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你為何逼得「吳X娟」必須逃離你?

 

周  元!你這「人皮畜生」!今天我張開基要來跟你好好算算總帳了;看看究竟你這大半生以來,欠我了我多少公道?

 

 

────────────────

 

 

先假設今天,如果你和「吳X娟」能夠相愛相守38年,迄今還能鶼鰈情深,白頭偕老;我張開基絕對屁都不會放一個,當年那段非常不堪的醜聞及你的惡行,你蓄意誘拐;以及「吳X娟」紅杏出牆、絕情背叛的事;我一個字都不會說,我會把這個事實真相,當成永恆的祕密,守口如瓶的帶進棺材裡去;

 

 

我不但不會找你麻煩,不會找你報仇討還公道;連瓊瑤女士撰寫的小說「彩霞滿天」最後那樣的結局收場,我也欣然同意,絕對不會向任何人,或者公開在網路上透露半點真實結局,我也不會寫我四年大學的愛情故事。

 

 

因為,雖然當年你的行為極端惡劣,雖然你和「吳X娟」兩人聯手差點「害死」我,但是,我是一個懂得反求諸己的人,儘管我心痛到噴血,儘管我甚至因此自我放逐二次,將近二十年都無法止痛;然而,如果你們真的認為找到「對」的人,也因此相知相惜,廝守一生------

 

 

老實說:也許我還沒這麼大的度量;也不會假意的說我會祝福你們終生幸福,但是,我一定會逐漸平復傷痛,終究會放下,默默的接受這個不爭的結果,即使從此老死不相往來,至少也沒什麼仇恨好說;假設偶然在台北街頭甚至世界各地不期而遇,我也會非常誠懇善意的跟你們問個好,也許不需多談,大家含笑莞爾的揮手道別離開----假設我是跟我內人同行,她要好奇的問起,我也不會多談,頂多說:哦!大學時代認得的朋友,沒什麼深交啦!

 

 

就這樣輕輕帶過的!只要你們兩人不會不自禁的臉紅就好!

 

 

這樣不也是很好的嗎?

 

 

但是,真實的狀況呢?

 

 

你這「狗娘養的」B秧,你他媽的是怎麼弄的?

 

 

當年你因為覬覦「吳X娟」的美貌,才藝名氣,最重要的是她驚人的高收入,你千方百計,無所不用其極,就是非要設法把她弄到手,完全不顧朋友道義,甚至用的是下三濫的手段,假借在追求「小雨妹妹」作為幌子;先甜言蜜語,笑裡藏刀的借住進我家,然後一步一步的離間我和「吳X娟」的感情,一面教我「不淨觀」,要我不要耽迷色慾,一面卻是在暗中惡毒的謀畫;然後用職業級神棍的伎倆,配合一群狼群狐黨、狼狽為奸的一起演出「神話劇」,互相印證交相掩護,你說你自己其實不是「人」,你是天上「麒麟」化身,因為和「吳X娟」有夙世的情緣,專程下凡來度化她--------還騙她說一定要用「雙修法」,就是用你處男的「元精」跟她的陰精結合,她才能脫胎換骨,變成仙體靈骨,才能再重返天庭------

 

 

同時你還一再警告她;說我「張開基」只是一個普普通通的凡夫俗子,如果她「吳X娟」要是就這樣迷迷糊糊跟著我結婚生子過一輩子,將永遠淪落在紅塵人間,不能再回到天庭了。

 

 

她一步一步掉落到的精心設計的圈套陷阱中,你就這樣千方百計的誘拐走了我的未婚妻「吳X娟」!一個跟我有著三年多患難與共戀情,誓願生生世世死生相守;有著革命情感,也是我今生第一個真心愛上,願意用全部生命愛憐呵護她一生的女人,更何況那時我們已經訂婚二年半,還有半年,我大學畢業就即將完婚了,這樣情形,你不是不知道,你知道的一清二楚;在你民國六十三年底借住進我們家時,事實上,你「周元」跟我們已經相識了將近三年以上,加上你父執輩的音樂界前輩「張老師」雙向交往的關係;他也是「吳X娟」最敬愛的恩師和長輩,這層層的關係,你對我們的狀況太了解了,更何況你後來又借住進我們家,你怎麼可能會不了解呢?

 

 

你「周 元」對「吳X娟」一直有好感,這個我可以理解,因為那時喜歡她,追求她,甚至垂涎她的男人比比皆是,我怎麼會不了解呢?

