槍斃叛徒林毅夫

 

槍斃叛徒林毅夫(本名林正義)

 

依據中華民國陸海空軍刑法:

 

第一條(現役軍人之適用)

  現役軍人犯本法之罪者,依本法處罰。

第十一條(戰時規定之適用)

  本法關於戰時之規定,適用於總統依憲法宣戰之期間及地域。其因戰爭或叛亂發生而宣告戒嚴之期間及地域者,亦同。但宣戰或戒嚴未經立法院同意或追認者,不在此限。


  戰時犯本法之罪,縱經媾和、全部或局部有停火之事實或協定,仍依戰時之規定處罰。但按其情節顯然過重者,得減輕或免除其刑。

第十九條(補充利敵罪)

  以前二條以外之方法供敵人軍事上之利益,或以軍事上之不利益害中華民國或其同盟國者,處死刑、無期徒刑或十年以上有期徒刑。


  前項之未遂犯,罰之。

第二十條(洩漏軍事機密罪)

  洩漏或交付關於中華民國軍事上應秘密之文書、圖畫、消息、電磁紀錄或物品者,處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戰時犯之者,處無期徒刑或七年以上有期徒刑。

 

  洩漏或交付前項之軍事機密於敵人者,處死刑或無期徒刑。

第二十一條(洩漏職務上軍事機密罪)

  洩漏或交付職務上所持有或知悉之前條第一項軍事機密者,加重其刑至二分之一。

第二十四條(投敵罪)

  投敵者,處死刑、無期徒刑或十年以上有期徒刑。

第三十四條(衛兵哨兵廢弛職務罪)

  衛兵、哨兵或其他擔任警戒職務之人,因睡眠、酒醉或其他相類之情形,而廢弛職務,足以生軍事上之不利益者,處五年以下有期徒刑。

 

  戰時犯前項之罪者,處一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致生軍事上之不利益者,處無期徒刑或七年以上有期徒刑。

 

  戰時因過失犯第一項之罪者,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新臺幣三十萬元以下罰金。

第三十五條(衛兵哨兵擅離勤務所在地罪)

  衛兵、哨兵或其他擔任警戒、傳令職務之人,不到或擅離勤務所在地者,處一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新臺幣十萬元以下罰金;致生軍事上之不利益者,處一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

 

  因過失犯前項前段之罪,致生軍事上之不利益者,處六月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新臺幣五萬元以下罰金。

 

  戰時犯第一項前段之罪者,處五年以下有期徒刑;致生軍事上之不利益者,處無期徒刑或七年以上有期徒刑。

第四十七條(違抗命令罪)

  違抗上級機關或長官職權範圍內所下達或發布與軍事有關之命令者,處五年以下有期徒刑。

 

  戰時犯前項之罪者,處死刑或無期徒刑。

 

  戰時因過失未執行第一項之命令,致生軍事上之不利益者,處五年以上十二年以下有期徒刑。

 

  犯第一項之罪,而命令不須立即執行,行為人適時且自願履行者,減輕或免除其刑。

------------------------------------------(以下資料引用自「維基百科」)----------


林毅夫英文名:Justin Yifu Lin,1952年10月15日-),台灣宜蘭縣人,原名林正義,後改林正誼,投奔中國大陸後改為今名。現任世界銀行首席經濟學家兼負責發展經濟學的高級副行長,與妻子陳雲英育有兩名子女,定居於北京,現為中華人民共和國公民。而在台灣中華民國政府國防部等)方面迄今堅持認定他仍是依法通緝中的叛變逃亡的軍官,其刑事責任並不應其取得大陸地區人民身分而得免除。

林毅夫1978年取得國立政治大學企業管理研究所碩士1979年擔任金門馬山連連長駐守福建金門時泅水逃奔至廈門1982年取得北京大學政治經濟學碩士,1986年取得芝加哥大學經濟學博士,1993年升任北京大學教授,1994年共同創辦北京大學中國經濟研究中心並擔任主任,2008年出任世界銀行首席經濟師兼主管發展經濟學的資深副行長。

