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元!你欠我張開基的公道,何時要償還?

 

---------------------------------------------------------

周元!你這狗娘養的雜碎!你以為一直像隻縮頭烏龜一樣躲起來,就沒事了嗎?

 

 

中國的一句老話;殺人償命,欠債還錢,天經地義,也是天公地道的事;你爹娘沒教過你:「別人的東西不要拿,別人的老婆不要碰,欠別人的一定要還。」嗎?

 

 

已經38年過去了,你欠我張開基這麼大一個公道,為什麼從來沒有償還過?

 

 

怎樣?是要等到來世做牛做馬才要償還嗎?還是死後到閻羅王面前;非要被牛頭馬面鋼叉鐵鍊押住你,才肯磕頭如搗蒜一樣的被迫償還?

 

 

 

 

或者你以為你不再虧欠我什麼?你已經向「證嚴」那傲慢的老尼懺悔過並且在許多慈濟人面前演過幾場痛哭流涕的假戲,就算了帳,不再虧欠天下人任何債務和公道了嗎?

 

 

你有沒有搞清楚;你欠的究竟是誰的?是欠「證嚴」的,還是欠我的,你是跟我有深仇大恨,還是跟「證嚴」老尼有深仇大恨?你欠我的去跟「證嚴」懺個什麼悔?她說沒事,你就得到赦免了嗎?她是什麼東西啊?她憑什麼代我赦免你?她是我家的下人婢女嗎?我可沒授權要她代理哦!你別裝迷糊,捧著豬頭拜錯廟門!

 

 

或者你以為我張開基大概早忘了,早就不在放在心上了,所以你就可以讓老婆王X茜利用在「慈濟文化事業」工作的關係;可以藉職務之便,來個「幫吊死鬼搽粉」的置入性行銷,你也就西裝領帶,人模人樣逢人九十度大鞠躬的當起「新好男人」了嗎?

 

 

但是,我不會忘的!

 

 

整整38個年頭了,我沒有一天,沒有片刻忘掉這個深仇大恨,中國人說:「殺父之仇,奪妻之恨,此仇不共戴天!」

 

 

世上再大的冤仇也無過於這兩樣了,我怎能忘掉,我怎麼會忘掉?

 

 

近二十年前,我寫過第一封信給你;我同意有條件的原諒你!但是,你悍然拒絕了,透過近幾年剛過世的音樂界前輩「張老師」轉達;你說慈濟是你終生的志業,你已經在懺悔,你一直在贖罪────

 

 

奇怪了?都快四十年了!你是有多少罪業要贖?欠了多少人的公道要償還?怎麼到現在都還沒輪到我呢?

 

難道你往昔還做了更多比「殺人父,奪人妻」更大的罪惡壞事嗎?

 

 

不過,假設果真如此;那些也是各人造業各人還,不干我的事,我只管找你討還你38年前欠我的這件深仇大恨!

 

 

不管我忘了沒有!你可不會忘了「吳X娟」吧!我那時即將完婚的未婚妻。

 

 

是你帶著『九十度的大鞠躬,臉上堆滿了活在「天堂樂 園」的笑』。披著跟現在在「慈濟」圈子裡假扮好人時一般的人皮面具借住進我家,卻一面在教我修行「不淨觀」,一面惡意玩弄「小雨妹妹」的身體和感情,然後再用職業級神棍的伎倆,配合一群狼群狐黨、狼狽為奸的一起演出「神話劇」,互相印證交相掩護,千方百計的誘拐走了我的未婚妻「吳X娟」!

你那時就會高唱「神佛菩薩,女人九孔多流不淨」的佛言佛語,不會不知道:「寧拆十座廟,不破一樁婚」這個佛門古訓吧?破壞一樁原本幸福美滿的婚姻,罪業是大過強拆十座寺廟道場的。

 

 

那麼;「誘拐好友之妻,破壞別人婚姻」的連罪業都這麼重,你跟我結下的仇恨又有多深?

 

 

我該忘掉嗎?我該放下嗎?

 

 

只要你一天不到我張開基面前,當面正式道歉、謝罪,償還我的損失,彌補我當年受過的傷害,你就永遠跟我有著不共戴天的大仇。你休想以為把頭縮起來,不露面不作聲,就不會有事。(別以為用錢就能解決一切事情,錢,我有!不需要,所謂「恨海難填」;我們之間的深仇大恨,就算你用全世界的財富也解決不了的)!

