惡臭,醉嫂又特別討厭老鼠,所以,我不得不設法驅除和消滅老鼠。

先用捕鼠籠,一開始還有點效果,抓到幾隻老鼠,但是,老鼠大概也有「學校」,很快的,老鼠們就學乖了;不再被捕鼠籠中的食物所吸引,

我改用「黏鼠板」放在老鼠必經的靠牆邊路線,結果也黏到過幾隻小老鼠,後來也一樣又失效了,大大小小的老鼠依然故我的橫行霸道。

我實在無法忍受這樣的挑釁和嘲弄,就去買了一隻打0.6mmBB彈的瓦斯槍,威力中等,因為我們的廚房是可以完全密閉的空間,通常都是醉嫂先會發現廚房中有老鼠,這時,我們就很有默契的,把窗戶和門趕緊關上,我就好整以暇的去幫槍隻灌飽瓦斯,彈匣裝滿BB彈,然後拿隻細細長長的桿子,快速開門進入廚房再快速關門;

這時廚房中就只有我和老鼠了;

通常,老鼠一發現有人進入,都會躲在流理台下方,我就會一手拿槍,一手用桿子在流理台下亂揮,設法把老鼠趕出來----老鼠一被驚擾,當然就會開始亂竄,不過,快速移動的目標真的很難打,扣扳機的時機離老鼠逃跑的速度根本是天差地遠,所以,我也就不用笑想當「西部快槍手」了。

我都是把老鼠趕到流理台外面來,它也不笨,不會一直四處奔竄,總是會找個隱密的角落,那些瓶瓶罐罐的後方暫時藏身避禍,這時,就要靠我的觀察力了,小心翼翼,盡量小動作的四下搜尋-----

一旦被我發現老鼠藏身之處,我會先看看它的頭部在那裡?有沒有可能打得中,如果,頭部露出的面積夠大,那它就「死定」了,我會很慢很慢的把槍舉起來,非常精準的瞄準,一定是眼睛部位,然後準準的一槍,然後只聽一聲「吱」,然後一陣抖動,通常中彈的老鼠都會跳下到地面,開始掙扎,這時就簡單了,再補上3、4顆BB彈,就一命嗚呼了,然後,我就拿塑膠袋把鼠屍裝好,包緊,再多加一層塑膠袋,拿去樓下垃圾子車那裡扔掉。

然後,把槍隻彈藥瓦斯罐統統收好,馬上去洗澡,因為每次悶在廚房人鼠大戰一定是會弄得滿身大汗的,它緊張,我也會大量分泌腎上腺素的。

我在台北時期,大概一共槍決了十幾隻老鼠,而且都是體型蠻大的,但是,老鼠從來不曾根絕過,因為集合式大樓住宅,真的是老鼠的天堂,它們會四處遊走找尋食物的。

回花蓮之後,因為環境改變,老鼠沒有入侵孔道,所以一次都沒見過,所以醉嫂倒是蠻高興的。

不過,室內的小生物,我也有同意跟它們和平共處的,一種是壁虎,一種是小的蜘蛛,因為無害,有時看到小小的壁虎不懂事,跑到地板上來,怕家人不小心踩死,我都會用腳在它旁邊輕輕跺幾下道:回去找媽媽!

小壁虎還蠻可愛的,就搖搖擺擺的慢慢爬回牆上去了。

對於室外的,我是儘量不殺戮的,除非蚊子停在我手上腳上準備吸血,或者不知不覺中已經在吸血的,那就不客氣的一巴掌給它死了。

不過如果去野外,我一定先抹防蚊乳液,因為花蓮野外不只是蚊子可怕,還有一種小黑蚊更可怕,一來就是一群,幾乎肉眼難見,等開始癢時,一定是好幾個甚至十幾個包,而且奇癢無比。

還有就是去印度,我更怕有傳染病,所以,不但住飯店時帶電池式電蚊香,出外一定抹防蚊乳液。

我二弟住在靠海邊那兒,後院草木多,曾經發現養的流浪貓無緣無故中毒而死,後來整理時,發現原來藏了二條有毒的「龜殼花」,他膽量不輸我,拿長棍一口氣統統打死。

如果是我碰到會入侵並可能咬傷我和家人的毒蛇,我也會毫不猶豫的打死的。

「殺戮」是必須的,只是要看你的身份、環境和一個自己的分野;沒有什麼「殺生有業報」的愚昧問題;假設夜晚有歹徒持刀闖進我家,不論是要搶劫或其他惡毒企圖,為了自保和保護家人,我一定會奮力抵抗,而不是任憑宰割的,必要時我也一樣是「殺無赦」,絕對不會讓他活著走出去,至於是否「防衛過當」,上法庭再說吧,總好過「打蛇不死反成仇」,萬一碰上恐龍法官輕判,他要出獄,我們全家豈不是終生要活在恐懼之中?

這只是我自己的觀點和作法,沒有要求別人如何做,可以提供大家參考而已,不用再為打蚊子蒼蠅算不算「殺生」那些無謂的困擾之中。

 

 

 

天地自然人網站/ 張開基

http://www.cwnp.net/forum.php?mod=viewthread&tid=4509&extra=&page=4

 

創作者介紹

寶寶的第一個朋友

寶寶的第一個朋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小呆呆
  • 唔,,,謝謝交章...關於殺戮...
    我也看開了...
    .往日以慈心對之 反之見不到海闊天空..
    現在亦步亦趨 敵人愈來愈會後退.....^^....
    有些時候 用些手段來保護自己是不得不的手段...
  • 恭喜小呆呆,賀喜小呆呆,進步了!

    寶寶的第一個朋友 於 2013/07/08 01:44 回覆

  • 小呆呆
  • 真好不明白...為什麼已經得些好意卻不會回手...
    還要..繼續進逼....??
    要我出手殺戮 ?? 現在....敵人走一步..
    我會進逼三步來打擊他們...
    ..咎由自取 怨不了人.....
  • 忍耐是有限度的,一旦超過你的底線,你必須重重給對方一擊,讓對方倒地!

    這樣對方以後就會怕你,不敢惹你!

    寶寶的第一個朋友 於 2013/07/12 23:12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