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出處 http://tzulin-lin.blogspot.tw/2007/05/no03-500.html

 

No.03 500億水泥暴利。徐旭東摧毀國家公園

 
壹週刊 314 期
 
 
曾是國際大自然保護協會亞太區聯席主席的遠東集團總裁徐旭東,月前在接受《天下雜誌》專訪時呼籲:「企業做環保不難,應該多為台灣環境做努力。」但集團旗下的亞洲水泥,卻大肆開挖太魯閣國家公園特別景觀區。
 
本刊調查,亞泥有行政院當靠山,相關部會為了亞泥不惜自打嘴巴,將劃定為國家公園的範圍租給亞泥採礦,礦權甚至展期到2017年。粗估亞泥開挖水泥的利益,高達500億元。

 
 
 

從空中往太魯閣國家公園鳥瞰,在一片高山綠林中突兀地出現一大片土黃色的不毛之地,這裡就是遠東集團旗下的亞泥新城山礦場。林木被砍盡,緊接著不斷炸山,像剝皮般一層層挖走礦石,如此高破壞動作沒有間斷,重覆了二十八年。難以想像的是,亞泥的礦場就位在國家公園特別景觀區內。


 


削暴利 炸山採礦
 
本刊調查,太魯閣國家公園附近居民常聽到爆炸巨響,仔細一聽,全都是來自亞泥新城山礦場,有時還一天聽到好幾次爆炸聲,亞泥礦場疑似在國家公園內進行炸山採礦作業。
 
亞泥新城山礦場有二十五公頃土地和太魯閣國家公園特別景觀區重疊,而採礦面積是十九公頃。根據亞泥花蓮廠首席副廠長何恒張表示,光是這塊地就有四千多萬噸的開採量。
 
有水泥業者表示,若以四千五百萬噸的開採量來計算,平均可做出二千五百萬噸水泥,依照目前的市值一噸二千元來計算,至少有五百億元。另外剩下的二千萬噸如果都是砂石,依照目前市價,每公頓一千六百元,利益市值達三百二十億元。
 
但根據國稅局的資料顯示,亞泥的礦區稅每年只需繳交七萬九千六百八十六元整,比起亞泥在國家公園裡採礦獲得的八百二十億元收入,用暴利來形容似乎也不為過。
 
行政院 專案續租
 
調查也發現,亞泥取得這筆土地的採礦權續約,背後其實有不小的爭議。太魯閣國家公園在一九八六年成立以後,因為亞泥新城山礦場的特殊天然景觀,把這一區也劃進了國家公園的保護範圍,而根據《國家公園法》規定,所謂特別景觀區指的是:「無法以人力再造之特殊天然景緻,而嚴格限制開發行為之地區。」據此,太魯閣國家公園管理處(太管處)在一九九四年發函要求亞泥暫緩開採。
 
儘管如此,原本採礦權租約在一九九七年十一月二十二日就該到期的亞泥,仍然提出延展礦權期限申請(展限),但遭到當時的國家公園計畫委員會否決,沒想到,行政院卻成立專案會議,由上到下強行同意展限。
 
當時的行政院長連戰竟縱容相關部會首長,包括前經建會主委徐立德、前內政部長黃昆輝及前經濟部長江丙坤,公然違法圖利財團。在一九九五年十二月一日,經建會就邀集相關單位內政部、經濟部及有關機關會商,以亞泥花蓮廠為國內最大水泥廠,如果將國家公園界線內重疊礦區予以禁採,將影響國內水泥的供應甚大為由,讓亞泥採礦權能夠續租二十年(直到二○一七年),驚擾太魯閣國家公園內生態的動作持續至今。
 
高污染 動物嚇跑
 
根據統計,太魯閣國家公園內有高達八種瀕臨絕種生物,其中受到保育的有台灣黑熊、藍腹鷴、帝雉、黃魚鴞、林鵰、熊鷹、隼及百步蛇,而其物種之豐富,鳥類就有一百四十五種,其中有十四種特有種;哺乳類、爬種類有三十種以上;稀有和特有植物也高達上百種,其中僅在太魯閣才看得到的植物就有六十六種。
 