 

 

38年前,我沒有揍你!沒有拿刀砍你!已經有許多人大惑不解了?依我的個性不可能這麼孬種怕事的?

 

是的!我什麼報復行為都沒做!

 

 

因為我不能做!原因全部寫在「我的愛情故事」的文章裡了!那時我上有高堂,下有幼弟,而那個「吳X娟」;從她爸媽、老哥到祖父母,甚至外公外婆及叔叔舅舅都非常疼愛我;我才不得不強忍下這個男人一生最大的屈辱,沒有衝進廚房抓把菜刀,撞開你借住的儲藏室木頭門,一刀把你這畜生的狗頭給剁下來,然後往自己脖子上一抹,大家同歸於盡!那是因為;

 

 

只要我能強忍下來,只要我一個人摀住心中的大傷口,能咬緊牙關忍住痛不欲生的悲憤就可以暫時平息風暴;如果我不能強忍下來,最少會有三個家,幾十口人要哭得呼天搶地-----

 

 

所以,也許你這隻該死的「人皮畜生」說不定心中還暗中在嘲笑我「你張開基果然很孬種,連未婚妻被我『周元』上了、拐跑了都不敢吭聲」!

 

 

嗯!對的!

 

 

是這樣沒錯!你正是這樣以為的沒錯!

 

 

也所以,當民國64年春節剛過的某一個晚上,我和「吳X娟」的親二叔一起到你工作的地點;那小小的地下室小酒吧「一番館」前面,打電話找她出來;想勸「吳X娟」回家好好協談一下,看看有沒有比較好的解決之道?誰知道你強行攔住,不讓「吳X娟」從地下室上來,自己卻衝出來,怒氣沖沖還張牙舞爪的對我們嗆聲:「你們是要文的來還是武的來?」

 

 

當時!我們兩人什麼都沒說;轉頭默默的叫了輛計程車就離開了!

 

 

真的是很孬,沒錯!

 

 

那是因為「吳X娟」的親二叔同時也是要去找你這先後玩弄拐騙了他二個親侄女的畜生王八蛋討回公道的,但是,當他看到你原來不是英俊富有的帥哥,竟然是個人瘦毛長,獐頭鼠目的匪類時,他真是被你的長相給嚇得楞住了,才會歎氣道:「鬼迷心竅,沒救了!開基!這種女人不要也罷,我不再勸你了,也犯不著為這種畜生犯法坐牢,走吧!」

 

 

這才是真相,也是我沒拿手提袋裡的雙節棍打爆你那狗頭的真正原因。

 

──────────────────

 

不過,既然你開口問了:「是要文的來還是武的來?」

 

 

那麼;我總是要回覆你的,對吧?

 

 

38年過去了,好像有點遲呢?

 

 

不過,君子報仇,三年不晚,三十年不晚,四十年依舊不算晚,只要我還有一口氣在,我終究要報這個不共戴天的大仇的!

----------------------------------------------------------------

其實,如果你單單只是「拐走吳X娟」那女人的事,我倒還沒這麼深的恨,但是,你真的是欺人太甚;誘拐了好友的未婚妻,還不知道要遠走高飛,卻竟然絲毫沒有一點羞恥心,毫無做人的道德,竟然還膽敢張牙舞爪跟我嗆聲:「要文的來還是武的來!」

 

 

士可殺不可辱,真的是走遍天下,沒有看過像你這麼無恥的畜生,你怎麼好意思穿西裝打領帶呢?那是「人」才能穿的衣服啊?你長年穿著深藍色西裝,藍色斜條紋領帶不會全身發癢?渾身不對勁嗎?因為你是畜生,甚至連禽獸都不如的東西啊?(註:我可沒罵你,也沒污蔑你!────因為『你根本不是人,而是天上的麒麟化身』,這是你年輕時千方百計要大家相信的謊言鬼話,是你自己自認是「畜生」,只是暫時披上了「人皮」的,所以「人皮畜生」是你執意要大家這麼相信的。)。

 

 

而且你這王八羔子不但誘拐好友未婚妻,居然還能徹底的鳩佔雀巢,就在原來我住的的屋子,原來的床上,跟「吳X娟」那個無情無義的女人同居苟合了二年。你果然是不要臉就天下無敵。我那雙破鞋的味道你這麼嗜聞啊?我留在鋼架床上的陳年汗臭味,沒有讓你常常失眠做惡夢嗎?你那狗娘也喜歡你偷盜好友的「破鞋」進門當媳婦嗎?