林毅夫亦擔任中華人民共和國第七至第十屆政協全國委員會委員[3]、全國政協經濟委員會副主任、中華全國工商業聯合會副主席,並於2005年獲選第三世界科學院(現名發展中世界科學院院士

1971年冬,大一上學期結束,新生赴成功嶺寒訓。林正義在成功嶺受訓到第四、五週時,向部隊班長排長報告,決定要投筆從戎,不回台大唸書。當時台大學生追求赴美留學者眾,而像林正義決定從軍的行動,剛好是中華民國國軍召募新血廣為宣傳的好題材,林正義被軍方接納,軍方並運用宣傳媒體將他塑造成明星一般的樣板人物。例如,當時的參謀總長賴名湯,在林正義自動請纓轉從軍時,「聽完林正義的心聲以後,深受感動告訴在場的人,這就是中國一定強的鐵證,因為我們國家像這樣有熱血的年青人非常多」。此外,在林正義投筆從戎的兩天後,大同工學院化學系的的陶立民也向成功嶺寒訓班主任表示要轉讀陸軍官校,當時媒體就將陶立民的行為視為「響應林正義的行動」[7]。之後,賴名湯又在1972年3月4日,代表中國青年反共救國團主任蔣經國,頒發「優秀青年獎章」給林正義[8]

林正義刻意不選中正理工學院就讀,而是特別向參謀總長賴名湯請求轉到陸軍軍官學校(承襲原黃埔軍校)。1975年,林正義以第二名的成績在陸軍官校第44期畢業[9]。畢業後,林正義留校擔任學生連排長,並與國立政治大學中文系畢業的陳雲英結婚,一年後生子[10]

1979年2月16日,林正誼成為金門防衛司令部284馬山連長,軍階上尉。馬山位於金門主島的東北角,距中國大陸的解放軍據點角嶼僅約2公里,是國軍前線的最前哨,可以掌握福建白河口小嶝角刀嶼大伯嶼小伯嶼等一線解放軍的動態。馬山還設有對大陸心戰喊話的播音站,因此馬山連連長經常要向到前線視察的長官和外賓們簡報,只有最優秀的基層軍官才能出任馬山連連長,由此也可見蔣經國對林正誼這位台籍青年的提攜眷顧之隆[11]

 

參見:國軍與解放軍間的駕機叛逃事件

 

1979年5月16日夜,從台灣探家回到金門約一週後,林正誼身上攜帶軍籍證明及機密資料,從金門泅海約2公里到廈門,投奔中國人民解放軍。林正誼的行為並不屬於個案,國共內戰中,國共雙方即存在互相招降對方軍人,[12][13] 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後更是愈演愈烈,至1990年代台灣海峽兩岸氣氛趨緩後鮮見[14]

 

以下主要為台灣的包括中華民國軍方的來源和描述:

 

林毅夫叛逃時,是陸軍284師851旅步5營2連連長。霍守業時任陸軍284師作戰科科長,是首先接獲叛逃回報的高勤官;蕭如波時任284師政戰科長,同是參與調查這起叛逃案的成員之一;而當時284師師長是周仲南、851旅旅長是薄榮萍、步5營營長是侯金生。上述林毅夫的直屬上司不但企圖掩蓋叛逃(假造林毅夫死亡)和機密泄露真相,也沒有遭到連坐處分,有人甚至被安排進入公家單位任職,有人還升了官。[來源請求]

 

中華民國軍事方面,5月18日18時晚餐時,馬山連連長林正誼缺席;至19時士兵還找不到林本人。連上開始緊張,士兵四處尋找,直到半夜仍不見人,遂向師部報告。師部全面清查後發現,不僅連長失蹤,連旗和防衛作戰機密資料也不見了。全師一萬多人立刻全體動員展開搜尋,照明彈從凌晨打到天亮,50機槍與105榴砲不斷射擊海面可疑漂浮物,但打到的都是浮木。5月19日開始,金門防衛司令部舉行全島「雷霆演習」,10萬官兵與5萬平民,每人手臂上綁上一樣的白臂章識別,手持木棍翻遍島上每寸土地。但找了好幾天都全無結果,軍方研判他是帶著籃球浮具從海上潛逃的[11],後來有關林毅夫「抱著兩個籃球游過海峽」的不實傳聞顯然源於這一錯誤研判[15]