過去在新城山特別景觀區裡,可能出現的珍貴稀有野生動物水鹿、山羌、台灣長鬃山羊、食蟹、環頸雉、台灣山椒魚、莫氏樹蛙等,以及受保育的台灣深山竹雞等,都因為棲地大肆遭到破壞或是受到機械採礦等人為因素而嚇跑。
 
環保團體說,他們曾經針對水泥業對花蓮地區的環境影響進行分析,發現每生產一噸的水泥,就產生○‧八八噸的二氧化碳,如果以亞泥在國家公園內開採四千萬噸的量來計算,光是亞泥新城山礦場,就製造了三千五百二十萬噸的二氧化碳。不但如此,開採時所產生的懸浮微粒,更讓水泥業排名在八十四種污染行業中的第二名。
 
水泥業不但高污染,還是高耗電的產業,光是生產一噸的水泥就要耗掉一百二十七度的電力,而花蓮水泥、礦場林立污染可見一斑。
 
徐旭東 自豪復育
 
但諷刺的是,亞泥的大老闆—遠東集團總裁徐旭東,在月前才接受《天下雜誌》及報紙專訪,還以「環保,企業可以做更多」為大標題,徐旭東感嘆:「好山、好水都要變成回憶了,呼籲企業應為台灣環境做更多努力。」他還自豪,旗下的亞泥採完一階就種一階的樹,還在廠區內的綠地培養蝴蝶棲地,更宣傳已成功復育瀕臨絕種的黃裳鳳蝶。
 
徐旭東的話聽在中央環評委員詹順貴耳裡,相當刺耳。詹順貴說,山林經過採礦工程後,特殊天然景觀永遠都不可能再恢復了,而海拔高度的變化及開發的破壞,早就把當地珍貴物種給嚇跑了。更嚴重可能造成動、植物生態滅絕,亞泥把樹木砍光之後再種,等到十年、百年後,還不見得能回到當初被砍掉前的樣子。
 
太管處 公文扯謊
 
但誇張的是,政府包庇亞泥的情況還不只這樣,環保團體關注亞泥在國家公園內的採礦動作沒有間斷,還曾經在二○○四年發文給太魯閣國家公園管理處詢問亞泥的開礦事宜。沒想到,當時的太管處長黃文卿竟離譜的回了一封明顯說謊的公文,內容不但取巧的提到,亞泥申請礦權並非是在太管處成立之後,避而不談礦權續約是在成立之後。
 
扯的是,公文上還說:「太管處曾勸亞泥在國家公園範圍內部分停採,該公司已將該區暫停開採並進行景觀綠化等復育工作,目前該公司實際礦業開採區均位於國家公園範圍外。」太管處明顯幫亞泥掩蓋真相,躲避環保團體的質疑。
 
經濟部礦務局甚至認為,國家公園的設立,讓原先就租地挖礦的業者蒙受大筆損失,竟和太魯閣國家公園管理處合作,拿出《礦業法》第五十七條第二項和第三十一條第二項,針對遭到禁採或申請採礦權展限卻被駁回的礦業權者,分別在二○○六和二○○七年,各編了九千萬元及三千萬元的補償金,要補償其中十五家礦業權者。
 
而去年編列的九千萬元補償金,已經發放出去。根據太管處委託工研院所做的「太魯閣國家公園禁採或申請展限駁回損失補償查估建議書」,亞泥的花蓮加禮宛山礦場,也符合領取補償金的資格。另外,還有幸福水泥、東豐礦業、南昌礦業、國華大理石礦業、來發石礦、榮民工程、崇德礦業、天崇礦業等十一家主要以開採大理石及白雲石為主的業者。
 
 
違法規 獨厚亞泥
 
至於在國家公園成立後,另有五家申請展限,卻遭到駁回的業者,其中還有一家以開採金礦為主的光笙金礦公司。據調查,目前太魯閣國家公園裡頭,就只剩亞泥新城山礦場仍在進行採礦作業。
 
中央環評委員詹順貴痛批,政府根本是人格分裂,將亞泥新城山礦場劃進國家公園範圍內,又把這塊地租出去被剝皮採礦,政府根本就是瀆職,並視法律為無物,圖利財團。
 
而政府編列補償金給租地採礦的業者,請他們停止在國家公園內採礦的動作,就像房東受不了房客大蓋違章破壞主體建築,要請房客搬家,還得拿出一大筆錢去補償,分明就是拿人民的納稅錢圖利財團。
 