 

 

嗯!

 

 

至於是「文的來還是武的來?」

 

 

那就要憑你的本事了,像你這樣一隻聰明絕頂,狡猾奸詐的人皮畜生,總應該想得出來的。

 

 

不過,怎麼現在反倒是換你變孬種了,你當年那張牙舞爪,欺人太甚的氣焰怎麼不見了,怎麼像「俗仔」,像你自己當年常掛在嘴邊的「雜碎」一樣把頭縮起來了?

 

 

其實,我當時就已經看穿你色厲內荏,裝腔作勢的假面具。你一向是欺善怕惡的「俗仔癟三」而已,還幫派哩?你要是「在幫的」,那時的幫派江湖人物最痛恨就是你這種搞朋友老婆的爛蛋,依照台灣本省習俗,搞別人老婆,是會被苦主親朋好友挑斷兩條腳筋的,如果誘拐的是好朋友或者「江湖兄弟」的老婆,任何幫派的家規都是「三刀六眼」,綁上大石頭扔進大海餵魚的。

 

──────────────────

 

 

怎麼大半年來,我下了這麼多次戰帖,都不見你回應?

 

 

究竟是要擺開陣勢,直接找我單挑決鬥;看是刀槍還是空手搏擊?沒有回合,戰到一方死亡為止?怎麼樣?

 

 

都沒!

 

 

既然,你都不回應,那麼就還是由我開口了;

 

 

周元!你這狗娘養的雜碎可聽好了;今天以前,我從來沒有對你展開任何報復行動,沒砍斷你的兩條腳筋,甚至沒碰斷你一根汗毛;之前發表的那些文章算不上什麼報仇,只是實話實說的在還原當年整個事件的真相而已(尤其是「彩霞滿天」小說故事的真實結局)。也是完全呼應你自己在「慈濟道侶」月刊上幾近炫耀式的表白:「22歲那年,他拐走了好友的未婚妻」。

 

 

你周元這一輩子,我看只有這句話說的是「實話」!

 

 

沒錯!

 

 

你確實拐走了「好友」我張開基的未婚妻「吳X娟」,不但拐走了她的人,還幾乎騙光榨光了她驚人的高收入和幾乎所有的積蓄,「吳X娟」就在被你花言巧語哄騙了二年後;在她終於從騙局中清醒過來以及後來驚恐萬分的逃離你的魔掌,匆匆嫁給一個只認識了18天的法國華僑;遠遠地逃到你魔掌所不能及的巴黎去時,根本是囊空如洗,一窮二白的!

 

--------------------------------------------------------------------------------

 

你說你自己其實不是「人」,你是天上「麒麟」化身,因為和「吳X娟」有夙世的情緣,不忍她墮落紅塵受生老病死之苦,所以啟奏玉帝,准許你來度化她,讓她也能清醒過來;知道自己原來也是天上的仙女,是因為累世之前不小心打破王母娘娘的玉如意,所以被貶下凡塵歷經累世生老病死的痛苦折磨,但是,今生是最後一世了,因為她原本就是神仙中人,所以才會生得這麼冰雪聰明,美麗可人,又多才多藝。但是,一定要由你下凡來點化她,她才會醒悟-----

而且,慢慢的,你這畜生一直用這些神話謊言引她入迷,還配合一群狼群狐黨互相謊言印證、交相掩護,來烘托你『真的』是麒麟化身下凡。等她越來越相信之後,你就開始用神棍騙財騙色那套說法上場;你還騙她說一定要用「雙修法」,就是用你處男的「元精」跟她的陰精結合,她才能脫胎換骨,變成仙體靈骨,才能再重返天庭,而你為了要度化她,願意犧牲自己最寶貴;已經修煉幾百年的「元精」之後,就會失去所有靈力,變成凡夫俗子,必須在地上陪她過一輩子了。你認為只要這樣編造;她一定會很感動的。(我去你媽的「處男」!你那時不知道已經玩弄過甚至嫖過多少女人了?)

