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大成:軍方掩蓋如黑社會

 

許常德15日上午8時許氣憤地在臉書po文,「如果還要把惡整當做是磨練,難怪范佐憲能在這個時代扮成軍人保護台灣

要不是國防部已孬成黑社會,難怪這麼黑的共犯結構至今沒人說句公道話。」(引號內之標點符號為記者所補)

他們說得非常貼切!

以我的親身經歷,確實是如此!

 

在部隊,你要講良心,你要講真相,你要講實話,這是笑話,也是自尋死路!

 

或許你無法體會我的遭遇與感受,或許你無法認同我的結論。但我必須奉勸,如果您有子女志願當職業軍人,請您務必提醒他,這是一個封閉的環境,有很多不見光的骯髒事,極可能會碰到,或許可能不會碰到,但務必要有心理準備要如何面對這些人事物。

 

我12年以前待的部隊,軍紀一樣問題重重,與洪仲丘的單位不相上下。

當我退伍時,我就認定90%的職業軍人都是敗類,如今看來,我的看法是正確的!

想看看,洪仲丘事件牽扯兩個旅,跨旅跨地區被搞死,269旅與542旅,而且是從下到上,士官、士官長、連長、副連長、輔導長、旅長、副旅長、參謀主任、政戰主任、科長、新竹國軍醫院人等。

搞死洪仲丘,動員之龐大,令人不寒而慄!

 

部隊讓我感到可怕的就是,外表明明看起來都很正常的人,為什麼到了這個封閉環境,心理都會跟著扭曲?

中國的面相學,應用到部隊,會非常失準的!

 

以下寫的點滴只是我軍旅生活的千分之一,算是很粗糙的概述。

在衛武營新訓後,下部隊的第一個單位我被學長看中,準備接支援營的參四,新來的營長是個心理變態,每天只讓我們睡3~4小時,動不動就禁假。動不動就對任何部屬淒厲的叫囂謾罵,但看到旅長會裝得像狗一樣搖著尾巴。

營士官長一樣是個心理變態的馬屁精,每天對義務役阿兵哥歇斯底里地罵五字經,出口幾乎都是髒話,滿是人身污辱,本身就是一部髒話字典。


有一次營長要營士官長要我們這些剛來的義務役外出吃小吃與喝酒,我準備接參四的快退伍的學長也去。

印象中人員共七個,營長、營輔導長、營士官長、我、學長、財務士、駕駛。只有我一個不喝酒,我被逼喝,但我真的無法喝酒。

我發現結帳時,營士官長用眼神示意營財務士把費用解決,當時我就明白這絕對是用不明款項來供長官喝花酒。

只有我一個人沒有喝酒,所以就叫我開車,我有駕照,但不代表我會開車,只好硬著頭皮開,一直被罵被嫌。開回營區大門口正對旅部大樓時,我不小心用大燈閃燈,營士官長又在雞八,小心旅長發現。

從往後的相處模式,我發覺,這次外出喝酒是營長不爽我的原因,也對我有戒心。

 

之後得知營長對上拍馬屁,常常晚上與旅長等主官出去飲酒作樂,極盡阿諛奉承,為的是什麼?

 

後來,我透過關係向陸軍總部反應營上的長官每天只讓我睡3~4個小時,我無法勝任這個工作,結果我就被調離營部到保修連去了。

保修連,共有四個士官長,一個整天都不見人影,一個是魔鬼士官長,一個是爛人士官長,一個是非常愛兵的士官長。

保修連的連長與魔鬼士官長,是心理變態,動不動就禁假。整天動不動就全連集合,只要是連長隨便一講就是1個小時以上。

 

 

 

在這個連上作息非常緊湊,是完全沒有休息時間的,完全都沒有。連長講話時,立正站好的姿勢稍有不得連長的意,就罰下屬禁假。

保修連某些排的義務役每天都至少加班到晚上2點以後,才能回寢室睡覺,如果當天晚上又站哨,那天晚上就沒有時間睡覺了。


也有人常常睡到一半被叫起床,處理文書到天亮。 在我所屬的排,除了永遠都做不完的業務,有時比較空閒

,大家也會刻意等到凌晨兩點才回寢室睡覺。只怕連長會罵,營長會釘,怎麼這麼早睡!

