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09月21日15:47

作者:許舜斌 (陽明大學神經科學研究所碩士)

餿水油事件通過食安檢驗,似乎讓餿水油問題轉變成觀感問題,而忽略了目前食安思維仍停留在化學檢測,而非以生物學為基礎的食安思維。到了今天,許多討論都認為要增加更多化學檢測項目,似乎只要檢測通過就是安全食物,但從生物學角度來看,這模糊了餿水油背後真正的問題,除了化學檢測外,我們應該建立起生物生態為中心的食安思維,走入「食物來源」這樣生物食安標準的年代。

雖然台灣普遍翻譯 ”organic food”為有機食品,但生物性食物可能更加的精準,因為這一詞是原來是指生態平衡的種植方向,相對於農業革命後的化學式種植。除了種植外,歐美社會也開始討論化學加工食品的問題,開始推行生物性食品,認為符合生物生態的食品才是安全的。因此未來食品安全的思維,除了化學檢驗的方式外,也應該把生物生態的角度放入思維當中,去思考化學加工所帶來的問題。

當食安檢測證明了餿水油符合現行的食安標準時,似乎提供了使用餿水油的廠商理直氣壯的理由,說明自己是合法的,只是餿水油觀感不好。同樣的,反對餿水油的論點,也被導向是否加入更多化學物質檢測。但兩方的思維都認為,食物源頭只是觀感問題,因為食物源頭不論為何,最終產物才是重點,就如同太空人需要喝自己的尿,過濾後還是水,為什麼不能喝?

但這樣思維除了忽略了化學分析的局限性,對於分析化學來講,化學成分的濃度太低,以及不知道的未知物檢測方式,都無法做出真正檢測。許多人認為化學成分濃度太低,就對於生物體就不會有影響,但這忽略了生物系統的蝴蝶效應。但是生物系統作為一個動態系統,只要些許化學分子的影響,就能對於生物系統產生巨大的影響,這就是蝴蝶效應。

並且,化學產物對生物體的影響,也十分不清楚,像是化學製造的反式脂肪,在過去被認為與生物所產生的脂肪類似,但今天已經普遍被認為,對於健康有重大的危害。這也包括基因改造大豆,到了今天,到底基改大豆會不會產生對人體有害的分子?其實許多科學家都無法真正回答這個問題,因為目前基因改造的技術,無法保證到底生物體裡面發生什麼樣子的變化。而目前許多國家禁止基因改造的食品的原因也是如此。

因此從生物學的觀點,化學製造的餿水油是否包含任何微量對於身體有害的東西,其實是目前化學檢測無法回答的。從基改黃豆跟反式脂肪都提供了血淋淋的例子中,如果把生物角度考慮進去的話,這些無法確定風險的食物製造過程,是否應該放入我們食安思維,是我們未來應該討論的。

因此化學合成餿水油與自然產生的食品是無法相比的,這也顯了食品源頭對於生物安全的重要性。如果餿水油只是帶給我們更多化學檢測,而非把生物思維的「食物源頭」放入我們食安標準的話,那我們將只是不斷重複基改黃豆跟反式脂肪的錯誤。

寶寶的第一個朋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