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悲與智慧

「慈悲」與「智慧」是人與其他物種最大不同處之一、二。

因為人類是群居生活的物種,如果只有弱肉強食、物競天擇的本能,固然還是會進化,但是,終日爭鬥不休,拼個你死我活的相處方式,必然不如平和的共榮共存來得好,因共榮共存不只是不妨害進化,反而因為安定而更容易發展文明,否則終日提心吊膽、爾虞我詐的爭奪傷害、你追我躲無有定所一直困處於漁獵時代,又怎麼能開啟智慧,發展文明呢?

而人類之優於其他物種,能夠因為智慧大增而發展出獨特的物質文明及精神文明,不正因為我們懂得妥善運用恰如其分的慈悲來互相對待,保留給自身和對方以及所有人類必要的生存空間及資源,所以,我們人類的群居生活方式才能發展出比螞蟻、蜜蜂更有意義,更有建樹的成就嗎?

在所有宗教中,不論是真實的或者惺惺作態,總是把「慈悲」放在首位的,基督教的「神愛世人」、佛教的「無緣大慈、同體大悲」、以至道教、伊斯蘭教、一貫道等等無不強調「博愛」或「慈悲」的。

雖然,在人類的社會之中;「慈悲」確實是一種美德,但是,卻絕不是可以無限上綱的,「慈悲」仍然是必須有親疏等差、輕重緩急的,如果一味無限上綱的「慈悲」到底,那就會變成有害的濫慈悲和笨慈悲;

其實,「慈悲」有點像是一整櫃的中藥材,藥;當然是用來治病、救命或緩解痛苦的,但是,各種藥有不同的藥性,必須對症下藥而且份量恰當才能發揮正面的功能,否則藥不對症,份量拿捏不當,反而會適得其反,救人不成卻誤人性命。

於是,必須懂得藥理、醫術,然後辨症正確,對症下藥,某種藥該下幾兩,某種藥該下幾錢,某種病症或某種體質忌用那幾味藥,這些都需要完全學習通透,運用自如,才能為人治病療傷,古代需要師父認可才能出師,現今則必須考取中醫執照才能行醫------這是什麼呢?這就是智慧!

所以,人類的社會中不能沒有「慈悲」,就如同人吃五穀雜糧,衝冒雨露風霜,沒有不生病的,生病就需要醫藥治療或調理。但是,有好藥也需要良醫才能奏效,單有好藥一整櫃,沒有懂得藥理醫術的人來辨症開藥,胡亂東抓一把西拿一些最名貴的藥材,隨便煎湯服用,只怕治不好病,反而丟了小命!

「慈悲」也一樣,必須有「智慧」來適度調控,才能對症下藥,藥到病除,否則藥性不對,份量錯誤,過猶不及只會適得其反。

「慈悲」是美德,但是絕不能不問青紅皂白;一味無限上綱的慈悲到底,譬如,警察發現飆車闖紅燈的違規者,可以發揮「慈悲的美德」,故意視而不見或者微笑揮手放行嗎?不能吧!

法官面對殺人放火的重刑累犯,可以發揮「慈悲的美德」,只是苦口婆心的叮嚀他改過;以後別再犯,然後就判決無罪開釋嗎?不會吧!

同樣的,在人類社會中;對於任何對象,都需要「慈悲以對」這點沒錯,但是,適時適量適用卻是由精準的「智慧」來調控,稍有閃失就會錯亂而壞事,豈可不慎?又豈可容許無限上綱的濫慈悲和笨慈悲?

但是,許多宗教界的人士,特別是佛教界;總是把「無緣大慈、同體大悲」或者「我佛慈悲」時時刻刻的掛在嘴邊,幾幾乎已經變成了一種病態;像鼓勵放生、鼓吹素食,鼓吹奉獻作功德求福報---------

如果是沒有「智慧」調控的「慈悲」,正如同不管三七二十一,任何病人求診,統統免費奉贈上等高麗蔘百斤,「好心」的教他們每日蒸煮一斤連湯帶料一起服用--------------這樣無「智慧」的「慈悲」,只怕治病不成,而是藥到『命』除!(連婦孺皆知「人參可救人也可殺人!」)

雖然,佛教也有「福慧雙修」或者「悲智雙修」的說法,但是,通常絕大多數佛教徒到僧尼,甚至知名的大師級人物;卻都是「慈悲」有餘,「智慧」不足,甚至是嚴重到「慈悲有餘到濫」,「智慧不足堪憐」的地步。

如果「智慧」不足,「慈悲」頂多可濟世於一時,卻無法救世於永遠,所以「慈悲濟世」或者作功德求福報不只是智者所不取,智者所不為,甚至是智者所不屑。

達摩祖師東來時,已經明明白白告知梁武帝;其所作一切皆無功德,不知道是這個佛教故事太冷僻,那一大群鼓吹「慈悲濟世」的領導者和追隨者統統沒聽過還是聽而不聞?視而不見?見而不思?竟然偏偏還要打著「功德會」名義在那裡大吹功德、大作功德、大賣功德?

在台灣社會中,這是一個隨處可見的宗教團體;讓人很難視而不見,但是,我看得到其中有許許多多難以數計的「慈悲」,這是不容否認的,但是,我真的沒看到什麼「智慧」,更別說什麼「大智慧」,這也是我不能故意裝作不知道的。

結語:沒有「智慧」調控的「慈悲」,極大多數會流於濫慈悲和笨慈悲!

 

http://www.cwnp.com.tw/forum.php?mod=viewthread&tid=3133

天地自然人網站/ 張開基

 

寶寶的第一個朋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