然後這些人又會丟出不可能的任務,讓義務役忙到東方發白的。

 

在保修連這類技術專業性單位,官比兵多,大部分是士官職,志願役惡整義務役,義務役見死不救不打緊,有些義務役還會陷害義務役。

 

 

後來,聽說營長把一批軍品弄丟了,需要拿公款去補,導致全營的伙食吃得很爛,真的像乞丐一樣的伙食。

竟然沒有任何一位軍官敢站出來講話!

旅部也視若無睹!

 

支援營的其他連的連長(補勤連),其整兵的變態手法比保修連更恐怖,只要連長看你不順眼,就禁足。那個連的人,看起來都很可憐,雖然保修連也很可憐。光看到補勤連的連長,我的心底就會打冷顫。太陰冷了。

 


接下來的幾個月時間,我在支援營的保修連,所看過所經歷過的恐怖事件很多,不再贅述。

 

我真的撐不住了,透過關係申訴,國防部的公文有下來,某天晚間用餐過後,政戰主任的傳令兵來連上找我去辦公室,整個保修連驚天動地的對我歡呼,當時感覺我很威風,但心裡的恐懼是不斷加倍上升。到旅部後,發現旅長正坐在某公共辦公室看電視,我心想,應該不妙。

果真,政戰主任不在辦公室,只有傳令兵找我去問口供的,我一五一十的講。過程可以感到傳令兵的臉色不太友善。

我想這次應該完蛋了,如果我繼續待在這單位,應該會被整死,我當時的壓力已經到了當兵時期最大的臨界點。

 

隔天的旅級早餐(全旅士官兵一起用餐),政戰官找我出去,我當時跟他哭訴,接著我到台上會見正用餐的政戰主任,我告訴政戰主任一些事,政戰主任很生氣的用手指了指營長。 接著問我要不要到步兵營去? 我說好。當下的壓力瞬間釋放許多,應該還有生路吧?

 

好像是當天下午還是隔天下午,我就被調走了。有些連上的其他義務役弟兄跟我透露,也希望能到步兵營去操體能,不想在這裡受盡精神折磨,對我滿是羨慕。

當我被步兵營的人載上車,我內心是高興的,但我沒有表現出來。我深知,我只是從第十八層地獄,轉到第十層地獄,一樣都是地獄。

 

結果,如我所料,我調到全旅最操的營,最操的連,遇到最機車的志願役,遇到素質低的流氓兵。我的步兵營是全台灣下基地行軍成績第一名。

從這些職業軍人的眼神與口氣,我感覺的出來,連上的軍士官被更上級交代整我。我不怕操體能,這裡沒有熬夜到深夜3點,甚至天亮。

所以,我有充足的睡眠可以承受職業士官的心理虐待。

這裡的生活不是操練就是一直連集合場集合,做一些無謂的公差,聽老調常談加沒營養的訓話。任何的芝麻蒜皮小事,都要立正站好集合訓話;大一點的事,連長與輔導長至少靠北1小時以上。但總比之前在支援營保修連的2小時來得輕鬆。

 

下基地期間行軍走到沒水喝,每次都需要忍耐幾個小時,用意志力在撐的都快渴死了。等水來了後,喝到水的那一刻,覺得白開水怎麼這麼好喝!

 

下完基地後旋即移防到恆春操演三軍聯訓,在這裡開合跳曾跳過1000下。我還能承受,流氓兵會邊跳邊幹譙,也有人撐不住。

要退伍前的2個月,連上獨立移防駐守,有一次的莒光日,營輔導長來,我被叫起來講軍旅感言,我講下基地與三軍聯訓的經過,

連長把我視為黑名單,我不能講不該講的事,我不會拍馬屁,也不想拍馬屁,我只好發揮大學時代的簡報台風,只有簡單陳述正面的刻苦演習訓練心路歷程,只看連長聽得眼淚都快掉下來,但我知道那是鱷魚的眼淚。

 

總結我在這個旅待過不同單位,共同的經驗就是,這個旅是個地獄雖然曾經一度想自殺,但後來因為調單位,生性孬種,所以都忍耐下來,非常謹慎恐懼小心的過每一天,包括義務役都偷偷帶來的手機,我一直沒帶過手機到部隊,深怕因此觸犯軍法。雖然一直被惡整,但終究沒有成為國軍黑社會所狙殺的下一個犧牲品。 

 

生平最興奮的時刻,就是退伍當天,終於要脫離這度日如年的鬼地方的人間地獄!

