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槍斃叛徒林毅夫」一文在兩岸引發的討論

http://www.duping.net/XHC/show.php?bbs=10&post=1258073

補充一點說明;

我們在防守「
烏坵」的時候(西元1976年間),兩岸還是在高度緊張對峙之際,晚上不但實施嚴厲的「燈火管制」,晚間20:00正,所有陣地關閉,不准任何人員在陣地以外活動,如果有帶隊巡查各據點的長官,每天都會更換「口令」,通常在陸地的道路上如果發現「人影」移動,衛哨兵遠遠的就會喝令:「站住!口令?」

當然,只要是巡查的長官,不論官階多大,一定會停下來,回答「口令」,絕對不會仗著官大,就不甩小兵,大喇喇的往前走,否則再聽到的就是「開保險」的聲音,然後就碰碰,拜拜了。

通常都是指揮官、副指揮官、營長、連長、輔導長等等會帶護衛巡視。

但是,我們所有官兵都被賦予一個「絕對格殺令」,就是夜晚在「正常道路」以外的地區,例如海面、海邊、礁石上;只要一旦發現黑影,根本不會再問「口令」,直接打開步槍保險,開槍格殺,而且一定是連續開槍直到擊斃為止。

因為,如果是自己人,陣地關閉後,全員都會全部待在自己的陣地或據點裡,不可以外出,所以,是絕對不可能出現在海面和海岸礁石上,當地個位數的居民也知道這個規定,他們是不會知道每天「口令」的(因為以往曾經多起居民通敵事件),所以,當然絕對不會外出活動。

也因此,如果20:00陣地關閉之後,只要出現在海面、海邊、礁石上的黑影一定是「敵人」(對岸「水鬼」半夜騷擾事件幾乎每個月發生一兩起,只是,他們都藏的很好,從來沒有發現過黑影,否則,必定難逃一死),再不然就是準備游泳叛逃到對岸的「投敵逃亡者」,這時根本不可能分辨,也沒必要浪費半秒鐘分辨或思索,直接開槍射殺就對了。

所以,像「林毅夫」當年從金門「馬山」據點游泳到對岸,如果,在下海之際或者剛游向海面時,只要被我方衛哨兵發現,也一定是直接開槍射殺,而且只要發現目標,有衛哨兵開了槍,整個據點以及全島都會進入戒嚴,然後輕重武器都會出籠,如果目標明顯,一定是非常多把槍對準射擊,務必「擊毀」為止,那就不是一槍斃命而已,必定會變成蜂窩-----

所以,當年的林毅夫真是好狗運,否則早就變成一堆骨灰,或者餵了沙魚,變成沙魚大便,那還有機會「妄想回來祭祖」?

為什麼要祭祖?

不就是自認功成名就了嗎?

問題,不管他今後當了什麼大官或領導,直到有一天棺材釘上,他永遠都是一個「無恥的叛徒」!時間再久也改變不了,沖淡不了這個事實!


註:很多人都有一個非常嚴重錯誤的觀念,就是受到古老格言的制約: 知錯能改,善莫大焉。甚至更錯誤的以為不管犯了任何錯,只要道歉就沒事了,更不可理喻的是認定只要犯錯的一方道了歉,受害者就一定要接受並無條件原諒,好像「道歉」就是完全補救的萬靈丹,而且,把「道歉」當成了護身符,把「原諒」當成了絕對的義務,只要不肯原諒,那麼就強詞奪理的認為「加害人反而變成弱勢的被害人」而模糊了焦點,置換了角色。

其實有些錯誤是絕對不可以犯的,不論是故意或無意,一旦犯了這種錯,道歉一億次也改變不了事實,就像林毅夫,叛逃是既成的事實,時代政局如何改變,也改變不了當年這個行為的錯誤。

就算兩岸有朝一日統一了,「叛徒」也不可能搖身一變,成為忠臣烈士的!

 

天地自然人網站 /張開基

 

 

 

 

寶寶的第一個朋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