你還一再警告她;說我「張開基」只是一個普普通通的凡夫俗子,如果她「吳X娟」要是就這樣迷迷糊糊跟著我結婚生子過一輩子,將永遠淪落在紅塵人間,不能再回到天庭了。

 

 

你不用賴,也不要用時間過了38年,我的記憶有誤來為自己脫罪;我現在可以非常坦白的告訴你:這是今年(2013年的大年初一晚上),我付出了非常大也非常慘痛的代價,才從正好從新加坡返回花蓮故鄉老家過年的當事人「吳X娟」口中親耳聽到的,這也是38年來,她首次終於坦白交代了當年是怎樣一步一步落入你精心謀畫的圈套裡,然後怎樣對你是崇拜的五體投地,深信不疑,才會對你的謊言一直是言聽計從的,她也同樣為了你這「職業級神棍」的伎倆付出了慘痛的代價,最後甚至費盡心思才終於連夜逃出你的魔掌;孑然一身的遠遠地嫁到法國去了。

 

 

--------------------------------------------------------------

 

 

好你媽的周元!你這王八羔子!

 

 

你書讀的不多,總也看過「基度山恩仇錄」吧?

 

 

對的!時候到了,我已經苦等了38個年頭!

 

 

終於等到你自以為功成名就;志得意滿,可以縱橫天下,成為「慈濟」這個大集團的名嘴一哥時!

 

 

我一直在等待的正是此時此刻,因為要報仇,我絕對不會假手他人的,否則近二十年前,你悍然拒絕我「有條件原諒你」的當兒,我只要扔出一疊鈔票,就能讓你徹底從人間蒸發了,或者用半疊鈔票就能讓你終生坐輪椅了,但是,我沒有這樣做,我也絕對不會這樣做,因為這麼嚴重的深仇大恨,我一定要親手報仇,才能真正消我心頭之恨。

 

 

我早就知道你的性格;當你有一天自以為功成名就,躊躇滿志時,你一定會得意忘形的,你一定會鬆懈警惕,而無所顧忌的露出你的狐狸尾巴,暴露出你致命的「阿基里斯單腱」來,然後就一定會不知不覺的走進我一直瞄準的有效射程內。

 

 

 

 

38年來,我一直在告訴自己:等待、等待、我是石頭,我是石頭,我是天生就不會動的,在目標進入射程之前,我是不會冒進盲動的,我是絕對不會眨眼睛的,我會一直等下去,等你進入有效射程,等你得意忘形而確定露出「阿基里斯單腱」時。

 

 

是的!你自己在「慈濟道侶」月刊上招供了:

 

 

「22歲那年你拐走了好友的未婚妻」,這句是百分之百的真話!

 

 

「十八、九歲就仗著一手好琴藝,在夜總會工作,日進斗金」,這句是百分之百的假話!(從你19歲到22歲之間,我親眼看到你一直是騎著一台破爛的二手舊機車,甚至為了省油錢,22歲時還要暫時借住在我那兒,如果你真的日進斗金,怎麼不是開輛進口名車,甚至還有專屬的司機呢?要不然也可以用「斗金」打造一輛純金的機車啊?)

 

 

得意忘形是會讓人致命的!

 

 

你終於招供了當年的罪狀,坐實了我們之間的深仇大恨是真實不虛的,你賴不掉了!你說的是「拐走」,那就是代表當年你是精心謀畫,處心亟慮「誘拐」了我用生命摯愛了三年多的未婚妻「吳X娟」,那也就不是你事後想用「年少無知」四個字就可以輕鬆脫罪的。

 

 

「十八、九歲就仗著一手好琴藝,在夜總會工作,日進斗金」,又坐實了你同樣精心謀畫,處心亟慮意圖欺騙「證嚴」老尼和所有「慈濟人」的狼子野心,你何嘗是真心懺悔?你那有改過向善?你還是不改滿口謊言的惡習,你混進「慈濟」又是想要撿現成的便宜,因為你聰明絕頂,狡猾過人,你知道「慈濟」是更大的肥羊,你可以憑藉著那三寸不爛之舌,把死人說成活人,騙死人不償命的本事,加上隨時能哭能笑的精湛演技,扮演一個原本作惡多端的惡棍,因為受到「證嚴上人」偉大的精神感召,所以決心痛改前非,洗心革面,浪子回頭、重新做人,來博取「證嚴」老尼和所有「慈濟人」的信任,然後就可以在其中混水摸魚,得名得利掌權力;你也確實做到了,終於如願以償也志得意滿了。