 

 

但是,我真的是作夢都沒有想到;這世界上,在幾十億的人口中竟然會有你「周元」這種毫無人性,從來不知道道義廉恥為何物的「劣等生物」,就在你明明知道我跟「吳X娟」是怎樣從幾乎三餐不繼,牛衣對泣,這樣茹苦含辛的攜手走過來,有著無法讓任何人相信,甚至可以感動名作家寫成賺人熱淚的小說名著,還拍成電影,轟動一時的堅貞愛情;「一杯甘蔗汁」的愛情故事,肯定在我們死後很久很久都還會一直流傳在情侶間的轟轟烈烈,可歌可泣的真實故事;

 

 

這些你統統知道;你不但沒有祝福我們,反而是只為了滿足你的狼子野心,滿足你的色慾和永難饜足的金錢慾望,你存心破壞這樣一個世間難得的好姻緣,你妒嫉我張開基的幸運,妒嫉我張開基為什麼有這種艷福?妒嫉我張開基是憑什麼能夠這麼年輕;就能擁有一個這麼會賺錢的老婆,那是你永遠都不能達到的!因為;

 

 

你除了有一張能言善道,騙死人不償命的臭嘴,幾乎是一無是處,人嘛長得獐頭鼠目非常抱歉,走在路上,雖然不嚇人,但是沒有那個女人有興趣多看你一眼的(就算今天也一樣),除了會彈點2266上不了檯盤的破鋼琴,沒有任何一技之長,連一個五專都混不畢業,而且家中環境普普,連小康都稱不上,而你自己退伍之後一直找不到好工作,有一搭沒一搭的,經常是囊空如洗的(你借住在我們臨沂街那兒時,不論我們在家自己做飯,或者一起上館子外食,你從來沒有付過一毛錢,都是我們埋單的,經常連香煙都需要靠我接濟----這點你根本不用賴,我沒有污蔑你,至於後來你偶而也有錢請我們吃飯喝飲料;那些錢那裡來的?你賺來的?哼哼!去你媽的吃軟飯癟三!是你從「吳X娟」那個笨女人手裡騙過去的!),騎的是一輛二手的老舊破機車-----

 

 

你學歷不如我,琴藝與「吳X娟」相比真的是判若雲泥,你賺的薪水從來沒有超過3000(那時),你可以摸摸你的黑心想想;你這一生憑真本事,不靠拐騙,賺過那個時期每個月60000的高薪嗎?比照當年的物價指數(那時,台北松山永吉路的4層樓房子,一坪不超過一萬,中永和的房子一整間才不過四萬多,一個國中老師的本薪一個月才1500元);你「周 元」他媽的到今天也沒賺到這麼多的高薪過!

 

 

好吧!如果你們兩人確實是相見恨晚,惺惺相惜、真心相愛,我再怎麼不捨,再怎麼憤恨,終究,時間可以平復這些的,那也只能淡淡地歎口氣說「算了!」

 

 

結果呢?

 

 

民國六十四年六月中旬,我從「文化學院」畢業,直接回到原本台北市臨沂街的住處,收拾東西,打包託運,第二天一早,我拎著簡單的隨行李,把大門鑰匙交給睡眼惺忪,穿著睡衣站在門口沉默無語的「吳X娟」;我平靜的說道:「這個還給妳!以後我用不到了!」

 

 

我刻意不說再見,毫無留戀的叫了計程車離開,去台北火車站搭車返回花蓮,這一天是我跟「吳X娟」正式分手的日子,雖然,我們還沒有正式退婚,但是,實質上已經是勞燕分飛,各奔前程了。

 

 

當然,我不能非常確定;但是,我可以肯定,也許就是那一天開始,你跟我還沒有正式退婚的未婚妻「吳X娟」也就在同一幢屋子裡正式同居了,從此放心大膽的也不用擔心我什麼了,你「周  元」當然也非常篤定,我不再是你們之間的擋路石,你確定你已經完全的佔有她了,她已經是你專屬的戰利品了!

 

 

好!既然是我自願撤退放手的,我就會斷然的大步走開,從此絕不回頭,不會跟你們糾纏不休的。

 

 

那麼你們不正應該歡欣鼓舞的跳躍歡呼嗎?原本的姦夫淫婦此時可以儷影成雙,公開露面了,反正在「不要臉」這方面,你「周  元」和「吳X娟」那還真的是天造地設的一雙,除了我!你們還擔心過誰?在你的朋友家人面前,在她的朋友面前,在你們共同的朋友面前,甚至在一直反對的前輩「張老師」面前,你們照樣大喇喇的來去自如,絲毫不覺得有什麼羞愧!