林正誼的叛逃與機密作戰資料的失蹤使金門防衛司令部立刻下令將駐守金東的284師與駐守南雄的319師緊急對調換防。1979年6月,158師移防台灣,127師改駐小金門,146師駐守金中。短短一個月,駐守大、小金門的五個師全部移防,同時「通訊密碼表」和金門的作戰計畫都全部重新制訂[11]。由於一直未尋得林正誼的屍體,大陸也沒有發表他「投誠」的消息,為保住郝柏村的同鄉、林正誼的師長周仲南,陸軍總部1980年未經調查,即宣佈「林正誼死亡」,並發給家屬46萬元的撫恤金[來源請求]而受此牽連,有同樣由台大轉軍校發展背景的學弟陳憲良,為林正誼叛逃事件所累,被軍方暗中列為「重點考管人員」,雖有升遷,但逢重要敏感的職務或受訓機會,就會受到多般橫阻,因此陳憲良一直關心林正誼的生死[11]

 

逃亡事件在台灣所涉刑責與撫卹金之追討

林毅夫身為駐守金門戰地之中華民國國軍軍官,於1979年陣前叛逃之行為[22],依當時有效之法律,共觸犯至少五項刑事罪[23][24][25]



  • 戰時軍律》第五條「投降敵人或叛徒者,處死刑。」
  • 戰時軍律》第七條「敵前逃亡者,處死刑。」
  • 戰時軍律》第十一條「無故擅離部屬者,處七年以上有期徒刑;因而發生事變或貽誤軍機者,處死刑。」
  • 陸海空軍刑法》第九十七條「投敵者,處死刑。」
  • 妨害軍機治罪條例》第二條 (職務業務上洩漏軍機罪)「因職務上知悉或持有之軍機,洩漏、交付或公示於他人者,處死刑或無期徒刑。」

由於追訴期限係由負責追訴的機關於得知犯罪事實時開始,而未必自犯罪發生時起算。中華民國政府當時因不知其行蹤而以失蹤結案。但在確知林毅夫就是當年逃亡的林正誼並瞭解案情後,中華民國國防部高等軍事法院檢察署於2002年11月18日發佈新聞,宣布調查完畢林正誼(法律文書以犯罪行為發生時的姓名為準)在1979年之叛逃案,並已於11月15日依2002年之《陸海空軍刑法》第二十四條「投敵罪」「投敵者,處死刑、無期徒刑或十年以上有期徒刑」發布對林正誼的通緝令。專案小組主任檢察官表示,林正誼仍在中國官方機構任職,依《司法院大法官會議釋字第六十八號解釋》,「在未經自首或有其他事實證明其確已脫離組織以前,投敵叛逃的犯行並未結束」,屬「行為繼續犯」,因此援引《中華民國刑法》第八十條「追訴權之時效期間」「追訴權,因下列期間內未起訴而消滅:一、犯最重本刑為死刑、無期徒刑或十年以上有期徒刑之罪者,三十年」,及同條第二項但書規定「犯罪行為有繼續之狀態者,自行為終了之日起算」,所以本案之追訴時效尚未起算[26],乃由高軍檢依法發布投敵通緝。[27][28]

 

林毅夫當年「失蹤」經搜尋一年無結果後,284師依規定在1980年辦理「陸上失蹤屆期宣告意外死亡」,依其服役年資核發的撫卹金新台幣47萬餘元由其父林火樹及妻陳雲英領取,1987年5月給卹期滿。軍方表示,由於林毅夫叛逃行為屬實,撫卹事實不存在,領取撫卹金而未退還已涉嫌詐領,未來必須連本帶利追回撫卹金上百萬。目前訴訟至臺北高等行政法院,94年度訴更一字第160號判決命林火樹繼承人應返還新臺幣313437元及利息161703元。[

-------------------------------------------

為什麼要『槍斃叛徒林毅夫』,我會另文詳述;

 

 

====================================

 

 