真的好諷刺,這竟是生平最興奮的事!

我慶幸,我活著回家!

 

 

創作者介紹

寶寶的第一個朋友

寶寶的第一個朋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0) 人氣()


留言列表 (10)

發表留言
  • 笑死人
  • 全連被操 就你一個人在這待不爽就換單位
    單位調來調去 不整你整誰 不要說連上的長官
    若我是你同連的弟兄 我都看不起你
    只會利用關係 這世界還真的是有關係就沒關係
  • 心理變態的士官長,不太敢整我。 當我要調到步兵營,他還跟我說那要衝山頭,很苦哩。
    我心想,留在這裡被你們這些職業軍人的軍士官每天身心虐待,那才叫苦。
    至少我到步兵營,體能訓練很苦,就算裡面也有很多變態軍士官與低素質的流氓兵,至少我需要的睡眠充足讓我有意志力去忍耐軍中這些醜陋的人事物。

    寶寶的第一個朋友 於 2013/07/18 16:50 回覆

  • 金涼言
  • 恭喜你平安退伍
  • 謝謝你,從國軍黑社會活著回來是一件可喜的是。
    我相信現在還有很多軍中子弟正在軍中被變態人士所虐待。
    台灣早該廢除徵兵制,這個制度害死了多少無辜的國家棟樑。

    寶寶的第一個朋友 於 2013/07/18 15:36 回覆

  • 「國軍殺人懶人包」
  • 洪仲丘引出「國軍殺人懶人包」 網友譏:陸海空全湊齊

    ETtoday-2013年07月14日 11:46

    ETtoday編輯點評:就我在軍團級單位當兵的經驗,講句實在話,其實國軍不是很爛,而是根本爛到不可複製了。

    ▲洪仲丘。(圖/取自洪仲丘臉書)

    政治中心/台北報導

    陸軍六軍團542旅下士洪仲丘退伍前三天被活活操死,引發社會全面關注,PTT更有鄉民整理出「國軍殺人懶人包」,希望藉此事件把軍中的「爛渣」一併揪出。網友看了忍不住譏笑說,「陸、海、空、替代役全湊齊了,國軍真是爛到根裡!」

    ▼上士范佐憲被媒體拍到「眼神亂飄」。(圖/取自網路)

    義務役士官洪仲丘因攜帶照相手機被關禁閉,受罰期間飽經凌虐而死。反觀聯手將他送入禁閉室的士官長陳以人、上士范佐憲也被網友抓包偷帶智慧型手機進軍營,竟絲毫沒有受到懲處;范佐憲甚至還在洪受罰期間天天吃香喝辣,更明目張膽用臉書打卡。

    軍中爛事絕不只有這一起,網路上相繼出現枉死役男家屬的聲援,像是替代役男陳俊銘也在去年服役期間命喪成功嶺,他的頸部與手部有13處刀傷,躺臥在寢室裡因失血過多而死。陳俊銘家屬當然無法接受軍方口中的「自殺判定」,質疑死因不單純,目前仍在訴訟當中。

    此外,在左營基地當兵的海軍士兵姚泰源也在退伍前夕因不明原因落海死亡,軍方表示這起事件純屬意外,然而勘驗大體結果,姚的頭部有明顯外傷、背部亦有瘀傷,而且現場更被刻意破壞,家屬懷疑有人刻意布局,讓檢察官朝自殺方向偵辦。

    其他還有台大碩士洪文璞受部隊長官羞辱、狂操,最後在營區跳樓身亡;空軍士官蔡學良在靶場射擊時遭到槍擊,軍方卻以自殺結案等。網友憤怒表示,「軍隊想殺誰就殺誰?而且無人可管?」也有人指出,「封閉的調查環境,意外結案、自殺結案,根本不會有真相。」

    ▼洪仲丘案後,有網友做出「國軍殺人懶人包」。(圖/取自PTT)

