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下經過來自 Matthew Tang 網友的敘述,引用自mobile01網站



偉大的政府 我們要的是「家護」 卻眼睜睜看我爸進「加護」
(2014/1/6 中壢 唐平榮)

2014/1/1,幾乎每個人都滿心歡喜的迎接新年元旦,一擊破玻璃的聲響,又再次的把恐懼帶進我們家。而這次帶來的不只是恐懼,更是無比的悲痛和對政府及社會的失望、絕望。

急急忙忙從上海趕回桃園的我,中午12點一下飛機就頭也不回的直奔署立桃園醫院,因為我要趕上一天只有兩次半小時的探視時間。對的,我的父親 唐永進先生現在正在加護病房中和死神搏鬥。

「3號3樓 唐永進掛號」,再熟悉不過的郵差掛號送信聲音,竟然是我父親意識清楚前最後聽到的話語。

1/3中午11時,正當我爸認真簽收掛號信時,溫姓嫌犯從後背趁我父親不注意時先是一陣拳打腳踢把我爸擊倒在地,再像行刑似的把他拖行至巷口繼續處決。此時剛開完刀正在家休養的阿嬤,在陽台目睹著自己的兒子在正中午的樓下被往死裡打,儘管聲音再如何沙啞無力,還是用盡老命地哭求對方住手。但任憑阿嬤如何的哭喊,嫌犯還是裝作耳聾般的照樣痛擊我父親。如果不是住在一樓的鄰居太太見狀通知她先生出來救人,可能我跟我父親已經天人永隔。



毆打現場畫面
http://www.youtube.com/watch?v=XrkNAHmpTx4&feature=youtu.be

 

 

 

究竟是有什麼深仇大恨讓嫌犯要下此毒手?答案是:沒有。

2011年某天凌晨,我家電鈴聲突然作響鐵門也發出強烈的拍打聲,我父親在睡夢中被吵醒,當時他以為是我家姊臨時回家,打開木門後看見溫姓嫌犯在鐵門外嘶吼盤問著我父親:「XXX在裡面嗎?叫她給我出來。」,我父親耐心地回答他我們家沒有XXX,提醒他找錯人了。原來溫姓嫌犯長期騷擾我家隔壁的一對母女,時常對她們做出一些無理取鬧的行為,比方說夜深人靜時在樓下對著她們家大吼大叫,鄰居不勝其擾。這次原本也是嫌犯按隔壁家的電鈴沒人回應才反過來按我們家的。就因為如此,我們家尤其是我父親就被嫌犯「對上了」。


根據了解,溫姓嫌犯長期吸食毒品,進出監獄數次,早已是鄰居眼中的「危險人物」。原本和老父母住我們家後面巷子的透天厝,後來和弟弟租房住在我家巷口一樓,平時弟弟就利用一樓空間煮豆漿等等然後在市區馬路邊販售。而溫嫌整天無所事事,不是躲在房間就是騎著腳踏車在我們這社區「巡邏」。

在纏上我父親後,接下來的一年裡,輕則清晨、中午及半夜在樓下對著我們家怒罵著一些不堪入耳外加恐嚇的言詞,再則入侵我家樓梯間拿棍器敲打我家大門。我們家由於人丁單薄,而我又長期在對岸任職討生活,家中只剩我父親一男丁,我阿嬤、我母親及我阿姨四人。我母親及我阿姨也因為溫嫌的長期搔擾,精神高度緊張,常常因腦神經衰弱進出醫院。此時也僅限於精神恐嚇的階段。

2012年某天下午,我父親剛停好車正要走回家時,看見溫嫌向他瘋狂地直奔過來,我父親見狀一驚便拔腿就跑,但最終還是被追上,抓住我父親就是一陣猛踹,還好鄰居聽見我爸慘叫後出來幫忙,溫嫌才暫時離去,我父親負傷躲進車庫中不敢出去此時鄰居又見溫嫌手握利刃正在四處找尋我父親,便警告他要報警,溫嫌才又回到家中。

 

 

此次我父親下肢、腹部及背部嚴重瘀青,差點要骨折,晚上家人陪同去警局備案,警員就問我父親是否要提出傷害告訴,我父親說要回家思考。後來有去里長服務處調監視器影片也跟里長訴說此情事希望能得到幫助,卻得到里長回說:「手心手背都是肉。」,意思是想要大事化小、小事化無。而我父親本身就是位不喜歡惹事的「古意人」,在里長的勸說和擔心事後會被報復的情況之下,我父親沒有對溫嫌提出告訴。但是卻有把此事告訴管區員警及里長,希望能夠有所幫助。