 

 

如果真的這樣一直持續下去,對我不可能很好,對你們不是很好嗎?不是宿願得償了嗎?從此不用再偷偷摸摸的幽會,只能當對露水鴛鴦,還要擔心受怕被我捉姦在床,也不用再擔心受怕我不甘綠帽罩頂;一時「怒中心中起,恐向膽邊生」,衝進廚房,抓把菜刀,把你們這對狗男女的頭給剁下來;此時此刻,也不用拿砒霜謀殺親夫,不用擔心有「武  松」回來為兄報仇,就可以當個長久夫妻了。

 

 

多好?多順利?原來張開基是個沒把兒的孬種,沒想到這麼容易就打發了!真爽,不是嗎?

 

 

好!就這樣分道揚鑣,各走各的,你們就好好過日子不好嗎?

 

 

嗯?

 

 

為什麼呢?

 

 

當年,民國六十四年春假剛過完的一個晚上,在台北漢口街「一番館」前面,你張牙舞爪的咆哮著:「你們是要文的來還是武的來?」,之後又當面指著我的鼻子得意的大聲說道:「你給我搞清楚;吳X娟她現在愛的是我,不是你了!」

 

 

好!後面這點,我想不同意也不行,那時要不是「吳X娟」愛上了你「周  元」,她怎麼可能會這麼絕情的離開我呢?

 

 

對的!「吳X娟」那時確實是愛你的!

 

 

那麼,你也愛她嗎?像她愛你一樣的愛她嗎?

 

 

那時,你「周  元」像我愛她一樣的愛她嗎?你比我更愛她嗎?

 

 

或者,你其實只是愛她的美色、愛她的名氣地位,更愛她每個月可以賺到的大把鈔票,你還愛她什麼?你因為愛她而能包容她的一大堆缺點嗎?就像我那大學一、二、三年級和大四上對她所做所承受的一樣嗎?

 

 

你不用賴,也不用扯謊!我肯定你一生從來沒有愛過任何人,如果有,那也只有你自己而已,你並不是真的愛「吳X娟」,除了美色、名氣地位和她有如挖金礦的本事,你沒有愛得更多;

 

 

因為,就在同一年,你們正式同居在一起不過三個多月之內發生的某件非常關鍵的大事;肯定是你不知道的,因為事後,跟著你開始越來越習慣說謊的「吳X娟」是絕對不會告訴你半個字的;

 

 

「周  元」!你可看仔細了!這是你從來不知道的事情!

 

 

──────────────────────

民國六十四年九月二十日(農曆八月十五中秋節),「吳X娟」從台北專程回來花蓮,但是,不是為了回來過節團聚,而是專程回來找我----她打電話到我家約我在花蓮南濱海邊防波堤上談判(註:那時我們還沒有正式退婚,因為我家人全數贊成,她家人全數反對,仍然在僵持,而且從她爸媽到一些近親和「小雨妹妹」都還在拼命試圖挽回中)-----

 

那晚天氣好,月亮圓,海邊跟以往中秋節一樣,有很多人在燒火烤肉也一邊賞月-----我們還是像以往一起過中秋節時的習慣一樣;坐在硬幫幫的防波堤上,(註:那正好也是將近五年以前,我們第一次夜晚長談的地點,沒有刻意選擇,只是剛好順路方便而已,幾乎就坐在相同的位置上)

 

我們一人吃一整隻烤乾魷魚,「吳X娟」直截了當的表達了;決定重新回到我的懷抱,我們可以立刻結婚,她知道我要去高雄服兵役,她說:結婚後,她會在高雄找工作,而且根本不用花時間找,因為高雄那邊有好幾家超大型的西餐廳一直想挖角高薪禮聘她過去長期性質的演奏;所以她會在高雄市租一間房子,這樣我當兵星期天休假時就可以回家。

 

這時距離10月21日我入伍服役的時間剛好只剩一個月了,「吳X娟」幾乎是興沖沖,非常一廂情願的在訴說著她的計劃和夢想;她完全沒有看到我根本沒有任何反應,雖然,我不是冷冰冰的,也沒有板著臉,一樣是談笑風生的,彷彿,我們之間從來沒有發生過任何事一樣,不知情的人走過身邊,絕對會以為我們是要好的男女朋友或者熱戀中的情人???誰會相信我們是正在「談判」?

