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都知道,我們是生活在一個「相對」的世界裡,一切的一切都有其「相對性」。

我們是如何知曉這是一個「相對的世界」,那是基於一種「超然」;而且是超過「相對的狀態」;以「絕對」的立場才能觀察並加以肯定的。如果以簡單的比喻而言;有二個同類或不同類的物體,我們如何來判別輕重和長短?當然我們需要一台精準的天平及尺。我們把那兩個物件放在天平的各一端,可以比較出孰輕孰重?我們也可以用尺來丈量,就可以知曉孰長孰短了?那麼相對於那兩個物體,天平和尺在此時此刻,就頓時成了一個「絕對」的標準。至少對於那兩個物件來說,是這樣的沒錯。但是當我們不是用來秤重或丈量「天平」或「尺」時,「天平」與「尺」又回歸到「相對」的狀態或身份。因為「天平」也有相對的「大、小」不同;「準」及「不準」的差別。「尺」也有或長或短,是新是舊可以「相對」得比較。


如果是這樣,「短暫的絕對」是否有可能變成「永恆的絕對」呢?那是不可能的!因為只要是可以被「觀察」、被「比較」的,那就是「相對」的,不會單獨成為「絕對」的存在。

那麼在這宇宙天地之間,是否有「絕對的存在」呢?

有的!那就是「我」,而且是「唯一絕對」的存在!

在進入真正的主題,也是主體 —我之前,我們必須了解一些基本概念,才不會一開始就墜入五里霧中而不知自身何在?不知立場為何了?

首先;我們當知道:

一.「相對」的相對,不是「絕對」!
二.「絕對」本身就是在唯一單獨存在的,所以也根本沒有「絕對」的相對。又為何?當然,「絕對」當然不是相對於「相對」的!

現在,我們就來看看「我」,為什麼會是這「宇宙間唯一的真實和絕對」呢?

首先,我們當然知道,這世界不只有「我」一個人獨立存在的,還有其他各種人、事、物的存在。

把範圍暫時縮小至「人與人」的關係的方面而言。第一要務就是「人類」是必須已經擁有「自我認知能力」及「環境認知能力」時才能論斷。

也因此;第一要義就是首先必須先有「我」的存在,因為只有透過「我」是一個「絕對真實」的標準立場,才能去衡量其他人事物的關係?

那麼,「我」又是什麼呢?以普世對「我」的最明確解釋,就是指「發語說話」或「提筆寫字」,甚至以手勢表意,指著自己鼻子時,這個主體就是「我」。

但是,也正因為「我」是在擁有「自我認知能力」以及「在自然及社會中的定位」時就已經卓然獨立的存在了,而且是「絕對真實的存在」,也是毋庸任何人或以任何方式來證明的。正如同此刻的當下,你正在讀我寫的這篇文章時,不論你是否能完全融會貫通,從「你」自己能擁有這樣的閱讀能力時,你這個會自稱「我」的個體已經「絕對真實」的存在了;當然這並不限於文字的閱讀能力;即使是一個文盲或瘖啞人士、盲人,只要有人用語言誦讀這篇文字或用手語、點字書,讓你了解本篇的旨意時,你也一樣確定是「絕對真實」存在了!

而且,在單論「人與人」的關係時,我們最容易意會到的就是「我、你、他」了,其實如果撇開一些血親、朋友、不同國家、種族及甚至所謂「外星 人」這些不同的結構關係時,人類最基本的稱謂分類關係,其實也確實只有「我、你、他」三個代名詞就能完全包括。

同樣;「我」是一定要率先存在的,因為「我」是「我、你、他」關係中最首要的張本及立足點;也因為先有了「我」之後,「你」這個代名詞才存在,而「他」又一定是先有「我、你」存在之後才得以存在的。因為「你」是對應於「我」這個主詞才得以存在的受詞,「他」則是對應於「我、你」兩個互聯互動主詞才得以存在的受詞。

但是,不說「相對」,而改說「對應」是要避免「名詞」上的混淆而造成誤解。因為既然「我」是唯一絕對真實的,那麼,「我」就沒有任何「相對」的人事物。「你」和「他」雖然因為對應了「我」而持續存在的,但是,「你」和「他」就不會是「我」的相對詞或相對物。所以,我們不能說:「我」的相對就是「你」,因為「我」就是「絕對」的,那就是唯一的,可以用來相對於許許多多或一切人類與非人類中任何一個「你」。因此,就不能單一指定說究竟那一個「你」才是確定的相對代名詞;而「他」那自然就更不是了。因為前面已經說過:「他」必須是同時對應於「我、你」先行存在之後,才會出現在語言及文字中的,而且除了會出現在語言、文字、手勢、眼神等等表意方式以外,「他」是不可能單獨存在的;而且還更受限於只有「我、你」在用任何表意工具談論或指示時,才會出現「他」這個代名詞!