之後溫嫌還是像平時一樣對我們家嘶吼,直到兩、三個月後有一天傍晚,我母親正在做飯時旁邊的通氣窗突然爆裂,散落的玻璃差一點就劃傷了她。我父親聽狀急忙衝進廚房,只看到呆若木雞的太太和散落在流理台及地板上的碎玻璃。而在這碎玻璃中有著一顆小石頭,是的 溫嫌用彈弓包裹碎石射擊我家窗戶。當晚我父親又去派出所報案,也希望警方和里長能夠提供幫助,但得到的除了制式的回覆之外也沒見住家附近警方的巡邏次數有所增加,反而常見的是溫嫌騎著腳踏車大剌剌地在社區「巡邏」。

在此之前我對家中發生此事一無所知,原因是我父親不希望我擔心,後來我見到他受傷的照片時氣憤難止,我父親也是怕我做傻事才不告訴我,還一度不准我有任何的行動。我知道父親是為了保護他這寶貝兒子,不想讓我牽扯其中。但是做一個兒子的看見父親和家庭遭受如此苦難,心中的怒氣怎能平息又了解警方是如此消極處理,更是氣憤難消。還好我有一位同學父親是當時的立委、母親是縣議員,縱使像平常不求人的我,也只好拿起電話請託。

 

 

果然在台灣還是「關係為王」,沒多久我就接到議員助理的電話,說約了派出所所長了解情況,於是我便前往派出所和「所長大人」告知家中所發生的情事。沒多久家裡樓下的巡邏機車變多了,過了幾天的一個晚上我回家時突見我家巷口有3台警車和數台警用摩托車的盛況,定神一看警方正在攻堅溫嫌的住所,幾分鐘後就看見警察扣著溫嫌上警車。我欣喜若狂地上樓告知父親此消息,從父親的臉中我看見消失已久的笑容,這是發自內心的,由此可知我父親在此之前承受著多巨大的精神壓力。

之後便是長達將近一年的太平日子,雖然表面上家人忘記了恐懼,但是我知道她們心中依舊不安,包括遠在上海工作的我。


2013/12/15,我從上海返台探視因病開大刀正在休養的阿嬤,在此期間我父親告訴我他前幾天又看見了溫嫌。還跟我說「他氣色看來好了很多」,言下之意是認為溫嫌在此次入獄期間可能回復正常了。但是我心中認為長期吸毒和進出監獄的溫嫌怎麼可能這麼容易就變好。於是謹咐父親要加倍注意自身安全,由於工作關係,數日後便收假回上海。

返滬期間我心中一直擔心著家人,也時常打電話給我父親問候狀況,我父親一直在電話中叫我放心,但我還是勸二老們思考搬家的想法。說真的要搬離一個生活將近30年熟悉的地方對老人家來說談何容易。

2014/1/1,凌晨2時一聲玻璃破碎聲,不僅打碎了深夜的寧靜也再次招喚了我們家的恐懼。早上去報警時在里長那查看監視器畫面,看見頭戴安全帽口罩身穿雨衣拎著黑色塑膠袋的嫌犯用準備好的石頭向我們家陽台投擲三次,最後一次砸破我家陽台玻璃,而這嫌犯的身型看在警員和里長的眼中,我不相信他們心中不會認為他就是溫嫌本人。我父親跟警員訴說著心中的擔憂及恐懼,換來的還是制式的回覆,就是警方這種消極的辦案和無法為民所思、苦民所苦的態度,使原本可以預防的卻眼睜睜讓憾事發生。



在報警完之後,心有餘悸的我父親用著顫抖的手打電話給上海那頭的我,我先安撫了父親後勸他們盡早搬離住所以策安全,此時警不管又天不應的父親也只好抓緊時間逃離此區,真是無限感慨。1/1~1/2這兩天我父親找了許多合適的電梯大樓,當然我也從網上提供了些資訊給父親,而且基本需求是要有「大樓守衛」。

原本打算在農曆年前能夠完成搬家的心願,誰知在1/3中午憾事就發生了,「想搬都來不及」,此時的我想問,政府到底是幹啥用的啊?竟然會讓良好的公民家庭生活到恐懼之中超過兩年,而且警方和里長明明了解事態對我家可能造成的嚴重性,卻又不當一回事。我家要的只是政府能夠讓我們有「家護」的感覺而已,難道我們的要求很高嗎?到最後我卻只能眼睜睜看著我父親重傷進「加護」,我父親現在顱內出血嚴重、半身癱瘓無法言語,還在署立桃園醫院的加護病房中沒度過危險期,造成這樣的結果試問我們納稅所成立的政府和警察系統有何存在的意義?