事實上,根據《環境基本法》第三條規定,基於國家利益,經濟、科技及社會發展均應兼顧環境保護。但經濟、科技及社會發展對環境有嚴重不良影響或有危害之虞者,應環境保護優先。亞泥的採礦,不僅讓台灣將永遠失去一片最美的特殊景觀,二十八年來,怪手、卡車、大型機械及工人進出頻繁,也已經造成太魯閣國家公園的生態浩劫。
 
政治力 導控礦業
 
太魯閣國家公園成立之後,太管處打著保育之名,將原住民太魯閣族輔導遷移出國家公園的範圍,卻放任亞泥繼續在保護區進行重度破壞的採礦工作。
 
靜宜大學生態所教授陳玉峯表示,水泥礦業是最賤價、沒出息的原始工業,根本是浩劫性產業,賤賣國土。而東台灣被破壞的禍首,就是前總統李登輝的「產業東移計畫」。十幾年前,台灣西半部被開發拮据,為了防止產業西進就讓業者到東台灣開挖,但仍阻止不了產業外移。
 
陳玉峯說,《礦業法》最矛盾,先給採礦權,而後要求業者回復生態景觀,但水泥開礦一定要炸,在破壞殆盡後才做復育,根本是把復育當作破壞國土的白手套。
 
回應
 
亞泥:不自覺下被劃進區內
亞泥總公司協理周維崑表示,他承認開礦是破壞,但亞泥花幾千萬元做綠化,生態復育區內已出現毒蛇、山豬和黃裳鳳蝶等,完全符合徐旭東總裁的環保理念。何況「問題都出在一條線上」,國家公園當初在劃定範圍時,是在不自知的情況下,從採礦邊緣把亞泥劃進去,線在圖上看起來很細,但一旦經過比例尺放大就很粗了,何況這個範圍劃定的動作有程序瑕疵,相關單位沒提前告知並和亞泥協商,就把亞泥劃進去,如今大家各退一步,亞泥開採高度做調整,並做綠化。
 
太管處:盼園區礦業用地廢止
即使不斷聽到亞泥在國家公園內開採炸山的聲音,太管處無奈地說,亞泥案已做了努力,也曾向國家公園計畫委員會提出希望園區內礦業用地能廢止,雖然委員會的決定是希望亞泥停止開採,但經濟部有不同意見,提報行政院協調後,結果還是同意繼續讓亞泥採礦。
 
亞洲水泥事件簿
 
1979年亞泥新城山礦場核准設廠
1986年太魯閣國家公園成立
1994年太管處要求亞泥暫緩開採
1995年政院相關部會同意亞泥在國家公園內採礦權展限
1997年亞泥礦權到期繼續租用展限到2017年
2004年太管處公文涉嫌替亞泥掩飾真相躲避環保團體追查
2006年太管處編9千萬元補償金(給在國家公園內有採礦權的業者)
2007年太管處編3千萬元補償金(給在國家公園內有採礦權的業者)
 
遠東集團企業版圖
 
石化能源、紡織化纖、水泥建材、百貨零售、金融服務、海陸運輸、通訊網路、營造建築、觀光旅館、社會公益等十餘項行業
資產總額:1兆721億元(326億美元)
營業額:3,600億元(110億美元)
員工人數4.5萬人、股東人數47萬人
(遠東企業集團共由191家海內外公司組成)
 
徐旭東小檔案
 
生日:1942年8月24日、星座:處女座
學歷:美國聖母大學學士及碩士、哥倫比亞大學經濟碩士
經歷:曾任職美國紐約花旗銀行經濟分析師、1979年起擔任遠紡總經理、遠東百貨董事長、遠
           東紡織董事長、亞洲水泥董事長、東聯化學董事長、裕民航運董事長、遠東商銀董事長、遠傳電信及新世紀資通董事
           長、
現職:遠東集團總裁
 
圖說:前太管處長黃文卿一只離譜公文,玩文字遊戲,替亞泥躲開環保團體監督。
圖說:太魯閣國家公園特別景觀區雖嚴格限制開發,但卻任由亞泥大肆挖礦。
圖說礦務局和太管處認為,國家公園的劃定讓水泥及礦石業者蒙受損失,竟編1億2千萬元的補償
             金。


 

寶寶的第一個朋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