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這種謬論,才會有「鄭捷」!


心理師:鄭捷父母應探監 傳達家庭溫暖

作者: 記者賈寶楠╱板橋報導 | 聯合新聞網 – 2014年5月30日 上午3:26
   
      「再完美的養育也可能發生類似鄭捷的遺憾。」在江子翠站提供諮商服務的心理師金克剛建議,鄭捷父母應到看守所會見鄭捷傳達家庭溫暖,「不要放棄遺失在外的羊」;鄭捷父母甚至應該勇敢求助。

金克剛說,東海大學校牧提出「鄭捷依然是家人」的說法相當成熟,鄭捷父母也應該探監向兒子傳達「我依然愛你」,因為一家人永遠是一家人,不可能假裝成員不存在,血案後更應讓家庭「圓滿」,「否則缺角會一輩子缺到心裡去」;鄭捷也應體諒父母難處,誠懇道歉。


鄭捷父母道歉引起熱議,有網友認為「他們怎麼做都被罵」。金克剛觀察兩人的書面聲明內容和現身下跪痛哭舉措,認為他們可能已快崩潰,建議立即求助,尋求各種支持。

金克剛說,一對可能不知道兒子用電腦寫殺人小說、莫名其妙被通知「你兒子殺了4個人、傷了24人」,還公開聲明盼兒子速審速決的父母,可能隱姓埋名15年也無法躲過旁人指指點點,震驚、痛心和壓力之大,可想而知。

衛生局長林雪蓉說,鄭捷父母也是「被害人」,可能光是自責就快承擔不了,加上社會指責、憤怒氛圍,承受極重壓力,衛生局透過各種管道想給予支持,仍聯絡不上,希望兩人能接受心理諮商等協助。

教育局長林騰蛟說,鄭捷是高功能學生,更是成年人,會隱藏自己的反社會人格和表現,父母未必能察覺異狀,「其他家長可能也一樣」。

 

 

《專家看法》歐美殺人魔 社會罕責家庭

自由時報 – 2014年5月28日 上午6:10
                                                           

〔自由時報記者蘇孟娟/台中報導〕東海大學社工系副教授彭懷真指出,很多人疑惑,鄭捷的父母是怎麼當的?但鄭捷殺人係個案,且他已成人,要自負九十九.九%的責任,苛責雙親有失厚道。


彭懷真感觸,不少人撻伐鄭捷的父母、學校,卻忘了鄭已是獨立自主的成人。在西方國家,如挪威殺人魔布列維克殺了七十七人,或美國類似殺人案,多認為是凶手個體行為,極少苛責家庭教育失能,或怪罪父母,但在台灣,家庭功能、學校教育,都被推到凶手個人身心等複雜因素之前。

彭懷真說,案發後,很多家長開始思考,如何在子女成長時善盡陪伴之責,讓子女願意敞開心胸對話,這需要學習及長期建立成習慣,設法「進入親子共同世界」,近日常討論殺人遊戲,他的兒子也玩線上遊戲,但他不會先指責兒子,而是去打線上遊戲「了解兒子接觸的世界」,親子間就會有話題。

彭懷真說,父母要儘可能跟子女有相同經驗,「可以有相同語言」,長期就會建立平台,子女願分享、分擔,「就會把很多事講下去」。

彭懷真說,成長是一種緩慢的進程,要多用心在親子互動上,就有較多對話,這不只是消極預防鄭捷事件,而是親子互動本應如此。

------------------------------------------------

 

整個台灣社會,沒有任何人偏激的主張「鄭捷」的父母也應該一併判處死刑,才能平息眾怒,才能給予被害人公平正義!


台灣社會所有的質疑聲浪都是在懷疑和指責「鄭捷」的父母從小對他的教育方式有偏差,對他的關心和了解嚴重不足,而且在他心理行為出現偏差時,完全沒有察覺,所以才會教養出這樣的孩子。


鄭捷21歲了,這21個年頭顯然真正「溫親」的關切和了解是不足與不當的,現在死到臨頭,再多的溫親關切於事何補?悔之晚矣。


歐美著重「個人主義」,父母把子女養育教育到成年,就讓他們獨立發展,甚至不再提供經濟資助;因此,一旦在外面犯了罪,社會對父母的苛責較少,但是,只是相對較少,並非完全切割,譬如未成年人偷開爸媽的出去兜風,如果被交警查獲,父母還是要負一定責任的;子女帶未成年女孩子回家過夜,被女方父母提告,男孩子的父母也不可能完全置身事外的,拿國外的特例來對抗台灣的普遍認知,這是外行充內行唬外行的謬論。


--------------------------------------

「再完美的養育也可能發生類似鄭捷的遺憾。」


這是那一國的外星謬論?


「鄭捷」和類似的案例,絕對都會有一個不完美的家庭教育背景;


天下沒有所謂「完美的養育或教育」,如果真的能夠「盡善盡美」,那就一定不會出現「鄭捷」這種反社會人格的異形,除非是精神病患,或者腦部意外受傷後的性格異變。


「完美的養育」只會教養出「完美的子女」,這點根本不用爭論。


如果「完美的養育」竟然會教養出「非常惡劣的子女」,那麼普天下所有的家庭教育、學校教育、社會教育統統可以廢止了,這原本就是自相矛盾的「悖論」,真不知道這種連最基本邏輯思辨都嚴重缺乏的所謂「專家」書是怎麼讀的?