請有心的大大 幫忙轉貼PTT及各大論壇 小弟在此拜託了 謝謝

 

 

------------------------------------------------------------------------------

1/7更新

今天一直都在處理我父親和一些媒體的事情

我會寫這篇文章最主要的是我 "真的氣不過"

我1/5從上海趕回來探是我父親在加護病房

我父親看到我就哭了 嗚嗚嗚的叫

因為他連哭都不能夠正常哭 只能看著我嗚嗚嗚的哭

我當下就算想哭也忍下來了 因為我知道我不能夠不堅強

我們家就剩我一個男的了

一點半探視完 我回家去跟一樓幫我爸的劉先生道謝

此時卻看到嫌犯大搖大擺的騎車逛街 還吹口哨


幹你老師 ~~~ 我爸在加護病房和死神搏鬥

這廝敗類竟然還能這樣消遙法外 不甘他事似的

這是什麼政府 什麼樣的國家法治 ?

好人就該死 壞人不怕關天下無敵?


所以我才會花時間把這篇文章和大概的來龍去脈寫出來

希望能夠讓社會大眾了解我們家的處境 進而對警方施加壓力

果不其然 見光之後 1/6日下午警方才抓嫌犯拘留

1/3我爸被打重傷 ~ 1/6下午 警方是在幹嘛的 ?

也沒有任何人在此時探視慰問我父親 好像是我家活該似的 !!!

我真的忍不下這口氣 我爸連在加護病房都還在想著不要讓我捲入

因為他栽培三十年的寶貝兒子(武陵-成大-中央研)現在有穩定的職業

他不想要我拿前途去跟那廝敗類配。。。

但是這個社會和政府在這三年幫助過我們什麼呢?

1/1已經有嚴重的攻擊行為 警方還在被動消極

等到1/3我爸被伏擊重傷 還是不作為 !!!

等到見報有壓力了 才去抓嫌犯 好像很厲害一樣

我的個BXX~~~阿不就很厲害 謝謝你警察!!!

-----------------------------------------------------------------------

1/7 11:26

< 氣憤>三立新聞 沒做功課亂報導 !!!

昨晚"三立新聞台"報導我父親的新聞看到沒有把我給氣死,完全失焦報導,

重點是三立根本沒有採訪我也沒有打電話給我,搞不好連我寫得事情經過文章都沒有看過,

這樣不下工夫做出來的報導對受害者家屬真的很傷 ! 搞不懂會去採訪警局的人卻不採訪家屬 ,

到底是什麼心態 ? 還說我爸跟嫌犯早有細故 ~~~ 我們根本連惹都沒惹過他 ,

我爸被打也完全沒有還手還跟他講道理 , 這麼老實古意的人被報導扭曲成這樣 , 我真的相當憤怒 !!!

------------------------------------------------------------------------------
1/8

今天中壢警分局長和偵查隊隊長還有"大同世界"的興國所所長有來找我

跟我談了將近1小時 也表達了警方的道歉及無奈

我也有把我的氣憤表示出來 也當場說認為警方被動及漠視害了我爸

分局長答應說會盡力彌補 也會想辦法讓毒蟲得到應有的法律制裁

然後傍晚我家樓下就裝設了新的"巡邏箱"真的是超快的(但是之前呢?)

其實我真的不知道巡邏箱是否跟小叮噹的百寶箱一樣有效

但是聊勝於無 !

繼續追蹤溫姓毒蟲 今天我回家拿東西的時候(傍晚)看見毒蟲一個人

左顧右盼的進去他的藏身處 好像知道自己已經是新聞人物一般

所以我們社區的安全警報還沒有解除 就連今天陪同上新聞指證的鄰居

都覺得相當的懊悔 很擔心會變成下一個騷擾的對象 !!!


這邊特別要稱讚的是 三立主播楊伊媚小姐

真的很用心的報導 而且還不顧危險衝進嫌犯藏身處採訪

以及他對於受害者的感同身受 我也都感受到了

在這真的要給她一個大讚 還有她本人超瘦的啦 絕對比電視上正100倍(妝可以再淡些)

當然中天的吳怡萱也很可愛 XD 這試題外話!!!

晚間的三立新聞報導 有比昨天的報導好太多了 謝謝伊媚的關心 !!!