 

 

如果不是半路殺出我這仇家張開基,你那張滿口謊話的臭嘴和死不要臉的演技肯定可以讓你一帆風順,甚至有朝一日說不定可以順理成章的繼「證嚴」之後成為「慈濟大當家」的。

 

 

「周 元上人」、「宇宙超大覺者」!不正是你這些年來積極謀畫的終極目標嗎?

 

 

可惜你失算了!

 

 

拐走我當時摯愛的未婚妻,也許三、五年,七、八年之後,我終究也就看開放下了,從此絕口不提,但是,你同樣是在當年得意忘形的節骨眼上又加演了「欺人太甚」的戲碼,在「一番館」前面,你張牙舞爪的咆哮著:「你們是要文的來還是武的來?」,之後又當面指著我的鼻子得意的大聲說道:「你給我搞清楚;吳X娟她現在愛的是我,不是你了!」

 

 

就是這個你不可一世,得意忘形卻是欺人太甚的架式;讓我永遠無法釋懷,所以,38年來,我不用效法「夫差」還要派一個人站在宮殿門口隨時提醒「殺父之仇」,我是從來沒有片刻忘掉過這個不共戴天的深仇大恨的。

 

 

現在時機成熟了,該我上場了!現代基度山回來了!

 

 

回來親手報仇,這個奪妻之恨的不共戴天大仇就要得報了。

 

 

你也別嚇得銼賽!急急忙忙去報警;我沒恐嚇你,我只是擺明跟你攤牌,我即將要報仇了,找你這狗雜種報這血海深仇了。

 

 

但是,對你這種畜生,一刀斃命或者一劍穿心,對你都太便宜了;

 

 

最近電視上那個「半澤植樹」算什麼?我早就說過我會『加倍奉還』之類的狠話了,但是,我絕對不會讓你死得這麼痛快的,何況我還沒笨到為你這種畜生去犯法坐牢,搞亂我現在非常幸福的生活呢?

 

 

我會希望你長命百歲的,活得越長久越健康越好;因為,我要的是讓你痛苦的活著,而不是痛快的死亡或身體傷殘。

 

 

當年你粉碎了我的夢,粉碎了我的「心」,今天,我也要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而且不是加倍奉還而已,38年的本金加利息,我會千百倍奉還的!

 

 

我花了整整38年打磨出比刀槍更犀利的無形武器;我會慢慢凌遲你的,一絲一毫的將你這畜生的鱗片給掀開來,夾出來扔掉,讓世人,尤其是所有「慈濟」人看到你人皮底下既醜陋又邪惡的真面目,你會在千夫所指,在千千萬萬隻目箭之中無所遁形--------------

 

 

只怕連你最親近的家人;你的老婆、你的兒子都會瞠目結舌,原來她們的老公老爸竟然是這樣一種完全陌生的異形生物,因為你也許只是對於年輕時代的事,用一句:「當時年少無知」就輕輕帶過,再不然就是說:「以前的確很壞很壞,但是現在已經痛改前非了」,好一個「四兩撥千斤」!

 

 

我可以百分之百的肯定你絕對沒有在老婆兒子面前把當年那些見不得人的惡行細節和盤托出過;因為如果有任何女人知道你不但誘拐好友未婚妻而且榨乾她所有的鉅款,不但靠她吃軟飯,還有臉恐嚇好友,理直氣壯;忝不知恥的公然「鳩佔雀巢」,而且在同一幢屋子,同一張床上,整整搞了朋友的未婚妻二年-----只怕連鬼都不會嫁給你的!

 

 

 

 

但是,等我揭開你的人皮面具之後;如果因此讓你的老婆兒子她們噁心反胃的話,那也只能怪她們這老公老爸當年在動起歹念,誘拐我當時摯愛的未婚妻時,也絲毫沒有為我和我的家人及「吳X娟」的家人著想過分毫。

 

 

待續----待續----

 

 

元!你也慢慢待續吧!因為會待續很久很久的!直到你死了;或者我死了!

 

 

不過,如果你要繼續躲著!那好!