槍斃叛徒林毅夫02

1971年冬,大一上學期結束,新生赴成功嶺寒訓。林正義在成功嶺受訓到第四、五週時,向部隊班長、排長報告,決定要投筆從戎,不回台大唸書。

同一年冬,我也是大一,跟林毅夫(本名林正義)同時在成功嶺寒訓,快要結訓時,上級大肆宣揚他投筆從戎的消息,因為那時只有考不上普通大學的才會去投考軍校(或者家庭經濟不佳),大家議論紛紛,大多認為這個人要不是「頭殼壞去」就是「失戀」或者「別有用心」,沒有人相信他是「為了報效國家」(看看後來他敵前叛逃,就可以證明他並不是真心要「報效國家」)。

1979年5月16日夜,從台灣探家回到金門約一週後,林毅夫(本名林正義)身上攜帶軍籍證明及機密資料,從金門泅海約2公里到廈門,投奔中國人民解放軍。

1976年3月,我從海軍陸戰隊學校結訓(我是25期的預官,馬英九總統是24期陸戰隊預官),授階少尉,志願前往「烏坵」外島服役;時間是1976年3月—1977年2月將近一年。

同一期的預官,只有我一人是一直擔任排長直到退伍的;在「烏坵」外島服役時,我負責的是外島中的外島;第一線據點防守任務;我們的據點上有兩行大字的宣示:「島孤人不孤」、「與陣地共存亡」。

我們在「烏坵」外島服役的官士兵都有一個「虎頭臂章」,上面有一隻刺繡的老虎,上面圈了一行字「誓死達成任務」;這個不是戴好看嚇人的,那是每個前往前線戰地的官兵的基本共識,海島戰爭一旦發生,只有你死我活的拚到最後一槍一彈,要不是戰勝當英雄,就是殺身成仁當烈士。

我們軍官都被賦予一個最基本的「權限」;但凡有敵前叛逃對岸的官士兵,絕對格殺勿論,如果投敵未遂,抓回來也會就地正法,根本不用送回台灣審判;而一旦戰爭爆發,敵前抗命的,長官一樣可以拔出手槍,就地正法,殺一儆百。

同樣不是鬧著玩的;

連站衛兵也不敢鬆懈;因為那時經常還是有對岸水鬼(蛙人)趁著月黑風高過來騷擾,那時已經有好幾年沒有互相「割對方的頭,帶耳朵回去報功」了,但是,還是會互相滲透騷擾。所以誰也不敢輕忽,連晚上睡覺,再悶熱也不准脫掉軍服外衣,槍和刺刀一定放在身邊,彈匣一定是裝滿子彈裝在槍上,夜晚站衛兵或者巡查,一定是「子彈上膛,關保險」的。腰帶上最少有四個滿滿的彈匣和二顆美式手榴彈。

我在「烏坵」外島服役時,至少發生6、7起夜晚衛兵打瞌睡被巡查的長官查獲,送回台灣判刑的,通常都是3年6個月,而我的連上有一位中尉輔導長,因為夜晚偷懶沒有帶隊巡查,被副指揮官查獲,一樣是解除軍職,送回台灣判刑,也一樣是有期徒刑3年6個月。

林毅夫敵前叛逃不是發生在2012年的今天,是發生在1979年,以那時的時空背景,兩岸還是嚴重敵對狀態,攜帶軍事機密投降敵營,任何官兵都是唯一死刑,沒有折扣商量的;如果他是一下海就被發現,百分之百會被射殺,就算被抓回來,也可能就地正法,因為他防守的是號稱「天下第一哨」的最重要國軍據點;他帶著軍事機密機投敵,會給當時前線所有官兵帶來多大的危害?甚至也有可能導致金門防線守衛全面潰敗。

這樣的叛徒當然該執行唯一死刑,就地槍決,否則對於歷年以來,以及在他大約同一時代;在外島為國捐軀的英勇烈士,在敵前服役,輕微疏忽就被判處重刑,那些思鄉而叛逃未遂的老兵,被抓回來就地正法的,如何有一個正當的交代?

如果一個百分之百的叛徒今天可以大搖大擺的回來,那麼同一時期,同時在不同外島艱苦服役,執干戈以衛社稷的官士兵豈不統統都是傻鳥二百五?