因為「行為良好」的年輕人,一定是因為從小受過「良好的教育」,「行為惡劣」的年輕人,一定是沒有受過「良好的教育」,而人格奠基的教育一定是在自己從小生長的原生家庭;從小在家庭中受到良好的行為規範,又有足夠的溫親照顧,入學讀書,通常還是會保持良好的品行,即使一時受到同儕「負面的引誘和影響」,只要老師和父母及早發現,給予輔導正,還是可以保持良好的品行;


相反的,如果來自破碎不健全的家庭,父母疏於管教,或者管教不當,譬如過度溺寵,養出了一個「朕即天下」的小霸王;又譬如父母沉迷在酗酒賭博,贏錢心情好就大方給零用錢,賭輸了心情不好,回家不問青紅皂白就打老婆打孩子出氣,更甚至有些本身行為不端的父母,竟然帶著子女出外詐騙偷竊------這樣的家庭當然不可能教育出「品行良好」的子女。


這樣普世皆然的現象很難懂嗎?


如果不是先天精神病遺傳或後天傷病造成的精神失常;以普羅大眾的常態家庭教育而言;「好的家庭教育教養出好人」、「不好的家庭教育教養出不好的人」,這樣的觀點有錯嗎?


「再完美的養育也可能發生類似鄭捷的遺憾。」或者「非常惡質的養育也可能培養出聖賢完人」;這種論調對嗎?


假設這種說法若要可以成立,那麼不就是在強調「教育」的成果是難以預期的,所以,任何人受不受教育就無關緊要了。



這還真正是指鹿為馬,顛倒黑白的荒謬悖論!


會教養出「鄭捷」這種嚴重危害社會的敗類,「鄭捷」的父母怎麼會沒有任何責任?

如果「鄭捷」的父母沒有責任,除了「鄭捷」本人之外,那麼還有誰才有責任?


居然說:『鄭捷父母也是「被害人」
』?


社會輿論並沒有一口咬定「鄭捷」的父母是共同正犯、幫兇或加害人,但是,再怎麼說;他們也不可能是「被害人」!如果沒死沒傷的他們也是「被害人」的話,那麼那些被鄭捷殺死殺傷的無辜民眾又是什麼人呢?

「鄭捷」不是石頭裡蹦出來的孤兒,也不是一出生就是一個21歲的成年人,而且還是地煞星轉世;天生的「殺坯?他也是從母親十月懷胎、呱呱墜地,全家歡欣鼓舞迎接的天真無邪的可愛寶寶,然後經過父母二十年的養育教育,慢慢拉拔長大到成年的,跟所有一般人外在的成長過程都大致雷同,也不是突然「撒旦附身」;

假設他今天是四、五十歲的人,或許在社會上感染的惡習較多,或者受到某種刺激與嚴重打擊,因此造成偏激的反社會人格,然而,他今年才21歲,才剛剛成年,受到家庭的呵護和教養多過社會的影響,他這種嚴重反社會的異常人格,當然是不當的家庭教育造成的,他今日犯下的滔天大罪;做父母的絕對難辭其咎,即便我們再怎麼寬容,沒有把他的父母說成「間接加害人」,但是,再怎麼替他們開脫;他們也絕對不可能是「被害人」;大家都知道未成年人犯罪,父母是要負連帶責任的;如果一個剛剛成年的人犯下這麼重大的罪行,再怎樣也不可能把他跟原生家庭的親生父母完美切割的。他的父母不論現在多麼懊惱,多麼憂傷,卻仍然要負道義上的責任的。

也有人,包括該死的「廢死團體」遇到這種血腥又令人髮指的重大社會案件時,總是以「社會也有責任」作為武器要為其開脫減罪;這更是荒天下大唐的謬論;

看看這次「鄭捷隨機殺人案」,整個台灣社會難道大家一起為他拍手按讚的嗎?不都是一片撻伐之聲,如果去做一份全國民意普查;有人會贊同嘉許他這種行為嗎?

這個社會有鼓勵他多多殺人嗎?有補習班在教怎樣在公共場合隨機殺人的嗎?

整個台灣民眾絕大多數都是善良純樸的,都是與人為善的,作奸犯科的總是屬於極少數,那麼以比例來說;這個台灣社會何嘗直接或間接鼓勵或誘使他去瘋狂殺人了?

台灣社會為什麼也要負責?又要負什麼責?這些持此論調的政客、廢死的廢人-----能夠直截了當的說個名目出來嗎?

社會究竟要負什麼責任?

是不應該公開販賣切生魚片的利刃?就算合法販賣,也不可以把這種刀賣給眼露兇光的人?

還是社會大眾,人不分男女老幼,地不分東西南北,人人出門時都該穿鋼鐵盔甲?