在此,我們當可看出,「我」是第一要義,如果「我」不是確實其存在,那麼,「你、他」是不可能先行存在的。因此,斷然不會只有「你、他」的存在,而「我」竟然可以「不存在」的狀態產生。所以,「你、他」當然就不是「絕對」存在,而是「相對存在」,只有「我」才是真正絕對存在的。就算像漂流到荒島的「魯賓遜」或者獨自駕駛太空船,航向無垠太空的單獨「駕駛員」,根本在一定的時間之內,是不可能跟其他人交流互動的,但是,即使單獨只有「我」一人存在,縱然是真實存在的,也是絕對的,並不需要經由「你、他」或更多不同關係的人類來襯托和相對,這個孤獨的「我」才能確實存在。因此也由此可證:「我」是根本不得任何觀察、評比、對照、襯托、反應才能存在,根本不需要。只要能「自我認知」,並粗淺的了解自身在環境中最基本的定位時,「我」就確定是「絕對真實」的存在了。

既然,「我」是「絕對」的,就沒有任何「相對」的人事物,當然,也更不可能是「無我」,尤其是「釋迦牟尼」所一再宣揚的「無我」,因為「我」既然是宇宙天地間唯一「絕對的真實存在」,而且一旦「存在」,就不可能於「存在」的期間,可以消失或變成「不存在」。而且,更弔詭的是,這個「無我」的主張,也是由這個「絕對真實的我」所妄想臆測出來,而自以為是,並因此信以為真的。設想,如果「我」是不存在的狀態;那麼,又是「誰」或「什麼」來界定「無我」為何?「無我」為什麼存在?或者退一萬步來思辨;就算「我」不是「絕對」的,而是「相對」的,那麼,所謂「相對」的,當然必定要有至少一個相對應的主體。那麼,就算「我」的相對是「無我」,是不是「我」與「無我」就必須同時存在?否則,只有其中任何之一的存在,豈不又是「絕對」而非「相對」了?那麼,是「我」才是「絕對」的?或者「無我」才是「絕對」的?又,是「我」可以妄想臆測出「無我」一詞合理呢?或者,由「絕對」的「無我」妄想臆測出「我」的一詞合理呢?「無我」既然沒有了主觀絕對性,又如何發生任何作用,能去妄想臆測出「我」以及其他宇宙萬物呢?

再加上佛家言:「三界唯心所造」,那麼,這個能造「萬物」的「心」是真實存在或者虛妄不實的呢?

如果是「真實存在」的,那麼不就是「絕對真實的我」的另一個化身代名詞嗎?否則,如果這個「心」是虛妄不實的,那麼又何能創造宇宙萬物,還能被這個「心」所廣泛認知呢?其實,答案也很容易推裡出來:

1.「真實的心」 創造「真實的宇宙萬物」!
2.「真實的心」創造「虛妄不實的宇宙萬物」!
3.「虛妄不實的心」創造了「真實不虛的宇宙萬物」!
4.「虛妄不實的心」創造了同樣「虛妄不實的宇宙萬物」!

以上,如果經過「合理的邏輯推理」就當可看出,第3第4項根本是不可能的,尤其是第4項。如果兩者「創造者」和「受造物」都是不存在的,那麼既然都不真實「存在」,豈不是空空如也,什麼都沒有,那又何必嚷嚷而辨何者是實?何者為「虛」?根本就連提都不必提。拼命去尋找一個根本虛妄不實,根本不存在的「創造者」,加上再拼命去尋找根本虛妄不實的「受造宇宙萬物」,而動機和目的,竟然只是為了證明能否定其「真實的存在性」,這不是癡人說夢而已,更是毫無任何意義的「戲論」!