 

我完全是好整以暇的耐心聽她說完;然後我才開口問道:妳說完了吧?

 

絕頂聰明的她當然也發現事情好像不是她預期的那樣,不是她原本信心滿滿的那樣?

 

因為,我根本毫不考慮的當場果斷的拒絕;這個回應讓「吳X娟」非常錯愕?因為絕對是出乎她意料之外的?「吳X娟」非常不解也幾乎不能置信的問我為什麼?

 

我記得我當時回答內容的所有細節,就是我平心靜氣的跟她說;結婚是長長久久的事,夫妻之間不可能不吵架的,萬一我們兩人不論為任何事吵架時,相罵無好話;不論罵的是什麼話;其中有二個關鍵字是絕對不能提的,那就是「小海」,假設我們雙方有任何一方一旦提到「小 海」這二個字,我們勢必會各自拼命翻老帳,然後越吵越兇;最後必定會離婚分手的。但是,這種事根本早就可以預見結果的,「小海」這個陰影一定會陰魂不散的跟隨我們一輩子,永遠不可能遺忘或淡忘的,遲早會導致我們離婚收場的。

 

「周  元」!你不會不知道「小 海」是誰吧?(註:「 小  海」是「周  元」的小名,以前,我們一直這樣稱呼他的!)

 

果不其然,「吳X娟」聽完確實是楞在當場,半天沒說話,但是,她也不是呆呆的看著我,而是羞愧的低著頭,這是她極少會有的動作,她從小不認輸,在一起時,每次吵架從來都是最後我在讓步,她從來不覺得有什麼羞愧的;但是,終究這節骨眼上,我這麼直截了當,這麼毫無商榷餘地的斷然拒絕了她的提議,更精確的說;是我斷然的拒絕再接納她,我已經非常確定的不會再要她了。

 

所以,她的錯愕和不解也是必然的,我愛她,我全心全意愛過她,我甚至是用全部生命在愛她,她不是不知道。但是,她像我一樣等重的愛過我嗎?當然沒有,如果有的話,又怎麼可能會被「周  元」你這個花言巧語的癟三雜碎給拐走了呢?而且她那時對我做的是這麼的絕情,無論我費盡九牛二虎之力,也無法勸服她回頭,那時她拼命的躲我,有如躲仇人一樣,希望我不要礙事,真的是恨不得我立刻可以在人間蒸發一般;

 

如果她跟我愛她一樣的愛我,別說「周  元」你這個禽獸不如的B秧,就算玉皇大帝,王母娘娘親自下凡要拆散我們,她應該也會跟我抱得緊緊的,寧願兩人一起下地獄,永世不得超生也不願跟我分開的。

 

但是,她不是,除了極度的任性貪玩,耳根子軟,喜歡聽甜言蜜語,即使明知是假的,也還是樂在其中,而且她幾乎從來不關心我的感受,甚至不關心我的學業,也不關心我的日常生活;也所以在一起將近四年,從最赤貧到後來月入60000元驚人的高薪,她從來沒有送過我任何東西,她有錢之後,拼命血拼揮霍來補償之前的貧窮,但是,就算一起外出逛街血拼,只知道買她喜歡的東西,衣服、鞋子、各種化粧品和各種飾品,但是,從來沒有主動要買一件襯衫,一件褲子給我,甚至明明知道陽明山冬天是很冷的,別說厚厚的禦寒外套了,她連一雙厚襪子都沒有買給我過;因為跟我在一起,從開始她就一直是獲取者,而我一直扮演供應者和保護者,所以,她當然不會關心我的喜怒哀樂,不知道我到底心裡是怎麼想的?她背叛時,我心中是多麼的痛苦?她也不知道之前她紅杏出牆後,我是多麼拼命在容忍和試圖挽回?

 

所以她當然也壓根兒沒有想到;一直以為我會永遠愛她,而我既然這麼愛她,縱使她一時糊塗,把持不住而玩火焚身,因為經不起引誘而紅杏出牆失貞,而我雖然氣忿痛苦,但是,我沒有因此狠狠地揍她,連一個巴掌也沒甩過她,所以,她認為我終究還是因為太愛她,所以,只要她肯回頭,擺明願意重回我的懷抱,我當然會喜不自勝的接納她,緊緊擁抱她,甚至深深的吻她,一如以往那樣的深情和疼愛的!