    ※國軍殺人懶人包※

    當個兵這麼容易自殺?背後的真相是……

    1. 洪仲丘事件

    2. 呂孟穎事件      洪案裡面的關鍵人,目前很有可能被國防部拿來背黑鍋  希望大家關注,需高調,避免再有冤獄

    3. 海軍姚泰源事件

    4. 空軍蔡學良事件

    5. 替代役陳俊銘事件

    6. 台大洪文璞事件

    7. 江國慶事件

    8. 海軍黃國章落海事件

    9. 尹清楓命案

    10. 雷政儒事件

    11. 桃園空軍基地彈藥失竊案

    12. 金門213事件

    13. 江銘鈞事件

    14. 陳廣哲事件

    15. 簡姓志願役下士

    16. 台中師管部女士官命案






    推薦閱讀

    ‧ 「替代役版洪仲丘」陳俊銘魂斷成功嶺 母泣一輩子的痛

    ‧ 范佐憲13年前就整人 受害者:當年他召集全連吐我口水

    ‧ 害死洪仲丘還找替死鬼墊背?范佐憲被爆:我可全身而退

    ‧ 洪仲丘冤死軍中 誇張士官長PO文嗆:請把兒子教正常點


    ►► 更多內容都在《ETtoday新聞雲》ETtoday 政治 熱門新聞


    范佐憲13年前玩兵「操死我扛」

    同梯劉烜揚爆:洪仲丘得罪兩士官

    洪仲丘離營座談變死亡告白?

    黑手!上級狂施壓「非關洪不可」

    死大學兒可憐嗎?退伍上士po文嗆

    范佐憲在營禁假 臉書每天被刪?

    找替死鬼?范佐憲:我可全身而退

    洪仲丘冤死軍中 士官長反嗆沒用





    熱門新聞


    軍中無潛規則 洪:敗類話能聽?


    【政治】最新新聞


    只要潛規則在,就會有下個洪仲丘














    誰害死洪仲丘? 542旅副旅長收押

    華視新聞 - 2013年07月16日 18:58 綜合報導‎

    到底誰害死洪仲丘,家屬說心裡有名單。542旅副旅長,何江忠,帶兵冷面無情,在軍中有方丈大魔王封號,外傳就是他,下令整死洪仲丘。

    他是542旅副連長,劉延俊,被爆料,曾放話,要最重的方式罰洪仲丘。

    逃不了關係的還有他們,542旅的士官長,范佐憲和陳以人,有傳言,他們為了討好副旅長,聯手把洪仲丘關到禁閉室。

    關鍵人物還有他,禁閉室的管理士陳毅勳,當時洪仲丘幾乎是下跪哀求要喝水,卻被他冷嘲熱諷,導致洪仲丘熱衰竭死亡。

    他們誰是主謀?誰是幫兇,到現在還是個謎。家屬擔心,這是一個結構性的整人計劃,因為洪仲丘關禁閉期間,士官范佐憲吃喝玩樂,打牌、喝酒樣樣來,就像是慶祝一樣,對照他向家屬下跪時的這個表情,讓家屬聯想,是心虛還是另有意涵。

    ◆ 追蹤更多華視影音及圖文新聞




    .
  • 這些冤死案是職業軍人的恥辱!

    將永遠記載在歷史的洪流中,讓後人唾棄!

    寶寶的第一個朋友 於 2013/07/18 15:38 回覆

  • 訪客
  • 一樓那個笑死人我看你才笑死人
    軍隊這麼多心理變態的狗
    就是心態都跟你一樣
  • 訪客
  • 你是去當兵的,不是去度假的,打仗還會管你睡覺時間嗎?連一般業務都撐不過了,真的要用時你能打嗎??軍隊是專幹殺人放火的必要之惡,你還期待裡面的人都要溫文儒雅飽讀詩書嗎??什麼都須靠關係你自己一個人連站起來的能力都沒有不欺負你才怪勒?
    軍中很黑但卻也很簡單,你能做好你該做的不拖累導別人就不會有人刁難你,做不好被電是應該的
  • 好與不好,多是職業軍士官的自由心證。

    根本沒有客觀公正的標準啊!