再談佛家所言:「過去心不可得,現在心不可得,未來心不可得!」,那麼總而言之,統而言之,不論在任何時空中,「心」是不可得的,既然「皆不可得」,那「心」的存在與否,又何足論也?佛家又為什麼特別看重這「心」,而又要宣揚「萬法唯心」的「絕對唯心論」呢?

 

其實,中國先秦以前的大哲已經早就觀察到了宇宙萬物是「恆動」並一直在變易無常的這個真實狀態,因此才會在對「易經」的最簡明詮釋中,直接了當的表明了「簡易、變易、不易」三大基本特性。因此,既然宇宙萬物,甚至包括「人心」都是隨時在變易無常的,那麼這種「無常」正好反而是最真實的常態;就如同我們每天可以看到日出日落,看到白雲藍天,看到潮起潮落,月亮的陰晴圓缺;這些不都是時時在在變易無常的嗎?難道只因為其為變易無常的就一定是「虛妄不實」的嗎?太陽、月亮、藍天白雲和潮汐可以一日或片刻不存在嗎?只要片刻不存在,地球上的生命還有存活的可能嗎?人類還會存在嗎?還會有諸如「釋迦牟尼」這些人可以乞食飽肚,然後終日不事生產,只知夸夸而談一些戲論。什麼「萬法為心」、「三界火宅」、「無我」、「不許有我」等等根本毫無意義的妄想臆測之言,甚至不惜把自身最基本的立命所在,全部立論的根據地---「我」也連根拔除,這真是可笑復可悲的謬論。

想想,要開一台怪手或推土機來把自己的舊屋老宅拆除,這台怪手或推土機難道不需要一個最基本的穩固立足點嗎?沒有穩固的立足點支撐,如何利用作用力和反作用力推倒拆除房屋呢?

強調「無我」,「不許有我」,這正是在推倒拆除自己基本的舊屋老宅,那麼,是站在什麼樣的立足點上來否定呢?

不正是站在「我」;絕對真實的我,這個基本立足點在否定嗎?想想,假設「釋迦牟尼」在世之時,有人與他辯論時,首先提出詰問:是誰主張「無我」和「不許有我的?」

試問釋迦牟尼,最自然的反應是什麼?

當然會主動回應:「我!是我!」

對方再問:爾是何人?

當然釋迦牟尼也一定是會回答道:「我俗名悉達多,別人尊稱我為『釋迦牟尼』!」

那麼,答案不就呼之欲出了嗎?

而且還是狠狠地甩了自己一巴掌。一生主張「無我」、「不許有我」,又隨時隨地的一再自稱「我」;就如同他自己嘲笑所謂「其它外道」所言是「捕鰻者論」一樣,問題是至少別人還能左閃右躲的不被抓住話柄,而「釋迦牟尼」終其一生的言論卻是處處都是「有我」及「以我為出發點」的,何嘗「無我」?又如何做到「不許有我」呢?

                                
                            張開基   2014.1.16   下午14:00  於病床中

 





再來談談「唯心所造,唯識所現」;

如果要說「萬法唯心、唯心所造、萬法唯心所造」,那麼就和「過去心不可得、現在心不可得、未來心不可得」是互相衝突,有所矛盾了。因為既然任何時候的「心」都是不可得的,那麼「不可得的心」又如何能創造萬法呢?(在此,「法」是指各種現象),除非在這「三心」之外,還有另外一顆「恆常的心」。但是,這又是「釋迦牟尼」所完全否定,不肯承認的;也或者再繼續追問,這能造「萬法」的又是誰的心呢?當然不可能是單一個人的心,否則電燈、電視、電腦以及太空船豈不是早在「釋迦牟尼」時代已經被創造並存在很久了?又何待時至今日才被人類從「心」規劃、設計、創造出來呢?