 

錯了!她「吳X娟」永遠不會懂得我是天生的「槓子頭」性格,平素我是「吃軟不吃硬」的;偶而吃點小虧,受點委曲,我是比常人更能忍耐更有肚量的,甚至一時惹火我,也許我一樣會發脾氣,但是,脾氣發完,只要對方道個歉,我是會馬上原諒對方,不再計較的;然而,只有一個重點;那就是不要「惹毛」我!千萬不要得寸進尺軟土深掘,非要騎到我頭上撒尿拉屎不可,否則一旦惹毛我,我要真正大怒時,那絕對是完全不顧後果,那時就會變得『軟硬都不吃』,就算對方這時才下跪磕頭;管他跪破膝蓋,磕爛頭殼,我也不會饒恕,絕對會跟對方拼命到底的,而且,一定會爭到最後一兵一卒也不會收兵停手,如果誰要執意跟我結仇,那就是天涯海角,地老天荒,任憑上窮碧落下黃泉我也會追究到底親手報仇的。

 

是的!這是她「吳X娟」永遠不會明白的我;

 

她在民國六十四年初前後對我的所作所為,最後終於踰越了我最大的容忍限度;我絕對不會原諒她了,我更不會再要她,也就更別談再像以前一樣愛她,然後跟她結婚,成家生子了。

 

最後,我們沒再交談什麼,還算平靜的,把魷魚統統吃完,我非常平靜的扶她下防波堤,看著她騎上機車,輕輕揮揮手,一樣沒有說可見,就這樣再一次正式分手;然後十月初,我就一個人去她家跟她爸媽簡單明確的說明:我還是決定要跟「吳X娟」退婚了,她爸媽沒有再勸解,但是,很無奈又很婉惜地跟我說:「開基!你真的是一個很好的人,我們問過X娟;她鄭重的說你對她一直很好,從來沒有打過她,就算她做了這麼對不起你的事,你也沒打她,你真的是少見的好男人,X娟不能嫁給妳,是她自己沒有福氣,但是,我們希望我們都不要見外,你永遠是我們家無緣的女婿,以後不管任何時候,只要你願意來坐坐,我們都隨時歡迎你的!還有,我們也要真心的感謝你這些年對X娟的照顧,這些都是我們一直看在眼裡,記在心裡的,你為她吃了這麼多苦,X娟這查某囝仔只怪從小被我們寵壞了,沒有把她教好,才連累到你-----」

 

辦好正式的退婚手續,我告辭離開,心中沒有任何波瀾,因為早就在我決定不再要她時逐漸平靜了,所有的恩怨仇恨,我在民國六十四年3月6日「重生」的那天開始,就鎖進我的「潘朵拉記憶抽屜」裡去了,我發誓只要我沒有完成我對自己和世人的誓願,沒能功成名就,我就絕對到死都不會再打開來,所以,這時我真的是一身輕鬆,回頭時也無風雨也無晴。

 

當然,那時的「吳X娟」早就回去台北工作,同時絕口不提她回頭找我的事,又重新回到你「周  元」的懷抱,然後在臨沂街同一幢屋子裡,同一張床上繼續你們可以說忝不知恥的同居生活;你是理直氣壯的「鳩佔雀巢」,因為你必須靠她吃軟飯,隨時榨乾她的薪水;而她「吳X娟」也變得跟你一樣的無恥下賤;

 

同一幢屋子,同一張床哩?原本是我們夜夜交頸而眠的溫柔鄉哩,還是我從花蓮老家書房拆掉運來台北,再費勁組裝好的鋼架床;她卻是不換房子不換床鋪,只換身上的男人;老實說;也一樣是人不要臉,天下無敵,也不擔心鄰居指指點點,台北音樂圈怎樣冷嘲熱諷嗎?跟831的女人又有什麼不同?

 

這種事別說我做不到,我連想到都會想吐!你「周  元」是隻畜生,連帶的把她也同化的跟你一樣了!你們兩個還真登對,很適配。

 

現在我要質問你「周 元」:你是怎麼弄的?你是怎樣對待她的?如果你夠好,你比我好,你比我行,你比我更愛她,你比我對她更好,你比我讓她更爽-----那麼為什麼前後才不到半年,你們正式同居不超過四個月;

她「吳X娟」為什麼在同一年的中秋節會鄭重的約我出來談判;直截了當說願意重回我的懷抱,希望馬上跟我結婚,一起到高雄去生活呢?