 

我要先死,我會在地獄等著你的!

 

如果你比我先死,我會第一時間去地獄找你的!

 

 

 

 ===============================================================

 

 

 

謝謝支持!

但是,不用我搞臭「它」。「它」原本已經是臭氣沖天,所有的「惡行」都是「它」親手做的,所有「惡言」都是「它」親口說的。

連「人皮畜生」也是「它」自己為自己下的定義,而且拼命試圖讓大家相信的。

「它」親口說:自己其實根本不是人,而是「麒麟」!

「麒麟」是畜生吧?

然後「化身」為人的樣貌,那當然要先披上「人皮」啊?

所以「它」當然是百分之百的「人皮畜生」!

也所以,「它」今生絕對可以如願以償的「遺臭萬年」了。

 

 

 

==================================================================

 

 

我在「無間地獄」有間小而雅緻的「觀刑小築」!地點比較靠近「世界宗教界」那一罪魂區;

我經營的很用心。

不嫌棄的話,歡迎日後有機會不吝來寒舍作客,盤桓數日,把酒閒話巴山夜雨。

一面且看這些在人間作威作福,偷拐搶騙的宗教界匪類逐一歸案服刑。包括那些雞姦輔祭小男童的神父、主教,包養情婦還有私生子的教宗。以及那些台灣各大山頭的吸金怪獸。

看看那些「貪嗔癡慢疑」的五毒「癮君子」怎樣三餐被迫牛飲灌食滾燙紅熱的五金熔汁----

 

==============================================================================

 

 

我不是當事人,我不能確定一件很重要的大事;當年「周 元」夥同那一群狐群狗黨設計了圈套,用神棍的伎倆一步一步誘拐「吳X娟」走進陷阱時,有沒有下符或者用藥?

如果沒有,「周  元」這隻畜生單單誘拐好友未婚妻,破壞他人婚姻的罪業就已經會讓「它」死後必墮地獄了。

如果「它」竟然還下了符或下了藥,不論是安眠藥或春藥,「它」死後當墜「無間地獄」如箭。

「它」在「慈濟」滿口仁義道德,慈悲喜捨是真心的,也真心懺悔的,或許可以減少一些業報,

如果「它」是在演戲,那麼所說的天花亂墜,只是「滿口仁義道德,一肚子男盜女娼」欺世盜名的謊話而已,並無任何「功德」,原本的罪業非但不能減輕,反而是罪加一等。

有心為善不是「真善」,有心為惡是為「真惡」。

「22歲那年他拐走了好友的未婚妻」,絕對是有心為惡,所以是「真惡」。

現在不論是害怕來世果報,或者是害怕我張開基會找他報仇剁斷「它」的腳筋,又或者是為了謀奪名利權力,所以假冒偽善的混入「慈濟」,根本毫無真心,也從來沒改變邪惡的用心,只是換了一個更大的團體,詐騙更多人。那不論怎樣「滿口神佛菩薩、慈悲喜捨,感恩上人,敬愛上人」,那都是「有心為善」,不是「真善」。

「它」不會不知道冤有頭債有主吧?真正的大債主是我張開基,不是「證嚴」老尼。

居然38年過去了,都沒打算來向我正式道歉謝罪,補償對我的所有傷害。「它」怎麼會是真心在懺悔呢?

如果我原諒「它」、赦免「它」當年的罪行,「它」還有其他難以數計的惡行,包括氣死老父(這也是「它」自己親口招供的),未必不會下地獄。

但是,只要今生,我沒有正式原諒「它」,赦免「它」,「它」百分之百會下地獄,而且以「無間地獄」最有可能。

 

 

================================================================================

 

 

「樹沒有皮,必死無疑,人不要臉,天下無敵」!

相信吧!

人類社會中就是有一種這樣的「族群」,它們表面上是「非常好」的人,但是,上嘴唇連天,下嘴唇接地;

妳一定會問:那它們的臉呢?身體呢?