其實,所謂「三心皆不可得」也並非全然正確。若說譬如10歲時,我的想法,和二十歲的想法,三十歲、四十歲、五十歲,以及現在超過六十歲的想法,盡皆不同,甚至180度大翻盤過,那是對的;因為人總是隨著年齡、生理、心理狀態的成長、老邁而必然會產生改變的。

但是,「未來心不可得」,這是對的沒錯,但是「過去心不可得」就未必了。譬如我有很優的記憶力,最少可以記憶到1歲生日的大致景況,2歲左右非常清晰逼真的夢境,而從幼稚園開始,尤其小學時代以後的事,我幾乎都能記得相當清楚,以最近參加「小學畢業50週年同學會」的情況來說:同學無不對我驚人的記憶力大感不可思議,我不但記得與自己有過任何互動情形同學間的事,包括細節。也記得與我個人無關;其他同學做過的事。或者他們與其他同學間互動而比較特殊的事,有些他們的事只記得一個模糊的梗概,我都能幫他們一一補足細節。還有甚至他們自己做過卻已經早就淡忘的事,我也能娓娓道來。而我成年以後的事則更是往事歷歷,彷彿昨日重現。不能說百分之百記得,但是,至少有7-8成是永存在「潘朵拉的記憶魔盒」之中。所以,我認為至少對我而言,「過去心」也並非完全不可得的!

再說:「現在心」,這恐怕是我們唯一可得,並且能夠隨時掌握的。如果非要說「現在心亦不可得的話」,那麼「釋迦牟尼」就是個自欺欺人的傢伙;因為若是連「現在心」都不可得,那又如何「修心」呢?連心都不能修,還有什麼是需要修的呢?

再談「唯識所現」。這點可能比較接近事實,因為宇宙萬物的存在,是否絕對客觀的存在,人類從一開始幾乎毫無疑問的信以為真,到後來越來越質疑,再到現在「測不準理論」,我們幾乎已經沒有任何方式可以證明「宇宙萬物」是確實客觀實存的,而且也充分了解到所謂「宇宙萬物」的存在與否,其實是必須經過我們人類主觀「認知」之後才能模糊的界定及存在,否則,我們根本無法確定或推論其存在與否; 譬如「黑洞」和「中子星」,不過200年前,誰相信呢? 不也是因為那時候的人類還沒有能力去「認知」到嗎?                                   

因此,「唯識所現」在此是比較符合事實的;

不過,卻也不能武斷的說「所有宇宙萬物」只要經過我們主觀的認知就必然存在,那也是太過以偏概全的武斷說法; 因為同為人類,認知的方法不同,對萬物的存在方式及其意義也就大不相同,甚至是南轅北轍的; 也因此大致上來說, 又可分為以下幾種所謂的「存在」的狀態: 

   
其一 . 經過人類主觀「認知」後,普世共識承認其為確實存在並能加以證實的,譬如日、月、空氣、水,我們自 己的身體及日常用品、舟、車等等… 

                            
其二. 經過人類主觀「認知」後,普世共識「推論」其可能存在,但不能加以證實,卻可能感應到的: 譬如某種宇宙射線、星體、力場、某些肉體不可見的「生物能量場」,甚至鬼神之類,靈魂等「另類生命形態」。   
                                                              
其三. 純屬誤判,同樣經過「認知」過程,卻把相同的現象,附會上了自身的固有觀念、宗教迷信、種族傳說以及個人過度主觀的「認定」,而形成的「虛像」;也許本身真的是一個具體存在的現象,卻被各種人類主觀的因素給扭曲了,呈現出一種現象,各自表述卻又莫衷一是的狀態。  

   
其四 .純屬虛構,應該說其實並未經過「主觀的認知」,卻誤以為已經經過「認知」而信以為真的現象或某些特殊物體,有如「杯弓蛇影」; 個人幻覺、集體潛意識,藥物引發的瞻妄、偶然的誤判等等…   

            
綜上所述: 我們就該更確切的知道,萬法歸宗的只有一個基點,一切都是以這個「絕對真實」的基點和起點出發,也以此基點為最終極的歸宿; 那就是「我」了!

            
宇宙天地間唯一「絕對真實不虛」的「我」! 也是最終極的存在者。   

      
2014.1.17於住院病房中   
10:30 完稿

 

 

 

=============================================================================

 

從第二點開始回覆;

1.沒有所謂的「標準眼睛」,任何一個人的眼睛都是多多少少會有些角度、視野、色差的,所以,沒有任何一個絕對的「眼睛」可以用來作為測量基準;但是,以正常人來說;我們說藍天白雲、蔚藍大海、紅花綠樹,這是不會有人反對的,因為這是綜合幾乎所有正常人的的「視覺」共識達成的一個共同「認知」;當然你看到的紅花跟我看到的紅花,絕對不會百分之百一樣,你看到的藍天跟一個非洲人看到的藍天也不可能一模一樣,但是,我們都普世的稱之為「藍天」;因此,舉「色盲」為例,是以「特例」在對抗通則,這是不妥的;否則舉盲人為例,豈不是一片漆黑?何來藍天白雲、紅花綠樹?