 

那年年初在「一番館」前面,當著她二叔的面,你不是非常大聲,非常得意的跟我嗆聲過:「你給我搞清楚;吳X娟她現在愛的是我,不是你了!」

 

好啊!既然你勝利了,你的奸計得逞了,而且不但騙到她的人,還徹底騙到她的心,更順利騙到她所有的高收入,好啊!你徹底贏了啊!儘管你的手段是這麼的卑劣,這麼的下作,你的心思是這麼的狠毒,不過,事實終究是事實;你確實是贏家沒錯!

 

但是,現在告訴我;既然如此,那麼她為什麼會偷偷地瞞著你回來要求跟我破鏡重圓呢?

 

你能回答嗎?你敢回答嗎?

 

這這隻豬生狗娘養的B秧!你是怎樣對待她的?你是怎樣逼得她又回頭的?而且是這麼關鍵的決定?

 

而且,不只是如此;居然你們只正式同居了二年不到,不但沒有結婚生子,從此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甚至就在民國六十六年,我剛剛當兵退伍,返回花蓮故鄉,順利擔任高職教師時;

 

有一天,一個老朋友神祕兮兮的打電話給我說:晚上有一個我們的老朋友從台北回來,過幾天就要出國了,我要幫他(她)餞行,我也邀了「阿  東」,你一定要到哦?晚上七點半『朝北』樓上(註:指當時花蓮市中山路『朝北大飯店』的頂樓西餐廳,因為看花蓮市區夜景很棒,是我們常去的聚會地點),但是,無論怎麼問,他就是不肯說究竟是誰?

 

我依約去了,主角在座,談笑自若笑盈盈的跟我打招呼:「嗨!」,聲音沙啞簡潔,正是「吳X娟」,我心無芥蒂的坐下來;一派輕鬆的問:「怎麼?要發展到國外去了啊?」

 

她也是一派輕鬆地道:「什麼?我是下嫁到法國去了!」

 

我表面雖然鎮定,內心卻是一片狐疑;我不是笨蛋,她嫁的一定不是你「周  元」,否則別說約我,她根本不敢見我;顯然是換了新對象;

 

果然,根本不用交談詢問;她也知道我在想什麼,所以自己先說開了:「一個越南華僑啦!決定的很匆忙,算是閃電結婚啦!」

 

我沒不識相的在老朋友面前塌她的台,我只是靜靜的等著下文-----

 

終於,聊開很久之後,我問她:「怎麼不是嫁給『小  海』!妳們不是愛的要死嗎!」

 

「屁啦!誰跟他愛得要死過了!」她那小太妹的架勢又冒出來了:「早八百年就ㄘㄟˋ 了!不然,我怎麼會跟現在的老公結婚?」

 

哦!

 

老實說;那時我什麼都不知道?我從來沒主動打聽過她的任何消息,因為我根本就不想知道;所以究竟她那時說的是真是假?時間對不對?我也絲毫不關心,更甚至她「吳X娟」究竟是一直跟你同居在一起或者已經結婚生子了,也或者早就一拍兩散玩完了,我是真的一點也不關心。

 

因為我已經決定不要的女人,我管她跟誰在一起?有沒有分手?還是又跟別人在一起了───這些關我屁事?我去問她幹嘛?

 

那時,我只知道這些;雖然我不是很相信她的話;但是,看她一派輕鬆,倒是覺得看樣子是嫁了一個有錢的華僑小開,算來也是不錯的歸宿,雖然跟我一點關係都沒有,但是,反正我早就不要了,她嫁誰都好,不過,能嫁一個有錢的小開,從此也不用彈琴賺錢,當個多金的少奶奶也是不錯的,她原本就有這個條件和本事的;說來,嫁誰都比嫁給你「周 元」要強,這時愛不愛反而不是最重要的了。

 

那時我經過外島服兵役的經歷,早就變成完完全全的男子漢大丈夫,也不再那麼執著在男女的情愛上,也認為婚姻的適配其實比愛不愛更重要,單單只有愛得死去活來,是沒有絕對意義的。

 

但是,我倒是萬萬沒有想到;

 