林毅夫老婆現在訴求的是哀兵政策;再三四處訴苦說「返鄉」的路如此遙遠云云;怎麼不想想;當年林毅夫可不是被對岸俘虜的,而是他主動背叛自己的家鄉,背叛幾乎是特權培育他的國家,背叛他的長官同袍,甚至置金門官兵的性命安危於不顧,還攜帶自己可以掌握的軍事機密文件去投敵的,當時怎麼沒有想到自己家鄉?自己的同胞和同袍?現在抱怨什麼?當年如果被直接射殺在海中或者被抓回來就地正法,今天還有誰會記得林毅夫(林正義)是什麼東西?一撮被眾人唾棄的骨灰而已。


02.bmp

01.bmp




叛徒就是叛徒,蓋棺論定還是叛徒。

 

 

 

「烏坵」外島服役圖片

所有「烏坵」照片攝於1976年當時。


001a_調整大小.jpg

001c_調整大小.jpg

001d_調整大小.jpg

002b_調整大小.jpg

002c_調整大小.jpg

003b_調整大小.jpg

003d_調整大小.jpg

005a_調整大小.jpg

005b_調整大小.jpg

006c_調整大小.jpg

006d_調整大小.jpg

008d_調整大小.jpg

臂章02.jpg

服役紀念01.jpg

服役紀念02.jpg

 

1976年,我在外島服役時,馬英九總統是在本島服役(他早我一年入伍,所以也早我一年退伍,但是中間重疊過一年),同樣是海軍陸戰隊,他應該是在機關中上班的工作;

我們外島的官兵是生活在缺水缺電的艱苦生活(部隊移防回台灣時,所有官士兵都獲頒一張「敵前艱苦地區服務榮譽狀」);我們吃的是全中華民國最差的「五蟲飯」,用海水洗澡,內衣外衣一年四季全是鹽巴。缺水時用雨水煮飯,裡面還有一大堆孑孓。

如果馬總統打算特赦
林毅夫無罪返台,請問一下自己的同期預官同學和前後期在外島守防的官士兵答應不答應,好嗎?

敵前攜帶軍事機密投敵的叛徒,全世界任何軍隊都不可能給予寬容和特赦的!

 

 

===================================================================

 

我在「烏坵」外島服役的同時,二弟剛好部隊移防外島「東引」,他是職業軍人,當時已經是炮兵的副連長,負責二門8英吋大砲的發射指揮,一家四兄弟,有二個在外島服役,先母知悉後難免擔心而落淚,倒是先父非常以我們為榮,因為他也是職業軍人,曾經在馬祖及舟山群島駐守。我一直不敢告訴先母,直到退伍以後才透露說我是志願去外島的。

二弟今年也近花甲,從退伍迄今,耳朵聽力一直有障礙,普通電話鈴聲他是聽不見的,因為軍旅生活受到「重砲」震傷,造成永久性傷害;國家從來沒有提供任何補償或者醫療復健的補救措施,但是,他自己和我們全家對我們的國家沒有任何怨言,因為我們都是將之當成天經地義的「國民義務」。

「烏坵」靠近福建沿海,小到不行,最近的就是媽祖的故鄉「湄洲島」和「鷺鷥島」及「南日島」,肉眼可以看見對岸「魚雷快艇」噴起的水花,望遠鏡可以看見房屋。

「烏坵」雖然很小,但是,卻是國軍非常重視的外島,因為軍事意義上不大,政治意義上卻有重大作用,是在向對岸宣示主權和軍威。所以經常有大官來巡視,我負責防守的「新娘房」據點也是最突出的第一線據點,當時「烏指部」的指揮官知道我是預官,又是志願前來外島服役,覺得好奇,特別召見我,並且跟他坐吉普車全島繞行一圈之後,想聽聽我這「文學校」畢業的預官有沒有比較另類的看法?