2.了解美工和印刷的就知道有一種普遍通用的工具叫做「色票」,就是各種顏色的卡紙,可以列出各種顏色中,通常「四印刷基色:紅、黃、藍、黑」所佔的百分比,有了這樣一個「大致」的標準,印刷廠和客戶要求顏色時,才有一個互相認同的共識,不會用嘴巴形容顏色,雞同鴨講漫無標準。

3.雖然顏色有千千萬萬種,但是,人類肉眼能分辨的卻大約在13000種左右,因此,通常正常人只能在這13000種可以分辨,有特殊編號的顏色標準本(色票)中來選擇自己想要的顏色,不可能選肉眼不能分辨的顏色。

因此,「顏色」一樣有普世的共識,卻沒有「絕對」,當然如果你是一個人漂流荒島的「魯賓遜」就無妨了,任何事,只要你說了就算!你說太陽是方的,也不會有人反對;正如同一個盲人要堅持世界是漆黑一片,應該也沒人會跟他爭辯的。

關於第一點;

「相對」一樣不可能單獨存有,一定是經過「絕對」的標準衡量才能判定其相對性,就如同主文提到的「天平」和「尺」;那麼這時的「天平」和「尺」就一定是「絕對精準」的嗎,當然不是!

那麼是不是一定要等到人類發明了百分之百精準的「天平」和「尺」才能用來衡量(根本不可能發明的);那麼在未發明以前,是不是因為都不是百分之百精準的,所以,就不用衡量了?當然不可能,至少還是可以比較出一個大致相對輕重、長短的差別。

所謂「瓜無滾圓」,但是,普世都認為西瓜是圓的(日本方形西瓜是特例,不要用來抗衡),那麼如果的一定要獨排眾議道:胡說八道;西瓜怎麼是圓的?不信拿圓規來量一下,看看是不是「真圓」,如果不是百分之百「真圓」,你們這些人就是在瞪著眼睛說瞎話;騙人說西瓜是圓的!

也或者,不必大費周章;你可以舉「我」之外的另一個「絕對真實」看看!

除了經由「我」的認知,我們是如何知道宇宙萬物的客觀存在?同樣也可以反駁這點!

 

 

====================================================================

 

我發表一項「個人認知」與大家分享,目的是引發一個可以共同探討的議題,不是我在宣揚一個自以為是的「主觀意識」!

我會把我所有「思辨」的過程統統毫無保留的盡量寫出來;

任何一位網友持不同意見的,我擁護你有百分之百反駁和反對的最基本權利!

但是,不能只是寫一行字;「你說的根本不對,我反對!」而已!

如果是這樣,我又何必長篇大論、洋洋灑灑的把整個思辨過程統統寫出來?

我只要寫:「經過我的思索:我認為『我』是宇宙間唯一絕對的真實!」就好了!

同樣,你要反對或反駁;沒問題!請提出並最好條列你的思辨過程,詳細寫下完整的理由,你若是比我更接近事實,我虛心受教,你的高見有我不同意的,可以理性的辯論;這樣才叫做「共同探討」!否則,那就不是在探討,而是在抬死槓了!

而且通常;事實的真相並不可能一一如我們一向的預期,事實的真相跟個人的好惡沒有任何關係;宇宙萬物是經由「我們」主觀的認知而存在,不是基於我們的喜歡與否而存在。

黑洞會吞噬所有靠近的星體,太陽也有壽終之日,人也不可能長生不老;這都是殘酷的事實,不會因為我們贊成或反對就存在與不存在!

 

=======================================================================

 

因為「我」是宇宙間唯一「絕對的真實」;是一個整體(包括自己能意識到和不能意識到的),不論外表、內在或者任何附屬附加的種種元素,這絕對是因人而異的,但是,只能「整體」的意識出這個「唯一絕對真實」的「我」;

「我」是唯一不能被任何方式客觀分析,或者逐項分門別類來檢視的,任何經由所謂「客觀」(其實還是檢測者,或者自己就是檢測者的「主觀檢測」,根本沒有所謂的「客觀檢測」方式存在)的檢測,評估都是沒有意義的。

「我」也不必須經過「比較」,因為沒有「絕對的標準」,可以作為「比較」,因為「我」就是「絕對的標準」了,任何比較或者測量都是毫無意義的事。容或,可以拿「我」作為標準去比較任何事物,卻不能拿任何事物來比較「我」!

