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麼是「過度社會化」之一          文/張開基




我認為所謂「過度社會化」的一個指標,可以從一個國家的法律看出。

 

如果絕大多數的人民都不能明白懂得自己國家的法律,法律變成一種「特殊語言」,必須花很多錢去請這方面專家,用這種「法律語言」去跟國家交談,這樣就很荒謬了。因為國家是我們人民大家的,這種遊戲規則當然必須是大家都能輕易懂得,然後大家遵守這個規則才能展開遊戲,如果絕大多數都不懂,竟然需要花大錢請律師,才能代替我們去玩,這是非常荒謬的!

 

而且,國家是我們所有人民的,我們依法繳稅讓國家維持運轉,當我們的權利受到侵害時,國家理應無條件的保護我們,法律必須免費為我們服務,這是國家應負的職責,否則要國家幹嘛?我們大家自己自力救濟就好了。

 

更不容許法官或律師知法犯法或玩法,假設一個明明犯罪的,因為請了大律師幫他打贏官司,無罪開釋的話,這個國家社會就已經是病入膏肓了,我們不可以要求所有人民嫻熟法律語言,而是應該把艱澀的法律語言變成人人都能輕易使用的語言才對。

 

http://www.cwnp.net/forum.php?mod=viewthread&tid=5848

 

 

======================================================

 

 

 

現在的年輕人,如果要擁有足夠的社會競爭力,父母至少要把他們養到26--30歲,大學生滿街都是,22K也不稀奇,現在讀到研究所畢業,還要是熱門主流科系才能談得上有點競爭力;

想想,台灣平均壽命才70幾歲,一生2/5的時間是沒有生產力,而是純消費和純消耗的一族,這不是過度社會化的一項表徵嗎?

「過度社會化」是自然形成,並且難以人為掌控的;其成因還是在於人類在拼命追求更精緻、更舒適、更象徵主義的物質生活需求上,已經走偏了,已經偏離了最重要的「實用主義」。

崇尚華而不實的名牌而其實真正CP值遠遠不對等的衣飾、隨身用品和單純的計時或書寫工具,飲食的過度精緻化,裝飾性超越美味,美味又超越了其營養價值和飽足感,私人交通工具沒有充分的發揮最大功能和便利性,一個城市中,每天上下班時間,一個人開一輛明明可以坐五人的車輛塞在同類型的車陣中,浪費了多少資源、多少能源和多少時間?都市房價也高的和家庭薪資收入比差距十分離譜;

教育和現實生活脫節越來越嚴重,生活教育遠遠不足,各級學校學生把寶貴的學習時間用來學習毫不實用,甚至一生都不會使用的課程上;

我們中學時代就是如此,現在依然如此;

試問:目前的成年人之中有多少比例的人,可以拿起五線譜就能哼出正確的整首音樂?又有多少人從中學到大學學了至少七、年的英文,現在可以把英文紐約時報讀得津津有味的?或者可以跟老外用英文談笑風生或者辯論國際時勢的?以前的小學生還要學至少二、三年的珠算,結果後來有多少成年人會經常使用算盤的?然而在年輕的黃金時代,又浪費了多少時間在學習這些可能一生都用不到的科目上?

想想以上食衣住行育樂樣樣都有問題,跟「社會化」過度難道毫無關係嗎?

 

http://www.cwnp.net/forum.php?mod=viewthread&tid=5848

寶寶的第一個朋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