    寶寶的第一個朋友 於 2013/07/19 12:46 回覆

  • 那些說你撐不過的人....
  • ....都是爽到不知天高地厚的爽兵。
    不瞞你說,我也是爽兵,我們是勤支連,專門服務長官的,雜事多,也正常操課,該打靶時也去打,又因為是憲兵,每天都要帥挺挺才不會被電。但很幸運的,我們大部份兵的都是正常睡覺,少有天天加班,回家補睡的情況。
    就因為我爽,我更能體會在黑單位的人是有多辛苦。你換單位不是你的錯,如果是幾十年前,我想你會是下一個拿槍掃射中山室的人。老話一句,退伍才是真的!其他人酸你,是因為他們不在你待過的連上!
    順帶一提,打仗時也是要睡好,五樓我建議你多看史書或是戰爭史,一支隊伍光吃不飽就很容易敗了,更何況睡不飽?打仗是很苦沒錯,但不是每個人都是幹特戰的,人家幹特戰也是任務需求才可以不吃不喝,一般兵,不可能!
  • 路人甲
  • 軍隊平常都要睡飽.
    只有追擊的時候才會要求士官兵不睡覺!
    納粹德國是如此.
  • 訪客
  • 看了某些留言,可能是沒待在那些慘烈部隊吧。
    也沒做過那些慘烈業務吧。
    我是當志願役啦..也退伍了。

    通訊士官 兼 連級/營級國公有財產管理 兼 救災器具管理 兼 營產士 兼 全旅國公有財產教官 ........... 除了通訊士官有編缺外,其它都是沒實缺的業務。

    印像中的數字 我管的一萬元以上財產有 1136件 一萬以以下的有 3600件。未含救災器材...。
    我下轄四個營區的營產士,2個連的國有財產負責人(另一個是我自己負責)。

    我的直屬上級有 連士官長 副連長 連長 營士官督導長 營輔導長(政戰器材) 營後勤官 副營長 營長 大後勤官 經理官 科長 副參謀長 參謀長 指揮官

    每周 連盤點 每月 營盤點 每季 旅盤點 每半年 國防部檢 還有4個月一次的 審計部抽檢...

    因為是士官 又佔領導缺,所以要背值星。熬夜加班完 早上五點半一樣要帶體能跑三千 伏地挺身什麼的.....下午一樣要帶體能。整天都有事要忙 只能半夜趕工。

    然後 女士官 懷孕的懷孕...又喊沒領導加不背值星什麼的...所以 每3周輪一次值星

    每年都有被送急診室的經驗...不是肝指數過高就是暈死昏睡...。

    出門洽公永遠請不到軍車,只好 開民車油錢自己出跑四個營區盤點。

    業務,連長不懂 副連長不懂 能互想搞的懂的只有 旅部的某上級。

    東西不見要賠,但是東西又放在連上。(曾經不見2台XBOX360、一台錄放影機..)

    業務資料 指揮官又要求要拿優等以上...說是傳統。
    (第一年太拼拿到優等...後來就變傳統了)

    有時候連續 2~3天沒睡 最誇的狀態是 五天沒睡 然後昏睡2天被送急診...

    如果有人想說當兵就要認命 就要耐操...
    我只能說 連體力都沒了 戰爭發生時,拿什麼去和敵人拼?

    --------------------過太爽嗎?------------------------------------

    我退伍前 一口氣放3個月假...你可以換算我多久沒休假...
    什麼上級檢查假卡? 你不知道假卡都是臨時做的嗎?
    週休2日 沒聽過在營休啊?
    外散宿 沒聽過業務目前未達成禁足2日的規定嗎?(連主官裁量權)

    我當兵四年 營區 死3個 ... 送神經病院的2個 ... 申請提前賠錢退伍的一堆 ...
    志願役留營比率 沒超過 20%..(只有 老死的軍士官才留)

    對了 我退伍時是下士...(我還拿過2年考蹟優等) 總評比我分數最高

    BUT 什麼鬼的女性保障名額...還保障升遷名額的?
    尼瑪,通訊裝備 20KG 扛上 6樓頂樓 說扛不起...搬不動...

    這就是女兵啦...這就是台灣的國軍 武器是:掃把、嘴巴
  • 剛新訓完的兵
  • 以前看洪仲秋的事件
    想說人有這麼壞嗎
    進了國軍後
    才明白 操下面的人 拍上面的馬屁
  • 陳浩
  • 我覺得你才是最勇敢的欸 不怕被怎樣就是想堅持自己要堅持的東西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