「相信」與「不相信」也不會改變「我存在的絕對性」。

沒有「我」,問其他宇宙萬物是否存在?是毫無意義的事?沒有「我」,明天太陽還會不會出來?答案是「無意義」,因為「我」既然不存在了,不只是不能知道,連提問者都不存在的,答案是什麼又有什麼意義呢?誰會提呢?誰來提呢?有其他69億人在提,跟「我」也毫無關係了。

不認識,不了解「我」是百分之百正常的,自稱完全了解自己的,不是瘋子就是騙子。

因為從「我」出發來了解「我」,跟在斷層掃瞄機器上解剖;試圖了解自己的大腦、或心或其他部位,說要研究出「我」一樣可笑,跟想用雙手把自己從地面「抱起來」的嚐試一樣無稽。或者說「我」是一個基本支點,不能抱起支點的。

 

天地自然人網站 /張開基

http://www.cwnp.net/forum.php?mod=viewthread&tid=6675

 

 

 

相關資料;

 

當我們說:「我認為-----」、「我以為-----」、「我覺得-----」、「我的看法是----」-----等等時;

這就是在設定一個立場,因為一切的角度和觀點,都必須先標示出一個「觀察點」或「立足點」,這樣才能讓別人清楚的知道是誰在這樣表示。

也因此,這個「觀察點」或「立足點」的先決條件就是「確定」的!如果是不確定或者完全沒有標示出來,後面的任何表示就沒有意義了。

有時候,我們也許不會這樣明顯的標示出來,譬如當別人說出一般他的見解,或者是詢問你的意願時,點頭同意或者搖頭反對,沒有明確標示什麼或誰的立場,但是,我們仍然知道其實這是隱含標示的。

「我」從最本初(原始)開始,就被設定了一個主觀的立場,這個立場是以「真實」、「確定」為基本條件的,如果這個條件不成立,或者刻意去質疑,那麼,沒有任何理論、觀點、甚至連當有人『詢問你的意願時,點頭同意或者搖頭反對』都失去了意義。

所以,「真我」、「假我」只是一種解構的研討,並不能用以推翻「我」這個立場的基本條件設定,如果「我」是虛假不存在的,其他一切立論、觀點、討論甚至爭論都是沒有意義,其實也根本不可能存在的;想想,如果每個人自稱的「我」都是虛假不實的,那麼是誰在討論和爭論呢?

我們人類在自然宇宙間是渺小至極的,我們不可能全知全能,我們所知的非常有限,但是,不論我們認知了多少,那仍然是以「我」為中心點的認知,每個人之所以會有不同的認知,正是因為「人人不同」,「人人立場不同」、「人人觀察的角度不同」、「人人認知的高度不同」、「人人思辨的深度不同」。

也正因為人人不同,所以每個人都有自己的中心點,而每個不同的中心點都是先被設定成為「真實確定」的。

所以「我」是唯一的真實,每個「我」都是唯一的真實(站在自己的中心點時),究竟有沒有客觀的「人事時地物」的存在,我們不知道(永遠不會知道),只有『我們主觀認知的客觀人事時地物』。

引述張開基老師所言

出處;
http://www.cwnp.net/forum.php?mod=viewthread&tid=1492

 

======================================================================

 

我們每一個人都是自己的可觀測宇宙的中心,但這並不表示我們也是全宇宙的中心。
這句話引述自:宇宙有多大呢? (中文字幕 翻譯by班尼張)
http://www.youtube.com/watch?v=8M-fPeItbso

 

==================================================================

 

這些疑問是有點智慧的人們幾乎都會問,都會想知道答案的;

在「廣義靈魂學」中已經全數回答了;

唯一沒有肯定結論的終極關鍵問題:「那麼,生命或者人類的生命究竟是有意義的?或者沒有任何意義的?」

這個問題的答案是「知道也不能輕率回答的!」,但是,我已經在「金色種子菁英班」的課程中作了詳盡的答覆和詮釋。

天地自然人網站 /張開基

寶寶的第一個朋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