最後,他問我如果我是敵方指揮官,要攻打「烏坵」時,會以何處為首選目標?我回答:「新娘房」和「南風碼頭」!因為只要先攻克此處,就同時擁有灘頭堡和現成的碼頭作為後續大部隊登陸之用。

他拍拍我肩膀,完全同意我的見解,並且勉勵:你們的據點是全島最艱苦的據點,但是,也是最重要的據點,我相信你一定可以擔當這個重責大任,不會讓我失望的。

後來總政治作戰部主任王昇上將來巡視,和其他長官一樣,必定會來我這個重要據點巡察的,聽完我對周遭環境和對岸的相關島嶼位置現況作完簡報之後,他十分滿意,想知道我的背景,當他知道我是文學校畢業的預官而且是志願來外島服役時,非常吃驚,頻頻訊問,最後很高興的要我跟他合影;照片是後來經由島上的政戰主任轉交給我的,只是時間太久,又泡過海水有點發黃暈染了。


註:我在「烏坵」服役時,曾經發生「小金門」少將副指揮官被對方水鬼擄走的事件。

 

 

===========================================================

 

 

 

林毅夫若無罪返台 高華柱:我下台

一九七九年在金門前線擔任連長時游泳叛逃大陸的林毅夫,最近傳出希望回台祭祖的風聲,國防部長高華柱昨天在立院重申,林毅夫屬於陸海空軍刑法「投敵罪」的繼續犯,只要自己在任一天,就會堅持這項原則,如果林毅夫可以不必負刑責返台,他就辭職。

總統府昨天表示,林毅夫目前仍由國防部高等軍事法院檢察署通緝中,中華民國是法治國家,林毅夫若返台到案,將由軍法機關依中華民國法律辦理,沒有模糊空間,也沒有任何例外。

國民黨立委紀國棟在國防委員會質詢表示,我方一直將林毅夫看成叛亂犯或投敵犯,但以現在觀點看,他當年「只是一個少不更事的浪子」;大法官會議對本案的解釋論點,未來可能會因成員的更動而改變,說不定會解套,國防部不必把話講死,以免無法轉圜。

高華柱回答,國防部對此案沒有模糊空間,政務官為政策負責,不管立委講得如何,此時若解釋改變,他會為政策負責。紀國棟問:「如何負責?」高華柱說:「就離職啊!」

紀國棟強調,自己是說未來大法官會議可能改變解釋,責任不在高華柱。不過高華柱強調,如果大法官解釋改變,自己就下台,「我在的一天,這件事情就會堅持,我為政策負責」。

民進黨立委陳亭妃質疑,兩岸簽有共同打擊犯罪與司法互助協議,為什麼不向中方要求將林毅夫引渡回台受審。高華柱說,要查法律條文才知能否適用。不過官員表示,相關協議本來就排除政治犯,不但實務上絕無可能,法制面也不適用。
--------------------------------------------


回來「祭祖」?當年為什麼不直接游回來台灣「祭祖」,現在想到要祭祖了。祖先的臉全讓你這叛徒丟光了,他們願意讓你這種不肖子孫祭拜嗎?

國民黨立委紀國棟!你在說什麼渾話?那一個有軍隊的國家可以容許軍官攜帶軍事機密投敵的?什麼叫做「不要把話說死」?前線官兵連「抗命」都可以就地正法,何況是「投敵叛國」。大法官可以解釋出「敵前叛國投敵一律無罪」嗎?如果這樣也有商榷空間,那麼目前在金馬等外島服役的官兵,大家一起組團回台灣不再繼續服役,或者全島官兵把金門或馬祖轉讓給對岸,大家一起去大陸轉任「人民解放軍」怎樣?

 

 

 

=======================================================================

 

 

一個小故事

1976年,我在烏坵服役時,除了主力的陸戰隊,島上還配屬了許許多多不同軍種,不同任務的單位,有自己的蛙人(兩棲偵搜營),空軍歸航台,還有海軍的小艇隊等等;另外有兩個更特別的單位,一個是「831」,一個叫做「閩工組」。

前者可以去,但是,我沒去過,只聽據點的阿兵哥聊過,後者是一個神祕的地方,我們想去也不可能,因為全名是「閩省敵後工作組」,屬於情報局的,老實說;裡面有多少人,誰是主管,我統統不知道,也沒見過,也不可能讓我們知道。

那年秋天,我是一同去報到的軍官中第一個放榮譽假的,休假一航次15天,再回程時搭乘「中字號」登陸艇,差不多要一整天才會到,看看兩邊海水的速度估計,不會比騎腳踏車快;因為艙裡又熱又悶,機油味又重,所以,我一個人坐在甲板上吹海風看星星,那時很喜歡孤獨,天氣不冷,身體又強健,就算在甲板睡著也沒關係----