「吳X娟」她根本是在那不久前才跟你分手,而且是鬧得不可開交,其實她早就看穿你狡猾邪惡的真面目,終於清醒過來,她執意要離開你,你卻是怎麼可能輕易放掉這麼肥美的羔羊呢?你當然不肯,結果吵得天翻地覆,各自尋死覓活的,早就不知道鬧了多長一段時間了?甚至最後鬧到她不得不請了「張老師」出面來調停;他老人家早就不贊同你們在一起,之前不知道苦口婆心勸過「吳X娟」多少次要她不要相信你的鬼話,還是回到我身邊比較實在,但是,那時的她根本是鬼迷心竅,無可救藥了,就像得了「失心瘋」,偏偏就是非要跟你在一起不可,誰勸也沒用;

 

這時,張老師終於少有的大發雷霆,厲聲斥責你,叫你立刻放手,否則他會對你不客氣的!

 

張老師不對嗎?沒有不對!

 

你們本來就只是源於偷情苟合的情侶,既然激情已過,大家一拍兩散,本來也是天經地義正常現象,又沒結婚,也沒訂婚,什麼都不是!

 

如果你真心愛她,對她很好,她為什麼會毅然決然的要離開你?如果能像你得意的宣告:「她愛的是你,不是我張開基!」,那麼為什麼不能白頭偕老,永浴愛河?最後還是分手,而且是非常難看的分手;

 

前後不到二年,比我跟她在一起的日子還要短?

 

為什麼?

 

為什麼?

 

為什麼?

 

「周 元」你這個狗娘養的雜碎王八羔子,你敢不敢回答?

 

「慈濟」的「新好男人」,名嘴一哥,要不要在「慈濟道侶」月刊上像公開你根本虛假的黑色豐功偉業一樣,坦白的告訴大家:你是怎樣欺侮她?怎麼拐騙她?怎麼壓榨她?怎樣虐待她,才會逼得她像逃避瘟疫魔鬼一樣,幾乎什麼都不要,什麼都放棄,幾乎是身無分文、孑然一身的逃離你;

 

為了怕留在台灣,你一定不肯善罷干休的放過她,只要她露面工作,你一定會找到她的,所以不得草草率率的匆匆嫁給一個只認識18天的陌生男人,只為了能逃到那時的天涯海角──法國,一個你魔掌絕對不能及的異邦───(註:那時還沒有開放「觀光」,除了留學、應聘和結婚,沒有任何人可以自由出國的。)

 

「周 元」你這「狗娘養的」B秧,你他媽的究竟是怎麼弄的?逼得「吳X娟」最後竟然不惜放棄所有一切,連夜逃離你身邊的?

 

 

待續────────還有後半段,還有更扯更離譜的

 

 

這些狗屁倒灶的事,你那些見不得人的吃軟飯生涯,你向「證嚴」老尼坦承過嗎?你向廣大的「慈濟人」坦白過嗎?你痛哭流涕在大眾公開懺悔的是這些事嗎?

 

 

還是根本捏造出來你逞兇鬥狠,什麼混幫派打打殺殺的黑道英雄好漢事蹟?

 

 

你有沒有承認用「神棍」伎倆誘拐了好友的未婚妻,在兩年中不但玩弄她的感情、身體,還榨乾她驚人的高收入和所有積蓄,你一直是靠她四處彈琴賺錢在養你,你是非常喜歡吃軟飯的?

 

 

你有沒有坦白承認你是理直氣壯的「鳩佔雀巢」,在好友原來住的同一幢屋子,同一張床上,和好友的未婚妻先偷情苟合,後來更正式同居在同一張床上?

 

 

你有沒有坦白的告訴你的老婆兒子?她們知道你這些見不得人的劣跡嗎?

 

 

你老婆幫你安排漂白工程,在「慈濟道侶」假扮成「新好男人 周 元」時,她知不知道你連「兇狠」都是裝出來的?你那是什麼黑道幫派人物,你是所有江湖人最痛恨的癟三無賴,專門騙女人吃軟飯,只會欺善怕惡,欺侮女人的爛蛋?

 

 

你老婆知道嗎?你兒子知道嗎?如果真的知道還會公開挺你嗎?

 

 

「證嚴」老尼知道你這些見不得人的劣蹟嗎?知道以後還會說:「經一事,長一智,大家多多向『周元』師兄看齊,拐走好友未婚妻沒什麼的!靠她吃軟飯也沒關係------軟飯是很好吃的,比『香積飯』還要營養健康-----」嗎?

 

 

待續────────

 

 

 

 

創作者介紹

寶寶的第一個朋友

寶寶的第一個朋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