--------------------------------------------------------------------

 

 

1/8 15:30

(事件後心得 及現況更新)

父親慘遭毒蟲毆擊的事件 感謝各位親朋好友的集氣支持

我在此代我們家向大家說聲感謝 ~

事情既然發生了當然是相當痛心 但是卻還是要勇敢面對 !

發展到現在這階段發表些感想和現況更新 :

感謝 :

1. 很慶幸父親已於7日下午3:00轉入一般病房觀察但仍然半身癱瘓無法言
語.

2. 很感謝FB及各網友的支持集氣及分享 讓此事件能夠受到關注

3. 感謝"我是中壢人"及好同學媽媽傅淑香議員阿姨的幫忙 讓警方重視

4. 感謝三立正妹主播好友楊伊媚的正義和勇敢的採訪及報導但是直衝嫌
犯住所太危險了啦 , 真的要注意安全. 中天的吳怡萱也是很Nice的謝謝!

5. 感謝來探視父親的各位好友長輩,雖然我父親無法表達謝意,但是我知
道他內心是很感動的.

Thinks :

1. 這次事件6日上媒體後7日有強化報導 , 除了6日三立的報導我很氣之
外(7日伊媚專訪時已經更正) , 還感受到一些現象 . 三立 民視 強烈報
導 中天也不錯但是TVBS和東森(關鍵時刻不是很愛模擬嗎?)等基本上
都冷處理 . 然後得到一些消息似乎有受到一些關切 . 不知道是否跟快
要選舉了有關.

2. 雖然這次是唐家不幸的單一事件 , 但是很多網友反饋也訴說了自己家
中也有類似的困擾 , 而且還不算是少數 . 說明相關問題已經是很廣泛
及平常的民眾問題.

3. 警方的態度從頭到尾基本上都是相當消極尤其是管轄所(世界大同所 ?
XD) , 直到事件曝光成為社會矚目案件後才開始積極補救 . 拜託我爸
都被打到癱瘓.亡羊補牢雖說猶嫌不晚 , 但是為何不能在慘事發生前就
先積極預防?

4. 大家一開始都在指責郵差等相關當時路人 , 尤其是詹姓郵差先生 . 此
事詹先生已經有在網上發表說明 , 我不做個別探討. 因為我了解鄰居和
其他人的恐懼 . 但是大家是否有想過 , 正是因為群體的漠視和怕事,才
會讓這些做歹之徒更肆無忌憚地魚肉鄰里 . 當然這也跟政府的態度有
關,民眾在無法得到政府的保障下 . 當然第一會想到自身的安全及後續
問題.這是值得討論的議題.

5. 社區安全和累犯型更生人的看管問題 , 需要立法機關和社會大眾更廣
泛的重視及討論 .

現況更新 :

1. 溫姓嫌犯現依舊消遙法外 , 自由的進出藏身住所 . 眼神似乎更加憤世
(昨天有對到面)希望警方能夠更加強保障此區安全.檢察官速將此徒繩
之於法.

2. 中壢警分局長及世界大同所長昨天有來探視父親承諾會積極偵辦.昨天
晚間已經在住家樓下增設巡邏箱(希望有用...XD).

3. 放任嫌犯的家屬們除了他女婿和女兒有來簡單看望下,到現在沒有收到
任何對方處理意願及後續賠償問題的訊息,真的是相當使人生氣.自己
家裡不願看管就放任他獨居外屋 (還是家人付的租金 , 我認為有包庇
犯罪的共犯之疑),這種射後不理
的態度我們家無法接受必將責任追究到底.

Matthew在此再次感謝各位親朋的關心和支持 , 謝謝你們 !
----------------------------------------------------------------------

1/9

經過五天的跟死神的奮鬥 很感謝上天 我父親終於開始好轉了

我有把這幾天網友們的關心和集氣的事告訴我父親

他說他想要親自跟大家說聲謝謝 所以我有錄下來

還有我有問到嫌犯為什麼一直望上面指

原來是因為我85歲剛開完刀在休養的奶奶

在看著自己的兒子光天化日下被打 哭求嫌犯住手

但是這時嫌犯還嗆聲說"再吵連一起處理"之類的

各位網友 這種社會敗類 你覺得警方都對他束手無策

我們生活在台灣 還得的到安全的居家環境嗎?

最後我父親囑咐各位網友 "注意安全" ....聽起來真心酸

說真的拍的時候我真的都快哭了 ..... 我愛你 爸爸 一定要加油快點好!

 

 

 

寶寶的第一個朋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