它們除了靠一張嘴就能吃遍天下,行騙天下,根本不需要臉,遑論身體和人格了。

吃軟飯是因為它們生理限制,吃不了硬飯的,更別說像我愛吃的「槓子頭」了,更不敢跟任何人硬碰硬,因為它們又沒有骨頭,當然就別談骨氣,歸屬於軟體動物類。

沒有臉,沒有頭,自然沒有大腦可以記得任何恩德,沒有身體就沒有心,沒有心就沒有肝也沒肺;別期望它們會知恩圖報,當心它們還會恩將仇報的。

即使它們經常會表現出一幅對妳掏心挖肺的模樣,但是,那只是在做做樣子,它們根本沒心沒肺的。

而且也沒血,有類似的體液也是冷的,不過「淚」倒是很多,因為軟體動物有80%是水份組成,所以,它們很擅長演出哭戲,讓別人感動而伸出援手,但是,那不是真正的像人類的淚水這麼珍貴,它們流的水份比陰溝的廢水還不值錢。

所以也別指望它們會感動或者改過,它們先天就是這樣的生存方式。

它們還有最擅長的特點就是「寄生」,一旦那張大嘴咬定了妳,就絕對不鬆口,一定要把妳全身所有的養分吸光榨乾,才會另尋新的宿主。

要命的是它們其實比電影「異形」更恐怖,但是,偏偏嘴巴說的比唱的好聽,只要妳聽信,喜歡了一句,它們就會趁妳一分神,就一口咬定妳---------------------

我看不知道誰能發明一種新的「殺蟲劑」,專門消滅這種「唯嘴異形」?

不過在新發明還沒出來之前,我看大家還是隨時小心,聽到甜言蜜語時,要先想想這究竟是「真的蜂蜜」或者像大統辣椒油一樣,根本是香料色素混充的?

 

轉載自天地自然人網站/ 張開基

http://www.cwnp.net/forum.php?mod=viewthread&tid=6291

 

 

===================================================================

 

 

苦海紅蓮 發表於 2013-12-8 18:10
聽您這樣說,我突然覺得自己好像比較厚道一些,呵呵~

當年,雖然我準備拿十字弓去射殺龍大師(他先一步溜 ...

 

 

張開基回覆;


您所說和高見甚是;

當年伍子胥,逃到吳國,毛遂自薦,後來掌了兵符,藉吳國兵力,滅了楚國,因為楚平王跟他有抄家滅族的大仇,----曰;「及吳兵入郢,伍子胥求昭王,既不得,乃掘楚平王墓,出其屍,鞭之三百,然後已。」

有人跟他建言說這樣做太超過,伍子胥說:“吾日暮途遠,吾故倒行而逆施之。”

正是如此心態。

再試問:如果我今天不是一個有足夠「強勢」的被害人,我何能報此大仇?豈不是只好跟「水滸傳」裡的豹子頭林沖一樣,因為後來梁山好漢全數同意接受朝廷「招安」,使得他當年因「奪妻之恨」投奔梁山的大仇無法得償,憤恨而死;想必是死不瞑目,含恨九泉的(當然「水滸傳」只是話本小說,這個地方徒留敗筆不能收拾)。

一個「被害人」如果永遠自甘為弱勢,那就會變成我說的「有仇不敢報」了。

唯有臥薪嘗膽,日夜磨劍,矢志勿忘,並且發憤圖強,絕對要讓自己變成強勢,才能報仇雪恨,而且唯有變成超級強勢,才能報此血海深仇。

我從來不是和光同塵,明哲保身的性格,更不是吃齋唸佛之輩。

目前的社會之所以公理不彰,正義乏力,不正是大家都崇尚「原諒別人,就是釋放自己」的濫慈悲氛圍中?以至徒法不足以自行,連公權力都化為「慈悲人治」,台灣法律早就奄奄一息了,所以「殺一兩個人不會被判死刑」已成典故-----

台灣社會已經很久沒有人敢像我這樣公開挑明要找「名人」報仇的了?

我不只是同情白冰冰,我覺得她做的還不夠,老實說;如果是我女兒遭遇此種虐殺慘劇,我一樣也會倒行逆施的,三個仇家一定「滿門抄斬,雞犬不留」,株連十族。

我現在在做的,正是在告訴台灣同胞;一定要知恩圖報,有仇一樣也要加倍奉還;否則必自愧為人!

還有,我早已跳出名韁利鎖,不想留任何美名為後世青史增添佳話;也不需漁樵讚歎!是故我行之我素之我知之!只要自反而縮,雖千萬人吾往矣!

 

 

寶寶的第一個朋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