突然發現還有一個年輕人也在另一邊看星星,他大概有點暈船,我有綠油精,好意拿給他抹;還教他要抹在手腕和肚臍上,聽說防暈船有效,我自己已經不會暈船了,所以沒試過。

他非常斯文有禮,談吐不俗,約摸三十出頭,卻留著長髮,還上了油,那時已經很不興這種髮式,年輕人也沒誰抹髮油的,顯然他不是軍人,但是,那時又沒開放觀光,而且他對烏坵顯然陌生的緊,當然不可能是居民返鄉,但是,他一直沒透露身份,兩人只是聊著島上一些生活還有一些軍旅趣事,不過,都不涉及任何機密,而且,他完全不主動「打探」什麼,我也夠謹慎,不會談自己據點的任何敏感問題,只是聊過「新娘房」和「新郎房」的古老傳說----------

這人中等身材,面貌普通,沒有什麼特點,很難形容出他有什麼特徵,簡單說;就是擦身而過,你不會多看一眼的那種「路人甲」。

後來下船時,要道別時,他才熱絡的跟我握握手,低聲道:「我要去閩工組報到!」

哦!我這時才恍然大悟,原來,他為什麼會留個大油頭,外表又這麼平凡沒特徵了,但是,我們雙方都很能感受到互相的誠摯,沒多說,我搭上另一隻手,緊握住他,拍了拍;裡面充滿敬佩、感激和祝福,他也一樣用雙手回應我,沒有說話;但是,那是一種感激和相惜(我可以感覺到熱血在胸中沸騰)。

因為有人來接他,我沒想造成他困擾,沒有目送,背著重重的水手袋轉身走回我的據點。

大約一星期後,有一天我去福利社買乾糧泡麵和高梁酒,不經意的碰到他,他眼神中充滿驚喜,但是,卻馬上又收斂了,我知道意思;不希望我靠近跟他招呼交談,他買完東西要先離開了,輕輕轉頭看了我一眼;我馬上就收到一個訊息:「再見!」,沒等我回應,他就安安靜靜,沒有漣漪的離去了;

從此以後,我再也沒見過他。

我只知道「閩工組」中有男有女,各有特殊任務,會由不同的鄰近海島出發,由小艇載運到中線,再換乘小橡皮艇趁黑夜滲入對岸。

在前次下船時,我會用手勁表達敬佩、感激和祝福,就是因為他們都是偉大的無名英雄,比我們更勇敢,更值得我們感激。

---------------------------------------
現在回頭想想;假設林毅夫有像我這樣的遭遇,那麼在向對岸「表忠」之時,如果有對岸情報單位想打聽這方面的消息,如果把這人的外貌、身材、年紀透露給對方,試問會有什麼後果?

很可能,這人會很快被視破身份而就逮,也甚至可能因此瓦解掉一個辛苦建立的「敵後情報網」,這影響可有多大?

再說;林毅夫當年是帶了一些具體的軍事機密前去投敵,還有多少金門國軍的機密是在他腦袋裡的,他會保密嗎?當然不會,鐵定是全盤托出的;如果那時對岸要想攻佔金門,林毅夫難道不會變成諮詢顧問嗎?

任何交戰或對峙時的雙方,叛徒往往比己方派出的臥底間諜更有價值,因為間諜不一定能滲透進入特殊的地點,但是,叛徒往往早就熟門熟路的,提供的情報當然更詳盡珍貴。

 

天地自然人網站 /張開基

http://www.cwnp.net/forum.php?mod=viewthread&tid=2284

 

 

寶寶的第一個朋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蘑菇
  • 罪犯依法審判依法懲罰,是憲法保障的權益。證據再確鑿,程序問題仍不能忽略,才堪稱法治國。
【 X 關閉 】

【PIXNET 痞客邦】國外旅遊調查
您是我們挑選到的讀者!

填完問卷將有機會獲得心動好禮哦(注意:關閉此視窗將不再出現)

立即填寫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