又或者搭乘任何大眾交通工具或者在公共場所活動,都要比照搭乘飛機的安檢,確定沒有攜帶危險物品或刀槍才能放行?

---------
---------
再問一次:這個社會到底應該為這件事負什麼責任?

如果「鄭捷」不應該負完全的責任,他的父母也是「被害人」,所以不應批評責難;

那麼到底是誰該來負這個責任呢?

這些專家可以說得清楚嗎?

---------------------------------------------------------------------------------


我看應該是這種反社會言論和反普世價值的所謂「專家」才應該要負一部分責任,因為有荒謬的悖論,社會上就會有效尤的不良附和行為!

 

 以上是張開基先生的所有評論;

================================================================

 

 

鄭捷:討厭某些人 國小埋殺機


中央社記者黃旭昇新北市30日電)新北地檢署偵辦捷運殺人案,今天借提凶嫌鄭捷,調查家庭互動與就學過程有無遭受挫折。鄭捷重申,國小就埋下殺人動機。


檢方今天上午10時將鄭捷從台北看守所,借提到新北地檢署,訊問至中午12時10分許結束。

過程中,鄭捷對於檢察官的訊問,條理清晰的回答,但有時,對於檢方問他「與家庭互動有沒有挫折」,又說不出所以然。

檢方今天針對鄭捷的殺人動機,訊問更細的細節,期望抽絲剝繭,了解其生活過程、求學的階段,有無遭受重大挫折,導致或觸發殺人動機。

在挫折方面,鄭捷並未說出重大的不如意,但其供述,與之前檢警所訊問的內容,沒有很大差異。鄭捷也提到,在就讀軍校時,曾經因為跑步運動時,遭到學長責罵。不過,檢方反覆訊問之後,也不認為這是重大的挫折。

不過,鄭捷向檢方說,從國小就有殺人的念頭。尤其,討厭某些人。這些人不是他所暗戀的對象。但因為一些恨意,所以想要殺人。

檢方目前仍要釐清,這些不如意,是否埋下鄭捷的殺機?是否長期的累積,而在某些時間點觸發殺人行動,這些小挫折與對同儕的怨恨,是否足以引發其這麼大的殺人動機。

鄭捷訊畢後,已經還押北所,情緒平穩。

----------------------------------------------------
試問:小學時代已經有異常人格,難道也要整個社會負責嗎?

小學的年紀,做父母的理當花較多的時間和心思去照顧、溝通、了解和糾正偏差行為,「鄭捷」的父母盡到最低的責任沒有?為什麼一直養育到21歲,對他的認知彷彿陌生人呢?

 

引述天地自然人網站/ 張開基

http://www.cwnp.net/forum.php?mod=viewthread&tid=7775

 

========================================================

 

daonature回覆;

 

師?

古人說:師者,所以傳道、授業、解惑也。

現代到處都是師,推拿師、禮儀師、諮詢師、美容師、管理師...

現在的師都是自己喊爽的,根本就不是師。


還有比鄭捷的父母是受害者更扯的謬論;

葉毓蘭:一個成熟的社會就顯示出不同的視野,他們把這個學生(殺人兇手)當成受害者之一。
http://youtu.be/KRtZ2D8zy4g?t=5m44s

葉毓蘭:這是社會的集體失敗。
http://youtu.be/bnO00QXKf-c?t=20m

喔! 現在的台灣沒有政治人物,只有政客,全部都是,沒有例外。

 

 

=================================================================

 

張開基的觀點:

我們要評斷一個社會有什麼問題;

先要觀察絕大多數成員的「主流價值觀」為何?

再觀察他們的普遍思維走向;是積極或消極?是樂觀或悲觀?是宿命或不斷進取?是愛好和平或鼓勵仇恨?是廣大包容或排除異己?

是普遍信守傳統道德?或者無限個人主義?

對於弱勢或突發性個人或家庭事故,是熱心協助,或者冷漠無感?

對於故意反社會的脫序行為,是群起制止排除,或者事不關己;明哲保身?

對於罪行重大者,是斷然使其與社會隔絕,或者「人道保護」?

--------------------------
--------------------------
那麼對於你我生活的這個台灣社會,我們持什麼樣的評價呢?

如果是正面居多,那麼單一個人的脫序反社會行為,就不能要求社會負責!

因為台灣社會從來沒有直接或間接教導任何人「反社會」!

----------------------------------------
我們可以用比對法來反思;

當年所謂的「越共」,幾乎全民皆兵,為了把老美趕出越南,刻意強化仇視老外的思想教育;

今天的蓋達、塔里班刻意培訓各種專家級的恐怖份子;

當有朝一日真正和平到來,大家握手言和時,這些好戰份子,專業殺手,如果在承平時期有了脫序反社會的行為,那個才或許可以把責任推給「社會環境造成」。

但是,台灣並不是這樣的,從小到大,在台灣社會所聽所見所學習的,絕對沒有鼓勵殺戮仇恨的;怎能要求台灣社會要負責呢?

倒是這些大放厥詞,胡亂栽贓的,不論是村夫思婦或者專家學者,他們才是真正擾亂社會的亂源!

 

寶寶的第一個朋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