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蓮兄:

這事您的關切,當然無任感謝。不過您真的多慮了!

我最近一直都是「頭部」部位在出問題,但是,都是疼痛和失靈的毛病,直截了當的說:都是「外在筋骨肉」;跟腦袋瓜子裡面裝的東西毫無關係;

我當然不是「醉漢自稱沒醉」;

我自知甚明,腦袋還清晰的很;

我之前說過;我對任何人承諾過的,一定全力以赴;包括對自己的;

所以,不論承諾是發生在多久以前,省度實事之後,我會斟酌修正處理的方式;

今天,如果「周  元」只是一個沒沒無聞的市井小民,或者政壇大老、商場大亨,我的處理方式就是「遺忘」和「隱藏」,守口如瓶的帶進棺材;

但是,真的是天不從人願,「它」也悍然拒絕了我當年「有條件的原諒和寬恕」,結果終於必須面臨「白羊、黑羊狹路相逢在獨木橋」上的困境;

那麼,我還是繼續退讓嗎?

不了!

除了我個人的深仇大恨,還有就是我一向「打擊神棍」不遺餘力的天職;兩者加在一起,也混為一談,難以切割了。

我一點都不在意任何人批評我「公報私仇」,我也根本不在意任何人嘲笑我這麼老了「沒有肚量,始終沒能放下」;

真的,我一生都是率性而為,從來不在意別人如何評價;

老實說;於我何損?於我又何益?

所謂「生平我自知」,何須他人下指導棋,才知道下一步棋如何走?

我對這件事自有布局作法;跟您想法最大的不同;就是;我是打定主意;文火慢燉。

我不是不會或不敢「快刀斬亂麻」的,只是,我既然思索也忍耐了這麼多年,我決定「慢慢料理」比較妥當!

人是健忘的,多少出了紕漏的大師,隔幾年換個身份名號不又東山再起,呼風喚雨了?

我不會給予任何這種機會的;因為,老實說;真的沒有幾個人知道「它」的壞;那種縝密的心思,一石二鳥,哭笑自如的演技已經爐火純青了。

甚至,我相信,這世界上能直截了當指出「它」狐狸尾巴何在的,已經不到一個巴掌了;而我是唯一一個願意也敢一直伸直手指頭,指著「它」那張笑臉人皮,和狐狸尾巴的人;

我為什麼不呢?我有什麼理由「不」呢?

為我自己!,對的!

為那些善良卻容易被欺矇的「慈濟」甚至一般民眾,也是對的!

所以,我依舊會按照我原本的計劃慢慢料理的!

至於我是不是失常,那就且聽其言,讀其文、觀其行了!

 

天地自然人網站 /張開基

http://www.cwnp.net/forum.php?mod=viewthread&tid=6537&extra=&page=5

 

 

寶寶的第一個朋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